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7:3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九零人生
  4. 第一章 大學

第一章 大學

更新于:2018-03-17 19:36:59 字數:3444

字體: 字號:
  “啪,啪,啪!”幾聲清脆的耳光聲,打完他耳光后,他的母親就地跪在了他的面前,痛心疾首的哭喊著,“兒子,這日子你還讓不讓人過了啊,老天爺啊!”

  “房子賣一套吧,要不沒辦法了。”父親低沉的聲音狠狠的敲擊在他的心間。

  他還是一聲不吭,但是他的心又何嘗沒有在流血呢,他連眼淚都已經哭不出來了,因為他知道在父母的面前他連流眼淚的資格都沒有,他欠父母太多太多...

  他曾經一次次的反問自己,為什么自己會走到今天的地步,他第一次開始希望時間如果真的可以倒流那該有多好,他可以重新在選走走過的路。

  他叫孫潞,生于九零初,一個典型的九零后男生,是在夾縫中出生的一代,也有人說是最不湊巧的一代,因為這一代趕上了社會的很多變革,是變革的首批“受害者”,最實際的例子就是高考數學再也沒有了選擇題。九零初的這一代有著八零末的影子,又有著九零末的叛逆。

  孫潞的故事就從這里開始說起吧。

  “語文109,數學15,英語25,總分149。”聽完電話里高考查詢分數報完之后,孫潞的母親傻眼了,“孫潞!你告訴我你這高考是怎么考的?!數學一百五十分的試卷你竟然考了十五分?!”

  看著生氣的母親,孫潞在心里也是直犯嘀咕,“靠!英語那么多選擇題竟然就蒙了二十五分!真是有夠倒霉的!語文默寫詩句一個沒寫,竟然考了一百多分。”

  吃完晚飯后,一家人坐在餐桌前,氣氛凝重的可怕,孫潞也自己在心中算了下分數,他是藝術生,美術統考的成績才一百八剛出頭,出去單招的考試也一家沒過,他明白自己是真的沒學可上了。

  “去當兵吧。”過了半響后,父親抽了口煙嘆氣道。

  母親不樂意的搖了搖頭,道:“還是給他找個學校上上,要不當完兵回來還是要找工作,不如送去技校學個一技之長以后能養活自己。”

  “我要去外地上學!出去能獨立!”孫潞說的斬釘截鐵,其實他自己心里明白,去外地上學不僅每個月可以拿到固定的生活費,而且不用受家里人的管束,當然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最起碼他去外地上學,告訴同學他也有面子。

  “不行!你要還想上學可以,就兩條路,要么去當兵!要么就在本地找個學校上!”

  “我才不想當兵了,那么苦!我就要去外地上學!”孫潞反駁了父親,為了他以后自由幸福的生活,他也必須要去外地上學。

  在一翻爭吵之后,母親還是最先服軟了,道:“給他去外地鍛煉鍛煉也好,讓他去吧。”

  “哈哈!”孫潞的心中樂開了花,就好像是通往幸福之門已經打開了。

  最終在寄到家里的一大堆垃圾錄取通知書中,孫潞選擇了A城市的一所職業技術學院,在即將上車之前,孫潞的心中興奮不已,因為他知道他終于掙脫了枷鎖,他自由了!

  笑著和前來送他的母親揮手告別后,孫潞便上了前往A城市的大巴車,他的母親還一直在窗戶對著他揮手喊著些什么,他看到了母親那濕潤的雙眼,在那一剎那,孫潞的心中有些許的難過和不舍,但是這股情緒很快就煙消云散了。

  在前往A城市的路上,孫潞和許多新生一樣,對大學生活充滿的憧憬和向往,也開始幻想著自己的室友會是什么樣子。

  一從汽車站走出來,到處都是各個學校的牌子,都是來接新生的,看到這一幕,孫潞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放佛自己真的已經是個大學生了。

  找到了自己的學校,上了校車,前往學校的路途上,孫潞看著車窗外的車水馬龍,開始規劃著自己的大學生活了。

  當孫潞站在學校門口的那一剎那,他驚呆了,“我去!這是大學嗎?!”走進大門一眼便能把學校凈收眼底,這個學校還沒有他高中的學校大,一股失落的情緒在心間蔓延,不過仔細想想后也就釋懷了,畢竟不是什么正軌的大學。

  簽字交了學費后,孫潞便領著被褥,水壺等生活用品去找宿舍了,“四號樓,三樓,401-1。”401-1這個數字即使是在孫潞離校后幾年了,他都會時常夢見。

  推開宿舍的門,其它四人都已經在整理自己的床鋪了,“呦,我們宿舍還有個帥哥啊。”上來打招呼的這個人叫魏亞,外號叫鴨子,一米七十左右的身高,長的比較壯實,短發帶個眼鏡,是個八零末,也是整個宿舍思想最為成熟的一個,后來孫潞回想的時候,也是不禁的一笑,就如魏亞這般對生活有想法的人也被他們糟蹋了三年,硬生生的被帶成了一個網蟲,但是就在大學期間他的感情道路上,他留下了遺憾。

  “你好,以后就是室友了。”一聽到帥哥兩個字孫潞的心中樂開了花,孫潞留著一頭長發,帶著黑框眼鏡,確實是第一眼帥哥,同時魏亞給孫潞第一眼的感覺就是屬于那種特別好相處的人,到后面也確實證明了這點。

  住在孫潞上鋪的人叫譚然,一米八的身高,外表特別斯文,也是個八零末,典型的好學生,三年的大學生涯從來沒有曠過一節課,以至于讓孫潞都特別納悶,這么喜歡學習的學生為什么會跑到這個學校來。

  王峰,個子不高,但是長的也很壯實,八零末,孫潞的老鄉,外號大傻,這個大傻的稱號當然是實至名歸的,因為他也算得上是個奇葩,是同宿舍欒佳敏經常打趣的對象,有一句經典的話就是欒佳敏說王峰的,你到底什么時候能把處男給破了?

  欒佳敏,身材消瘦,是個八零末,又是一朵驚艷的奇葩!給人的第一感覺,安靜,無害。可是從他的身上孫潞才真正的明白了**這兩個字的含義,他開創了所謂的**流,QQ會員七鉆流,他有著他自己特有的思維方式,他的話有時能把你氣得半死,但是你又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又愛又恨?是的,有的時候對他只能又愛又恨。

  到后來孫潞回想起自己大學生活的時候,能夠概括401-1的話就只有,四個網蟲加上一個學習狂。

  大學生活,要么你就好好學習,要么你就瘋狂的玩,不要到了畢業的時候都是遺憾,學沒學好,玩又沒有玩的盡心,孫潞就一點也沒有后悔,他把大學生活的玩詮釋到了極致。

  恐怕讓所有大一新生第一件頭痛的事情那就是軍訓了,A城市又偏偏是著名的火爐之一,夏季的炎熱曬得所有新生都難受。

  “教官,我不舒服,頭暈。”站在列隊里的孫潞舉手大喊道。

  教官看了一眼孫潞,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知道百分之八十是裝病,但是對于孫潞這老油條他也是沒有辦法,“去,到一邊休息吧。”

  計謀又再次得逞,孫潞的嘴角揚起了一絲弧度,軍訓一個星期他都以各種理由逃脫了軍訓,心里洋洋得意的看著操場上烏壓壓的一群人,“怎么都這么笨呢,曬死了,真不懂這些人怎么想的。”

  “機械系,齊步走!”一名教官一聲令下,“一,二,一!”幾十名學生踢著正步圍繞著操場走了一圈,今天是軍訓的最后一天,所以每個系都要比賽,爭奪名次。

  “哦哦~”會計系的女生們踢正步的時候,全場一片起哄聲,整個系清一色的全部女生,看的孫潞都眼饞了,當初為了學技術,家里幫他報名了汽修專業,果不其然,整個班級幾十號人全部都是男生,那一刻他就知道他所向往的大學戀愛是沒戲了。

  一個下午的時間,孫潞都是在陰涼的看臺上度過的,看著操場上熱火朝天的比賽,孫潞的心中有了一絲莫名的失落,好像自己被排除了這個大集體一樣,他的小聰明真的就是聰明嗎?站在操場上幾千名的學生真的就是笨嗎?直到數年后,他才開始后悔,當初自己為什么這么懶。

  “哎呀,軍訓終于結束了,解放了!”回頭宿舍后,大傻往床上一倒,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

  “還是孫潞聰明啊,各種裝病,一個星期的軍訓,他訓練的時間連一個小時都沒有。”欒佳敏憤憤不平的瞪了孫潞一眼。

  孫潞得意的一笑,道:“這叫智商,你懂什么。”

  “一看就是城里孩子,吃不了苦。”魏亞攙和了一句,把軍訓的服裝順手扔向了盆里,“這軍訓總算是結束了。”

  “好熱啊,去網吧唄。”孫潞躺在床上提議道。

  “走!”其他三人異口同聲道。

  在這簡陋的宿舍里,只有屋頂上有一個小的電風扇,那微弱的涼風根本解決不了這夏季的酷熱,對于孫潞他們而言,網吧就是最好的去處,因為那里有空調。

  網速太快,請系好安全帶!這家網吧的標語也成了孫潞大學生活的指向標,這網吧毫無疑問承載了401-1太多的記憶。

  一眨眼入學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一開始的第一個月孫潞還假模假樣的去班級里上課點過名之后在溜出來,到后面就堂而皇之的開始逃課了,每天重復的網吧生活也讓他有了些許的厭倦。

  “孫潞,有沒有興趣出去兼職啊?”

  “好啊!”魏亞的想法得到了孫潞的贊同,當然這兩個人的想法卻是完全不同的。

  魏亞是為了一方面鍛煉下自己,一方面還能貼補點生活費,而孫潞則完全是抱著玩的心態去的,省的天天上網也夠無聊。

  于是兩個人開始了兼職之路。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