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8:26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玉鼠蝴蝶殺
  4. 第二章 神捕三珠

第二章 神捕三珠

更新于:2018-03-16 15:07:34 字數:3662

字體: 字號:
  “姑姑,每個江湖中人都有自己的名號,我們要不要也取一個?”月兒姑娘問道。

  “那當然。”小蝶姑娘肯定的說道:“我們不但要取,而且還得取一個響亮一點的名號,如‘鬼斧神刀’、‘奪命三劍’之類的,讓別人一聽就退避三舍,那多威風啊!”

  “本姑姑早就想好了,哪像你們這兩個小丫頭,臨時才抱佛腳。”紅衣姑娘道:“聽好了,本姑姑的名號是‘飛天神劍金鳳凰’。”

  “我也想好了!”小蝶姑娘大聲的說道:“我輕功最好,所以我就叫‘踏雪無痕蝶仙子’,怎樣,不錯吧。”

  “金鳳凰,蝶仙子。”月兒姑娘小聲念道,“好聽,姑姑與表姐的名號真好聽,那我呢?姑姑,表姐求求你們也幫月兒取一個好聽的名號吧,求求你們了。”

  “小丫頭,本姑姑已經跟你想好了,你聽聽‘無影鬼手黑月亮’如何。”

  “不好不好,鬼呀鬼的挺嚇人的,姑姑還是換一個吧。”小姑娘直搖頭,道。

  “我覺得挺好嘛,‘無影鬼手’多威風的名號,月兒以后說不定,你不需動手,只要報出這名號就能將人震住,多好呀。”小蝶姑娘道。

  月兒姑娘捂著耳朵,搖頭道:“不要不要,姑姑快換一個,月兒不要這個。”

  “好啦,好啦。你這小丫頭還真麻煩。”紅衣姑娘用手點了點小丫頭的額頭,月兒小丫頭委屈的嘟著嘴,兩眼水汪汪的看著紅衣姑娘。“聽聽這個如何,‘仙女散花小月亮’。”

  “小月亮。好哇好哇,這個好聽,以后月兒就用這個。”小姑娘像小雞啄米似的,不停的點頭說道。

  “姑姑,現在我們三個人也算一個小幫小派,要不要也取個名號?”小蝶姑娘又說道:“像爺爺說的那些什么‘閩南七圣’、‘中原三杰’、‘關東五虎’之類的。”

  “這到也對,讓我先想想。”沉思片刻,紅衣姑娘道:“不如我們就叫‘神捕三珠’如何。”

  兩個小丫頭一聽到‘神捕’二字,早就歡喜的很,一個勁點頭稱好。

  “大小姐,兩位小小姐,老爺讓你們趕快回去!”不遠處小山上,觀景亭里,一位老人大聲喊道。

  “來啦,福伯。”

  說著小蝶姑娘縱身一躍,緊接著使出踏水無痕的輕功跑了上去;紅衣姑娘也不甘示弱,飛身躍起,幾個蜻蜓點水便跟了上去。最后剩下月兒姑娘在那兒生著悶氣,咬著小唇,一跺腳,挽起長裙,快跑的追了上去。

  “三位小姐,等等福伯,老頭子這副身子骨哪還比得上你們三個年輕力盛的小丫頭。”福伯彎著腰喘著氣道。

  “福爺爺,你慢慢來別累著了,我們在山莊等您。”

  “真是三個野丫頭!”見三道麗影如燕子一般,蹦蹦跳跳的遠去,福伯搖頭笑道。

  “爹爹!”

  “爺爺!”

  “舅爺爺!”

  “你們三個死丫頭,怎么現在才回來。”金盆已撤下,金老爺子正用絲巾擦著手:“還不快過來給幾位武林前輩請安。”

  “這位是我大師兄,武當掌門青云道長。”

  “小女彩鳳見過青云伯伯。”

  “小蝶給青云爺爺請安!”

  “月兒也給爺爺請安!”

  “好好,果然虎父無犬女,師弟好福氣呀。”青云點頭笑道。

  “師兄過講了,這位是少林寺的普善大師。”

  “見過大師。。。。。。”

  “阿彌陀佛,從此江湖又多了三位女俠,真來我武林之福。”普善大師道。

  “這位便是六扇門總捕,林嘯天林總捕頭,你們三個丫頭想要當捕快,還不上來拜見總捕頭。”

  “一門三珠,兩代神捕。希望以后三位巾幗不要墜了金老爺子的名頭。”說著,林總捕從懷中拿出三塊六扇門腰牌,遞給三位姑娘,道:“從現在起你們就我六扇門的捕快,以后可要除暴安良,懲治不法之徒,還社會一個安寧。”

  “林叔叔放心,我們一定捉盡天下不法之徒,揚我捕快名聲。”

  “嗯!”小蝶與月兒兩個小丫頭早已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只是一個勁的點頭。

  金老爺子抱拳謝道:“多謝林賢弟成全。”隨后微微一嘆,又道:“本應子承父業,可惜老夫教子無方,讓我那不孝子棄武從文跑去做官,如今還好有一女兩孫女繼承老頭子衣缽,要不然我金家可就從此淡出江湖了。”

  “舉手之勞,金總您老又何必客氣。再說令郎也是為民辦事,造福蒼生,本是一件喜事,你又何須怪罪呢。”林嘯天微微笑道。

  “也罷,也罷!老夫有此三女足矣,那臭小子不要也罷。”金老爺子道。

  “三個丫頭過來,老爺子跟你們介紹些江湖朋友。”將三女叫到身旁,金老爺子大聲的對席中眾武林朋友說道:“各位武林朋友能來參加金某的壽宴,金某感激不盡。在此金某有一個不請之情,還望各位朋友能看在老夫的薄面上承情一二。”

  “金老爺子您太客氣了,有什么事只管說,我們一定盡力而為。”席中有人起身道。

  “就是,金老爺子您一句話,我吳二牛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還有我。。。”眾人無不應和。

  “各位朋友盛情,金某在此謝過,今日還要多謝林總捕抬愛,收下金某之女與兩個孫女入六扇門做捕快,所以以后還請各路朋友在江湖上對三女給與方便和關照,金某謝謝了!”

  “金老爺子客氣了,此等小事又何足掛齒。敢問三位女俠可有名號,說出來大家聽聽,也好讓大家今后幫你們在江湖之中宣揚宣揚。”

  “我們三人乃是‘神捕三珠’,我乃老大‘飛天神劍金鳳凰’金彩鳳。今后還請各位武林前輩多多關照!”紅衣姑娘金彩鳳抱拳道。

  “我叫金小蝶,是老二,人稱‘踏雪無痕蝶仙子’。以后小蝶有什么冒昧之處,還請各位叔叔伯伯多多海涵。”粉紅少女金小蝶笑著說道。

  “我,我,我叫歐陽月兒。”綠裙少女歐陽月兒還未開口臉就羞紅一大片,低著頭玩著衣角羞澀道:“名號是‘仙女散花小月亮’,以后還請多多關照。”說完便躲到金老爺子身后。

  “好名號,三位女俠可否露上一手讓大伙兒開開眼界。”席中有人大聲喊道。

  “既然大家想看,那小女子就在各位前輩面前獻丑了。”金彩鳳持劍上前,正尋思著表演什么好,此時一只蒼蠅飛過,姑娘劍光一閃,順勢拿著白盤接住,蒼蠅拼命在盤中翻轉,可已被斬斷一翅,只能原地打轉卻飛逃不去。

  身后都是一些武林名宿,這一劍又豈能看不透,青云道長與普善大師也不禁微笑點頭稱好,前面幾桌的朋友看得真切,無不拍手叫好,而后面的朋友雖沒瞧個明白,但人人相傳,眾人也就了然,所以無不敬佩。

  金彩鳳退下,小蝶姑娘又站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個蝶盤,對眾人抱拳以謝,隨后將盤子拋出,身子一翻,躍上空中,馬踏飛燕,踏著蝶盤從眾人頭上飛過,眾人無比稱奇連連,較好之聲此起彼伏,震耳欲聾。

  最后輪到歐陽月兒出場,小妮子有些怕羞,扭捏的走上前,左手拿出三個銅錢,右手又拿出三支筷子,左手一揚,三枚銅錢迎風發出‘嗡嗡’響聲,月兒右手一揮,‘叮’三支筷子穿過錢孔,將銅錢釘在樹上。

  歐陽月兒微微一府,便退了回去,眾人卻叫好不斷。一旁的金老爺子也看得眉開眼笑,欣慰不已。

  “巾幗不讓須眉,師弟虎門有后,可喜可賀啊!”青云道長笑道。

  “師兄過獎,師兄過獎。”金老爺子笑著搖頭道:“三個小女娃子,不知深淺,在各位高人面前丟臉了,還望師兄,大師與林賢弟見諒。”

  此時金彩鳳卻又站出身來,對眾人大聲說道:“謝謝各位前輩抬愛,晚輩還有一事相詢,還望在座的前輩如有知道,不妨告訴小女子一聲,晚輩在此謝過。”

  “金姑娘,有何事不妨直說,我們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眾位前輩可知當今武林,哪個殺手最為厲害?”金彩鳳問道。

  眾人一陣沉鳴,一人站起身道:“要問江湖奇聞異事,那非在下包打聽不可。姑娘要問天下哪個殺手最厲害,我也不能確定,因為殺手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總在暗中行事,不過小人卻聽**朋友說過,有個叫‘怪殺’的殺手是最難請動的,所以以我推測,這個‘怪殺’怕是江湖中難以對付的角色。”

  “謝謝包大哥,小女子定當將那‘怪殺’斬于劍下。”金彩鳳道。

  “好,女俠夠豪氣。”席中不免有人叫好道。

  “包伯伯,小蝶想問,您可知天下哪個小偷最厲害。”金小蝶甜甜的笑問道。

  “這個非神偷‘玉鼠’不可,傳言此人來無影去無蹤,所盜之物無一不是天下至寶,而且從未被人抓住,所以無人知道他的模樣,他的年齡,還有他的武功路數。”

  “是嗎,那正好,我小蝶以后就要將他抓獲。”小姑娘高高興興的退回去了。

  “還有我,還有我也要問。”歐陽月兒紅著臉站出來問道:“敢問包伯伯,您可知,可知現在最有名的采花賊是誰?”小姑娘很是不好意思,話越說越小聲,最后小聲到連自己也聽不清楚。

  不過這位包打聽卻有些不凡,將小姑娘的話聽得清清楚楚,笑道:“要說天下最有名的采花賊,那無疑是二十年前的‘采花蜂’吳順,可惜此人已于二十年前被金老爺子一劍斬于彭山腳下。如今江湖中就沒有這號響頭的采花賊了,不過最近好像聽說有個自稱‘花蝴蝶’的采花賊有些名頭,不過此人倒底辦了多少大案,采了幾朵嬌花,卻未曾聽聞。”

  “好了,好了,話就問到這,別耽擱了各位前輩的酒性。各位朋友,今日金某過壽,大家盡管敞開肚子吃喝,不醉不歸。”

  “今日家父大壽,我金彩鳳在此代家父敬大家幾杯。”

  “好,果然是女中豪杰,巾幗英雄。”

  “還有我金小蝶。”小蝶緊緊的拽著歐陽月兒,小聲在其耳邊說道:“快點,別丟了我們‘神捕三珠’的名頭。”

  “可是表姐,我不會喝酒。”歐陽月兒道。

  “行走江湖哪有不喝酒的,從今天起就開始學。”金小蝶道。

  “那只喝一杯成不成。”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