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5:5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嶺異界
  4. 第一章 遭遇車禍

第一章 遭遇車禍

更新于:2018-03-17 11:13:37 字數:2762

字體: 字號:
  張堅,一個平凡的大學畢業生,因為從小喜歡看武俠小說而養成了一個喜歡收藏各種武功秘籍的習慣,在他的收藏里諸如《易筋經》,《降龍十八掌》,《梯云縱》之類的中華武學都有,他總是幻想著有一天自己學會而成為一代大俠,笑傲紅塵,結果不知道是走運還是倒霉,因為一次車禍而靈魂穿越到異界一個被家族遺棄的廢物身上,從此,廢物不鳴則已,一鳴則驚人。

  “堅哥,堅哥,趕緊下來,在不走就趕不上同學聚會了”。清晨,張堅還在睡夢中就聽到自己大學的好兄弟柴強在下邊叫喊。睜開眼一看“呀!都九點多了,差點睡過頭,用最短的時間洗漱了一下,換了身新衣服,【其實也是舊衣服,只不過比較干凈】跑到樓下看見柴強走過去道;“強子,謝謝你啊!要不是你叫,我都睡過頭忘記今天是同學聚會了,趕緊走吧!”可是只見柴強卻站在原地激動道:“堅哥,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咱們兄弟還說謝謝,上大學那會,要不你幫我,我就會被那些人欺負,從那以后我一直當你我兄弟,難道你不當我是你兄弟?”張堅頓時心里一陣感動,覺得眼睛有什么東西在打轉,看著柴強道:“強子,你別說了,你是我這一輩子最好的兄弟,好了,別婆婆媽媽的,趕緊走吧!”“呵呵,柴強一陣傻笑,覺得聽堅哥這么一說,心里暖暖的。

  當兩人來到酒店時看見所有的人都到齊了,張堅四下望了望道:“強子,咱隨便找個位坐下來吧!”剛說完就聽道有人喊“張堅”。聽著這聲音張堅心里頓時一陣緊張,“是她”轉過身來一看,果然是班長劉婷,同時也是自己學校的校花,自己暗戀了三年的人。不過張堅還是笑著道:“是你呀劉婷,好久不見現在過的怎么樣了?”劉婷道:“還好吧!你呢?現在應該處對象了吧?咯咯”“我哪有啊!現在還是單身”。兩人又聊了會大學時候的事時,走過來一個帥氣的男孩,只見劉婷臉上頓時露出笑容對著男孩道:“你來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時我同學張堅,這是柴強”。“哦,對了,這是我男朋友郭建麟”。張堅瞬間呆住了,心里一個聲音喊道“她有男朋友了,她竟然有男朋友了”。這時柴強見張堅臉色發白,心里一急喊道“堅哥你怎么了”?張堅被驚過來露出一絲苦笑道:“我沒事,呵呵,咱們去和其他同學聊會吧?不打擾他們小兩口了”。對劉婷道一聲抱歉就和柴強走道一個無人的角落坐了下來,看著遠處劉婷幸福的樣子,張堅心里充滿了苦澀,拿起一杯酒一口喝個干凈對柴強道“強子,倒酒”。作為張堅的兄弟,柴強也知道張堅暗戀劉婷的事,看著張堅這樣痛苦,自己確無能為力,柴強心里一陣難受,只能道“堅哥,我陪你喝,喝醉了就什么都忘記了,在說古人道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一個比劉婷更好的女孩的”。聽著強子的話,張堅的的眼淚頓時流了下來。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其實只是未到傷心出罷了。兄弟倆就那樣坐在那無人的角落默默的喝酒,默默的流淚,又有誰人知道這里有一個傷心人呢?

  午夜時分,聚會散了,人走光了的時候,柴強扶著張堅才走出了酒店的大門。“強子,你說人活著為什么這么累這么痛苦呢?哈哈......我愛你你卻愛著他...........”只見張堅喝的醉洶洶的眼里含著淚道。“呵呵,堅哥,我不知道人活著為什么這么累這么痛苦,我只知道你為了這么個女人不值得,另外人如果沒了七情六欲那還叫人嗎?”聽著柴強這簡單卻包含大道理的話,張堅清醒了很多道:“是啊,強子,你說的有道理,呵呵,枉你叫我哥,可我看的還沒你通透,行了,你喝醉了趕緊回家吧”。“那好,堅哥我先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吧,別傷心了,為了那個女人不值得”。看著柴強上了出租車走遠了,張堅才回過神來,看著靜幽幽的街上,張堅心里有了靜靜走一走的想法。

  甩了甩昏沉沉的頭,張堅沿著大街默默的走著,想著過去暗戀劉婷的種種事情,張堅心里道:“是啊!為了這個女人不值得,是應該忘記了,呵呵,該忘記了啊!眼里默默的流著淚慢慢的走著”。可是張堅卻沒有注意到一輛貨車疾馳的向他沖了過來,張堅最后只看見一陣刺眼的燈光就失去了知覺。

  強子今晚喝多了,回到家覺得頭有點疼,剛躺下沒多久就被電話聲吵醒了,拿過電話來一看是堅哥他爸打過來的剛接起電話里邊就聽到張撥付著急的聲音傳了過來:“強子,你不是和張堅在一塊嗎?你們現在在哪呢?怎么這么晚了還不回家呀?你告訴他趕緊回來吧”。柴強頓時驚住了,心道“堅哥到現在還沒回去該不會是出了什么事吧?”“我現在在家呢,我們出來后我就跟堅哥分開了,他說讓我先回,我就就回來了,伯父您別著急啊!我現在就出去找找”。掛了電話柴強胡亂拿了件外套就急急忙忙跑到樓下叫了輛出租車來到跟張堅分開的地方,看著寂靜漆黑的大街,柴強就充滿了著急,眼里含著淚花心道:“堅哥你可千萬別出事啊!你要出事了我怎么對得起伯父伯母”。沿著大街柴強仔細的尋找著張堅的身影,忽然,柴強楞在了原地,在這一刻柴強只覺的天都塌了下來,眼里滿是不相信,只見他的前方,張堅躺在血泊中一動不動,眼淚慢慢得滑了下來,這一刻男兒也到了傷心處。柴強慢慢的向前走去,他的身影看起來蒼老了很多,走到軀體跟前,柴強慢慢地蹲了下來,慢慢地把手探過去,這一刻時間靜止了,這一刻世界變了......見到的只是一個男兒無聲的哭泣,好半天,柴強嘶啞的聲音才傳了出來:“堅哥,走我帶你回家”。慢慢的抱起已經冰冷的身軀邁著闌珊的步伐柴強默默的向前走去。

  張永年現在心里充滿了著急和擔心,在屋里走來走去,妻子王琴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可是張永年卻知道妻子心里同樣充滿了擔心,正準備勸說妻子別太擔心時,張永年聽到了敲門聲,和妻子對視一眼張永年慢慢的打開了門,看到的卻是柴強眼睛含淚抱著兒子跪在門口,“伯父,我對不起您,我沒能照顧好堅哥,伯父您打我罵我吧!嗚嗚......我對不起您啊!”張永年跟妻子王琴的心都碎了,慢慢的從柴強手里接過兒子,看著他蒼白的面孔,張永年道:“兒子,你怎么能扔下爸媽先走呢?你讓爸和你媽怎么活呀?”在這一刻這位慈父慈母終于哭了出來,哭的那么心酸,悲痛,訴說著失去兒子的痛苦,這時王琴因為悲傷過度卻暈了過去,柴強趕緊過去一把抱住王琴,把他扶到床上,然后看著張父抱著兒子在那哭著心里道:“堅哥啊!你看見沒?你爸媽是有多么的傷心啊!你怎么就這樣扔下伯父伯母走了?難道你就這么狠心,伯母都為了你哭暈了過去,呵呵,其實都怪我,你說是嗎堅哥?是我沒照顧好你,明知道你傷心喝多了還把你獨自一個人扔那,你才會出事,我要是不和你分開你就不會出事了,堅哥,我對不起你,我知道你一定放心不下伯父伯母,你放心,從今天起他們二老就是我的爸媽了,我替你照顧他們,堅哥你說的對,人活著為什么總是這么痛苦呢?呵呵,我現在懂了,堅哥你一路走好,兄弟會惦記你的”。這一夜張家就在悲傷中度了過去。

  張堅就這樣走了,默默的走了,他的葬禮很簡單,就來了幾個親朋好友,正如張堅這個人一樣平凡,沒留下一絲痕跡。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