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2:2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界傳之月劍
  4. 第3章 守衛之府

第3章 守衛之府

更新于:2018-03-17 11:39:18 字數:3176

字體: 字號:
  第3話:守衛之府

  簡飛問了一串問題后,那人坐在床上似乎努力得在想看看天花板吃力的回答道:“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來了,我就想起了我叫月劍”。

  簡飛聽到后發出了,強大的靈氣,這時簡飛的手上瞬間出現一把劍指著月劍的額頭,露出帶著殺義的眼神說:“不要給我裝,這里是守衛之府,你無緣無故的昏迷在我們的門口,還說什么都想不起來,我殺了你也是正當的,你知道嗎”。

  此時月劍感到一股壓制自己般的氣息,壓制的自己有點喘不過氣,又看著簡飛那兇惡的眼神拿著劍指著自己的額頭。就蜷縮著身體,害怕又恐懼的回答道:“我真得什么都想不起來,我就想起了我叫“月劍”,你放我出去,我求你了”。

  簡飛感覺了一下依然可以感覺到月劍身上的靈力之氣,卻又只是一小股不是很強大的靈力之氣。簡飛看著月劍,提起手中的劍向月劍揮去,只見月劍雙手抱著頭想翻身到另一邊卻因虛弱無力而又倒在了床上,還喊著“救命,不要殺我”。

  簡飛這時停住了劍,收回了那對月劍來說是壓制性的靈氣和劍,轉身向門口走去,邊走邊說:“你給我乖乖的待在這養傷,要是有什么心眼,那你的下場就是剛剛情形的下一幕”。

  簡飛走出了門口,月劍看著簡飛離去,害怕的縮坐在床里面的床角,呆呆的看著這房間,默想到:“我怎么會在這里,為什么我其他都想不起來只記得我自己叫“月劍””。

  簡飛走到了擊出隊的門口,見門是開著的,就走了進去,看見林申正在和另一個人在喝茶,就說道:“天隱大人好,林大人,那人醒了我試了下他,他身上的確有靈力之氣,但不是很強,似乎和我們的靈氣是一樣的,我們是留還是如何處理。”

  “似乎”:林申端著茶慢慢的說道。簡飛回答道:“是的,我也不能確定,到底是不是我們守衛一族的”。

  林申看了看天隱對著天隱說:“天隱,你覺得要怎么辦呢?”

  天隱想了想說:“那就先把他留下來吧,要是三族的等他好了派人送回去,要是被詛咒的三族就直接殺了,要是是我們守衛一族的就讓他留下來學習吧,畢竟放回人類世界,對人類都不好的事”。

  林申放下茶杯想了一會說:“那就按天隱大人的意思先留下來,但也不能放松警惕要多留意下他的舉動,暫時算做你的手下吧”。

  簡飛回答到:“是的,那我就先出去了”。

  “好的”林申回到。

  這時的月劍依然呆呆的縮在床角邊,突然聽到了腳步聲,抬頭一看是自己剛醒來時那個坐在床邊的女孩。

  李曉莫好奇的看了看月劍問道:“你這么害怕干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啊”。

  月劍又底下頭一言不發縮緊自己的身體。李曉莫見那人不說話就放大了點聲音說道:“喂,我可是照顧了你一天多哦,你就這么對待救你的人啊!”。

  月劍又抬起頭看了看那女孩輕聲的說:“月劍”。

  李曉莫笑了笑,繼續笑著說:“越賤,是越賤越好的,越賤嗎?”

  月劍正要點頭,突然又用力又無奈的表情的叫道:“是月亮的月,刀劍的劍”。

  李曉莫笑著說:“開玩笑啦,別這么激動,你可是傷員哦”。

  李曉莫看見月劍又低下頭不說話了好像還是有點害怕的樣子。就繼續說道:“這里的人都是好人哦不會有人傷害你的,你別這么害怕哦,我先回醫療隊報到啦,你好好養傷。

  說完李曉莫正要轉身出去,聽見,“這叫守衛之府?是什么地方,做什么的?”月劍說道。

  第4話——初見戰斗

  經過數日的休養,月劍的傷也好了,這天月劍看著窗外陌生的場景,還是努力得在想著自己以前的事,可是依舊除了想起自己叫“月劍”,其他什么也想不起來。此時月劍看到房間的門被打開,回頭一看是簡飛,就立刻跑回到床上卷縮在那里。

  簡飛進來看到月劍這情景,便說:“你的傷也好了,也休息了那么多天,要不要跟我出去轉轉”。

  月劍一言不發低著頭,簡飛又看了看月劍繼續說到:“你不用這么害怕,你這樣無緣無故的出現在守衛之府,我們又沒真正確認你的身份,我只能用那樣的方法來試探你”。

  月劍見簡飛這樣說就輕聲說到:“我真得不知道,我為什么出現在這里”。

  簡飛看月劍回答,就說到:“你還是跟我出去轉轉吧,這樣天天悶在屋里,有靈力也會遲早廢掉”。說完簡飛轉身朝門口走去。

  月劍看著簡飛得背影,正在猶豫中聽見“還不跟我來”。

  月劍就起身慢慢而又小心的跟在了簡飛得身后,走出房間看著走廊四周的仿佛很古老的雕花和木質結構。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月劍感覺好像跟在簡飛身后走了很久一樣,卻還是沒有看到出口,問又不敢問,只好繼續跟著簡飛走,就這樣繼續走了一會,月劍看見了一個發光的口,就繼續跟著簡飛慢慢的走了出走廊。

  月劍走出走廊后,看見眼前是一片空曠的場地,很多人拿著劍在練劍的樣子,月劍掃視了一下,看見中間很空曠,卻只站著2個人對視著。

  簡飛看著中間對月劍說:“正好吳傲和鋼錫要切磋下,你看下擁有靈力人的戰斗是怎么樣的”。

  月劍看了下簡飛,發現周圍的人都再看他,月劍覺的很不自然,但又沒有其他辦法,就當做什么都沒看到,兩眼直盯著中間的那兩個人了。

  “開始”有人喊道。

  吳傲手中迅速的化出劍,沖向鋼錫,一躍而起,劈向錫鋼。

  錫鋼用劍一擋,然后一個小后空翻,一只手撐了下地面,落地左腳踢蹬,飛向了吳傲,也用劍斬了下去,兩人的劍交叉在了一起,僵持會小會后,兩人都將自己彈開,吳傲將自己跳起在半空中喊道“劍氣斬”,吳傲在空中揮舞著劍,劍所揮舞的軌跡瞬間形成,一道道月形的攻擊波,直沖向鋼錫。

  鋼錫敏捷的閃跳加空翻躲開了吳傲的“劍氣斬”后,也將自己一躍而起“巨斬”鋼錫的劍瞬間變成了一把巨大的劍,劈向吳傲。吳傲一個健步往左邊一撤,躲開鋼錫的攻擊往后微微一靠又沖向鋼錫,劍值插而去,鋼錫用劍一揮擋掉了吳傲的攻擊,兩人同時都落地站住。

  此時月劍聚精會神的看著兩人的戰斗,而簡飛已經站在了月劍的身后去感知月劍的靈力,而月劍卻絲毫不知簡飛得行為。雖然有比前幾天強烈了一點,卻和自己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簡飛感覺到。

  簡飛默想:“果然是和我們一樣的靈力之氣,不是三族的氣息,那到底有沒有潛力呢?”

  廣場中央,鋼錫又向吳傲沖了來“多重斬擊”鋼錫用劍向吳傲的方向一劈,瞬間數把巨大的劍接二連三的向吳傲飛來。

  吳傲發動“劍氣斬”雖然抵掉了前面幾把劍,卻還有2把向吳傲飛來,吳傲只好往右一跳,然后接著繼續往右倒地幾個滾身,總算是躲掉了鋼錫的進攻。然后迅速的站起,雙手握劍,衣服和頭發都飄動了起來,身后出現了2道激光柱“激殺”吳傲用劍一揮,兩道激光柱一樣的東西,直沖向鋼錫。鋼錫用力一跳至半空,可那2道激光還是極速的跟著鋼錫的方向直沖而來,錫鋼發動“多重斬擊”劈向激光。兩股靈氣撞倒一起發出巨大的爆炸聲和沖擊力,使得周圍的人的衣服都飄動了一下。

  鋼錫在半空中直接沖向吳傲“化劍”,錫鋼的身邊出現數十把劍隨著鋼錫的身體一起沖向了吳傲。

  此時的吳傲根本沒時間反應,只能雙手緊緊的握住劍做出防御的姿勢站在那里。就在這突然聽到有人喊“停”。錫鋼立即停住往后一跳,收回了劍,身邊的劍也瞬間消失。而吳傲也睜開眼睛,而后就癱坐在了地上。這時天隱突然出現在了兩人中間說:“好了今天的切磋就到這里吧”。

  然后轉過頭看了下吳傲笑了笑后又很正式的說:“小子你很不錯哦”。

  吳傲起身用貌似很冷傲的語氣回了句:“謝謝,天大人”。后就轉身徑直的離開了廣場。

  而鋼錫也慢慢的走向了廣場的邊上坐那休息了,天隱看了下吳傲的身影,笑了一下,又消失在了,廣場中央。

  “戰斗看完了,走,我帶你繼續轉下吧”簡飛說。

  月劍一下子反應不過來,驚了一下,回頭一看簡飛已經在朝另一個方向走了,看看周圍的人還是有在看自己的,就小跑的朝簡飛那跑去,低著頭又跟在了簡飛后面,走進了另一個走廊,而此時月劍的心中卻有一大串的問題想問簡飛。

  李曉莫笑了笑說:“你要是能留下來就知道,守衛之府是什么地方,做什么的了”。說完李小莫就慢跑出了房間。

  而月劍也將自己躺在了床上心理想著李曉莫最后那就話。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