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3:4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功夫神醫走天下
  4. 第二章 你個人渣

第二章 你個人渣

更新于:2018-03-18 20:19:40 字數:2502

字體: 字號:
  周城正在小工作臺整理物料單的時候,A組組長廖麗珠忽地走到他面前,嚇了他一跳,但隨即又很快淡定下來。

  在級別上,他這個主任助理比組長要低一級,但是,主任助理很少去跟那些組長打交道,因為,不需要。而組長們卻會經常因為一些物料的事情求助于他,生產中,總會有各種無法估算的物料損耗,而去物料部門開的補數單超過一定數量,組長的這個月的獎金基本上就泡湯了,而主任助理因為最常跟物料部門打交道,總會有些人情在,所以私底下搞點物料而不必填寫報表是件駝子作揖——起手不難的事情。

  車間里面有五個組長,相對來說,周城跟這個廖麗珠走得更近一點,美女總是不容易讓人生氣的,廖麗珠雖然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了,但因為結婚早,面容也生得嬌媚,看上去仍像個青春活潑的小女孩,加上她說起話來玲瓏剔透,很少給人不舒服的感覺,于是周城私底下給她干過不少私活,當然,廖麗珠也沒虧待過他,經常請他抽煙喝飲料什么的。

  周城心底正在盤算著廖麗珠今天找他又是哪里物料出了問題,廖麗珠卻悄悄說了句。“周城,今晚主任生日請客吃飯,你去不去?”

  “當然要去,我是主任的兵,主任生日都不去,那不是空棺材出殯——木中無人了么?”周城笑了笑,隨即又側頭望了她一眼,他坐著廖麗珠站著,剛好從她襯衣的兩個鈕縫之間看見她黑色的**。“難道你不去?”

  “看什么看?老娘的奶只給兒子吃的!”廖麗珠看到他有點色色的眼神,佯怒了一句,但轉瞬就笑起來。“反正好久沒打牙祭了,剛好趁著這個機會去吃一頓也不錯啊!”能讓周城這小帥哥色一下,又不會掉塊肉,她內心里不但不拒絕,反而對自己的身材有了更多的自信。

  “是么?你真會精打細算,娶你這樣的婆娘坐老婆,真是賺大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出墻讓別人也欣賞一下?”周城一邊收拾著物料單,一邊笑嘻嘻道。

  “那你就趴在墻頭慢慢等吧。”廖麗珠居然給了他一個**的眼神,然后笑著轉身走了。

  剛好今天是星期六,公司不用加班,主任的生日宴就開在離公司不遠的一個小酒樓里,在這樣的吃飯,輕松自由,又經濟實惠,這是很多在南方這個城市的打工仔最喜歡的消費場所,畢竟,都是在外打工,賺個錢就跟吃個屎一樣的難,像主任這種既要家里紅旗不倒又想外面彩旗飄著的成熟男人,也不會像那些十七八歲的剛斷奶的帥哥靚妹們一樣不顧及任何未來后果。

  酒宴擺了三桌,主任陪著別的部門平日里親近的主任和經理一桌,周城廖麗珠和主任的一些老鄉另外開了兩桌,難得這樣聚餐一次,大家都有點興奮,一邊喝酒一邊胡吹神侃起來,也沒有了平常工作中那種上下級的緊張氣氛,一時好不熱鬧。

  周城本來想挨著廖麗珠坐著,好趁機跟她親近一番,不知道是他還沒有找到女朋友的緣故,還是每個男人都有戀母情結,看見成熟而又不招人厭的女性,總是能給他一種無法拒絕的親和力。

  可惜廖麗珠居然把她老公也帶過來了,他老公也是一個公司的,只是在別的部門,這讓周城有點小小的郁悶,只好恢復了他**的本性,默默地喝著酒,時不時插個話證明自己的存在而已。而廖麗珠說話的聲音和動作也比平常正經了不少,這更讓他覺得有點掃興。

  酒至半酣,有人推開房門走了進來,房間里那么多人,經常有人出去接個電話上個廁所,也沒有人在意,周城倒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因為進來的是一個陌生的女人,看她走路的樣子似乎還懷有幾個月的身孕,但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陌生的女子面容雖然有點慘白,但仍無法掩飾她嬌艷的容貌,似乎比廖麗珠還要漲一兩個百分點。

  陌生女子徑自走到主任王強那一桌,就在一桌人都沒反應過來之時,她已經操起桌上的一盆土豆絲劈頭蓋臉朝王強砸了下去!

  王強額頭當即滲出了一絲血跡,他騰地一下站起身來,轉身揚起手掌正要拍下去,卻看到了陌生女子那張慘白和充滿憤怒的臉!他神情一呆,手臂不由自主垂了下去。“阿紅,你干什么?”他放低了聲音但仍保持著一種憤懣盯著面前的女子說道。房間里面所有人此時都停住了聲音和動作,一齊望向他們,這讓王強感到今天的面子已經被這個女人一下子砸到地溝油里面去了。

  “我干什么?王強你個王八蛋,你不問自己干了什么,居然還問我干了什么?你還是不是個人?”叫阿紅的女子沖著王強大聲叫囔道,看她激動的樣子,周城感覺她似乎隨時都會用指甲在王強的臉上畫出一幅地圖的經緯線。

  “我干了什么?我每天除了上班都陪著你在家里,我還能干什么?有事回家再說,別在這里讓別人看笑話了!”王強雖然板著臉說的理直氣壯,但話里頭還是透著一點心虛。

  他那一桌的那些主任們終于緩過神來,正打算過來勸慰一下阿紅,都是同事,去過王強家里的都認識她,所以不愿看到王強和她在公共場合鬧成這樣,但還沒來得及開口,阿紅就騰地豎起手指一個個指著他們冷冷地說道。“不關你們的事,今天,我和王強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一定要在這里做個了結!”

  “你想做什么了結?回家再說!”王強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打算把她拽出酒樓,卻沒料到阿紅反手一巴掌扇在他右臉上,女人憤怒起來真是連長城都可以哭倒,王強平常保養得白白凈凈的臉上立刻顯出五個手指印來!

  王強這下子也火大了起來,也一巴掌拍了過去,不過不是拍在阿紅臉上,而只是拍在肩上,但一個女子怎能承受得了,阿紅當即就摔倒在地上!周城敏銳地發現倒地的阿紅在那一瞬間眉頭狠狠地皺了一下,會不會是動了胎氣?他心驚道!

  王強也馬上意識到阿紅已經懷了幾個月的身孕,連忙止住憤怒,把她從地上一把抱起來,卻被阿紅狠狠地推開!“王強,你個畜生!人渣!虧我這么死心塌地跟著你!相信你,你居然還在外面勾搭狐貍精!你還敢打我?!”她瞪著雙眼盯著王強,臉上的憤怒、悲涼、哀怨、痛心就像一碗熱氣騰騰的重慶酸辣粉!

  王強神情略微呆滯了一下。“你聽哪個說的,我這么愛你,怎么會在外面找狐貍精?!你別是一天到晚呆在家里面憋著胡思亂想!”

  阿紅冷冷地連哼幾聲。“你覺得我還會相信你嗎?難道一定要我把你和那個狐貍精上床的過程拍下來你才認賬?你說過永遠都不會打我的,你今天都打了,看來這個孩子你也是不想要了!那我就幫你除掉他好了!”她捋了一下額頭散亂的頭發,忽然從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刀來!

  就在周圍人目瞪口呆中,她握著手中的水果刀朝自己肚子狠狠地刺了下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