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5:1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珠魔俠
  4. 第一章 天戀

第一章 天戀

更新于:2018-03-15 16:52:47 字數:3222

  清晨,旭日東升。

  位于玄元大陸南疆的清泉山上云霧繚繞,疏落的陽光透過枝葉流瀉下來,襯托著地面上斑駁的樹影,富于夢境般的詩意。

  此時一名六七歲的小男孩,正鬼鬼祟祟地在這如同夢幻一般的密林里潛行。

  這小男孩名叫李雪陽,身形瘦小,生得文文弱弱,加上他那躡手躡腳模樣,著實讓人忍俊不禁。

  李雪陽從小聰慧過人,天賦異稟,對很多事物都能一點就通,尤其是對劍法極為癡迷。

  奈何在武學招式方面,師傅李鴻宸只傳給他一張“疾風圖”。而他對“疾風圖”一無所知,不知從何下手,耗費了整整一個月功夫,也沒能參悟出一個所以然來,這也是他修煉以來遇到的最大的難題。

  由于他對劍法的癡迷,不愿枯坐在屋內參悟那不知所謂的“疾風圖”,因而一大早跑進后山,想要偷看他心中的女神“林紫琴”習劍。

  林紫琴的師傅與李雪陽的師傅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三個月前他們清泉山下的古昊城相遇,并以會友之名登上清泉山。

  在李雪陽第一眼見到林紫琴時,就被林紫琴那勝似天仙的樣貌給驚呆了,而且林紫琴還溫柔可人,讓李雪陽不禁暗嘆: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如果能與她雙宿雙飛,用我所擁有的一切來作為交換也不為過。

  良久過后,在密林中潛行的李雪陽,忽聞前方傳來隱隱約約的響動,頓時眼睛一亮,躡手躡腳地躲在一棵大樹背后。然后吐了口氣,抬起小手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細汗,頗有如釋重負的感覺。接著他才悄悄地從樹后探出頭來,透過薄霧,隱隱約約地看到十丈開外有一片空地。此時一名少女正在那片空地上練劍,而那少女也正是他的女神——林紫琴。

  在見到林紫琴身影的那一瞬間,李雪陽屏住了呼吸,瞪大著雙眼。目不轉睛地看著林紫琴的每一個動作,把那些招式牢牢地記在心中,時不時他的小手也會照著林紫琴的動作比劃幾下。

  可就在他看得入神之時,突然一只五彩斑讕的火云雀從他頭頂上方飛落。

  這火云雀只有李雪陽拳頭大小,落在他的肩頭,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這下可把聚精會神偷學劍法的李雪陽嚇了一大跳,急忙把頭縮到樹后。

  與此同時,遠處的林紫琴好似也發現了這邊的動靜,忽然停下了舞劍的動作。

  “完了,肯定被發現了,小火真是個害人精。”

  李雪陽躲在樹后,蹲坐在地上,雙臂緊緊地抱著小腿,額頭叩在膝蓋上,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

  偷師可是江湖大忌,雖然李雪陽與林紫琴關系要好,但終究還只是朋友。如果讓他師傅李鴻宸知道他去偷學林紫琴的劍法,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怎么辦?怎么辦?”李雪陽想想這事傳到師傅耳中的后果,身體都不由一陣哆嗦。

  就在他惶恐不安之時,林紫琴已經收起自己的軟劍,款步姍姍而來。站在李雪陽身邊,輕輕地喚了一聲:“雪陽弟弟!”

  雖然林紫琴的聲音輕柔,但此時李雪陽猶如驚弓之鳥,嚇得頭也不敢抬,慌慌張張的懇求道:“紫琴姐姐!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千萬別告訴我師傅啊!”

  “雪陽弟弟你怎么了?什么事不能告訴鴻宸前輩啊?”林紫琴一臉擔憂之色,在李雪陽身邊蹲下,一只手搖晃著李雪陽的手臂,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李雪陽小腦袋上黑發。

  其實她早就知道李雪陽在這偷看她練劍了,而且這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這事對她來說沒什么大不了的,所以一時不明白李雪陽為何這般恐慌之狀。

  李雪陽抬頭,可憐兮兮地看著林紫琴,解釋道:“我不該偷學紫琴姐姐的劍法,雪陽知道錯了,不要告訴我師傅好不好?不然我師傅會狠狠責罰我的。”

  現在李雪陽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林紫琴不將這事說出去,而且這也是最有效的辦法了。

  “我還以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你真是嚇死姐姐了。”聽到李雪陽的解釋后,林紫琴舒了口氣,然后伸出雙手,如同玉脂般的手掌捧著李雪陽的臉龐,安慰道:“放心吧!姐姐不會跟鴻宸前輩說的。你是男子漢,以后不可以在女生面前裝可憐哦!”

  “嗯!雪陽不裝。”李雪陽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不是什么人一出生就什么都會,不諳世事的李雪陽現在還小,還有些怯懦,他還需要一個成長的過程,所以他的可憐并不是裝出來的,

  林紫琴見李雪陽點頭,俏臉上洋溢著欣慰和愉悅,隨即就轉身蹲坐在李雪陽身邊。

  雖然她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掌上明珠,雖然平日里有不少大勢力的天才弟子圍著她打轉。但李雪陽的純靜,李雪陽的善良,李雪陽的自然,給她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兩人相識還只有三個月,但林紫琴知道,李雪陽沒有爭強斗狠之心,不會因為一己私欲而為禍他人。在這個爾虞我詐,弱肉強食的世界里,唯有李雪陽還保留著這一份純真。

  她想守護李雪陽的這份純真,但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李雪陽永遠無法成長,而且也不適合在這個世界生存,所以這也是林紫琴最為擔憂的事。

  在得知林紫琴不會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師傅后,李雪陽終于舒了口氣,不再擔憂師傅會責罰他。

  他雖然很喜歡林紫琴,想跟林紫琴學習劍法。但林紫琴不說話,性格內向的他也不知道怎么樣開口。

  倆人一時無語,森林中剎時間變得十分寧靜。只聞鳥兒在枝頭鳴唱,輕風吹拂著樹葉,沙沙作響。

  李雪陽與林紫琴就這樣并肩坐在一起,靜靜地享受著清泉山中的這份祥和。

  良久過后,林紫琴見李雪陽幾次欲言又止的模樣,便輕聲問道:“怎么了?”

  “沒,沒什么!”李雪陽的小腦袋搖得像波浪鼓一樣。

  他本想讓林紫琴教他劍法,但又想到自己與林紫琴只是好朋友的關系,沒有師徒名義,明目張膽的讓林紫琴教他劍法,多少有些不合適。

  見李雪陽這般模樣,聰慧過人的林紫琴,自然知道李雪陽心里裝著事,但李雪陽不說,她也沒有多問。

  這時李雪陽想起平日里這個時候,林紫琴應該還在修煉,便問道:“我是不是耽誤你修煉了?”

  “沒事,只要有你陪著我,我可以不去管任何事情。”林紫琴臉上一直掛著一絲淺淺的笑意,雙手托著下巴,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我還是先回去吧!等姐姐修煉完,我再來找姐姐。”如果是因為自己的原由而讓林紫琴耽擱了修煉,這樣會讓李雪陽心中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就在他準備起身之時,林紫琴連忙抓住了他手臂,說道:“別急著走啊!我還有事問你。”

  “姐姐還有什么就直說吧!”李雪陽扭頭看向林紫琴。

  林紫琴松開李雪陽的手臂,輕語道:“姐姐就是想知道我的劍法你學會了多少。”

  “只學會了兩三招。”偷師是很不光彩的事,但李雪陽不是個會說謊的人,何況問他的人是林紫琴。

  聽到李雪陽的話,林紫琴神情一怔。暗道:這套劍法自己花了一個月時間才學會五招而已,他僅僅偷看了幾次,竟然就學會了兩三招,這天賦簡直叫人望塵莫及。

  雖然李雪陽的天賦得到了林紫琴的認可,但林紫琴不希望他在這套他不可能使用的劍法上浪費時間。于是很認真向李雪陽解釋道:“這套琉璃飄霜劍法要配合林家那套不外傳的心法,使出來才威力極大,你學去了也沒什么意義,就不要在這上面浪費時間了,還是認真去參悟疾風圖吧!”

  “哦!”李雪陽點了點頭,心里說不出的氣餒。

  如果疾風圖那么好參悟,他就不用來偷師了。本來他還想請林紫琴親自教他,現在他還沒提出來,就被義正言辭的拒絕了,這叫他怎么不失望。

  林紫琴見李雪陽滿臉消極,微微遲疑了一下,然后扭頭直視李雪陽,好像做了什么重大的決定,一本正經地說道:“這樣吧!姐姐送你件好東西,但你以后要努力修煉,不要讓姐姐失望。”

  說著,林紫琴的右掌就在左手上輕輕一抹,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柄匕首,交到李雪陽的手中。

  李雪陽就是一個好奇的孩子,拿著匕首左看右看,同時問道:“這匕首是?”

  “你先拔出來看看吧!這匕首名叫天戀,聽家里人說,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寶貝,。”林紫琴猶豫了一下,終究沒有將實情告訴李雪陽,只是用細不可聞的聲音道了一句:“天戀關系著姐姐的一生,你可要好好保管。”

  天戀匕首總長不過一尺。李雪陽將它緩緩拔出,只見匕首上一面刻著一條在云霧中遨游的金龍,一面刻著一只在晴空下騰飛的彩鳳。兩幅雕刻栩栩如生,仿佛能從匕首中騰飛而出一樣,精美無比。

  “喜歡嗎?”林紫琴見李雪陽拿著天戀匕首愛不忍釋,她心里有點小小的緊張感,畢竟這天戀匕首對她太重要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