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5: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月球傳送陣
  4. 第一章 上嘴

第一章 上嘴

更新于:2018-03-15 21:06:33 字數:3435

  2028年6月的傍晚,京城西街一中餐廳里燈火通明。

  門里,人影縱縱,吃的熱火朝天。

  門外,一個二十來歲的小胖子,抖著身上一百七八十斤的肥肉,用五根肉肉的大梳子,輕柔地理了理鋼針般的小平頭,瞇著一雙細眼,使勁地抽了抽鼻頭,嗅門縫里傳出的香味,很是陶醉地眨巴了下紛厚的嘴唇,滿臉急色著:

  “怎么還沒到?這該死的馬路,就不能修個橫豎十車道么?吃飯、喝酒、唱歌、再喝酒,最后開房,上下兩張嘴,都要解決,晚了,這時間怎么夠?”

  一想到晚上十二點之前必須回去,平頭小胖硬是將額頭擠出了個川字,一雙精明的小眼在車流車海中,人流人海中,掃射著。

  “哎呀個娘也,難道要過年了?咋肥成這樣了還跑出來?”

  “肩披長發、凹凸分明,恩,旁邊這個不錯。”

  “唉,人生第一大憾,便是只見其身,不見其面,這該死霧霾,不散,你保持就行了嘛,何必搞得現在就連最后一抹波濤都給塊抹布捂著,更別說臉蛋了,這人生啊,還有什么樂趣?還是南方好!”

  “怎么?偉哥,又準備去哪兒?”

  一米七五消瘦身高的封霖,穿著一身淡藍色的地攤休閑體恤,與胖子一樣的小平頭下面,配著一張普通的見第二眼時,絕不會認為以前見過的平凡面孔,睜著一對瞳孔深處透著無盡滄桑而堅定的濃眉大眼,嘴角微微上仰,繞有興趣地打量著自己面前的好友,呵呵打趣道:

  “失望了?不是美女!”

  “靠,林子,你終于出來了?”胖子雙手一張,一把抱住封霖,呵呵大笑著:“怎么樣?快憋出毛病來了吧?今晚哥帶你去好好放松放松!”

  這話,很容易讓人產生歧意,封霖并沒在意,隨手將口罩塞進褲兜里,雙手在胖子肥厚的背上使勁地拍了拍,驚訝來:

  “偉子,看樣子最近過的不錯哦?都瘦了一圈了,怎么?最近很忙?”

  二十二歲的封霖,是北航大四即將畢業的學生,本來叫封建軍的,因為小時候身體相當瘦弱,在山城開出租車的父親找了個算命先生測了個八字,說他五行缺水,便改名為封霖,與封靈同音,封靈,封住靈氣,不讓靈氣外泄,身體自然會變好。

  但還真別說,自從小學三年級改了這個名字后,封霖的身體逐漸好了起來,封霖父親大喜之下,還特意跑去感謝算命老頭一番,只是,真實的情況,只有封霖與眼前這個胖子知曉,完全是打架打出來的。

  拍了拍好友的背,明顯感受到比以前瘦了不少,而且為精神了,封霖不由的一陣感嘆:

  “少了怕是有十來斤吧?難道白天晚上都在忙吧?效果這樣明顯!”

  胖子,顧偉,原本是京城人士,從小給他父母丟在山城姥爺家,與封霖從小學開始,就一直是同班同學,更兼死黨。

  十幾年的接觸,對于胖子,封霖了解的比他那當將軍的父母都清楚,長相與自己一樣,平凡,人卻精明如狐,這么多年,還沒見人從他身上討過什么便宜,就連女人,他也是憑著一張嘴巴,占人便宜。

  如此奸滑似鬼的人物,偏偏與封霖情同兄弟,讓很多人不解,如果不是兩人以前各有女友,怕是讓所有認識他們的人都會誤解為玻璃。

  其實人與人之間的交心,往往也很簡單,封霖不過是在小學三年級那會兒,為胖子與高年級男生干了幾架而已。

  “哥現在是白天瞎**忙,晚上又**瞎忙,怎能不見瘦!”

  身材體重,無論是女人還是男人,沒有人會不在意的,聽到這話,胖子睜著雙略為泛紅的雙眼,呵呵大笑起來。

  這小子,永遠都是這樣口花花的!

  站在餐廳門口的封霖,忍不住地搖了搖頭,正準備打趣幾句時,一聲叫罵響起。

  “臭流氓,讓開,別有事沒事地擋著道!”

  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一個身材妖嬈,一個腰比豬肥,除了眼睛,其它部分都給捂的嚴嚴實實的兩個女孩兒,站在封霖兩人面前,目光中的厭惡之意表露不已。

  “喲喝喝,就你這樣,我還是白天沒得鳥事的好!”

  胖子擺著腦袋,左右使勁地打量著開口罵人的胖妞好幾眼,才一邊測過身,讓開道,一邊不無惡意地笑話著。

  “卑鄙下流無恥的死胖子,什么意思?說清楚!”

  就胖子那戲弄之色,矮胖女孩雖不明其意,但也清楚肯定不是什么好話,強烈的好奇心讓她忍不住停下身。

  “哈哈,兄弟,精辟,真他娘的精辟啊,白天沒得鳥事,晚上當然是鳥的沒有事了,哈哈,高,實在是高!”

  其中鳥字的聲調特別的高!

  矮胖女孩沒能等到胖子的回答,她身后,傳來一陣瘋狂的大笑聲。

  一個頭頂西瓜、脖拴金狗鏈、胳膊更是左青龍右白虎,讓人一看,不是混混就是瘋子的青年,正一只手摟著個學生裝束的口罩女孩兒,一只手向顧偉狂頂大拇指,彎腰駝背地咧嘴大笑。

  “你,你們,哼!”

  這意思,明顯了!

  胖妞也給氣得聲音打顫,原本準備破口大罵,不料扭頭一瞧,頓時哽了哽,啞了聲,轉身逃一般地拉著身旁高挑的同伴,幾步竄入餐廳。

  這變幻的態度,也太快了點兒吧!

  封霖兩兄弟一陣愕然,原來,再烈的婦女也怕流氓。

  “哈哈,走,我們先解決上嘴!”

  胖子宛如打了場大勝仗般,笑意滿臉地拉著封霖的胳膊,走進餐廳,坐在早已定的位置上,端起酒杯,干了起來。

  “什么?你整了個第二?真是第二名?”

  好久不見的兩人,幾句話不到,原本高興的顧偉,臉色凝滯,端著酒杯,很是不解地撓了撓頭,低頭喃喃沉思:

  “不應該啊?怎么會是第二呢?”

  “汗,偉子,你把我想的太高了吧?那里面,高手如云,能弄到這個第二名,都超水平發揮了,如果不是這幾個月天天練你給我的那個,起了很大的作用,讓我感覺身體比以前好了不少,怕是我自己都要懷疑,里面那些到底是不是所謂的全國精英了!”

  封霖小時候的身體,一直不太好,如果不是骨子里天生的一股狠勁,怕是小學那會兒,不知道要挨多少打,但同時也正是因為,從小學三年級起,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帶著小胖顧偉,天天打架,從小學打到初中,打到無人不知,無人不怕,最終搏得拼命二郎這個大號的原故,怕是身體到現在都還是瘦骨叮當。

  不過,上天往往是公平的,它沒有給封霖一副好的身體,卻給他一個好的頭腦,一個幾乎過目不忘的超強記憶力。

  也正是因為這超強記憶能力,使得封霖從小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矛,那怕是初三那會兒他父親出了車禍,家境困難,不得不每天放學后,不是給飯店洗碗刷盤子,就是上建筑工地打小工,掙錢補貼家用,就這樣,從沒課后看過一次書的他,中考一樣考上全市最好的高中,高考更是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航,完全一學霸的典型。

  就連大學四年,也是門門優秀,年年獎學金,對此,作為好友的胖子,佩服的五體投地,曾經無數次打趣說,要將封霖腦袋剖開研究研究,好讓他在家人面前揚眉吐氣一番。

  但是這次,封霖自己清楚,他是沾了胖子那個神秘家族背景的光,否則憑他這個連大學都還差幾個月畢業的窮學生,又怎么可能有機會,參加全國航空精英的大集訓。

  全國幾百航空精英啊!

  那是全國幾百號航空航天的高手,自己這兄弟把我想得太高了吧,封霖忍不住的搖頭感嘆。

  今天,便是封霖參加了四個多月封閉式的高強度集訓結束的日子,剛從里面一出來,就給顧偉拉了過來,美其名曰“上下兩張嘴”都要靠慰一下,才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不是,林子,不是這個意思,我……”

  胖子的話還沒說完,餐廳墻壁上那個巨大的等離子液晶電視里,傳出一陣清脆的女高音,屏幕上的畫面一下子將餐廳幾乎所有人的眼光吸引去了。

  “各位觀眾,下面我們播放一個剛從我臺駐美國的記者傳回來的重大新聞,于北京時間2028年6月20日下午18點30分,美國宇航局于半年前發射的“奧賴恩三號”宇航飛船,降臨火星成功,這是飛船上的十一名宇航員踏上火星這一刻的歷史性畫面,這將標志著我們人類探索外空,移民火星的步伐向前邁出了最重要的一步,接下半年時間,這十一名宇航員開始著建火星人類基地……”

  好半響,餐廳里,才響起各桌食客們低聲的議論聲。

  “美國的航天技術,當之無愧的全世界第一位啊,我們中國要多久才能登上火星哦?”

  “中國?還早呢?五年前才載人登上月球,火星,怕是還要幾十年吧?”

  “幾十年?汗,我看啊,就現在這越來越重的霧霾,還幾十年?十年后我們還能出門,就不錯了,如果真的能早點移民火星,也好啊!”

  “也是啊,現在地球的環境幾乎天天都在變,不是地震就是火山,也許,真有可能像前斷時間遭全球各個國家封鎖的百年滅世傳聞那樣,地球,最多還有一百年就不能住人了……”

  “那個你也相信?二十年前,還傳說什么瑪雅人,還有什么人預言,2008年、2012年地球毀滅,我們現在還不是住的好好的,信那些干什么?”

  “那也是啊......”

  整個餐廳里,火山、地震、霧霾、滅世等議論之聲紛紛響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