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2:3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十爭
  4. 01 奪藥

01 奪藥

更新于:2018-03-16 19:20:52 字數:3554

  “呵呵,我聽說,你家有一神藥,效果不凡,我聽后,甚是心動,因此,特來取之,還望你們能夠老老實實的交出來,不要逼我大開殺戒!”

  一公子,身穿白色長袍,手持白色長扇,扇上畫有百名美人,各個婀娜多姿,讓人只看一眼之后,就會流連忘返,不知餐食之味。

  至于這公子長相,若遠看,虎背熊腰,眉清目秀,若近看,身骨瘦弱,樣貌平凡,但若從不遠不近之處觀看,樣貌絕美,不似人間之美,上若九天仙女似,下般黃泉彼岸花。

  公子搖扇冷笑,斜眼瞇視前方眾人,那些人以一老一少為主。

  這群人是此城一霸,因為行事乖張,遇強則軟,遇軟則欺,因此,城中百姓,皆都人前稱王善,背后呼王霸。

  老者,年歲以高,閱歷無數,因此,邊風清云淡的注視著身前公子,同時心平氣和的開口道。

  “貴公子說笑了,我這區區三等家族,怎么可能有神藥呢。可能是某些不入流的家族,想要陷害我等,還望公子明察。”

  見老者話中軟意,公子搖扇一笑,心中甚是不屑,同時冷淡的回應。

  “老王八,廢話,假話,就不要多說了,我若沒有查明一切,又怎會來你這里?所以,你還是乖乖交出神藥,你我便可相安無事,但,你若不交,下場會是如何,我想你心中早已知曉了吧?”

  聽到這話,老者微微皺眉,心中甚是苦悶,但又無可奈何,畢竟,眼前之人,并不是他可以對付的,而且,如果動手的話,自己家族必然會被滅門!

  而那一少,因為歲數不大,自幼又在城中橫行以久,尚來都是別人被他欺,而不是別人頂撞他,如今,卻被人逼到家門口,還不被對方正視,心中更是怒火中燒,雙手緊握,額頭青筋凸起。

  此少剛想破口大罵,好解心中郁悶之時,卻被老者發現,立刻就被老者冷眼怒視。

  身體一顫,驚懼一瞬,然后,低眉順目的看了老者一眼之后,便低下高貴的頭顱,不敢言語目視。

  雙方對站而立,場面寂靜無聲,一屢秋風吹過,吹起數枚枯葉,黃沙滾動,細塵飛揚,氣氛沉重無比,雙方也不言語,靜靜的交鋒著。

  最終,老者無奈的嘆息一次,向身后管家囑咐一聲。

  此管家年歲過了七十,但腿骨甚好,背脊不彎不屈,甚是精神,見老者扭頭,便立刻彎腰,將身體前傾,將耳朵送到老者嘴前,細細的聽完老者囑咐之后,便立刻回應一聲‘是’,然后,后退了幾步,同時微微抬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的公子,接著彎腰退下。

  直至管家離去之后,老者才扭頭看向公子,此時的老者,臉色暗黃,雙目浮出幾屢血絲,咬了咬唇,用著稍微苦澀的聲音,恭敬的道。

  “我已經派遣管家去拿神藥了,還望公子稍等片刻,拿到神藥之后,也不要難為我等。”

  公子聽到此話,立刻冷笑一下,接著用力一合長扇,發出啪嗒一聲清響之后,面帶春風之笑,淡然的回應。

  “我只要神藥,拿到之后,自然不會難為你等,但你也不要給我耍花樣,不然的話,后果是什么,你知道的。”

  聲音淡淡的傳入老者耳中,聲音雖輕,但其中的冷意,更是激起了老者背上的汗毛,因為,老者深知,眼前這位的厲害,想那江湖流傳,不給就殺,殺完再拿,是假屠門,九戶殺十!說的,就是眼前這位公子哥啊!

  就說眼前這位公子手中的扇子,雖然它只是一把扇子,但是,上面的畫,卻不是凡品,而是傳說中畫圣醉酒之后畫的百美圖,等畫圣醒來之后,發現此圖太美,便用特殊的材料,制作了這把扇子。因此,此扇雖然不如神兵利器,但也比尋常寶劍更佳。

  而此扇的擁有者,原本是一位二等家族的繼承者,等族長退位之后,就是他來繼位,可惜,因為他手持此扇,被這公子看到了,然后向他索要,但這繼承者不知此人是誰,因此拒絕了。

  當夜,這二等家族人去樓空,屋內血跡斑斑,但是卻無尸體,而家中財物,更是讓人搬空了!

  許久之后,這公子手中,就有了這把扇子,見此,江湖人就算不說,也都心知肚明了。

  當然,這還算好的了,想那一等家族,曾經本是皇族,但因本朝開國皇帝謀反,被逼隱姓埋名,進入深山,直至不久之后,才出山建門立戶,雖不如當年風光,但家中人才不少,因此,也算是風光無限。

  而這家族之中,有一寶劍,乃是他家祖先開國之后鍛造的絕世之劍,雖然不入十劍之內,但也是難得的極品。

  而這公子前去索要,此家族深知此人本事,因此不想得罪,但又不甘心交出寶劍,便用一假貨來騙他。

  交劍之后,數月,此家族的人削聲隱跡,凡是與這個家族有關聯的家族,或人,哪怕只是認識此家族的下仆,也都不知去向。

  好事之人見此,立刻好奇的探查一番,最終也沒有找到蛛絲馬跡,直至某日,一樵夫在深山中,偶然誤入一地,此地到處都是血跡,但是卻無尸骨,立刻,這樵夫就嚇的跑回城中,報告官府。至此,才被人知曉,再聯系這公子行事做為,深知那些人都以死了!

  許久之后,管家緩緩走來,雙手捧著一朱光寶色的盒子,通體用黃金鍛造,用白銀勾色,玉石鑲嵌其表,瑪瑙輔色,精妙絕倫,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恭敬的雙手捧盒,將其送到老者面前,底下頭顱,沉聲道。

  “老爺,神藥取來了。”

  老者看了看盒子,然后點了點頭,接著取過盒子,將其打開,立刻一股藥香飄起,直至數里之后,才消散無蹤。

  細細的檢查了一遍神藥,直至確認真偽之后,老者才放心合上蓋子,然后拋向公子。雖然,這個動作很不敬,但這也是無可奈何,因為這公子,不喜別人接近,近則殺人,因此,只能拋了。

  公子右手持扇,向身后一背,接著左手向上一探,一抓,左腳登地,身體輕輕一轉,白衣隨身而浮動,猶如神女轉身。

  轉身之后,這公子右手上的扇子不見了,左手移動,改抓為捧,將盒子捧起后,右手才緩緩的打開了盒子的蓋子。

  蓋子緩緩打開,其中神藥,立刻暴露在空氣之中。

  此神藥,與其說是藥,不如說是神丹,而這神丹,并非是人煉制的,而是自然生長。

  其成長,是數種藥物,在生長的過程中,連接在一起,然后在由人工制作的鐵器,將這個連接之處取下,當然,這鐵器在使用之前,是經過高溫加熱的。

  因此,藥物斷口之處會燙傷凝結,不會讓藥效流失,之后在經過精細處理,就形成了神丹!

  至于神丹的功效,占時不表。

  公子看了看神丹,許久之后,皺了皺眉,接著抬頭看了看老者,然后,又隱晦的看了眼那名管家,眼中閃過一絲別有深意的寒光,之后,一語不發,轉身離去!

  老者見公子離去,直至他身影消失之后,才松了一口氣,此時,他的后背已經是一片汗痕了。

  抹去額頭上的汗水,老者抬頭看了看天空,接著才轉身,對著眾人囑咐道。

  “其他人都退下吧!伏兒,你去叫你父親,然后,跟你父親一起來我書房。”

  說完,老者便一馬當先的離開了這里。

  那一少,就是老者口中的伏兒,這一少,聽到老者的囑咐后,立刻點了點頭,然后,跟著老者一起離開了。

  等兩人離去之后,管家便立刻指揮著其他人,一同離去了。

  離去之前,老管家隱約的回頭看了一眼,那公子離去的方向,雙目中含著苦澀和恐懼,并且還帶著一絲堅定!

  許久之后,人去,景還在,但是,誰也沒有看到,那公子原先站著的地面上,正靜靜的躺著一棵褐色的圓珠子。

  當然,不要問我,為什么靜靜會躺在那里,因為,靜靜的名字叫珠子。

  鳳凰閣,古都中的一處靜院,占地不小,也不大,上下三樓,赤柱,紅沙,綠綾羅,樓中美人無數,三五成群,或吟詩,或彈琴,或持筆作畫,又或閑聊房中閨事,喜不勝束,猶如人間仙境,讓人不盡心生渴望。

  而此處,能入者無一不是美女,凡是進入,便無出處,因此,此處又稱鎖凰樓。而這樓中美女,皆乃一人所有,因此,此樓能入的鳳,只有一只。

  而這只鳳,就是讓江湖各個家族,心生恐懼的公子。

  此時,公子手持著盒子,緩步邁入樓內,前腳剛剛步入,立刻就有一女相迎。

  此女來到公子身側,身體微微前傾,輕啟朱唇,用著鶯鳴玉擊一般的聲音,輕聲道。

  “相公。”

  聽到女子的話,公子點了點頭,然后,背對著女子轉身。見此,女子立刻上前,伸出雙手,輕輕的為公子拖下白色長袍。

  拖下長袍之后,女子環抱長袍,后退了三步。

  公子拖下長袍后,立刻活動了一下身子骨,然后,面帶微笑的轉身,將手中的盒子遞給女子,并用溫柔的聲音,柔情的囑咐。

  “這個盒子,你拿去吧。如果喜歡,就拿著,不喜歡,就給姐妹們瞧瞧,誰喜歡,就給誰。”

  看了看公子手中的盒子,女子雙目閃過一縷柔情,輕輕的接過盒子,點頭回應。

  “我知道了。”

  等女子接過盒子之后,公子才緩緩轉身,走了幾步,而女子立刻緊跟公子的腳步。

  公子走了幾步之后,立刻想到了什么,然后,停了下來,轉過身。

  見公子停下,女子也立刻停下,然后疑惑的抬頭看向公子。

  公子轉頭看了看女子,然后抬起頭,看了看木質的天花板,撇了撇嘴道。

  “我被騙了,晚上得出去一趟。”

  看著眼前公子,那小孩子氣的模樣,女子的嘴角,輕輕一翹,然后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見此,公子點了點頭,接著轉過身,往樓上走去。

  一鳳,一樓,群芳譜,一曲,一鳴,鳳求凰。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