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5:0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天妖蛇典
  4. 第一章 奪心

第一章 奪心

更新于:2018-03-15 11:47:22 字數:3243

字體: 字號:
  夜黑風高,還真應了殺人夜的老話。

  龜柱山下的一處密林之上,一金一清兩道刺芒正不斷地追逐著。金芒在前,為一身穿麻衣的質樸青年,背生一對晶瑩透明的金色羽翼,面目清秀,眉間卻滿是焦慮,正竭力催促羽翼扇動,以逃脫后人的追趕;清光為一脂玉色飛劍,紋飾古樸,上立一白衣女子,雙頰上一片惱怒之色,看似不急不緩追逐這麻衣青年,不過兩人距離也正漸漸拉開中。

  似乎女子嫌不夠快,擔心前方青年逃脫,向前方嬌喝道:“墨題,速速將靈府交出,埋入紫陰寒穴,以解周圍百姓寒陰入體之苦。”

  這叫墨題的青年似乎這在氣頭上,逃竄間連臟話也罵了出來:“我呸!此事本就是你玄天門長老在寒穴中偷取炎珠而起,為何要我墨題給你們擦屁股!”

  女子自不會輕易罷手,面色一正:“青陽長老為修煉煉魔之法,紫陽珠為必須之物,小小犧牲何足為患,虧你墨題自命百世善人,連為民獻寶的覺性都沒有,果是浪得虛名之輩。”

  “楊朱不拔一毛以利天下,我雖不是楊朱,但靈府也非一毛,為何要將它給你,況解鈴還須系鈴人,你玄天門若有心救人,為何不讓那死狗青陽將陽珠重埋寒穴,反派你來奪我性命,真是欺世盜名之輩,還老以玄天正派自稱。”

  女子一時無語相辯,氣急道:“混帳!侮辱師門,其罪當誅,念你乃百世善人,若是交出靈府還好,貧道自有辦法救下你性命,如若不然,墨家十幾口,一并祭于玄天祖師,以消祖師之怒氣。”

  本是正在疾飛的墨題聽話如此,一臉怒氣的轉過身來,展翅怒道:“修行界眾仙諸能皆立下條列,禍不及無修為之親友,連你玄天門開山祖師也在其中,你這群狗賊柄正道之名,卻行禍害眾生逆行天道之事,比之龜柱山上的妖怪還不如,今日就算墨某葬身于此,也不會讓你謀害我墨家十幾口。且看著是你玉劍鋒利,還是我功德金翼神妙。”

  女子見墨題停下,自是歡喜,再譏道:“不過是得了扁毛畜生的破翅膀,也好意思出來顯擺,且讓你知道什么叫玄門正宗。”

  此時山風驟起,在密林上掀起一道道綠浪,蟲鳴也赫然而止,似乎此地生靈也發現了一場惡斗將要開始,皆是紛紛逃竄,不見蹤影。

  此時卻是墨題先動的手,此時墨題面色變作虔誠,雙手掐都天大法主印,金翼舒展,急念到:“甲乙之精,蒼帝之子,光照三十萬里,徑一百里,十二年一周天……生發萬物,造化生靈,喚東方歲星真皇君——澄瀾。”念至此時,墨題周身上下突起一片青色霧氣,響起陣陣悶雷聲,青霧逐漸遮住了他的身體,忽的不知何處山風又是一過,青氣消散,露出其中人影,戴星冠,躡朱履,衣青霞壽鶴之衣,手執玉簡,懸七星金劍,垂白玉環佩,若不是背后金翼尚在,否則還真以為是九霄上星君下凡……

  女子也沒有閑著,自墨題手印一起,左手輕揮,袖中飛出一紫色靈符,懸于空中,再將腳下玉劍收起,劍指靈符,右手掐玉清訣,“玉池自化現金身,生九苞,放光明,毫光閃閃飛無庭。左太陽,右太陰,東斗啟明星,西斗號長庾,南有萁星注福壽,北斗七元注長生。”話一閉,前方虛空大放光明,顯出一飄渺的斗姆玄靈像,女子兩只蔥白做劍訣一指,“天下有難,玄天任之,攝!”若虛若無的斗姆神像上,右手寶珠大放光明,上空黑幕驅散,降下點點清光,入巨鯨吸水一般會入寶珠之中。寶珠化虛為實,成了一顆鵝黃色石珠,從神像右手處脫落,化作清虹滴溜溜地飛入女子右手心。

  二人施法看似漫長,其實不過才幾彈指的時間,女子左手持劍,右手捧珠,后到先來比化作青衣的墨題快上一分……

  “看來你終究還是輸貧道一籌,居然還要以信仰溝通神靈附身,,看來你仙人境還沒煉到家,你現在應該已經感覺不到法力了吧!”似乎是暗喜自己計謀得逞,又或是覺得自己勝算大增,女子此時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少說廢話”墨題左手高舉,將金劍握于手心,順勢向前方拋擲,金劍迎風而長,當下化作五丈巨劍,青金相交,流光溢彩,伴隨著北斗七星向女子刺去。

  女子也許知道這七星金劍不好輕惹,縱使不過是天上神劍的一縷分身,也不是她可以空手抵檔的,左臂揮舞,掌中玉劍化作劍幕,是為星辰劍法南斗訣,劍勢一成上下前后左右六合皆是生路,右手一抬寶珠自發向七星劍劍尖抵去。珠與劍尖相撞,頓時發出一陣心寒的哀鳴,飛回女子手心,七星劍卻是如土崩墻倒一般潰散。余下幾束青色劍光劈在玉劍劍幕上,激起一片火花。

  “長!”右手一揮,隨著墨題一聲怒叱,青袖化作巨蟒,張牙吐信,向女子咬來。

  剛剛女子看似狼狽,其實卻沒有半點傷害,青蟒劈來,女子絲毫不見閃躲,玉劍脫手,從發髻間取下一枚翡翠步搖,手持簪墜,以墜尖在虛空連畫五下,四短一長,在空中留下一藍色水門坎卦,將右手石珠再次拋了上去,石珠一觸即融,似水一般黏在了坎卦周圍,一同變作一彎水藍色月牙彎刃。

  “斬!”月牙做劈勢,重重的斬在青蟒頭顱之上,只聽嗤啦一聲,勢如破竹般將青蟒斬成兩節,化作兩段青袖,一段消散,另一段則回到墨題手中。

  遠觀墨題,數次攻擊看似猛烈,卻又是數次無果,金劍潰散,青袖被破,雙眸中再次閃爍焦急的神色,一時狀況擔憂。

  請神之人被附身后自身法力暫封,換來神力加身,但以墨題的能力。歲星真皇君分身只給了墨題七星金劍青霞長袖兩道破邪法門,七星劍被破,青袖也同樣斬為兩段,只好用上自身神通,可墨題有什么神通是不需要自身法力的呢?那就是——功德金翼!

  墨題背后金翼一展,連扇三下,伴隨著金翼金光暗淡,倆人所站立的虛空中頓時浮現片片金羽,在黑夜中金芒萬丈,金羽伴隨著點點星光,圍繞著兩人不斷飛舞,而女子卻似乎在金羽中看見了不非尋常的一幕。

  片片金羽中似乎掩藏著個個世界,有臥病在床的老婦,有饑瘦如柴的乞丐,有落魄貧窮的商戶,有離家深夜未歸的樵夫,有上道觀寺廟禮拜的虔誠者……他們時而痛苦又時而面露滿足的微笑,又時而痛苦,時而虔誠,時而歡喜,時而迷茫……女子在金羽的影響下,同樣做出了不同表情,仿佛金羽中的人們就是她自己一樣。

  墨題見女子目光呆滯,面部表情不斷變換,也覺得是機會,振翅飛來,右手玉簡向女子面門拍去。

  果不其然,玉簡臨風而至,拍在女子面門上,女子卻依舊僵硬毫無動作,隨著咔嚓一聲頭顱斷裂的聲響,女子自是香消玉殞,從半空中墜下,但墨題顯然沒有半點兒喜悅,一臉恐懼的呆在那里,而在他的背后,一只玉手從脊背插入,穩穩的抓住了墨題的靈府心臟,正是剛剛背她一簡拍死的白衣女子。

  本該平靜安詳的南龜柱山腳下,正上演著一場詭異的景象……

  密林深處,有一方圓五丈的小盆地,其中除卻一柄斷了的玉劍之外,只剩下滿地的碎木齏粉,在山風中不斷彌散……

  忽而一聲輕響,一麻衣青年似是從天上墜落,背面朝天的落在盆地上,激起一陣齏粉,其脊背處卻是一道觸目驚心傷口,斷骨可見,甚至還能看見少許內臟,此人正是墨題。

  旋即空中又飛下一位白衣帶血的女子,腦袋上的發髻已經散亂,看上去十分狼狽,她輕緩的落在地上,望向地上玉劍,轉而向地上尸體露出幾縷怨毒之色,有繼而看相右手中不斷撲通撲通跳躍又被其緊緊抓著的嫣紅心臟,似是感覺滿意,眼中又不免顯現出一份喜悅和期待。

  “待我再去取了這旁門左道的元神封入靈府,若是再交予師傅,也不知能有什么好打賞,更重要的是青陽爺爺的情況也會好轉起來,話說為何龜柱山腳下如此香盈,真是奇了!”

  正待此時,異變突起。

  “呀!”女子一聲驚呼,手中心臟處忽然冒起一點金色火焰,似是燙著了女子玉手,不禁使其一松。

  這還得了,自女子松手那刻起,火焰似澆了油一般,燃至整個心臟,像是入水游魚,化作金虹,飛入倒下的尸體心房處。

  倒是那金色火焰并沒有因為心臟回歸原處而罷休,像是深林猛虎很快又從心臟蔓延至墨題全身上下。

  “轟!”不知為何,遠處傳來一聲震響,而墨題尸身周圍,突然出地下升起是根虛幻的白色小柱,位列在墨題正南、正北、正東、正西處!各自升起一道金色光幕,將墨題籠罩其中!女子自是不知道他這一松手竟然出現這等變化,做驚恐狀,又是不知所措的用手遮口。

  火勢再漲,將墨題尸身完全埋沒在金火之中,在金火上方,一白色長蛇突兀而起,翻滾盤旋,夜空卻是出現一白色光虹,不知從何地為始,又以何地為終。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