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8: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邪惡系統
  4. 第一章 邪惡系統

第一章 邪惡系統

更新于:2018-03-18 09:17:13 字數:2185

  "我怎么會在這。"姬星塵摸著昏昏沉沉的腦袋不解道。看著周圍金碧輝煌的房間卻十分陌生。他記得他正在和兄弟們在游戲的戰場上大殺特殺,突然眼前一黑,剛睜開眼就這樣了。他似乎看到一道黑光直接砸到他的頭上,腦袋一陣劇痛。

  姬星塵剛想下床,一個穿著旗袍的美婦推開門急沖沖地闖進來。姬星塵還沒來得及問,美婦拉著姬星塵的手臂問道:“塵兒,你醒啦,都怪你爹,好好的搞什么試煉!還有哪不舒服?”

  “這里是哪?”姬星塵納悶道,他不明白這個長得絕美的婦人怎么會這樣,但首先必須搞清楚這里是哪。

  “你房間啊!糟了,是不是傷到腦子了!”美婦抓著姬星塵的手腕,手中發出淡淡青光。姬星塵來不及驚訝,腦袋如被灌水般,隨后一陣劇痛。“啊!”姬星塵不禁大喊。他只覺得大腦被人撕開一樣。

  美婦被姬星塵的叫聲嚇一跳,大聲喊道:“快叫聞大師來!快點。”姬星塵覺的有一段段記憶被強行塞進他的腦里。慢慢地理清后,不禁呆住了!

  “什么狗屎,好端端的怎么會來到這里。”姬星塵在心里爆粗道。“媽,我沒事。”姬星塵看著正緊張看著他的美婦,安慰道。在記憶里這位美婦正是他這位肉體的親生母親,名為端木漓。

  “不行,得讓聞大師看看你的傷才行。”端木漓嚴肅道,她平時就是太慣他了,才會這樣。

  姬星塵剛想說什么,耳邊一陣聲音響起:“宿主綁定,系統開啟中……滴滴滴滴,開啟成功。”

  “什么鬼嘛!”姬星塵抱怨道。“塵兒,怎么了?”端木漓聽到兒子的抱怨急問道。“媽,你沒聽到聲音嗎?”姬星塵撓頭問道。“不會是幻聽吧,不可能啊,塵兒起碼也有鍛體三境的實力,怎么會幻聽呢?”端木漓自言自語道。

  “不用想了,只有宿主可以聽到我的聲音。”姬星塵耳邊突然響起一陣稚嫩的聲音。不等姬星塵說話,聲音又想起了。

  “你聽我說完,我是系統精靈,是邪惡系統的附屬精靈。而你則是系統的宿主。好了,有什么問的。”

  “那你是怎么來的?”姬星塵開口道。端木漓看著姬星塵瘋言瘋語,頓時著急起來這里有沒人怎么他看著天空說話呢?“不行,我自己去才快。”端木漓在心中暗道。腳下出現一道青光,如一陣風般跑出門口。

  “第一,你不用開口說話,在心里說就行了。第二,你的權限過低,無法知道由來。第三,這是一套能憑邪惡值兌換任何東西的系統。還有疑問么?”這時,一道黑光從姬星塵的大腦里出來,黑光變為一個長著一對蝙蝠翅膀和長著一對角的小男孩,活脫脫一個袖珍版的惡魔,只是手中沒有那標志性的叉子。

  “對我有什么用,還有邪惡值是什么?”姬星塵聽他啪啦啪啦說一大堆話,才開口問。

  “能通過完成任務,殺人等一系列的只要系統認為是邪惡的事情即可加邪惡值,它可以兌換東西使你的實力快速增強。”小惡魔開口道。

  “那是不是像網絡游戲一樣。姬星塵雙眼放光欣喜道。

  “可以這么說,就是你記憶中的網游一樣。姬星塵作為二十一世紀的新一代宅男,他對網游有特殊的愛好。

  “那有沒有屬性什么的。”姬星塵想起網游最基本的東西,問道。

  “有!”小惡魔應聲道,“你在心里默念就行了。”

  “屬性!”姬星塵在心中念道,一張像虛擬投影的淡藍色面板呈現在姬星塵眼前。

  宿主:姬星塵邪惡值:0境界:鍛體三境功法:無物品:無血脈:無

  “那我不是三無人員了嗎”姬星塵看著大大的三個“無”字,郁悶道。

  “作為你的精靈很認真的告訴你。”小惡魔停頓了一下繼續說:“確實是這樣的。”

  “所以你才要快點做事啊。”姬星塵想到了什么問道:“那兌換呢?”“你說就行了。”

  “兌換。”一樣的面板,但內容不一樣。“先看看武器,什么鬼嗎!盤古斧,這是什么,這不是女媧的乾坤鼎嗎!靠,78000000000000這要多久啊!”姬星塵看著上面一連串的數字,郁悶的撓撓頭,看著華夏神話中的神器卻只能看不能拿,別提有多郁悶了,我脫了褲子,你就給我看這個。“啪”姬星塵剛想看看其他,門被打開了只看到端木漓身后跟著一個滿頭白發的老人。姬星塵望著還在空中漂浮的小惡魔,似乎兩人沒看到一樣。“他們看不到我的。”小惡魔開口道

  “聞大師,塵兒是不是留下了后遺癥,自己整天自言自語的!端木漓向身后的老人恭敬道

  老人摸了摸姬星塵的手腕,輕聲道:“端木夫人,塵少爺沒有什么病,可能是還沒有恢復過來。”

  端木漓頓時松了一口氣,向老人微微行禮道:“多謝聞大師了,您可以去帳房支付一塊下品靈石。”

  “多謝夫人。”聞大師拜謝道。老人退了出房間,“媽,你讓我休息一下嘛。”姬星塵想理清一下思緒,便開口道。“行,媽幫你去熬藥。”端木漓見怪不怪地輕笑道,輕移蓮步,走出房門。只剩下姬星塵在這里。

  姬星塵躺在床上先把大腦里的記憶先整理好。“大秦皇朝,天蒼城,姬家……玩笑開大了,來到一個修煉的世界,靠什么鬼嗎,天蒼城第一紈绔,偷看別人洗澡。幸好也叫姬星塵,不用改名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姬星塵看到記憶里的東西也罵一句死的活該,這種人渣不死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最好灰飛煙滅。由于家里慣著,該干的他干了,問題是不該干的也干了。由于天生絕脈,不能突破鍛體五境,所以自暴自棄,流連于風花雪月之間。這次連他老子都不幫他了,居然調戲城主的女兒被他爹派去試煉,看他身子虧空,所以遇上一個結丹的妖獸試著試著就死了。

  “以后我將代替你兄弟,你我本是一體,不用客氣,你的女人我會照顧的。”姬星塵大義凜然道。該出去了,邪惡值啊。姬星塵搖搖晃晃,吊兒郎當的走出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