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0:3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仙道小農民
  4. 第一章 體內有靈田

第一章 體內有靈田

更新于:2018-03-16 17:57:05 字數:2955

  “陰木,又稱鬼王樹,一千年一開花,一千年一結果,一千年一成熟,一次生三枚陰木參果,暗合一陽化三陰之道義,可……”院落前方,一位二八年華的白裙少女,認真地講著課。

  午后的陽光透過林葉間隙,灑落在她窈窕動人的身姿上,讓她看起來美好得不染一絲凡塵。

  楊冰顏,太墟洞天的天才少女,天資非凡,十歲時便已開辟屬于自己的靈海,至今雖然年僅十六,但其修為卻已然達到了一個讓人驚嘆的高度。

  放眼望去,院落中全都是十三四歲的少年男女,一個個精神抖擻,認真的記錄著少女所說的知識,更多的則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少女那精致絕美的容顏。

  “嗨,看看后面那個窮家伙!”突然,不知是誰低聲說了一句,隨即,一陣騷動在人群中傳遞開來。

  “又是這個不能開辟靈海的笨蛋,天天睡,跟頭死豬一樣?”有人罵道,這家伙居然敢在楊師姐的課上睡覺,下課一定要狠狠教訓他一頓!

  “沒有成為正式弟子的天資,又不愿后天努力,這種人應該直接逐出太墟洞天!”有少女回頭,語氣很冷,說話毫不客氣。

  “就是,一個農民家庭的子弟,也配來修仙?就應該直接將他逐出門派,趕回家鋤地干活!”

  ……

  這些人口中所說的,自然就是太墟洞天的名人“趙子農”了。

  趙子農是今年初入太墟洞天的一百二十八名弟子之一,當然,與在座的二十四名少年男女一樣,只是一名靈童罷了。

  呃,別誤會,所謂的“靈童”,不是指天資超凡、體質脫俗的仙苗,而是完全相反,天資差得一塌糊涂,完全是憑借關系走后門進來的一群人,他們的主要任務不是努力修煉,而是幫助彈藥長老照料仙草園。

  可以說,靈童是太墟洞天最底層的階級,與入門弟子比,待遇可差了不止十萬八千里,更是別說跟楊冰顏這等最頂級的存在相比了。

  本來,以趙子農這等身份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引起他人注意的,但就在不久前他出名了,當然,不是什么好名氣——睡神!

  每天在楊冰顏的課上呼呼大睡,這種行為想不出名都不行!楊冰顏是誰啊,那可是太墟洞天的第一美女,是無數少年心目中的女神!誰敢在她的課上睡覺,那是擺明了不給她面子,不給她的那些粉絲的面子,不被人打死,也絕對會被人以口水淹死!

  其實,趙子農也不想這樣啊,但,實在是太累了!

  楊冰顏曾經說過一句話:勤可補拙,有朝一日你們通過考驗一樣有機會成為入門弟子!

  就是為了她的這句話,趙子農每天一直到夜深人靜,其他太墟弟子都已經睡熟的時候,他還在艱難的修煉著!

  呃,你問他怎么修煉的?呃……這個嘛,這還用我說嗎?當然是“種地”了!

  這是一個全民修仙的時代,他趙子農自然也不落人后,雖然咱作為一個小農民,資質不咋地,家世不咋地,也沒啥修煉資源,但咱身體里有靈田啊!

  咱可以自己種靈草啊,每次管事交代下來的種子,咱都私自克扣下來一點兒,這樣不就行了嗎?而且,也省的再去煉制、提純等一系列費勁的處理!

  其實,趙子農自己也不知道這靈田是怎么來的,不過作為農民的兒子,有田咱就種!

  現在他體內的靈田中已經種下了四十五棵靈草,每日不斷為他提供修煉所須的靈氣,真正算起來,此時他的修為已然堪比煉體第九重,遠遠超越在場的二十四名少年中的任何一人!

  “喂,大哥,別睡了,趕緊醒醒了!”

  突然,沉睡中的趙子農感覺旁邊同桌的何大頭推了他一把,經過一瞬間的疑惑之后,他整個人瞬間抬頭、翻書、握筆,三個動作一氣呵成,毫無滯澀!

  “趙子農!”一道悅耳但卻帶著三分嚴厲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是!”趙子農堅定而認真地應了一聲,而后騰地一聲從座位上站起,臉上表情淡定無比,仿佛剛才睡覺的并不是他一樣。

  “回答我,你為什么來太墟洞天?你的夢想是什么?”院落前方,楊冰顏一臉嚴肅地盯著趙子農,原本白皙的容顏因為氣憤而略帶三分嫣紅,一對丹鳳美眸微微瞇起,流露出一絲嚴厲,她真的是很用心地準備了這節課,也是真的想幫助這些師弟師妹,但是現在……

  “回答我!”

  “是,為了修仙。”趙子農臉上完全沒有一絲慚愧,讓人不得不懷疑這家伙的臉皮到底有多厚。

  “那你的夢想呢?”楊冰顏不依不饒。

  “夢想……”趙子農微微一呆,可還不等他再說話,坐在另一邊的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已經搶先一步開口道:“楊師姐,你別問了,他的夢想,就是回家繼承他那個沒用的農民老爹的衣缽——繼續回家種地,當農民!”

  “哈哈哈……”

  “哈哈,真是可笑,當農民,哈哈……”

  “想當農民就該滾回家去,在這仙府洞天玩什么?小農民,趕緊回家玩泥巴去吧,哈哈哈……”

  ……

  那少年話一出,整個院落中頓時沸騰了起來,無數嘲笑與鄙夷紛紛撲向趙子農。

  院落前方,楊冰顏看著這種場面微微皺了皺眉,想要開口制止,但一看到趙子農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她想看看這個趙子農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到底有沒有脾氣!

  趙子農淡定地站在院落中,斜著眼目光從在場的二十四名同窗臉上一一掃過,待得院落中笑聲漸稀,他才一臉鄙視地說道:“你們搞的跟你們不用吃飯似的,農民咋了?我是農民,我驕傲!農民不種地,你們吃個屁!”

  此話一出,整個院落瞬間安靜了下來,隨即,之前嘲諷他的那個少年“砰”地一拍桌子,整個人猛地站了起來,轉過身,狠狠瞪著趙子農,道:“你小子說什么?再把剛才的話給我說一遍!”

  趙子農輕飄飄地瞥了他一眼,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這少年,他認識,名叫葉子寒,是太墟洞天外太墟城中的葉家小少爺,因為平日囂張跋扈,無心修煉,故此修為僅僅處在煉體第四重,但因其有一位入門弟子的兄長,再加上其背后葉家勢力極大,故此,平日里少有人敢頂撞他,不少門中弟子都是主動攀交。

  “趙子農是吧,你是不是想死?我不介意現在打殘你!”見趙子農完全無視他,葉子寒臉色更顯陰冷。

  “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

  “趙子農這小子,卻是該收拾他一頓,不知天高地厚!”

  ……

  周圍的那些少年男女中,多數人都一臉冷冽,他們是之前嘲笑趙子農的那些人,剛才趙子農的那句話完全是連帶著他們也一起給罵了。

  不過也有人一臉同情地看著他,在他們的印象中,趙子農依舊是兩個月前的那個練體第二重的可憐小子。

  “行了,你們兩個都給我坐下!太墟洞天內不許弟子私下斗毆,違者嚴懲!”還不等趙子農開口,楊冰顏絕美的容顏上已經滿是寒霜,紅唇輕啟,話語冷到人骨子里!

  “呵呵,楊師姐別誤會,趙師弟眼界狹隘,我只是想讓他開開眼,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女神開口,葉子寒自是不敢不從,悻悻地坐了下去,還不忘回頭狠狠地瞪了趙子農一眼,那眼神是恨不得將趙子農千刀萬剮!

  對于他這個表情,趙子農知道代表什么,上一次讓他做這個表情的人,第二天就被人打斷了兩條腿骨,險些終身殘廢!

  不過,趙子農并不在乎,以葉子寒那煉體第四重的修為,在他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

  “好了,今天的課就到這兒吧!”

  時間過得很快,待楊冰顏走出院落之后,這一方本該喧鬧沸騰的小天地竟然一反常態的安靜,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氣氛,有一些人遠遠地站在院落的墻邊,一臉看戲的表情望向院落中央。

  而另有四個少年,他們彼此點了點頭,分散從四周漸漸逼近,將趙子農圍在了中間,這其中就包括葉子寒。

  “小子,我記得你剛入門時是煉體第二重對吧?”葉子寒“砰”地一腳踹在趙子農的桌子上,一臉囂張地說道,“你說你今天能應付我們四個煉體第四重的嗎?”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