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2:12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有些瘋癲
  4. 第三章 霍家之行(下)

第三章 霍家之行(下)

更新于:2018-03-18 19:54:56 字數:3402

字體: 字號:
  霍志強也不好發作,只得喊來正在沖茶的保姆陪同二人。轉身返回書房去。

  保姆陪同二人到了二樓霍剛房間恭敬的說道:“李先生,有什么需要隨時喊我,我先出收拾房間了。”

  君俠仍然懊惱不已:“你剛才惹得伯父生氣了!來的時候都說了你別亂說話……”

  神經質男人自是不在意,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別急嘛,反正他以為我是他兒子朋友,不會太刁難的。”

  “你怎么知道霍剛小名小剛?”君俠剛想起這個問題。

  “這名字普通的一抓一把,小名叫作小剛的概率大于百分之九十。你真當我心理學白學的?”

  君俠知道眼前男人話題漂浮不定,趕忙拉回正題:“好了,看看有什么線索吧!”霍剛出事后李君俠早就來過,不過沒發現什么。

  魏傾滿臉不樂意:“是你讓我來的居然還讓我找線索!太沒天理了,你先找找看。我去玩會游戲!”說完不再理會,跑到隔壁房間打開電腦“忙”了起來。

  李君俠無可奈何,一邊詛咒著神經質男人一邊強打起精神再次搜尋起來。房間早在警方調查取證之后已經收拾過了,此時很難找出線索。李君俠來到霍剛割腕自殺的浴室慢慢研究了起來。

  神經質男人突然打開房門:“忘了問你了,霍剛生前有沒女朋友?”

  “沒有,都沒談過戀愛!”

  魏傾點點頭又提示道:“剛死了人的房間很容易聚集陰靈的,你關著門看來看去不怕惹出不干凈的東西?”話畢大力的一關門跑了。

  李君俠本來沒覺得什么,此時被魏傾說的毛骨悚然,只感覺房間里陰森森的放佛有人偷窺。打開浴室的門心理略微安定了點。

  隔壁的神經質男人突然大喊:“找到了找到了!”

  李君俠剛被種下恐懼基因就聽見魏傾大聲喊叫,立即嚇的臉色慘白以為真撞上了不干凈的東西。待反應過來之后迅速跑到書房:“找到什么了?”

  魏傾一邊擺弄著電腦一邊低聲嘟噥:“早就猜到該有的,果然沒錯。不過還真隱蔽……”

  李君俠以為找到了線索,趕忙跑到旁邊探出腦袋看了起來。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氣暴,滿屏目不堪入目的圖片。神經質男人抬頭看他一眼得意非凡的說道:“怎么樣,厲害吧?霍剛沒談過戀愛,長期欲求不滿自然要看看這些東西。不過這小子真缺德,居然藏在系統文件夾里,一般人還真找不到……哇,還有小電影!”說完打開了音響。

  李君俠臉色時青時白,關掉音響沒好氣的說道:“看A片回家去看,現在是來辦正事的,你就不能正經點?”

  神經質男人意興索然,關掉圖片說道:“警察都查不出來什么我們來了又有什么用?更何況房間都被打掃過了,你還是別浪費精力了。”

  “那我找你來有什么用?”

  “我又沒說找我來有用,是你非讓我來的嘛!”魏傾詫異的看著滿臉怒色的君俠。

  李君俠坐在車上扭過頭不看一眼魏傾,神經質男人則因為被強制拉了出來很是不爽。倆人坐一起沒說一句話。

  “你真的沒辦法?”李君俠還是忍不住先開了口。

  “辦法倒是有一個,不過你多半不會聽我的……”心里卻暗爽著自己定力非凡。

  “什么辦法?”李君俠好奇的問道。

  魏傾滿臉正色:“招靈!”

  “招靈?!……明天你把你辦公室的租金給結一下吧。”

  神經質男人被戳到軟肋滿臉討好之色:“這件事就不用你幫忙了!我明天去找個老朋友,只要你再帶我們去下霍家就可以了!”

  “拜托現在都21世紀了!你那套騙人的把戲趁早收起來吧。招靈,怎么招?去神棍一條街找個老朋友來招靈?讓你幫個忙真難。”

  “都說了你不會聽我的。怎么不能招靈了?你意思是世界上沒鬼咯?用現知的科學去解釋未知的事物不是很行的通吧?活該哥白尼被燒死。明天你帶我們去下霍家就知道我是不是騙你了!”

  李君俠聽到這番歪理心中動了一下,不過也沒再多加言語。不過抱的期望并不是很大。

  直到魏傾的辦公室李君俠都沒再搭理過這個神經質男人。神經質男人更是不在意,回到臟亂不堪的辦公室拿起電話就撥了出去。

  平南街在T市很出名。不過出名的原因卻不是很見的光,混跡于這條街的占卜的算命的多如牛毛。口才更是好的不一般,直把唯物主義者說的疑神疑鬼。

  周叔旦坐在路邊的小攤上瞌睡不已。神棍一條街名聲在外,行人早就對這類算命占卜的免疫了。

  電話響起拿出破手機在衣服上擦了擦接了起來。

  “老周,有個大case接不接?”自然是魏傾打來的。

  周半仙師從其父,剛出生的時候為了將來好混口飯吃索性把周公的名字加了上去。周半仙很是疑惑:“魏先生還沒餓死?大case,你以為你香港皇家警察辦案呢?97都過了10來年了。”

  “王八羔子居然敢詛咒我!我跟你說,就算你餓死都不見得我能餓死!你這個無賴神棍,騙人的把戲怎么能跟老子心理醫生比……”

  周半仙慢條斯理的把電話移過耳邊,等了1分來鐘再次開口問道:“好了,有什么來錢的好門路?”

  魏傾那邊罵的理不屈詞卻窮了,一聽見錢就自動過濾了剛才的不快:“有家富豪兒子自殺了,你來招靈幫幫看是因為什么自殺的!”

  周半仙興趣缺缺:“招靈?招小姐我在行,招靈這種小事你一個人就能搞定啦……”

  “我自然是能搞定,不過我身份是心理醫生。現在再跑去招靈是個人都不會相信的。是家大富豪喔,隨便折騰幾下你就不用在大馬路上曬太陽了!”

  錢自然是給了周半仙極大的興趣,不過心里仍是略微有些不安:“關鍵是我不會招靈啊?”

  “難道我就會了?隨便去折騰兩下就好了,回家去翻翻你家老爺子給你留的騙人心得,說不定就能找到關于怎么招靈的。就這么定了,明天中午你到我的辦公室來,為了錢再難騙也得騙!”

  周半仙是個神棍自然是指望不上,不過神經質男人要的也就是個幌子而已。

  翌日,霍剛家。

  天氣略微有些陰沉,用魏傾的話來說用來招靈很是適合。

  霍志強看著眼前這對奇妙的組合,額頭黑線密布。一個心理醫生一個神棍,偏偏還一本正經的說是來招靈。若不是李君俠也在,恐怕早就報警送局子里蹲著去了。

  “那老頭臉色好像有點不對……”周半仙低聲對魏傾說道。

  “是個人被神棍騙到家里還偏偏不能發作都會這樣的!放心吧,他不敢把我們怎么樣的。這是什么東西?”魏傾翻著周半仙帶來的包裹低聲驚呼。

  “衛生紙。最近窮了點買不起符紙了,拿這個先湊合湊合。你看這招靈符我畫的多精致!”

  “看不出來你還有點美術功底!不過出來騙人也得下點本錢,下不為例!”

  兩人越說越大聲,霍志強臉色更是黑的可以。轉過身看著李君俠不言語。

  李君俠心里已經把神經質男人千刀萬剮了,不過想起自己同魏傾不一般的經歷,只好打腫臉充胖子歉意的笑道:“他們就這樣愛開玩笑,一會就好了!”

  霍志強臉色不耐的離開了房間。李君俠面無表情的看著魏傾:“一會見不到小剛再找你算賬。”

  魏傾抬頭看看君俠說道:“都這時候了還扮酷?拜托幫幫忙,把這個符紙貼門后去。”

  李君俠哭笑不得的看著手里的衛生紙,保鏢小李拿過衛生紙給君俠解了圍。

  “搞定!”魏傾站起身拍拍手說道。話畢一把拽過周半仙:“上去跳大仙吧!”

  周半仙一陣無語,還好霍志強不在,不然恐怕會拿刀砍了二人吧?

  周半仙上去拿起不知道是什么樹木做的木劍,一邊含糊不清的嘟噥著一邊跳了起來。

  神經質男人站一邊剛開始還看得興致勃勃,不過一會就發現不但咒語只限于幾句的重復,就連跳的那幾步也是沒什么變化。意興索然的坐在沙發上。

  “還要多久?”李君俠用嘲弄的語氣說道。

  魏傾看了看時間:“10來分鐘吧,人間地盤鬼又不是隨隨便便能來的。”

  李君俠臉色變了又變,神經質男人旁邊驚奇的說道:“你學過變臉?”

  “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多小時了!還要騙多久?”李君俠雖然很有涵養但此時仍然忍不住冷言冷語起來。

  窗外突然起了大風,刮的昏天暗地。魏傾站起身對李君俠說道:“這不就來了么?媽的,當鬼了都不守時間!燒紙了半仙,跳的累不累啊你!”

  周半仙連續跳了半個多小時自然是苦不堪言,此時又聽到合作方的諷刺怒不可竭。剛想扔下木劍說老子不干了,偏偏霍志強看著情況不對勁又來到了房間里。只好壓下怒火,往火盆里噴上一口水,拿出打火機點了起來。

  神經質男人依然口不擇言:“你真是你們行當的敗類,點個符紙都要用打火機。難怪餓的面黃肌瘦,這樣不肯下功夫鬼都騙不了。”

  周半仙已然處于暴走邊緣,不過看到旁邊臉色比他還黑的霍志強頓時打了個機靈,不再理會某人的瘋言瘋語。

  火盆里火越少越旺,窗外的風也越刮越大。飛起的沙粒敲打在玻璃窗上咚咚作響。

  神經質男人打個響指:“小剛出來了。外面有什么好玩的!”

  房間里已經昏暗不堪,魏傾話音剛落電燈也滅了。火光中現出個依稀的身影。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