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2:0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輪回逆神
  4. 第一章 魔劍

第一章 魔劍

更新于:2018-03-16 14:59:10 字數:2057

  “凌瀾峰,交出魔劍我們會放你一條生路。否則…”“哈哈哈…放我一條生路?在我未受傷的時候你們在場的這些個人誰敢對我說這句話?虎落平陽被犬欺。我恨啊……”凌瀾峰臉色蒼白,嘴角溢出鮮血嘲諷著對面的人。“凌兄,我…”“好了,凌瀾峰。不要借機拖延時間,自古成王敗寇。計謀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還是交出魔劍,自廢修為。免得落個死無全尸”一個身穿藍色長衫的中年男人打斷了他們另一個人的話得意的催促道。“要我魔劍也要看看你是否夠那個資格…咳咳”凌瀾峰說著吐出了一大口血,臉色更加的蒼白。“大家上,趁他病要他命。免得夜長夢多”那個藍衣中年看到凌瀾峰已經是強弩之末,慫恿眾人。在場的眾人隨便出來一個也是屬于絕頂高手的行列,但是此時他們這邊這么多人面對著凌瀾峰卻沒有了他們平常耀武揚威的囂張勁,一個個一步一步的逼近凌瀾峰。凌瀾峰抽出魔劍,對面的人瞬間停住了前進的腳步,誰也不想當出頭鳥。人的名樹的影,凌瀾峰巔峰時期幾乎和他們不再一個檔次,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眼下不過是他們利用了凌瀾峰重義的心性設下了無數的陷阱才導致凌瀾峰受如此重的傷,即使那個時候也沒能使凌瀾峰拔出魔劍。“魔劍…魔劍,你們以為魔劍的名字是白叫的么?我之前不用魔劍是因為哪怕以我的意志也難以掌控魔性入侵,可是你們……這是你們逼我的。我就用這把劍我悟出的其中一個劍訣來結束你們,之后我就用我的生命之火封印此劍”凌瀾峰自語道。而后看了看之前那個欲言又止的人“既然你們想見識魔劍的威力,那我就給你們看看,為什么我一直不用他的原因。”“這…”藍衣中年看到凌瀾峰抽出了魔劍瞬間激動萬分,待看到凌瀾峰抽出魔劍之后的氣勢卻在不斷的攀升,哪怕在他未受傷的時候也沒有這么恐怖,而且氣息之中還有魔性的力量。在場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也有高低之分,那些修為不和他一個檔次的幾個人頭頂一道道黑氣滲入進去。瞬間整個人變成了骨架,精氣全部飛回到魔劍里。就在這時藍衣中年看了眼他身旁的那個被他控制安排到凌瀾峰身邊的人心中一狠,單手成爪,抓著那人扔向凌瀾峰,而后自己向遠處飛去。“你…”那人驚怒的看著飛遠的藍衣中年說不出話來。轉眼到他到了凌瀾峰的眼前,看著眼前的凌瀾峰他慚愧的低下頭“凌兄,我對不起你。害人終害己,這輩子認識你是我的幸運,也是…你的不幸。”此時的凌瀾峰已經被影響了部分心智,當看到那個曾經自己的兄弟被人扔過來的時候。他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痛苦,隨后斷斷續續的聽到他說的話,心中更是悲痛交加。眼看自己就快要完全被魔化,而對面的人除了那個飛走的藍衣中年全部被魔氣入侵化成一堆枯骨。他毫不猶豫的把自己身上所剩的全部真氣壓縮進魔劍中,與手中魔劍上的魔氣對抗。然而魔劍在剛才釋放的一瞬間吸收了數十個頂尖高手的精氣,使得魔劍的力量得到了一定性的開啟,而凌瀾峰此時卻是重傷的情況下,根本沒有余力可以對抗魔劍中的魔氣。就在凌瀾峰決定以命封劍的時候,凌瀾峰的側面突然一陣強勁的掌風印在了凌瀾峰的身上,本就全心抵抗魔氣的凌瀾峰根本無法分心,只能無視那充滿殺意的一掌。“嘭……”凌瀾峰隨著一聲悶響,手里緊握著那魔劍倒飛出去,掉下了一個被這世界所有人都忌憚的懸崖----葬身崖。葬神崖,一個埋葬無數絕頂高手的地方。凡是下去的人沒有活著出來的,誰也不知道這個懸崖到底有多深,只是用神識查看的時候總會被一道屏障阻隔。凌瀾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掉落了多久,只是覺得空氣越來越粘稠。手中的魔劍也收回了魔氣,看著手中平淡無奇的魔劍,誰又能想到這個是剛才一個劍招毀滅了幾十名高手的魔劍。終于在不知多長的時間,凌瀾峰掉落在地上。他虛弱的撐起身體,但是每走一步都要好久好久,就像是有什么東西削弱了這個地方的重力。凌瀾峰早已經虛弱的不行了,只是靠意念支撐著,在這個沒有盡頭的地方走著走著,在他快沒有力氣的時候,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石壁。而他手里的魔劍在石壁出現的剎那,在凌瀾峰的手中劇烈抖動著,隨后掙脫了凌瀾峰的手飛向了石壁。凌瀾峰詫異的看著那魔劍竟然緩緩飛向了石壁上的一個劍型的凹槽,那劍和凹槽竟然完全吻合。在魔劍與石壁融為一體后,整個石壁發出了暗紅色的光芒,照耀著整個空間。凌瀾峰在紅色光芒亮起的時候,他伸手擋住雙眼,只見那紅色的光芒卻是越來越刺眼,凌瀾峰的雙手都被照的透明了,片刻之后,這整個空間都變成了紅色,然后不知道從哪里出來的一道道的能量射進凌瀾峰的身體,直到最后一點能量入體后。整個空間又變成之前黑漆漆的樣子,凌瀾峰莫名的消失在了神秘的空間里。“又一個了?修為雖然低了點。不過在這個天地靈氣如此稀薄的世界可以修煉到這個地步也勉強可以了,不知道其他幾個家伙弄到的是什么樣的貨色,哼哼…再怎么弱我選中的人也不能是墊底的。”在凌瀾峰消失后一個聲音緩緩響起。“嗯……看來我得給他來點外援,不然以他的見識估計很難達到我的標準”石壁上的劍忽然毫無征兆的發出“嗡嗡……”的聲音,就像想要說話一樣。過了不一會,只見那魔劍忽而紅光大作忽而黯淡無光,在這暗黑色的空間里顯得十分的妖異,又過了一會魔劍上的變化消失后,順著凌瀾峰消失的方向迅速飛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