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9:2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心碎之我主沉浮
  4. 第一章 幽明路

第一章 幽明路

更新于:2018-03-16 11:53:04 字數:5031

字體: 字號:
心碎之我主沉浮目錄
共2章
  引子:人生并不是永遠都像想象中那般美好的:生命中本就有許多無可奈何的悲哀和痛苦

  ------------------------------------------

  人死了,會去哪里呢??會去另一個世界嗎?另一個世界是哪里?那么會重新投胎嗎?是否會在次回到紅塵中呢?

  當然,眼前不就有一個在飄蕩的游魂嗎……

  一身黑色的衣服,近乎透明的身體,腳下沒有任何動作,蒼白的臉看上去他是那么的無力,一雙沒有神的眼,似乎已經注定了他的死亡。

  看上去,他很英俊,大概三十多歲左右,可是為什么會變成游魂呢?他應該還可以活三十多年,甚至更多年。

  也不知道飄蕩了多上時間,但眼前的景色已經開始變了,綠樹紅花,不存在了,換來的是黑石枯木,聽不到飛鳥蟲獸的聲音,換來的則是一段段幽怨的笛聲。

  “幽明界”三個金黃的大字,如夢幻泡影一樣漂浮在空中,游魂也沒有在意,繼續向前的飄蕩……

  終于,到達了幽明界,發現萬千如同自己一樣的游魂,非常整齊的排隊向前走去,這是什么?側頭向邊上望去,“奈何橋”三個血紅色古老的文字!

  是孟婆湯嗎?喝掉這個就可以解脫了,忘掉前世的一切嗎?

  終于,游魂有了動靜,不在任憑身體的漂浮,而是輕輕的動了動,走向旁邊的一塊大石,靠在那坐了下來。

  他是一個失敗的人,在這個世界,失敗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死,前世的一切又出現在他的眼前……

  “天行,你身為魔道至尊,為什么如此的固執!為了一個女人,你竟然我們整個武林為敵!”一個身披著灰色披風,兩眼帶著一絲陰霾的老者,手持利刃,大聲的指責著他。

  另一個聲音道:“莫掌門,和他這個魔頭說這些道理有什么用,今天我們就要讓他在這個世界上永遠的消失,要讓他用自己的鮮血來為自己贖罪。”這個聲音充滿了憤怒!仿佛把那他殺了都不解氣!

  九大門派,所有的高手,全部將天行圍在中間,包括天行自己的魔教,但他們誰也不敢輕易的動手,因為他們怕,怕天行手中的那把利劍!這把劍飲過無數鮮血!

  塵世間,多少癡情的男兒,多少柔情的女子……

  天行,他癡情,他執著,看著懷中身體已經冰冷的女子,天行哭了,血紅色的眼淚,輕輕的掉落在女子的臉上。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道傷心時!大聲的喊道:“為什么?你們不是高手,大俠嗎?不是名門正派嗎?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們,我天行要的很簡單,可你們為什么這都不能給我?”

  那個陰霾老者,人稱莫掌門的人道:“正道并不是魔道不可以成親,但是你卻不行,你是魔道的首領,而她卻是正道的圣女。”

  天行他怒了,手中的劍散發著無窮的血色實質性殺氣,大聲的道:“我已經不是首領,也不是什么掌門,我已經放棄了一切,你們還要怎么樣?”都被那能殺人的劍氣嚇得所有人都像后退了一步,一個白色胡須的老和尚出來道:“未失主,你說的沒有錯,可是,你的殺孽實在太深,你拿著這把劍的同時,你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因果報應,那女子的死,可以說是因為你的連累!阿彌駝佛。”

  天行看著手中劍,看著自己抱著的女子,心中充滿了無數的感嘆,是啊,是因為自己的劍,她才會死,自己才會有今天,可是,難道自己殺錯了嗎?天行所殺之人,全是該死之人,難道他們看不到嗎?

  這時候一個青衣老道打扮的老人,看上去很和藹,向前走了一步道:“天行,你還在想什么?難道你還想造更多的殺孽?今生的種種,以都是過眼云煙,為何還要如此眷戀,不如喝一口孟婆湯,重新做人。”

  天行手中的血劍握的更緊了,殺氣更加的重了,為什么?難道真的是自己錯了嗎?可是,如果自己要是對的,為什么他們都在指責。”

  長劍平舉,天行大聲的喝道:“天某自是問心無愧,難道我殺那些該殺之人,也是錯了嗎?難道他們都不該殺嗎?”

  這時候,那個老者又說話了:“你個殺人魔頭,正道,魔道還有世俗,多少人死在你的手里,你現在還為自己掩飾什么?”

  天行冷冷的笑了,是那么的悲傷,是那么的氣憤,天地之大,竟然沒有天行的容身之地,罷了,罷了,左手一轉,身前抱著的女子已經被帶到背后,接著抽出腰間布帶飛快把自己和那名女子綁好。”

  天行長劍腕出一個漂亮的劍花,夾雜著一層血色實質的氣體,大聲的道:“你自稱掌門至尊,有何能耐,可敢與天某一戰。”

  那個老者喃喃的道:“這,這……你個殺人魔頭,死到臨頭,還如此大話,今天就是天下英雄戰你,又怎樣?”

  天行一聽,頓時熱血沸騰,豪氣干云的道:“好……天某生平做事無愧天地,今天,天某人獨戰天下英雄,就算死又有何妨。”一時間,所有人似乎都被天行的豪氣鎮住,竟然無人能語。

  因為他們明白,天行是個魔,是個可怕的魔,武林之中,無人能比的魔,即使現在在場的所有人,一起上,也沒有可能勝過他,也正是因為如此,未靈風才遭到嫉妒,走到今天的這一步。

  這時候,剛才那個老和尚又走了出來,接道:“天施主,難道你還在眷戀著紅塵,事事非非,恩恩怨怨,都是過眼云煙,為何你還不敞開自己的心扉,即使你把這里所有人都殺光了,難道你還有容身之地嗎?”

  是啊,天行啊天行,為什么會有今天,難道自己殺的人還少嗎?沒錯,他們是應該死,可是為什么殺死那些人的都是自己?今天,即使把這里所有人都殺光,他的愛也不會復活,天行也不在有容身之地了。

  天行雙眼中的光芒瞬間消失了許多,好久沒有說出一句話,像是思考什么,也像是做這什么決定,忽然,抬頭凝視著所有人,仿佛他的眼神可以看穿一切……

  在場人不由的全身打了個冷顫……

  天行橫握長劍,道:“好,天行該死,但不是因為你們這些自稱英雄的人。天行以生無了趣,對紅塵無任何眷戀,但我天行恨,恨天下所有人,即使喝下孟婆湯,我仍舊有恨。今天……我天某就給天下自稱英雄的一個交代,或許二十年后,另一個天行會在次出現……”

  一道血色的光出現,好快,好快的劍,所有人都沒有看到天行手中的劍是如何劃破自己的咽喉,所有人都沒想到天行會這樣做……

  鮮血流了出來,就在天行倒下去的時候,一個黑色的身影,如劃破夜空的白色流星,出現在眾人的頭頂,緊接著出現在天行的身邊,一把抱住將倒下去的天行兩人。

  身背著長劍,一身劍客的打扮,看上去也是三十歲左右,剛毅的臉上透露著滄桑,一雙冰冷的眼睛如冬天里的飄雪。

  看著天行,黑衣劍客瞬間眼睛濕潤了,大聲的喊道:“為什么?為什么,天行你為什么這么傻?你忘了今年的論劍了嗎?是兄弟不好,兄弟來晚了一步,你不要走,我這就把這些人殺光……”

  所有人被眼前的這個人給嚇住了,他們當然知道,這個人就是武林中少有的最高劍者,與魔道的天行每年八月十五都會比試一次劍法,可是十幾年下來,二人始終是平手。現在這個幾乎瘋狂的劍者竟然要殺光這里所有的人……

  還有一口氣的天行堅持著搖了搖頭道:“不……兄弟,是我對這……這個不分黑白的塵世,沒,沒有了牽掛,讓我休息,休息下吧,如果,你,你還,還把我,當,當兄弟,那就不要為難他們,來,來,來奈何橋陪我喝,喝,喝最,最后一次酒…………”

  話還沒有說完,天行已經沒有了氣息,一代梟雄,竟然被這些江湖敗類逼死在月倉山,黑衣劍者虎目含淚,抬頭看著眼前這些“英雄”搖頭道:“如果不是未靈風臨終前的交代,我會叫你們全部下地府去陪葬……還不快滾。”

  所有人如釋重擔,忙喘了口氣,向山下走去,只一小會的工夫,千萬人轉眼就散去。”

  黑衣劍者右手一點,身后的劍竟然自己飛了出來,開始在地面上斜飛亂舞,只轉眼的時間,地面上就出現了一個深四,五米的大坑。”

  黑衣劍者把劍收了回來,抱起天行二人,輕輕的放了下去,然后站了起來,道:“兄弟,等我,我這就去地府看你……”

  一道白色的光,消失在夜幕中。

  回想著前世的云煙,未靈風有想哭的感覺,這一生就這樣的完了……

  自己從小是個孤兒,后被師傅收養,也就是上任魔門教主天痕。后跟天痕學藝15載,憑著他那天才般的悟性,毅然將魔門至高法典《血屠》練至大圓滿,被魔門上下所看好,所有人都相信下任魔門教主之位必定是他的,天痕也將魔門至寶“戮”傳給了他。

  相傳“戮”乃殺神白起坑殺40萬大軍后,用40萬的亡魂血肉來祭奠這把劍,后不知怎么的傳到了魔門開派祖師任不平手中,就這么穿了下來。

  小天行長大了,他的心感到無盡的孤獨,在魔門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這不是他所想要的生活,于是他偷偷留下一封信開始闖蕩俗世。

  這個世界里雖然已經到了高科技時代,但武林還存在著,各各門派都隱藏在“地”下,用一種合法的身份來做掩護,武林還在延續......

  天行來到了大都市中,但他卻更加的迷茫與無助,就在這時“她”出現了,她的出現讓天行驚喜萬分,他孤獨的心也開始悸動。

  好景不長,就在他倆如膠似漆的時候,正與邪的戰爭又拉開帷幕,他們都個自回到了自己的歸屬。

  正與邪的戰爭是永恒的,這一次的到來卻使得他們是這么的無力,愛雖是這個世界永恒的真諦,但比起殺父之愁,弒師之痛來說卻算不上什么。

  天痕死了,大位就沉甸甸的壓在天行的身上,他想報仇,但仇人卻是她的父親,他的岳父。但這一切這兩個郎情意切的情侶卻截然不知,于是悲劇發生了,當天行殺死他的岳父,也就是正道盟主的下一刻,她出現了,兩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對方,她像瘋了一樣瘋狂的抓撓著天行,大哭了起來......

  這一切都已發生,也就無從改變,這注定是個悲劇,天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離開的,他把自己關在房中借酒消愁,3天后,他出來了身上散發著比以前更加清冷的氣息,他知道,和她是不可能的了。

  3天與外界隔絕,讓他迫切的想知道外界的情況,2天前她成為了新的正道盟主,這一消息讓他苦笑不已,他知道自己還是忘不了,忘不了那段美好的時光。

  他們私奔了,他們最終還是放下了,因為那段美好,那段刻骨銘心,他們是放下了,但有人卻不想讓他們如意。

  忽然一道白色的光一閃,一個人影出現在天行的身邊,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天行的好兄弟,黑衣劍者。

  黑衣劍者看著天行壓抑的神情,臉上的表情復雜極了,一把拉住天行道:“走,和我回人間界。”

  天行面色平靜的搖了搖頭,道:“肉身以壞,回去也是枉然,并且天某以對塵世無牽掛,回去做甚?冷弟是天某唯一敬重的人,在這里能在見知己一面,已無遺憾。”

  聽著天行的話,冷劍的表情麻木了,相處十年,他很了解天行的脾氣,如今兄弟之間就要陰陽兩隔,他的心幾乎碎裂了。

  冷劍大喝道:“白無常,拿酒來。”聲音如晴天霹靂,所有游魂的耳邊產生嘶嘶的震鳴……

  白無常早就看到了這個剎星,只是一直沒過來,心里正奇怪呢,這冷大俠今天怎么來地府逛來了,仔細一看,還有魔門的首領,天行。

  當然,地府和魔門就像俗世的法院與公民,可是天行的威信卻是極高,地府中人都懼怕三分……

  白無常一聽冷劍在和自己說話,忙從孟婆那里拿出兩壇子酒,一跳一蹦的來到了天行和冷劍的身邊,恭敬的道:“冷大俠,請用。”

  冷劍接過酒,遞給天行,自己又拿了一壺,眼中濕潤著,悲傷的道:“昨日以隨空杯去,黃泉路上兄陪醉,好兄弟,就讓冷某在陪你醉一回吧……說完在也看不下去天行的傷感,拿起酒壺,大口大口的猛灌下去。

  天行的心好酸,人生得一知己足以,冷劍竟然在黃泉之路為自己送行,一時間,好多好多話要說,卻又說不出口,拿起酒壺,竟也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白無常隨是個接引使者,可什么時候見過這樣的情深意重,竟然也轉過頭去,不忍在看這傷感的場面……

  兩壺烈酒,中的酒水不斷的流動中,進入了兩人的咽喉……天行把酒壺一扔,豪氣萬丈的道:“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冷弟何必這么傷感,天某的靈魂還在,冷弟以后想我了,可以上俗世來看我。”

  冷劍搖了搖頭,他了解,既然天行他已經決定了,那么自己也沒必要多說……

  這時候,白無常看了看時間道:“天門主,該上路了,否則會晚的。”

  冷劍的臉色一變道:“我和兄弟多呆一會,你也催嗎?信不信我叫你魂飛魄散,永遠的成為塵埃。”

  一句話把白無常說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蒼白無比!

  天行聽了道:“何必為難他呢,他也是為我好,冷弟,天行無能,不能在和你比劍了,這就先走一步了。”

  說完走到孟婆的旁邊,伸手接過一碗孟婆湯,仰天一陣狂笑,看了看冷劍,道:“好兄弟,你保重,兄弟走了。”說完,一飲而盡

  瞬間,天行的表情變的呆懈,眼神純真無光,只見天行漸漸的離去……

  冷劍看著天行的鬼影漸漸的遠去,消逝。眼中流下了一滴英雄淚……

  —————————————————————————————————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心碎之我主沉浮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