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5:45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陰陽先生手札
  4. 第一章 蛇冠子

第一章 蛇冠子

更新于:2018-03-16 17:05:26 字數:3910

  我的名字叫唐銘軒,這個名字是父親給我起的,說給我起這個名字的含義就是在告訴我:“小兔崽子,你以后要是想要金錢,想要名聲,想要豪車,你就給老子踏踏實實的干活。”雖說老爹話說的粗,但是說實在的我以前挺喜歡我這個名字的,聽起來不錯,蠻文藝的,而且包含著父輩對我的希望。但是這個名字現在想起來,也沒什么太大的用。您問為什么?這哪兒還用問啊,這年頭哪是踏踏實實干活就能又有錢來又有房的啊,更別說車了,自行車算不?

  說到這您肯定要問了,在這白話半天,名字介紹完了,故事呢?您別急啊,誰說我名字介紹完了?我大名姓唐名銘軒字彥祖,我還有諢名呢,我還有道號呢,諢名猥瑣這就不提了,道號咱在這得說說,我是誰,我是一名正宗到不能再正宗的陰陽先生啊,再問問我師父是誰,我師父可是大名鼎鼎的“北醉仙.張過改”張老前輩啊。要說我為什么有這么好的機緣找到個這么好的師父,那還用問么,當然是我天資聰慧異于常人,而且張老前輩還是我的。。。舅姥爺。所以,雖然我本事一般般,但是圈內朋友們看見我還是會叫我一聲我的道號。。。“半吊子”。。。

  好啦,不貧了,這就給大伙說說我這個半吊子的故事。

  我的家住在遼寧撫順,我的故事在我還沒出生便已經開始。故事發生在我姥姥年輕那會兒,我的姥姥是當時闖關東來到東北的難民,家里本來有姊弟五個,但是闖關東闖到了東北算上我姥姥就只剩下了姊弟三個。那個年代饑寒交迫,百姓易子而食。我太姥爺能帶著我姥姥他們一家人跋山涉水來到東北已經實屬不易,一家人根本來不及悲傷就要為生存而努力。

  五年不到,太姥爺帶著我姥姥他們姊弟幾個在這座叫哈達鎮的小鎮定居下來,當時的時代,沒有什么公務員白領,想要一口吃的,就必須拿汗水跟東北的黑土地去求去換,當時的日子雖然苦,但好在當時民風淳樸,鄉里鄉親也都是闖關東過來的,深知生存的不易,能幫補的都無條件的幫補,我姥姥和舅姥爺也都是勤快的人,一家人雖說不富裕,也衣食無憂。而好景不長,暴風雨的前夜總是平靜,誰又能想到一場變故又要給這家淳樸的人帶來一次打擊。

  那是一個秋天,我的二舅姥爺剛從地里忙完農活就上山去砍柴割干草,二舅姥爺名叫張振華。當年才剛十八,就承擔起了家里的農活,而且年輕力壯,手腳麻利,鎮上不少大姑娘都對我這舅姥爺芳心暗許,當然啦,他也是這個家支撐的希望。

  沒多久二舅姥爺就打完了一擔柴,準備再割一擔干草就趕緊回家,因為一家人還在等著他回家生火做飯。二舅姥爺走向了這光禿禿的大山。

  走了半天也沒割到多少干草,二舅姥爺看天色暗下來了就準備趕快回家,要知道,那時候的東北山上可是有活物的,獅子老虎不敢說,狼什么可多得是。就在舅姥爺準備動身回家的時候,就聽見耳邊好像有人對他說:“再往前走一點,那干草多得是!”

  二舅姥爺頓時感覺后背一涼,回頭一看,什么人也沒有,但是他還是憑著感覺往前走,走了不多遠,乍眼一看,不遠處有一顆四人抱都抱不住的大樹,這樹的周圍長滿了干枯的雜草,得將近一人高。這看的我二舅姥爺可是欣喜若狂,雖說這不是什么寶貝,但是畢竟今晚家人生火做飯是不用愁了。

  二舅姥爺手腳麻利,不一會就快割出一擔子干草,就在他割最后一把干草的時候,鐮刀剛一出手,就看草里一瞬間噴出了老高的鮮血,噴了我二舅姥爺一身,這十八歲的年輕人哪見過這情勢,兩腿瞬間癱軟坐倒在地上,腦子里一片空白。。。。。。

  過了好一會,二舅姥爺他意識才開始清醒,緩緩的站了起來,出于好奇心他抄起鐮刀慢慢的往草堆里走去,不過才走了幾步,時間好像是過了一年一樣漫長,握著鐮刀的手心里滿是汗水,好像都能聽到滴在地上的聲音。

  又往前走了不到五步,只聽見草里“嘶啦!!!”一聲,竄出一條大蛇,高高的昂起頭,張著大嘴,怒目注視著我的二舅姥爺。這蛇長得十分滲人,兩個眼睛瞪得溜圓像燈籠一樣,身子有一人粗,嘴巴張開大的不得了,估計隨隨便便就能吞下一只羊,可這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這條大蛇的兩個眼睛正上方張著一個像雞冠子一樣的東西,不對,應該說是原本長了一對,而那條大蛇原本應該長著另一只冠子的眼角上面現在正不斷的涌出殷紅的鮮血。

  我那可憐的二舅姥爺,雖說才剛滿十八,但也是經歷過闖關東,經歷過生死,來到東北之后也是從熊瞎子嘴里搶苞米的人啊,可就算是經歷過更艱難,更可怕事情的人在面對這么個怪物的時候,誰敢說自己有方法應對?答案是肯定的,誰都沒有,誰都麻爪。。。

  而我的二舅姥爺更是如此,嚇得整個人跪在了地上,渾身瑟瑟發抖,手里的鐮刀早就掉落在了地上。那條大蛇的嘴張的更大了,一瞬間靠近了我二舅姥爺的腦袋,張開那血盆大口沖著我二舅姥爺嘶吼了一聲“嘶哈~!!!“,噴了他一臉的血和唾沫。這時候我的二舅姥爺已經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已經跑不掉了,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緊皺起了眉頭等待著這條怪蛇給他致命的一擊,可就在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那條大蛇竟然不見了蹤影。自己的身邊除了鮮血就是那片讓人觸目驚心的蛇冠子。

  這時候的二舅姥爺已經恢復了神智,他哪還敢想別的,難不成還想那條大蛇為什么不吃他,有這時間想這些誰知道那怪物會不會回來?不由得多想,也顧不上干草和柴火了,他趕緊跑回了家里。更準確的說是連滾帶爬的回了家。

  二舅姥爺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家門口坐著一個焦急的老漢,大口嘬著煙袋鍋子,嘴里不停地謾罵著,不用說了,這老漢就是我的太姥爺,還沒等我二舅姥爺進門,我太姥爺人還沒到,罵聲先到了“兔崽子,他媽了個巴子的野哪兒去了,翅膀硬了是不是,硬了別往家回啊!”二舅姥爺嘶啞的回到:“爹,兒讓你擔心了,先別光顧著罵我了,讓我進屋歇口氣吧,我剛才。。。。。”話還沒說完呢,我二舅姥爺就又攤倒在地上了。太姥爺一看這不對勁,趕緊叫我三舅老爺和我姥姥出來把我二舅姥爺攙扶著進了屋。

  進了屋開燈一看,在場三個人一下子全傻了眼,我二舅姥爺渾身上下全是已經凝固的血痂,頭發已經粘連打結,衣服褲子已經粘在了皮膚上。

  我太姥爺看到這一幕,以為我二舅姥爺和人打架被人打傷了,頓時火冒三丈,操起家里的鍘刀就往外沖,邊沖邊喊:“他ma了個巴子,誰家的癟犢子敢動我家老二,多大仇多大怨啊?殺你爹了睡尼瑪了把孩子弄成這樣?帶把的敢作敢當吱個聲!我家老二現在躺在床上起不來,老漢我自己出來會會你!!!”這時候太姥爺,面目表情極其猙獰,只是眼眶不乏泛出了些淚光,要知道闖關東這一路過來,這個老人已經經歷過了喪子之痛,只不過為了這個家,為了這些孩子,他能做的只有在他們面前故作堅強,是啊,他做的比誰都要堅強,難道他不想念自己已故的孩兒么,要知道經歷了這些事請,心里最苦,最悲傷人就是他,只是他不能把這份悲傷表露在外,因為他是這個家的頂梁柱,如果他表現出了悲傷和猶豫,那這個家的頂梁柱也就倒了,這個所謂的家也就坍塌了,坍塌下來的這份重量足夠在這個世道把這一家苦命的人壓死,所以這個老漢用自己的信念堅持到了現在。如今的家里才剛看到這么一點希望,他怎么可能容忍有人在這個時候出來把這抹希望碾碎,要知道這個家里現在最大的希望便是現在躺在床上的二兒子啊。

  太姥爺這時候已經一邊喊著一邊沖出了門外。就在這個時候,姥姥出來把他拉住了,太姥爺怒喝道:“振芳,你別拉我,我這就出去給老二討個說法,這些年來我們從沒做過對不起鎮上,對不起鄉親的事兒,可是為什么有人要這么對咱們家?老天爺,你就睜眼睛看看吧!求你啦!要知道老二,要知道老二他可是我們家最后的希望啦!”說到這里,太姥爺那滄桑的臉頰上已經布滿了淚水。姥姥也哭著說道:“爹,您心里苦我知道,二弟這樣誰心里好過,只是剛才弟哥告訴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讓我快拉您回來,他自己告訴您!”聽到這里,太姥爺顫抖著放下了手中的鍘刀,顫顫巍巍的走回了家。

  回到家里,太姥爺坐在二舅姥爺躺著的炕頭上,紅著眼眶嘶啞的問著:“兒啊,是誰把你傷成這樣子?到底發生了什么啊?”二舅姥爺虛弱的回答道:“爹,不是人,是條怪蛇。。。。”二舅姥爺把今天經歷的這些怪事兒告訴了太姥爺,在一旁的太姥爺和姥姥他們都聽傻了,這事發生的太邪門了,聽起來就夠滲人的了,何況是二舅姥爺他親身經歷了這些?太姥爺焦急的問道:“那那蛇傷沒傷到你啊?“二舅老爺說;”它倒是沒傷到我,我這一身血都是它流的。”聽到這些,太姥爺才算舒了口氣,忙叫我姥姥打盆水來,好讓二舅姥爺擦擦身子。還不忘叮囑:“好啦好啦,沒事兒就好,這兩天你好好休養休養,就不用你下地干活了,家里一切交給我和你姐你弟,你就在家給我好好養著,養不好老子跟你沒完!!!”二舅姥爺剛開口準備說話,就被太姥爺用手捂住了嘴巴,太姥爺沖著他笑了笑,便走出門去,對著月亮抽嘬起了煙袋鍋子,二舅姥爺也無奈的笑了笑,開始起身拿水擦拭起了自己的身子。可奇怪的是,不管怎么擦身上的皮膚就是發淺紅色,怎么擦也擦不掉。擦到最后還是這樣,二舅姥爺也折騰了一天,最后也只好對這身淺紅色的皮膚放任不管,無奈的睡了下去。

  據姥姥回憶,這天晚上一家人誰都沒有睡,都守在二舅姥爺身邊,生怕他有個什么閃失,但好在當晚二舅姥爺他也只不過是夢中驚醒了幾次,沒什么太大的問題發生。

  老天對人永遠都不存在真正的公平,想想當今社會的現狀也是如此,多少樸實善良的人辛勞一生,臨死前還牽掛著自己的兒女,而又有多少人渣摒棄自己的良心,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在人前卻是風光無限,他們的兒女更是如此,狗仗人勢,目中無人。又反觀我太姥爺一家,多么樸實的一家人,只是老天喜歡開玩笑確偏偏挑中了這一家,而今晚過后,二舅姥爺的身上除了這些讓他驚醒的噩夢以外,還會不會有其他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他究竟會平安渡過難關,還是會再次發生不幸,故事還在繼續,大家拭目以待。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