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9:1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痕武帝尊
  4. 第三章 無字黑書

第三章 無字黑書

更新于:2018-03-15 18:56:02 字數:2575

字體: 字號:
  “這是什么?”

  陳少南征了一下,手掌伸出,將那暗黑色的玉簡拿在手中,目光掃過,玉簡上有著模糊的字跡出現在眼前。

  “玄天真陽決?”

  陳少南望著模糊的字跡,心中閃過一絲疑惑,這上面竟然沒有寫武技的品階,陳少南也知道武技分為,人階、玄階、地階、天階,和武者的修煉一樣分為初階、中階、高階、圓滿四個品階。陳少南目光轉向父親,此時的后者竟然愣了愣。

  “父親?”

  陳少南揚了揚手中的武技問到“這是什么品階,父親您知道嗎?”

  “就是一卷普通的品階,你再看看其它的吧!”陳劍明收回了目光說到。

  陳少南皺了一下眉,隨即笑到:“就選它吧!”

  “你真要選擇它!”陳少南沉默一會說到。

  “是的,我感覺它和我有緣,而且,我有種莫名的感覺,所以我不能錯過它!”

  “好吧,既然是你的選擇,那我就尊重你,回去之后要好好修煉,知道了嗎?遇到什么問題就來問。”

  “好的,父親,那我就先回去了。”

  陳劍明看著這個唯一的兒子,心中有種莫名的內疚,自己雖然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卻不能說,只能靠他自己發覺和突破了。

  陽光照射進密枝下的庭院了,形成一束束光線,使得整個院落通透無比。

  陳少南盤坐在石座上,手里把玩著暗黑色的玉簡上,心中想,這玄天真陽決和體內的黑書天書究竟有怎樣的聯系,竟然讓自己選擇它,先不管了,先看看武技再說。

  對于體內的黑色天書,陳少南在清楚不過了,自從自己記事修煉以來,一直存在自己的體內。此時陳少南修煉著玄天真陽決的第一卷“鍛陽”,顧名思義就是吸收陽力,為自己所用。

  此時,陳少南雙手合十結印正在吸收著父親給的三塊玄陽石,頓時,玄陽石的玄陽之氣縈繞在周圍,雙目緊閉,進入了修煉狀態。

  夜晚,鎮上燈火通明,街上人來人往,熱鬧極了,而陳少南對于外界一律不知。

  在一處略顯黑暗的閣樓里,依舊可以清楚的看到有幾個身影似乎在交談著什么。

  “你說什么,那廢物竟然擋下了你的玄冥掌?”

  “是的,父親,難倒那廢物可以修煉了?”陳峰疑惑的問到。

  “大長老,今天我聽說那廢物去了藏經室,陳劍明是越來越放肆了,他這個族長怕是不想當了。”說是之人是族中的五長老,平時為大長老馬首是瞻。

  “父親,讓我去把那廢物給解決了,以絕后患。”陳龍說到。

  “侄兒說的極是,我們還是先下手為強,免得日后出什么亂子。”五長老陳桂斜著眼睛凌厲的說到。

  “這事我知道了,五長老吩咐下去,今天這件事其他長老知道該怎么做,到時候等著看好戲就知道了,你們倆抓緊修煉,老祖傳話說,那件事已經不遠了,你們快回去準備吧。”

  “老祖已經出關了嗎?”

  “太好了,有太上長老在,基本上沒有什么人可以阻擋我們了”興奮的五長老激動的說到。

  “這事我自有安排,你們先下去吧。”

  大長老陳劍道一直就對族長之位不滿,此次抓到把柄,哪能不發難,說不定此事陳家要易主了。

  夜,寂寞如水。

  陳家后山紫竹林中,陳劍明雙手微拱,屈膝在地。而眼前則是有一團虛影,在黑暗中則顯得有一絲詭異。

  “你這個族長可是有點放肆了,到現在你都還不死心,當年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南兒的修為停滯不前,此事不可操之過急,還得從長計議”。

  話音落下,一股浩瀚的氣息綻放而出,隨即,一道身影踏步而出,直接落到了陳劍明身前。

  這是一個老者,身著素袍,目光深邃,眉宇之間竟然和陳劍明有幾絲相似。

  “太上長老。”

  陳劍明低呼一聲,隨后臉上漏出來一絲笑容,不過卻帶著幾分悲涼,此人正是陳劍明的叔父,陳家的第二個太上長老陳睿。

  陳睿平時都在閉關修煉,族中之事許久未曾接觸,都交由族長和九大長老負責,沒想到這次陳睿竟然走出來了。

  “叔父,你傳話給我所謂何事?”

  “我感覺到他出關了,看來他們終于坐不住要行動了,這么多年過去了,劍道還在對家族之位念念不忘,唉。”

  “叔父,難道是..…?”

  “沒錯,此次閉關中,突然感覺到那事越來越近了,我們要做好準備了。”陳睿雙目微閉,緩緩的說到。

  “叔父,此事我知道了,不過恐怕他們會在那件事之前動手了,我到想看看,他們能把我這個族長怎么樣。”陳劍明揮袖說到。

  “一切我們見機行事便可,噢,對了,族中測試快到了,你也回去準備吧,估計此次不會太平了。”

  說完,便轉身消失在黑暗中,周圍氣息顫動之后變恢復了平靜,陳劍明屈身之后也消失在竹林之中。

  陳少南的房屋中,只見陳少南盤坐在石臺上,一絲絲玄氣緩慢的被吸收到了體內,隨著氣息卻又排出了體外。

  三年多了丹田還是無法聚天地玄氣,使得陳少南的修為一直在武徒中階,雖然才十五歲,不過經歷了這么多的白眼和恥辱之后,到使自己的心性得到了磨煉,比同齡人成熟的多了,才使陳少南有了堅韌不屈的品格。

  所以陳少南很快便鎮定下來,畢竟自己之前也嘗試過了無數次了,還是無法成功,所以陳少南決定從體內的無字黑書下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

  突然間一股淡淡的感覺油然而生,仿佛天下間在無任何事,任何人能讓自己屈服。

  現實之中,陳少南體內的無字黑書猛的爆發出一團黑光,這黑光打轉著冒出體內,在空中一直晃蕩幾下,順著陳少南腦門百會穴鉆了進去,瞬間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一股荒涼恒古蠻荒氣息降臨,好似海浪之潮,崩雪之威,任何一個人在此都是顯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好像瞬間就可以摧毀任何東西,霸道無比。

  陳少南猛的睜開眼睛,剛才的感覺還心有余悸,渾身大汗淋漓,不知為何,那感覺即熟悉又陌生。心神細細感應,體內的黑書竟然無任何字跡,空蕩蕩的一片,這厚厚的黑書,使陳少南心中平白生出一股血脈相融的感覺。

  只是片刻功夫,凝神間,那莽荒氣息再次出現,一行氣勢磅礴洶涌的大字出現在陳少南眼前。

  “以血為引,帝印降臨,神功不成,金身不滅。”

  這股氣息直沖心扉,陳少南手腳忍不住的戰栗起來,深深的吸了好幾口氣,這才稍微的平復下來。

  這無字黑書到底隱藏了怎樣的秘密,陳少南知道,恐怕無字黑書大有來歷。一想到這,陳少南再也不遲疑,召喚出無字黑書。剛才無字黑書說的以血為引分明是要自己滴血為引,隨即伸手狠狠一咬,鮮血順著手指滴到了無字黑書上。鮮血還在滴答滴答的落下,初始沒什么動靜,隨著時間的流逝,黑書上蕩起一層黑色的光芒,書頁上的光芒越來越盛。

  緊接著,竟然在書頁的中間生出了一個小小的黑色漩渦,漩渦中一抹金光乍現,一個錚亮圓潤,金光燦燦的東西漸漸的升了起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