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45:3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血天幕
  4. 一章 蘇醒的神

一章 蘇醒的神

更新于:2018-03-14 21:43:44 字數:4354

字體: 字號:
  “夫人,夫人外面靈獸最近有些多,還是不要出去的好!”一座巨大城池城門口衛兵對這一個身著華麗的,貴婦人說道。

  但是貴婦人撇了那個衛兵一眼“多管閑事,我的護衛可是靈兵的高手,小小靈獸能把我們怎么樣。看來回去要和你們衛兵長說說,你在城門口帶著實在是太委屈你了,應該讓你去外面駐守!”

  衛兵一臉蒼白,不禁后悔自己的提醒,而自己的同伴也是同情的看了自己一眼。衛兵長絕對不會為了保自己這樣一個,和他沒有任何關系的人去得罪,這個貴婦人。

  待貴婦人走后,對面的同伴才說道“王同貴,你怎么就這么想不開,她想出去就讓她出去就可以了。出了什么事情,也不能怪在我們身上,現在好了看你怎么和你家人說這件事情。去了外面駐守沒個兩三年休想回來,但是兩三年能從外面回來的有多少個。”

  “我,但是外面的靈獸真的是增加了,好多的。”王同貴有些擔憂的看著外面,好多人想要出城都被王同貴阻止了,但是她們王同貴攔不住,說到底王同貴只是一個老好人。即便知道貴婦人,回來以后會怎么對待自己的,但是還是忍不住為她擔心。

  不得不說外面的景色實在是美麗,沒有污濁的空氣,沒有渾厚的尾氣。沒有噪音,樹木成蔭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環繞著東傲城流動,在中間的位置穿進中區的位置。茂密且綠油油的草地,是不是一只兔子從草叢蹦出,在看到人后往前探了探頭看看有沒有扔下的食物。

  “兔兔兔!”貴婦人帶著的是自己的孩子,有五六歲的樣子,天真可愛。

  “寶寶不要亂走,你跟著寶寶,保護好他。”說完貴婦人席地而坐,說實話這種美景在現在這個時代真的是很常見“西區是東傲城最安全的位置了,怎么可能多靈獸最多也就是多一點突突兔而已,那個衛兵真的是太緊張了。”貴婦人看著時不時冒出來的突突兔的耳朵說道,突突兔的確是最溫和的靈獸,親人也沒有攻擊性。

  草叢中野花隨著風搖晃著,太陽也是明媚耀眼,一望無際的草叢分外迷人。

  被微微的夏風吹過,貴婦人也是不禁想要睡了【嗷!】一聲狂傲的嘶吼,讓貴婦人從這個美夢中驚醒過來,什么東西!

  “媽媽!啊…………”那個小公子,大喊了一聲媽媽便失去了聲音。

  “夫人快走,進城去!”只見靈兵境的護衛,捂住自己的胳膊手臂已經不見了,血液也是不斷的流下。身后還跟著幾只突突兔,跟在后面甜食鮮血,在嘴角雪白的毛發上沾染上了血液,再沒有了那份可愛。

  貴婦人,已經被嚇到了,但是還是想要去尋找自己的寶寶。這個是她的兒子啊,即便還有最后一絲絲的希望,貴婦人也不想要放棄“我要找到自己的寶寶,他肯定躲在某個角落等著我去找他呢。我要回去找他,我要回去……”然而眼前雪白的獠牙打斷了,貴婦人的喃喃自語。

  狂鼠二級靈獸,和靈兵來說是一個級別的,但是獸類的體態本來就是為了殺戮進化的,而人類只是進化大腦,進化方向不同所以在靈氣充足的時代,獸類的攻擊能力往往是人類的幾倍。

  貴婦人的結果可想而知,郁郁蔥蔥的草地上面留下的只是殘骸,破碎的尸體哪能看得出貴婦人生前的美麗。

  “大人!”王同貴看到衛兵長過來說道。

  “王同貴,不用在意你已經提醒過了,哎。只是東傲城附近近期越來越多的靈獸怕,到時候又是靈獸攻城啊,看來靈獸中又出了舞空級的靈獸。”衛兵長有些擔憂的看了看城墻上面,一個個坑洞有些擔憂的說道。

  西區由于近百年都沒有出現過舞空級的靈獸,所以很安全但是也正是因為安全讓人麻木了,居安思危的思想也不是沒有人提出過來。但,東傲城的資源不多了,唯一一個御靈境的高手也是在百年前圍殺一只御靈境的靈獸時,受了重傷到現在也僅僅只是靠著靈力維持和家人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西區沒有高手,哪有人會想長時間在外面修建城墻彌補這些漏洞呢。

  每每巡視的時候,看到城墻出現的變形的地方,衛兵長都是不禁擔憂起來了。自己的家人還住在西區,出了什么事情的話,在這個世界衛兵長真的是有些不知道該怎么再一次鼓起勇氣活下去。

  “這個……不是我的記憶,我的記憶…………!”

  “為什么,我想不起我以前……我叫沐木!”一只潔白的手臂從干裂的大地中伸出,這片大地毫無生機,和百米外郁郁蔥蔥的草地形成鮮明的對比,在這片草原中構成了一個圓,這一百米的距離沒有任何生命的存在,哪怕是一只無知的蝗蟲都沒有蹦跶到這片土地。

  隨著土塊的不斷崩裂,沐木也是伸出了上半個身體,余留下半個身體,還在泥土中向上崩裂土塊,企圖站起來。“東傲城,東傲城有什么。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

  而在這個地區中間有一塊石頭,一立方米大小的石頭,也是開始慢慢脫落。

  沐木的眼神也是集中到了,石頭上面自己醒來石頭就出現了異常,這個和自己有關!

  此時沐木已經從土塊中站起了,渾身勁力一震將身上殘留的泥土,震開將空氣染的一片污濁,飛舞的長發也是證明了沐木起身后就像石頭走去。

  待沐木走到跟前,一只小貓已經掙扎出了一個頭,下半個身體還在里面頭趴在還余留下一半的石頭上面,大口大口的喘氣。然后眉毛呈現一個八字,一臉郁悶的看著沐木,同時眼神中也是有些怪沐木,似乎是怪沐木不幫自己一下。

  沐木看著,笑了笑手搭在剩下一半的石頭上面。純粹的力量透體而出,將剩下一半的石頭,震碎成粉末,缺沒有傷到這一只小貓。

  沐木將小貓放下,自己理智告訴自己不帶貓,有些麻煩!

  但是這只小貓直接順著沐木光溜溜的身體爬上去,在胸前的位置用自己長長的尾巴,在沐木的胸前繞了一圈,然后又睡了。沐木弄了弄發現根本弄不下來,又不想弄傷這只小貓,沒辦法帶著咯。

  沐木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貌似自己出來的地方挺奇葩的,皺起都是茂密的草叢唯獨自己這一塊地方,不但土地的顏色漆黑,而且干裂也沒有任何生命的痕跡,除了自己和這一只小貓。

  天色不會隨著沐木的發呆而不變晚,夜幕很快降臨了,天氣也是有些小冷。但是對于沐木來說似乎沒有什么感覺,有的只是心中莫名的孤獨。月光很美透過沐木的指尖照射在沐木的臉上【飛】沐木艱難的想到了一個詞,但是這代表什么沐木不知道。

  “看來我的去,東傲城一趟那個不是我的記憶,但是是誰留給我的記憶,我不知道。這是,希望我去東傲城嗎?”沐木自言自語的說道,或許凝聽沐木說話的只有胸前的小貓。

  不過去東傲城也是有難題的,沐木不知道哪里是去東傲城的方向,而且這里是哪里沐木也不知道,只有找到人或者找到地圖才能知道自己的具體位置吧。

  睡覺,沐木并不困但是睡覺只是習慣而已,而且自己所處的這一塊地方并沒有人或者其他的動物進入很安全。

  時間過得很快,太陽也是如同往日一般照常升起。沐木也是在第一縷陽光照在自己臉上的時候睜開了眼睛,目前需要到一處高地看一下周圍的環境再決定自己往哪個方向走吧。

  說實話,周圍都是平原只有一處突兀的高峰,與周圍的環境顯得有些不融洽。

  沐木從此地看過去,這座山峰并不高,只是因為很遠,要是理智一點的話是不會選擇跑到哪里去的。但是沐木需要,需要確定一個方向不然沐木怎么知道走那邊。山峰是一個目標,一個前進的方向。

  沐木起身,拎起睡著從自己身上掉落的小貓,或許是因為太孤獨才帶上這一只小貓的吧,自己到那座山峰的路還很遠。要是這一只小貓都沒帶上的話,那就真的是太孤獨了。

  一路上十分寧靜只有偶爾跳出的幾只兔子,但是在沐木多出的那一段記憶中,這些草叢中是不安全的啊為何。為何會有這種寧靜,這不應該的。

  到達山峰已經是兩天后了,登上去才發現,這片土地是有界限的在自己視野所及的地方就是黑色的邊緣,那么太陽呢,月亮呢。山峰的頂端有一個漆黑如墨的裂痕,在山峰頂端的空間中央裂開一條痕跡。

  沐木愣了一下,這時有一個聲音傳了出來【我!來到這里是不是不知道往哪里去了呢,是不是很迷茫自己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呢,其實我也不知道似乎這個世界已經再沒有,我留戀的東西了。但是我為什么沒有死去,而是選擇在兩百年后,哦!外面應該上萬年了吧,嗯…………去找回來,找回那份失去的東西,找回我想要的東西,讓那些阻擋我的人統統死去。

  至于為什么,等我,也就是現在的你,想起來你才會體會痛苦,體會到他們的虛偽。進去吧,這條裂縫是通往外面的路,是尋回的路,去東傲城去得到你報復的資本,去將諸神黃昏延續下去,讓那滿天神佛體會到我們失去時候那份痛苦。】

  要是這個聲音不是自己的話,沐木肯定以為這個人不是一個正常的人,不過現在有了目標,有了敵人那么自己的朋友呢。

  沐木邁入裂縫的瞬間,眼前亮起來了一個濕漉漉的洞穴中,外面天還亮著。透過微光到時可以走出去,而出來的地方有一柄木質長柄鐮刀,沐木拿起來了,很熟悉。這個就是為什么帶上這把鐮刀的原因,有防衛的作用吧。

  外面的世界出來了,但是沐木還不知道就是是一個怎么樣的世界,沐木蹲伏在洞口向外觀察。

  外面倒是和里面的環境差不多,也是一片綠色的草地,但是時而因為有動物穿行帶動的草地,告訴沐木這里并不是如同里面一般安全,動物也不知道是何物。是否和記憶中的那種靈獸一般擁有強大的攻擊力也是一個問題。

  現在出去還不安全,需要觀察一段時間在作出決定,決定是否到外面或者到外面需要做好什么心理準備。做好什么防護措施,用以保護自己的安全問題。

  這時飛來一只金色的紙鶴,落在沐木的眼前!

  【死神沐木,諸神學院即將開啟請務必前往,履行兩萬年前的諾言。】

  “什么,兩萬年前的諾言可是我并不知道啊。”沐木看著這一只紙鶴說道,剛剛醒過來就來了這么多事情,沐木真的是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嗯……記憶被封鎖了,看來你是有計劃要進行,目前你需要前往那里,這將是進入諸神學院的考試。】

  “我……我并不知道你是敵是友,所以呵呵……”沐木看著這只紙鶴說道,不過就算自己不告訴他,想必能以一只紙鶴和自己對話的人,修為也是不低想要瞞住,是敵人的話那么沒有用,是朋友的話想必會為自己考慮的。

  【嗯……是我冒失了一點,我是諸神學院的校長,兩萬年諸神已經快要醒過來了,人類的戰神們卻是剛剛蘇醒。所以我需要把握任何時間去培養你們,這些你不需要知道,以后會知道的請您,在前往你遺留之地后通知我們,在任何一個城市只需要通知一下城主就可以。城主會將您傳送至諸神學院的,有危險的話請立馬回到諸神學院,無論什么敵人。諸神學院都會保護,諸位戰神的安全成長。】

  “對了,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的啊?我貌似沒有說比較明顯的發出什么信號吧!”沐木對于紙鶴的到來很是疑惑,為什么這一只紙鶴在自己出來后不久就到了。

  【嗯……請馬上離開此地,您蘇醒的那一剎那間,爆發的神力消散的波動太強大了,我是直接通過空間跨越將紙鶴傳送到您的身邊,但是由于還需要保護其他戰神的存在我并不能前往您蘇醒的地方,萬分抱歉。其他的敵人應該在不久后就會抵達此地,注意隱蔽!】

  紙鶴說完這一句話后變燃燒了起來,不久便化作一團灰燼。

  而沐木也是管不了這么多了,起身跑出了這個洞穴,跑向了草原。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