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8:43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六月春
  4. 第一章·死神之旨(求關注!!!)

第一章·死神之旨(求關注!!!)

更新于:2018-03-17 19:12:54 字數:3359

  樊城。

  艷陽高照,萬里無云,卻見一股黑旋風自西北而起,向樊城淹來。瞬時天空灰暗,煙塵滾滾。

  一老者倚在城外的一棵百年榆樹旁,呈45度向西北方向仰視。

  黑云密布,霧氣連天,隱隱之中,若有龐然大物。

  老者撫須長嘆:“大限將至,如若奈何?”

  遂化為一道青煙,隨風散去。

  須臾,黑氣望西而散。陽光普照,霧氣之中一道七彩虹橋橫跨南北。

  學校。

  一批十五、六歲的少男少女像風一樣吹過大門,涌向人群。

  林夢嫣參加完中考的最后一門考試,一身輕松,飄然而出。鳥兒在歌唱,樹葉在舞蹈,一股混雜著各種吃食的香味從遠處飄來。

  學校門口,任雪一臉清秀,白裙在身,亭亭玉立,如水中映出的荷花,如天上飄蕩的白云。

  “走吧,我們去逛街。”夢嫣在任雪肩膀上輕輕一拍,任雪一轉身,白裙蕩了個圈,猶如孔雀開屏一般,引來無數男生的窺視。

  兩人手拉著手,向街道跑去。

  端午節在即,街道的叫賣聲一浪高過一浪,粽子的香氣一層圍著一層,令人醉生夢死,欲罷不能。

  此時正當中午,炎陽高照,街道的青石冒著熱氣,一腳踩上去,呲呲作響,如鳴咽,又似低嗔。

  夢嫣一眼望去,粽子像一個個綠色的拳頭,緊繃著,怒氣爆撐,香氣從暴起的縫隙中趟出,誘惑人想撲上去咬一口。

  突然,前面一片大亂,有人囔囔著說死人了。夢嫣眉頭一皺,心里嘀咕:“這大街上,怎么就死了人呢?”

  “太晦氣了!”任雪看起來有些埋怨,手里拿著一塊素白的手帕,在額頭處擦了擦。但汗水還是從她的額頭冒出,趟過粉紅的臉頰,掉到地上。

  一群看熱鬧的人圍了上來,把夢嫣和任雪擠向前面。

  兩人身體瘦弱,如兩張薄紙,被人群這股氣流涌來涌去。

  無可奈何,夢嫣和任雪被推著向前走了幾十米。人群停住,夢嫣滿頭大汗,直喘粗氣。任雪抱著小腹喘氣,胸口一起一伏,勾引了許多男子的目光。

  夢嫣輕盈一轉身,拉起任雪。

  此時看見一個約莫30歲的男人爬在堆砌的粽子上,口吐鮮血,臉色鐵青,周圍一股血腥的惡臭。夢嫣輕輕的拉了拉任雪的手,示意想要離開。任雪并沒有動,目不轉睛地盯著死去的男人。夢嫣看看身后圍著的人山人海,也罷了離開的想法。

  任雪說,她認識這個男人。樊城北面的一個小山村的村民,光棍,有先天性的心臟病,打小不下地干活,做些小買賣。

  這個山村四面環山,風景唯美,有一條開山開出來的青石路。古人命名此村為先村,也有人說是‘仙村’。

  自古名人隱士或淡泊名利,或厭倦紅塵,喜歡自詡高名,開村為世外桃源。先村四面環山,樹木茂盛,村當中有一泉眼,四季泉水不斷。若沒有開山路,此處真是上佳的藏仙臥龍之所。

  不過,太神秘的地方,往往也過于陰森。先村原本住著近百戶村民,早先人丁興旺時也越千人。但自從有了開山路,幾多病癥刁難,天災人禍不斷,人丁銳減。直至末路,村中已不足三十戶,人丁百人有余。百人之中大部分去外地打工,剩些老幼病殘守著村。

  談起先村,總有說不完的故事。一些流傳無法考證,卻成了人們飯后茶時的談資。

  夢嫣也聽過一些。

  原先班級有兩個先村的同學,后來一個輟學到外地打工,一個雖然一直上學,但吊兒郎當,一學期總有一兩個月不來上學,估計也不會上高中。

  出去打工的男生叫王梓,長得結實帥氣,曾一度有女生在背后偷偷摸摸的談論他如何如何的帥氣。也有一些苗頭說某個女生給他塞過紙條,被班主任叫了家長。王梓的老媽有些佝僂,面部受風雨吹打,猙獰無比,說話的時候從口里飄出一股惡臭。自從班上的人見過王梓的老媽后,那些風聲雨聲的苗頭也就散去了,話題轉移到王梓的老媽身上。不知是誰開的頭,說王梓的老媽是巫婆,每天晚上會騎著一根稻草在天空轉悠,看見那家的小孩不乖就會抓去獻給閻王。閻王每年都會給巫婆一定的任務,完不成任務就要懲罰。所以巫婆在40歲時就會有80歲老人的面孔。王梓正是被這種胡編亂造逼得輟學。

  王梓提著一卷被褥,踉蹌地通過學校大門時,夢嫣正好在那里。班上的學生爬在窗戶上看著,交頭接耳,然后大笑。夢嫣低著頭,想盡快穿過學校大門。不料王梓開口跟她打招呼。

  “嗨,夢嫣。”

  夢嫣抬頭看了他一眼,他黃色的皮膚泛著黑光,溢出淺淺的笑意;濃眉大眼,襯著長長的睫毛,煞是好看;頭發黑里透著紅,密而不聚,隨風招搖;一身泛白的校服加上一雙快要頂出大腳趾的布鞋,和一卷淺黃色的被褥獨立成校門口的一個貧窮標識。

  夢嫣尷尬的笑了笑,然后快步走向教室。教室窗戶上的幾個男生尖叫,大笑。

  走了十幾步,夢嫣覺得有些愧疚。迷信的說法都是一些無聊至極的人編出來的,而就是這些流言改變了一個人的人生軌跡。夢嫣打小生活在軍人正氣的氛圍中,對這些流言自然是深惡痛絕。但有什么辦法呢,只能是盡量不卷入這些無聊的駭人的是非中。

  夢嫣回頭看著空蕩蕩的校門,門衛一副官僚架勢,兩只手向后一背,來來回回跺著小碎步。突然犀利的眼神從這里飄來,夢嫣趕緊轉身向教學樓走去。

  先村還有一個男生在班里就讀,他叫王浩磊,不過有一段時間沒看見他了。

  夢嫣的思想飄回現實,看向爬在粽子上的死人。

  死人眼睛微閉著,開一條細縫,有眼淚從中滲出,泛晶瑩的光。突然口鼻中又冒出一股血,血染紅了一部分粽子,順著粽子之間的空隙流到地上,被一些人踩在腳上,惡臭味愈發嚴重了。周圍有些人還在往里擠,圍著死人的圈子不斷的縮小。里面的人想退出去,外面的人想進來,沖擊著圍在中間的一群人。

  于是,紋絲不動。

  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撕開了一條口子。夢嫣正要拉著任雪出去,卻看見一個‘巫婆’被人群擁簇著擠進來。

  ‘巫婆’一下子撲到死去的男子身上,嚎啕大哭。

  這時人們才反應過來,她是死去男子的老母親。老女人看上去有80多歲了,與王梓的老媽有些相像,佝僂著腰,一副猙獰的面孔。

  夢嫣受不了這場面,開始往人群外擠。任雪見狀,也跟著上前來。好不容易擠到人群中,被幾個中年男子的談話吸引。

  幾個男人談論的是死去男子的后事。

  樊城雖是小縣城,但封建迷信的一套還是根深蒂固的。

  在落后的迷信思想中,光棍不算一個完整的人,閻王也不會收他。光棍的死被人們看作是不正常的死亡,其中最多的說法是家族有一些陰債,一些亡人冤魂前來索取陽德,使人陰氣深重,不能結緣于異性。

  閻王不收,魂魄不散,長年累月,就有可能變成‘活粽子’。所以埋葬光棍時有許多殘忍的講究,民間稱六旨,又叫死神之旨。

  排首位的是死人在棺材里要受九九八十一釘,這樣做的目的是防止尸變,這是最重要也是最殘忍的一旨;二旨是整個頭部被紅布、白布、黑布包裹三層,最后用面糊封住,這個目的也是防尸變,按民間說法是封住長有五官的頭部以防死人再呼人間氣息、識人間事物。三旨是身體被白布裹結實后再穿葬衣,目的是凈身,民間說法,人生來污濁,要受盡養兒育女的萬般洗禮才能凈化靈魂。四旨是封棺時要在棺材里放一根稻草,這個的目的有兩種說法,其一是稻草代指自我救贖,是通往地獄轉世的唯一通行證;其二是稻草代替女人,以安亡靈未娶妻之心;五旨是蓋棺后要用道士專門制作的封棺釘封棺,釘子的數量和年齡有關,具體不得而知,但至少有五釘,一大四小,四個小釘在棺材四角封棺,一個超大號的釘子會從棺材正中穿尸而過,在棺材的背面用麻繩封釘。六旨針對出殯,出殯時不能穿門,一般由道士算出方位,然后拆墻而過;在出殯過程中不準有樂響,親人不隨行,隨行人不回頭。

  六旨只是民間的說法,具體有九旨,十二旨等。如果在出殯前就有詐尸征兆,道士就得開符封棺。凡是符封的棺材,就封了轉世投胎的出路;魂魄受封印的枷鎖,百天之后就會魂飛魄散。

  夢嫣聽了幾個男人的談論,心里不是滋味。迷信本是封建社會流傳下來的敝屣,科技發達的今天,怎么還有人穿著這樣的敝屣,步履蹣跚,裹足不前。這是社會的悲哀。

  夢嫣這樣想,同時打算穿過這幾個無聊卻恐懼的人,遠離這些是非。

  人群中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個白胡子老頭。老頭看上去面目慈善,與周圍的人有明顯的不同。

  老頭舉著榆木疙瘩拐杖,朝一個男子頭部狠敲了下去,男子被這一擊,疼的蹲地上哇哇大叫。男子正要開口大罵,回頭看了一眼老頭,馬上改怒為笑,“張道長……”

  “你們都在這胡說些什么,什么六旨,什么死神之旨,全是胡扯!”說著榆木疙瘩拐杖往地上狠狠的戳了幾下。

  (新手求關注,求推薦,求各種票。歡飲各位大神指點qq2848118280)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