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9: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爺
  4. 00004 繞不死你

00004 繞不死你

更新于:2018-03-18 17:55:07 字數:3472

  虎山峰代門主,匆忙從后面的密道出去,回到自己的住所。關閉門戶,鬼頭鬼腦地打開密室,又打開一個隱秘的暗格。從里面取出一個小錦盒,從盒里取出一枚綠幽幽的小藥丸。

  看著這個綠豆大的小藥丸,虎山峰腮幫子都微微顫抖。這可是千兩黃金一顆的寶貝啊!

  虎山峰的三角眼轉動了半天,一咬牙,把藥丸揣懷里,急匆匆地出了住所。虎山峰詭秘地來到一個下人的住處,進去約一盞茶的功夫,悄無聲息地出來。奔向議事大廳的后門密道。

  隨后,一個頭大脖子粗的家伙,探頭探腦地出來,奔向議事大廳的正門。

  虎山峰在暗道里徘徊了好一陣子,最后,一咬牙,從寶座后面的通道出來。

  “對不住了!讓高僧久等了,恕罪,恕罪!”虎山峰一出來,便急忙笑逐顏開地寒暄。

  “阿彌陀佛,虎代門主無需客氣!有什么話盡管問。此間事了之后,小僧還要趕下山去,幫助那些可憐人,渡化劫難!”小和尚站起身,一面還禮一面微笑著說道。

  “虎嘯,你們是怎么搞的?高僧在座,連一杯茶水都沒有奉獻?”虎山峰一邊埋怨著,一雙老眼,充滿了狐疑不安,窺探著小和尚的臉,一邊高聲吩咐:“來人,上茶,上好茶!”

  “謝虎代門主!貧僧不食凡間之物,一缽清水,即可。”小和尚微笑著,退后落座。

  虎山峰一楞,急忙改口加重語氣吩咐:“那就上水,上好水,上純凈的好水!”

  “阿彌陀佛,謝老施主盛情!”小和尚道了一聲謝,正襟危坐,垂目不語。

  “請問小高僧,您是如何知曉我門丟失重寶的?”虎山峰歸座,目光游移遲疑不決地問。

  “阿彌陀佛,謝施主垂問!小僧就是小僧,高僧即是高僧。貧僧法號天生子,請稱呼法號即可。至于說到貴門丟失重寶,小僧并不知曉。”小和尚雙目微睜,一板一眼地回答。

  “小、高僧,您不是說,有門派丟失重寶嘛!”一邊侍立的虎嘯,沉不住氣了,急忙道。

  “阿彌陀佛!感謝施主當時在場旁聽,這話確實是小僧所言。還請施主聽小僧詳解。”

  小和尚沖虎嘯,謙恭地施禮道:“貧僧云游四海,歷劫修心。一路上扶危濟困,普度眾生。日前,貧僧到了神牛鎮,忽然發現,神牛鎮妖氣叢生,血光漫天。貧僧大驚,略一推測,方知。這預示著神牛鎮,將有大的血光之災!貧僧只得停下腳步,細細探查。這一看,原來是,神牛鎮的鎮地之寶,被宵小之人移動。致使地氣動蕩,妖魔橫行,將民不聊生,生靈涂炭。貧僧云游,一為歷劫難,二為度眾生。對于這種眾生大劫難,自然不能坐視不理。只得推遲成佛之日時,滯留此地。為此地眾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說,此重寶,乃是貴門所有,并且丟失。小僧實在是不知,也不敢承認。因為,此寶,似乎不是貴門一門所有..”

  小和尚好像是意猶未盡,卻適時住口。雙目微閉,入定去了。

  虎山峰和虎嘯,以及另外四個壯漢,都是大驚失色,一臉地迷茫。

  這個重寶,并非自己一家所有。這個秘密,只有獅虎門的高層知曉。屬于絕密!這個小和尚,又是如何知道的呢?難道說,他真的是活佛在世不成?

  并且,人家小高僧,并不知曉自己門中的重寶丟失。人家是從妖氣和血光,推測出來的,重寶移動,將有血光之災。

  虎山峰同虎嘯,以及另外四個壯漢,都是面面相覷,迷惑不解。

  這時,送水的侍者上來。就是那個頭大脖子粗的家伙,端了一大盆的清水,神情有點詭秘地沖虎山峰叫嚷:“代門主,上好的潔凈水!虎咆泉接來的,請貴賓,盡情地享用!”

  “劉廚頭,你就不能穩重一點?你沒有看到,這里有佛門的貴賓在嗎?”虎山峰有點恨鐵不成鋼地沖著送水者叫嚷。

  “阿彌陀佛!老施主無需動氣。此庖丁率性而為,倒合了大自在佛祖的佛法。”

  小和尚見不是侍者送水,而是廚子送水,一絲怪異表情一閃而過。眼睛微微一瞇縫,看廚子一眼,微微一笑。取出一只鐵缽,放在身邊的桌案上。示意這個庖丁,將清水倒入缽中。

  庖丁恭恭敬敬地高舉水盆,給小和尚的鐵缽,注滿了清水。嘴角不由地流露出一絲淡笑。

  然而,就是這一絲的淡笑,卻落入小和尚半睜不睜的眼里。于是,小和尚的眼里,也不由地閃現一絲淡笑,一閃即逝。

  小和尚定定地觀望鐵缽,一動不動。只是鼻子,在輕輕地、不被人察覺地抽動著。

  虎山峰及那個庖丁,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庖丁微微顫抖的聲音,被小和尚收入他那雙超級大耳內。其眼中的淡笑,又是一閃。

  “師叔,侍者都哪里去了?”虎嘯也好像是察覺到了氣氛怪異,有點不客氣地問。

  “這個..是這樣,他們也都出去,找尋大令了。門里能動的人,都派出去了。要不然,劉廚頭怎么會臨時充當侍者。”虎山峰有些不自然地笑道。

  “小高僧,是不是這水里,有些不潔凈啊?”虎嘯虎目亂轉,意味深長地問小和尚。

  “無妨。”小和尚沖虎嘯淡淡地笑道。然后,一張嘴,吐出一塊晶瑩剔透、光華閃耀的小石頭,丟入鐵缽之中。就見鐵缽之內,剎那間,黑氣翻滾,血浪騰騰。

  “這、這是何人下毒?!劉廚子,為何下毒?!”虎山峰騰地跳起,指著鐵缽怒問庖丁。

  “代、代門主,這、這不是您要的好茶,上好的茶..”

  啪,沒等這個庖丁的話說完,虎山峰已經一虎掌拍下,將這個庖丁,給拍成肉泥了。

  “師叔,您這是何意?殺人滅口?!”虎嘯虎起臉來,怒問老者。大有大動干戈之意。

  “胡說八道!老夫與小高僧素不相識,為何要殺人滅口?”虎山峰偷梁換柱地叱責道:“至于劉廚子,老夫是性急了些。獅虎大令的下落,要著落在高僧身上,不容老夫不急!”

  “莫要爭吵!阿彌陀佛!代門主,您這是何意?是不歡迎小僧,還是要趕小僧走啊?”

  小和尚半張臉痛惜,半張臉嗔怪地說道:“如此清潔之水,何來的毒藥一說?”

  “那、那高僧剛才丟入水里的,不是解毒藥嗎?”虎山峰尷尬之極,張望著鐵缽問道。

  “小高僧,水里真的沒有毒嗎?俺怎么看像是某種劇毒?”虎嘯關切地問小和尚。

  “唉!都是小僧沒解說清楚,也搭著老施主太性急了,害了這位庖丁一命!別說水里沒有毒,就是有毒,豈能奈何貧僧?想我佛法,乃是世間無上大法,有何毒能奈何佛法?!”

  小和尚伸手入鐵缽,取出那塊小石頭,望著小石頭,嘆息道:“各位施主,爾等有所不知。一碗水中,有十萬八千條小蟲。貧僧倘若是直接喝下去,就害死了這十萬八千條小蟲的性命!為了不害死這十萬八千條小蟲兒的性命,貧僧用我無上的佛法秘傳,用心血,凝結成了這塊往生石,放入水中,事先超度這十萬八千條小生命。這個超度,自然會有不凡的反響。萬萬沒有想到,虎代門主會聯想到,什么毒害上去。白白送了這位大庖丁的性命!唉,既然罪孽已然造成,就由小僧承擔吧!”

  小和尚說到這里,毫不遲疑地將那塊小石頭,丟入口中。然后,快速舉起鐵缽,將其中的清水,一飲而盡。

  “不能喝!”虎嘯急忙上前阻攔,晚了半分。

  “高僧且慢..”虎山峰起身阻止,已然晚了一步。小和尚已經把水,全部喝入肚子里。

  虎嘯擔心地看著小和尚。虎山峰更是目瞪口呆地看著小和尚。然而,只見他,面色如常,并沒有任何的不適或者反常。虎嘯放心了。虎山峰卻不由地一陣膽寒,越發地惴惴不安。

  要知道,剛才,他是用信號,給心腹的廚子,發出指令,讓其下毒。準備用千兩黃金一枚的僵尸丸,將這個小和尚,也變成同老門主一樣的活死人。口不能說,手不能寫。

  萬萬沒有想到,被毒的小和尚屁事沒有,下毒的人,反而被他迫不及待地給殺死了。

  虎山峰為了掩飾自己的過失,只好以攻代守,突然發問:“高僧從何處來?”

  小和尚淡淡地一笑答:“從佛門來。”

  “向何處去?”虎山峰追問。

  “歸佛門去。”小和尚從容不迫。

  “寶剎何在?”虎山峰有點咄咄逼人。

  小和尚淡笑道:“云深不知處。”

  “所為何來?”虎山峰有點兇像畢露。

  小和尚一凜,身體一震,朗聲道:“來非來,去非去。吾不知為何來,你不知所為何!吾不知吾,爾不知爾!萬物生死由天定,豈是豎子能操控?!”

  老者不由地一震,松軟下來,苦笑道:“高僧就是高僧!”

  “僧即是僧,高即是高。僧德不在高,而在深在厚。高并非僧,而是飄..”小和尚云山霧罩地說起繞口令來。

  “敢問高僧,我門的重寶,究竟在何處?”虎山峰顫抖起來。忍不住打斷小和尚問。

  “重寶重寶,何人動了?重寶重寶,何人移動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幾時了?阿彌陀佛!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若想不為人知,除非自莫為!緣份已了,小僧去了!”

  小和尚說到這里,起身向外走去。虎奔想要阻攔,被虎嘯瞪了一眼,示意讓他等待虎山峰的決定。而虎山峰卻迷迷糊糊,僵立當場。虎嘯示意眾人靜立,等待虎山峰的指示。

  小和尚出來,奔向下山之路。走了沒多遠,兩只大耳朵一忽閃,靜靜地聽了一下,閃身進入草叢之中。然后隱蔽地從荒野中,繞路向虎門的深處,飛速奔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