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9:18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醫手托天
  4. 第003章 一絲契機

第003章 一絲契機

更新于:2018-03-18 12:58:21 字數:3606

  怒喝之下,旁邊的兩個士兵已經拉開了架勢,準備隨時將他拿下。

  方麟并沒有做出過多的解釋,嘴角帶著一絲澀笑,反問道:“如果你能確保太醫來之前王妃依舊平安無事,我可以不插手,如果你做不到,請不要打擾我,剛才你的一番打斷,又延誤了王妃的幾絲生機。”

  一番話畢,徐公公的臉上頓時猶豫不決起來,顯然正在權衡著事態的利弊。他望了望涼亭之外的傾盆大雨,依舊沒有減緩的趨勢,又望了望眼前雙腿彎曲在地的方麟,心中還是充滿了疑惑,內心深處依舊不相信這個十八歲的少年真的有一定的把握救下王妃。

  只是事情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思緒萬千過后,這時他的眼神當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嘴角稍稍觸動了一下,繼而沉聲道:“好吧,記得下手要有分寸,希望你能明白后果。”

  得到了允許方麟隨即解開了地上女子領口的扣子,自語道:“溺水者在還有微弱的氣息的情況下應該保持呼吸通暢,以盡最大力度的保持氣息的平順。”繼而又用左手托起了女子的脖子,使其背朝上、頭下垂進行進行倒水。

  顯然以他這幅十八歲的身軀是很難做到的,雖然地上的女子神態輕盈,可扶在手中依舊感到少許的吃力,繼而望了望徐公公身旁的兩個士兵,焦急道:“快,來幫我一把,將王妃扶在我曲起的腿上即可。

  而被叫喝的兩個士兵則面面相覷,如此一番作為本身就是大逆不道,以他們的身份那里敢沾染王妃嬌貴的身軀,更何況在這種古代的封建社會,講究的是非禮勿視,王妃此刻領口前的一顆扣子被解開,恐怕看一眼這條小命說不定就搭了進去。

  一時之間兩人無動于衷,顯然他們心中同樣不相信眼前的這個少年能有什么本事。

  看著這些人的神態,方麟的眼神當中充滿了憤怒,活了二十八年他怎能不知道徐公公和被叫喚的兩個士兵打著什么心思。救死扶傷乃是作為一個醫生的天職,在這一刻他焦急無比,如果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從自己手中溜走,恐怕是又是一條罪過。

  就在這時,一直躲在一旁好奇打量著眾人的小丁丁小跑了過來,奶聲道:“我來幫你吧,”說罷一雙臟兮兮的小手使勁的扯著王妃的衣角,可依舊是無用功。

  方麟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了一絲感動,既然大家都怕惹禍上身,也不再顧慮那所謂的禮儀,關鍵時刻還是救命要緊。他咬了咬牙之后繼而粗魯將王妃的胸前的衣衫抓住,使勁的拽到自己另一條早已曲起的大腿上,使之面部朝下,另一只手重重的壓住他的背部,不停的來回搓動。

  圍觀的一眾人無不大驚失色,對于他們來說這種做法想都不敢想。徐公公更是踉蹌了幾個腳步,想訴說什么,可終究沒有開口,唯有在心中默默的祈禱著事情不要往壞的方向發展。

  片刻之后,王妃的腹部遭到了擠壓,突然頭顱抖動了幾下,繼而連續噴出了幾口清水。方麟用手探尋了一下王妃鼻息之間的氣息,他臉上的神情終于有所緩和,不過搭在后背上面的手依舊在來回搓動,只是力道沒有剛才那般重罷了。

  在又一番折騰之后,王妃再次噴出了兩口清水,方麟沒有繼續下去,顯然此刻已經沒有了大礙,可以自主呼吸,剩下的事交由其它人即可,隨即平穩的放下了王妃。他深吸了一口氣站起了身,不停的抖動著自己的手臂,剛才一番動作看似簡單,但是一定要掌握力道和技巧,顯然那一番做法令他的兩條臂膀酸痛無比。

  徐公公此刻蹣跚著腳步走了過來,眼神當中依舊充滿了疑惑,輕聲詢問道:“沒、沒什么大礙吧?”

  “有”

  方麟如實回答,隨即又道:“如果御醫還不前來,也或王妃不能及時的接回府中去修養,恐怕會感染上風寒。”

  三月的天氣如同春老虎般,溫度起伏不定,有時候正享受著春天提前的到來的溫暖,換上裙子恣意瀟灑,卻又突然回到了寒冬的末尾,涼意讓我們不得不再次裹成一個粽子般。在這種措不及防的情況下,很多人會因為這個季節而患上感冒。而王妃在這種環境下落水,且她那嬌弱的身軀自然敵不過大自然的力量,方麟前世作為一個醫學博士,對待此時的情況早已明了于心。

  徐公公此刻的臉上或多或少還是乏出了一絲色彩,畢竟王妃的命算是保住了,更何況結合剛才所看到的一切和面前這個青年說話的語氣,也不像是在騙人,除非他真的不要腦袋了。

  就在眾人以為還要焦急等待之時,一陣陣鐵騎的聲音傳了過來,即使在如此雨勢之下,眾馬蹄聲依舊鏗鏘有力,絲毫不會被淹沒。兩位士兵率先反應過來,驚呼道:“這是戰馬,而能做到如此聲勢恐怕是......”

  “是袁氏將門之人!”徐公公沉聲打斷道,此刻他的眉頭深鎖,心中已經思緒萬千起來,倘若是皇族中人還好應付,如果是袁氏將門的人,對方完全不給任何人面子,一言不合之下就會掉腦袋,整個紫荊城中不可攜帶兵器,但是他們偏偏是列外,可見其威勢。

  只是幾個乏眼間,‘轟隆隆’的聲音越來越大,整個涼亭好似在這股聲勢之下都輕微的顫抖了一般,而這時,之前率先跑出去尋御醫的兩個士兵已經飛速的跑了回來,此刻他們的脖子上面青筋暴起,胸膛不停的起伏著,且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發絲間的雨水已經掩蓋了其面容,突兀的看起來這幅形象太過于攝人心悸,顯然一路往返根本沒有停留半分。

  徐公公先是詫異的打量了一番,本想質問著為何袁氏將門之人為何會來,而這時一大隊鐵騎已經環繞而過,整個涼亭的都處于包圍之中,黝黑的鎧甲在雨勢之間乏起令人心悸的幽幽寒光,一股巨大的氣場瞬間自空中彌漫開來,沒有人懷疑這一對人馬的份量,每個人都被此時這股肅穆氣氛壓抑的喘不過氣來。

  “嘶嘶”

  就大家心神不定之時,一陣特殊的馬嘯聲再次把涼亭當中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一起,眾人順著聲音向著涼亭入口處望去,只見一匹赤紅色的戰馬上面端坐了一位身披鎧甲的青年人在雨中狂奔,青年人很明顯臉色不善,在一股匹敵的氣勢之下讓人望而生畏。

  而赤紅色戰馬速度之快只在幾個呼吸間便已經沖入涼亭之中,頓時馬蹄高高揚起,再次爆發出了一陣透人心悸的馬鳴。于此同時馬背上面端坐的青年并沒有立刻下馬,而是冷眼掃過眾人,厲聲大喝道:“這里是誰負責?”

  聲音之大在這股迫人的威勢之下,聽在眾人的耳中仿若天空中的悶雷炸響一般,嚇得最小的小丁丁直接躲在了方麟的衣角后面,一雙小眼睛不停的偷瞄著。

  徐公公聽到這話那里還敢有半分怠慢,連忙卑躬屈膝,還沒等馬背上的青年再次發話,便已經把王妃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絮叨清楚,只不過在講方麟如何治療王妃的事情上面有所隱晦。他深知面前之人是何等的威勢,能夠乘騎赤血寶馬之人除了當今袁氏將門袁戰的大兒子袁飛之外,恐怕就只有當今圣上敢乘騎同樣的馬匹。

  袁飛此時才不過年齡二十有余便已經做上了將軍,當然除了他父親的關系之外,也是靠著他一身的戰力,聽聞他從小習武,一拳便可以打死一頭牛,朝中上下無人不畏懼這個崛起的青年,恐怕將來的威勢不弱于他的父親袁戰。

  此刻袁飛一雙虎目掃過,瞬間便看見了不遠處的涼亭石凳上處于昏厥之中的妹妹袁夢怡,他當即一個縱躍下了戰馬,立刻查看起了其情況。

  就在這時,涼亭之外再次走進一位老者,且肩上還背負著一個藥箱,雖然旁邊有兩位年輕的將士攙扶著,但明顯身體已經老邁,老者此刻面色潮紅,稍稍喘息了之后便不停的仰著手,道:“治病要緊,趕緊扶我過去。”顯然看得出來他們是跟隨著袁飛一起火速趕來的,只是一前一后罷了。

  方麟也在人群當中暗暗的打量了一番,知道這是一位資深的御醫,懂得利用呼吸之法來調節自己此刻的情緒,從而心中也暗生敬佩,做醫生救死扶傷乃是天職,任何之后都不能錯失良機,一分一秒都不能放過,對面的老者明顯已經年過半百還有多,卻能在第一時間趕來。

  隨著御醫的到來,袁飛也守候在了一旁讓開了位置,繼而對著不遠處的一個將領道:“馬車來了沒有?”

  “將軍稍等,路面濕滑,馬上就到!”回答鏗鏘有力,沒有多余無關的話,自一個年輕的將領口中而出,充分的體現出一個軍人的該有的魄力。

  緩緩過后,御醫的表情仍舊沒有半點的松懈,對著袁飛恭敬道:“將軍,王妃雖然腹中的湖水已經沒有了大礙,但是耽擱太久,寒氣恐怕已經入體,得趕緊接回府中調養。”

  一番話畢,袁飛猛的向著涼亭之外望去,只見一架豪華的馬車已經迅速趕來,而馬車的兩方完全是一個個鐵血將士在雨勢之中在卯著勁推動著,在這些將士的臉上看到的只有堅毅的神色,軍令如山,不惜任何代價也要在準確的時間內完成命令。

  緊接著幾個丫鬟已經撐著黃羅傘率先從馬車中走了出來,繼而小跑來到涼亭之中,他們的手中已經拿好了不少的棉袍,其面料顯得是極其的雍容華貴。

  袁飛迅速的接過了一件棉袍覆蓋在自己的妹妹身體上,繼而雙手抱起自己的妹妹,在黃羅傘的遮擋下,闊步的向著馬車的方向走去。

  “立即護送王妃回府!”

  隨著這一聲大喝,圍住涼亭的一眾鐵騎士兵整齊有序的撤退開來,浩浩蕩蕩的追隨在馬車兩側,而涼亭之中這股迫人的壓力感也瞬間消失。

  就在大家以為可以大松一口氣之時,袁飛并沒有立即返回,而是再次闊步向著亭中眾人走來,每踏出一步,都帶著一股厚實的沉重感,隨著他冰冷的目光掃過涼亭,每一個人都感覺到背后乏起一陣涼意。

  “剛才是誰治療我妹妹,給我站出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