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32:0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界斗神封傳
  4. 楔子及第一章羽氏分族羽家

楔子及第一章羽氏分族羽家

更新于:2018-03-18 20:38:57 字數:4475

字體: 字號:
  宇宙無邊無際,萬界縱橫交錯。時空萬千變化,界斗風云再起。自宇宙創始之時,就已存在一些神秘奇異物體,而這些物體經過漫長的時間產生了物質性的異變,創造出時空和空間,漫長悠久時間的演變,衍生出一個個神秘的空間,無邊無際的宇宙。在宇宙開拓之時,伴隨著...的出現,改變了宇宙的面貌...宇宙中,時間和空間是相對的,時間會隨著空間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但在不同的空間都會有相同的時間,因為時空是絕對的。而且時空是神的領域......各種生物種族繁衍進化,在漫長悠久的時間里,某些生物種族在漫長進化途中,可能種族興盛,也可能衰敗滅亡...強大種族之一的人族經過悠久時代變遷,卻從一次又一次的時期大災難中生存下來,并不斷地繁衍生息。在時代的變遷中,人族創造發展出人族的文明,也建立起人族文明社會,人族的語言.文字.道具...而最重要的是人族中也發到神的存在...人族所發現探索到的和發展到的,不僅認知到神的領域,還發現探索到三千大世界(大宇宙),在茫茫宇宙中都有人族的存在,人族的強大保持著興盛不衰,三千大世界何其廣闊,奇特萬千變化。地球神秘之稱為水藍星,位于三千大世界中的修真界域,修真界又稱大世界中的生靈界中最大界域之一。其中數千億星界生存有數量極其龐大的生靈物種,其中最廣泛存在就有人族這一強大智慧種族。數十億年來,地球幾乎完全與外界隔絕了,而地球上所幸存下的人族也完全脫離了那中奇異世界,從而卻進入了機械文明時代。但在地球上仍存在有那種奇異文明,而佛教仍存在神明信仰...在地球的另一邊空間中,有一個神秘的星球大陸,而這片大陸上混雜生存著幾大強大生物種族,其中就生存有人族。而這片大陸上的人族文明古老而神秘奇特,這片大陸從古至今都被稱為玄天大陸,不知人族在這片大陸上生存了多長時間,致使人族文明繁榮發展...大陸上,國家王朝是人族文明體現之一,大陸上最大陸地—玄天洲。有一個獨占近半個玄天洲的超級強大王朝—圣龍王朝。圣龍王朝至今已傳承有上萬年之久,享有大陸第一大王朝之稱。而這個王朝內有三個傳承歷史更加久遠的古老人族家族。其中有龍氏家族.東落氏家族.獨孤氏家族,而龍氏家族乃是圣龍王朝的主宰家族,也是圣龍王朝的皇室家族。另外還有其他大家族大部落,雖然家族部落實力不及那三大古老家族,但在圣龍王朝中也是強大一流大家族大部落,甚至在大陸上也是有名望的大家族部落。有在羽陽郡的羽氏家族,白楊谷的楊氏部落,楓城的韓氏家族...第一章羽氏分族羽家圣龍王朝國土遼闊,地占玄天洲大半部分,一部分則屬大陸洲中頂尖勢力宗派宗地領域,或者是無主之地的荒涼地域。圣龍王朝內有二百三十多郡,每郡都有一個王侯家族鎮守或由一個郡守家族鎮守。而其中的羽陽郡乃是王朝中十大郡之一,內有數量眾多的城池。風鳴城,地處羽陽郡最東部的地域,是羽陽郡中規模不大的一座城池,而在羽陽郡東部地域還算是比較大的城池。城地處于平原盆地,占地方圓十幾里大,天然形成的山嶺筑起的城墻。一望無邊無際的平原山嶺,都是綠色一片。這平原盆地邊臨一條巨大深寬的山谷,僅有幾處荒涼的山嶺。而這山谷卻是長達近百里的山谷,谷深近百丈,因在山谷內有一條長達幾十里的大地裂縫,這條深不見底大地裂縫在常年時不時涌上一股強大而混亂的颶風颶風聲響徹整個山谷,裂縫涌上破壞性極大的颶風對周圍一切事物都進行破壞毀滅,因此亂風時起時靜的山谷被稱為亂風山谷,而那條不知深度的裂縫被稱為亂風澗。亂風山谷最臨近的城池便是風鳴城。因在亂風山谷中存在有幾座礦藏和豐富的奇特藥材植物,風鳴城中存在的各大勢力都會占有亂風山谷中的一塊地方作為領地。而亂風山谷中唯一巨大的礦藏則由風鳴城第一大勢力家族羽家所占有,而且還占領亂風山谷近半部分地區。豐富的礦藏和靈藥植園為羽家帶來了豐厚的利益,但擁有如此地方卻帶給羽家一場家族之間的爭斗。臨近亂風山谷的另一座城池風幽城,規模比風鳴城更大的城池,而風幽城內還有一個更大的勢力家族易氏家族,而且在羽陽郡中也是有著一流勢力家族名聲。易氏家族占有多座城池,而風幽城也是其中一個。這家族之爭便是易氏家族也看上了亂風山谷的那塊羽家大礦藏,羽家與易家的明爭暗斗的導火索。亂風山谷礦藏便是一座不大的靈元石礦脈,靈元石是一種含有靈氣元的一種礦石,對于一個人的氣修修煉具有極大幫助,所以在各大城池各大家族都對亂風山谷的靈元石礦都產生占領念頭。但羽家并沒有讓那些勢力家族得逞,羽家穩穩占領著那座靈元石礦。而且在羽家背后還有一個羽氏大家族,在風鳴城的羽家不過只是羽氏家族的一小分族而已。風嗚城,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人來人往,車來車去的熱鬧情景。羽家占地最大的大宅羽府,羽府內一處偏僻院子里,有一個不大的小池塘,池中蓮花幾朵正含苞待放,池水下有許多不同顏色的魚兒游來游去。在不遠處的平坦草地上,一個身穿著灰藍色古樸錦袍的少年手中的劍一揮,揮出一道道劍影,一揮一止,手平拿劍,站在原地許久。爾后,一陣風吹過,少年一轉身手中的劍也揮去而過,一劍揮切到一張隨風飄過的枯黃的落葉。而后,少年再揮劍向后,倒將劍柄,快速轉身,然后腳下走出奇怪的步伐,倒握的劍向后斜放,迅速換出左手拿起劍,再揮劍斜上,再起腳又走出奇特步伐。左手中的劍又換到右手,而后,向后退出一大步,瞬間雙手拿劍快速向前沖剌而去。此時少年手中的劍垂落在手,正喘著急氣。少年頭的半長黑發,一陣清涼的風飄過,遮在少年臉前的黑發隨風飄起,露出一張俊俏的臉頰。額頭上布滿了汗珠,少年用手衣袖擦拭額上的汗水,轉身看向站在傍邊觀看的三個人,一老二少。“呵呵,羽悠,看來你已經快趕上你二姐我了,再讓你學久點,就超過我了。”二少中的少女身穿紫色伴裙衣,一雙清純的眸子和一張樣貌艷麗的臉頰,正看著原先舞劍的少年-羽悠。少女是羽家中的Z小姐羽清,實屬羽家弟子中的天才,劍術已踏入入微之境,氣修已淬體七重。“呃,才沒有,與二姐相比差多了,我的劍那比你的劍快!”少年羽悠笑著道,臉頰露出微淺的酒窩,用著孩子氣的口氣說話。“呵呵,看你那樣。”二少中的少年高大身材,竟比羽悠高出一個頭,頭上黑長發披落在肩上,臉上同是俊俏的臉頰,只不過更加成熟一點。少年是羽家中的大少爺羽辰,羽家弟子中最強,劍術早已踏入入微之境,現已半只腳踏入劍術更高層次的天人合一之境,氣修已淬體八重。“哈哈,你們三個都不錯。”老者身披灰色長袍,頭上的頭發已成灰白色了,但臉上卻沒有過多明顯的皮皺紋,頷下半長羊胡子,一手摸著頷須一手背放。微笑的看著正笑聊的三個年輕人,仿佛有種回憶的感覺。老者是羽家分族中資歷最老的人,而且又是在這分族中的一任老族長,羽空華。老者和藹的笑容,看著眼前的三個年輕人,又淡淡的道:“看你們高興的樣,但也別高興的太早了,劍修那是那么容易練成的,何況你們都還有很多欠缺不足的地方。”“啊,爺爺,您又來耍嘴皮子了,快點說,不然就要拉胡子了,呵呵,,”少女羽清那清純艷麗的樣貌,笑的樣子確實可愛又漂亮。“呵呵,你這刁蠻丫頭,”老者淡淡笑道:“你們練劍也練累了,來這邊坐一下,爺爺給你們講劍術。”當講劍術,三個少年眼中立即發亮,迫不及待地跑來到院子中小亭子的石椅坐下,三人圍著老者。“咳咳,你們三個都是劍修練劍的,學的是劍術,悟的是劍法,用的是劍心,唯有用心練劍才能把劍的境界提高,對于悟性越高,練劍法修劍術也就越快,你們三個還不錯,練劍境界都已經到入微之境了。”老者拿起石椅子上的茶杯,細品幾口茶水。三個少年正用心聽著老者所說的話,對于劍術境界可分為基礎,入微,天人合一…“啊?爺爺,我們還不錯?難道還有與我們同齡人還有更加厲害的?”少女羽清有些驚訝,更加不知外面的世界會是怎樣的。“咳咳,你們對于外面的事情還不多了解,等你們出去闖蕩就會知道什么是天外有人,你們現在主要去努力提高自己的實力,而不是在妄想,知道嗎?”老者淡淡說道,眼中帶有嚴肅之意。“嗯,我們知道了,”三人齊聲低聲道,對于外面是很向往,但也知道這個世界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實力弱就是弱者,弱者就會被強者殺戮蠶食。“呵呵,看你們的樣,爺爺知道你們懂事,但也不得不提醒你們。”老者笑著道,知道這三個年輕人也是了解明白,沒有實力就不會有你的立足之地。“爺爺,您剛才說我們三個練劍都已入微之境?我也是?”羽悠有些疑惑,自己學劍修不久時間,對于突破境界沒有什么認定,也不太了解那些。“呵呵,嗯,你們三個都踏入入微之境,剛才看到你們練劍,羽辰早已到,現在就是差點火候就到天人合一了,丫頭,你現在是在入微之境穩固,以后多加修煉。而羽悠,則剛剛踏入劍修入微之境,還沒有穩固下,待會你還得去穩固,不然就會境界掉落,學成必然要熟練,做事要有謹慎。知道了嗎?”老者細心的說道,很是關心著。“爺爺,您說的也是,您之前所說的劍術境界,您已經什么境界?”少女羽清在傍邊問道。聽這么一說,羽悠和羽辰也看向老者,等著回答。“呵呵,你們等到了爺爺這一境界就知道了,”老者笑著手扶頷須,笑著看著眼前的三個年輕人,笑容滿面:“你們三個小屁孩,可別胡思亂想了。”看到三個苦思苦索著。胡思亂想可不利于劍心修煉。“好了,你們雖修劍已有小成,但也不要驕傲,你們劍修還有很多不足地方,就像羽辰,你修煉得最久,也是你們中最大,對劍術也了解得多,你劍修和另一種修煉還是不夠火候,氣修和劍修相結合,更容易修煉自身實力。以后多修氣修。”老者詳細地解說,而所說的劍修只是一種形式上的修煉方式,而氣修則是全身上運用多種方式進行的修煉,并且氣修還需要有那些所謂天地所創造出的奇特靈氣,并把靈氣運于自身修煉,提高自身各方面的實力,氣是一種玄幻奇特物質。“嗯,我知道了,我會更注意氣修”羽辰聽到一番話,也點頭回應。“丫頭,你的劍術學得快,劍的速度也快,但力量還不夠,需重點于氣修和體質兩方面的修煉。而且女子身體弱,需加強體質修煉。”老者接著說起羽清,而所說的體修是對身體強度的鍛煉,身體越強,則體質越好,身體力度越大。“還有羽悠,雖然你劍術劍法與你大哥二姐相差不大,但還是有些不足之處,也就是劍在手,身在腳,這兩點不夠穩固,腳步不定,劍也會不穩,這就讓對手有機可乘一舉打敗你,”老者先看著羽辰羽清,而后又看向羽悠,細說三人的不足之處,三人也是認真聽講,這對于三人的劍修也是有很大幫助。“爺爺,您說的對,當我走步法的時,總是有些定不住下一腳步會是那一邊。那步法學起來還真難學。”羽悠聽到自己不足之處,頓然覺得自己是錯在哪里,而是錯在步法練習上。“嗯,你步法才學幾天,學到定步起劍就已經不錯了,哈哈,”老者笑著道,對于羽悠的悟性,對步法也學得快。在老者想要繼續說的時候,突然在院子門走進一個腳步匆匆的身穿棕色衣服的老者直奔小亭。棕衣老者是羽家中的管家夏華,管理羽家中繁瑣家事,走到小亭外“老爺,家議會議有議,家主想請老爺參議”亭中四人停話。“嗯!等會就去。”老者應下,看向羽悠三人:“就說到這吧!爺爺還有事,等會后再跟你們講,你們三個也不許偷偷去玩,繼續按照我剛才所說的話對著路去做。”老者說完后,就起身離開小亭,走出小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