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14:5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地產大亨
  4. 第二章 天上有個餡餅

第二章 天上有個餡餅

更新于:2018-03-14 15:54:54 字數:2315

字體: 字號:
  趙文正的家在河西老城的一棟舊樓里,這是一家破敗的國營工廠的職工宿舍。破敗的廠房、臟兮兮的馬路、陳舊的宿舍樓構成了這個地區獨特的風景。房子是老趙原先工作單位分配的,不過房改之后產權已經歸了個人。老趙很習慣這里的生活方式,多次拒絕趙媽媽搬家的請求,原因很簡單,所有的老朋友都在這里。

  趙文正匆匆趕回家中,看見父母都在客廳陪客人聊天。他禮貌的叫了聲“叔叔好”,然后靜靜地坐在旁邊,聽他們聊天。

  聽了一會兒,他也基本明白了。事情大致是這樣的,河東區教育局由于這些年新建了幾所學校,教師隊伍不斷壯大,很多中小學教師的住房問題都無法解決。于是河東區教育局牽頭,組織教師集資建房。趙媽媽在局里聽說有這樣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于是她就約了平時關系就很好的河東區教育局何局長到家中吃飯,目的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接到這個項目。

  何局長近五十歲,外形很魁梧,一臉的絡腮胡子,和傳統老師的形象不太相似。和老趙喝了幾杯五糧液后,何局長話開始多了起來。他和藹地拍著趙文正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文正,你這么年輕,我真的有點放心不下。現在這個項目已經有不下五家公司和我聯系了,不過你爸媽都開口了,我也沒拒絕的理由。誰叫我們都是南岳縣的老鄉,又是三十多年的老朋友呢。你明天叫上你們公司老總,帶上資質證明和單位介紹信,到河東區教育局里來談談。如果你們公司的實力和資質能達到要求的話,我可以回去做教育局其他同志的工作。”

  “謝謝何叔叔!”趙文正被何局長噴出來的巨大酒氣熏得有點難受,不過看在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份上,當然不能表露。

  經歷了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的地產高潮期,全國的地產市場已經持續低迷幾年。SOHO中國的老潘和碧桂園的老楊都不過剛剛起步,離成功還遠著呢。潭城的地產公司有幾家也參與了轟轟烈烈的海南建省,可惜沒有任何一家賺到,反而有幾家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趙文正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挺直腰板走進辦公室。他做完必修課——清掃辦公室之后,照例沏了一杯濃濃的茶,瀏覽著潭城日報。九點整,他定了定神,然后走到胖子老總的辦公室前,有節奏的敲了敲門。胖子老總官威十足地說了一聲進來。

  胖子老總一手扶住肚子,一手端著茶杯,慢條斯理地說:“小趙,新的工作崗位還適應嗎?”

  趙文正很少有機會和老總單獨聊天,感覺有點緊張,放不開。他穩定住自己的情緒,說道:“謝謝黃總關心,工程部的同志都很照顧我,我做的很開心。”

  “和同事的關系一定要處理好。”胖子老總慢悠悠地放下茶杯,望著趙文正的眼睛,接著說:“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趙文正被他望得有點發毛,盡量避開他的眼光,說道:“黃總,河東區教育局的教師公寓項目我跟蹤了很長時間,現在各方面關系基本上理順了。今天來就是想找您匯報這件事情,想聽聽您的意見。”

  胖子老總聽說有工程,笑得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小眼睛內居然放出一線光芒,臉色也比剛才好看得多。畢竟如今的大環境并不好,公司到今年五月份,還沒有項目正式開工。

  領導不愧是領導,話說出來都有水平。“小趙,我一直就看好你。這次我極力主張把你放到工程部去鍛煉,可是有些人偏偏說,現在市場低迷,工程部不需要那么多人。你一定要干得漂亮點,為我爭口氣。”

  趙文正連忙說:“那是,那是。”

  胖子老總稍做考慮,就讓趙文正約何局長,今天晚上六點半在潭城唯一的五星酒店——花海大酒店用餐。

  大中華幾千年的酒文化可不是吹出來的,工程、資質、實力這些東西先別談,關鍵是喝酒必須開心。公司的常務陪酒員吳春燕一邊敬酒,一邊用白嫩嫩的胳膊往何局長身上蹭。何局長實在架不住她的攻勢,已經迷迷糊糊,說話都有點打結。趙文正不喜歡這種方式,但也無可奈何,風俗和習慣根本無法改變。他眼見何局長實在支撐不住了,伸手拉了拉吳曉燕說,今天就到這里,何局長要是醉了,不好談工程。要是平時,這娘們早就朝他瞪眼了,不過今天趙文正畢竟還是半個主人,總是要給點面子的。

  她嬌笑著舉起杯:“何局長,最后一杯,我先干為敬。

  何局長連連擺手說:“今天就此為止,實在是不勝酒力。”

  趙文正見何局長這幅尊容,怕耽誤正事,連忙把公司資質和工商執照的復印件放到他的面前。

  何局長拿起復印件,艱難地站起來,轉過身對胖子老總說:“謝謝黃總……的招待,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趙文正趕緊叫上司機,把何局長扶到車上,目送著他離去。趙文正回到包廂,試探性的邀請大家,一起去夜總會看節目。大家都說喝得太多,不如改天再去。趙文正當然知道他們是嫌棄他過于年輕,有代溝,也不再去強求。

  趙文正送走胖子老總,獨自在韶山路——這條貫通南北,潭城最長的大道上走著。初夏的晚風有些涼,趙文正被風一吹,感到胃中翻江倒海似的,突然“哇”的一聲把晚上吃的全部吐了出來。他撐著路邊的扶欄,干嘔了半天才稍微舒服些。趙文正勉強走到附近的小攤,買了瓶礦泉水,灑了半瓶在臉上,才覺得稍微好過些。

  他覺得渾身軟綿綿的,只想躺在彭潁的懷里美美的睡上一覺。趙文正撥通她的手機,彭潁卻告訴他,現在還在漣河,要過兩天才能回來。趙文正感到很是乏味,隨便說了幾句注意安全之類的話,匆匆掛掉手機。

  趙文正緩緩地沿著人行道向北走。手機震動了很久,他才無力地接通:“誰呀。”

  “我彭雙木又回來了!”粗獷的男聲傳過來。

  “木頭,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我想死你了。”趙文正精神為之一振,音調都提高不少。

  “現在不說。九點鐘我們凱蒂酒吧會師,見面再詳談。”彭雙木依舊是大大咧咧。

  “那好,我只要十分鐘就到。”

  已經小半年沒有看見彭雙木,趙文正上次看見他的時候,還是他剛退伍的時候,也不知道現在過得怎么樣。趙文正邊想,邊揚手攔下一輛的士,朝凱蒂酒吧駛去。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