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3:2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重生之校花貼身
  4. 0001 重返七年前

0001 重返七年前

更新于:2018-03-15 19:14:53 字數:2199

  “耗子,別睡了,給你帶吃的回來了。”

  “恩……”陳浩砸吧砸吧留著口水的嘴,沒有爬起來,迷糊道:“什么好吃的啊”

  “能有什么啊,每天不都是這夾肉餅……你,你怎么了?”

  盛晨陽看著本來半睡半醒的陳浩,像被電擊了似得爬起身來如同見了鬼一樣的看著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陽子?你,你,你是盛晨陽?”陳浩咽了咽口水,語氣有些驚魂不定。

  盛晨陽明明是自己上中專時候的室友,同學兩年,實習一年,除了經常打電話或者在球球里扯扯淡都快四年沒見面了。

  現在怎么突然在自己面前出現了,而且還是那么白白凈凈的臉,一點胡子都沒有長出來,果然沒有愧對于他小白臉的稱號。

  “臥槽,耗子,你丫睡迷糊了吧,我當然是陽子了。”

  盛晨陽看著陳浩那像看外星人似得眼神有些惱怒,不過看這家伙不像是裝的,還是走上前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是有點熱,不過剛睡醒都這樣,也沒發燒啊,這小子怎么說胡話呢。”盛晨陽嘀咕道。

  陳浩沒有去管盛晨陽,記得之前自己正在租房里寫小說,外面的傾盆大雨已經下了一整天,晚上的時候,突然一陣震耳欲聾的雷聲響起,然后就被電腦給電的失去了知覺。

  起身打量這里的環境,熟悉的六個上下鋪,熟悉的空調。

  來到陽臺上,熟悉的衛生間,熟悉的洗手臺。

  再看看亮著路燈的樓下,熟悉的乒乓球石臺,遠處熟悉的操場上,有點熟悉的同學……

  自己這是被電回了中專?重生了?或者說穿越了?

  “耗子,耗子,你到底怎么了,你是,你是開玩笑的對不對?你就別嚇唬兄弟了。”

  盛晨陽見陳浩的動作神態像是丟了魂一樣的,開始有點擔心了,這不會是用腦過度導致了幻覺吧,想著這家伙從國慶來了之后就迷上了寫小說,暗暗點點頭,很有可能。

  轉頭看看陳浩的筆記本電腦,正是關機狀態,還好,沒有拼命的碼字。

  自己剛才是睡醒的,也說不定之后那幾年是在做夢?還是先不想了,陽子都快把自己當成神經病了。

  這樣想著,陳浩用手使勁兒搓搓面部,使自己看起來正常一點,露出一個微笑,這才轉回身說道:

  “我沒事兒,陽子,剛才做了一個噩夢,一下子沒緩過勁兒來,你別擔心。”

  “真的沒事兒?”盛晨陽小心翼翼問道,盯著陳浩直看了一會兒,確定陳浩恢復了正常,這才呼了口氣。

  握拳錘了陳浩胸膛一下,笑罵道:“你丫剛才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想小說劇情想傻了呢,以后可別那么用功了,明明不是那塊兒料,還是多跟兄弟們去玩玩地下來得實在。”

  陳浩初中的時候沒有認真學習,后來在本市上了一個專業院校,學的專業是計算機動漫。

  而他寫小說就是從中專看小說開始的,在看了幾部都市經典裝B文后,覺得寫成這樣根本不需要什么好的文采,自己也能寫。

  又因為專業的原因,家里給他買了臺筆記本電腦,所以,這倒正好,被他拿來當寫小說的工具了。

  不過以他的腦子,劇情倒是一想一大堆,但寫出來就不是那回事兒了,平平淡淡的一點味道都沒有,根本就沒人看,這還是在幾年后才有所好轉的。

  被錘了一下,陳浩沒有在意,他知道這是以前兄弟們親昵的方式,他也帶點生疏的錘了一下盛晨陽,笑了笑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停留,而是裝作不經意的問道:

  “怎么就你一個人回來了,他們呢,還在機房?”

  陳浩不敢說名字,只能用他們來代替,他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究竟來到了哪年哪月,不知道其余五個室友全到齊了沒有,但卻知道他們玩的游戲是什么。

  在他中專時期最流行、最火的游戲就是地下城,而且那時候還有著各種的外掛,一鍵秒屏、傷害值乘10倍20倍等等,雖然有著被封號的風險,但他們還是玩的樂此不疲。

  “廢話,每天不都是這樣,要不是你沒吃飯,我現在估計已經33級了,算了,你快吃吧,我去洗腳了。”盛晨陽抱怨完,轉身去床下拿臉盆了。

  陳浩知道他只是抱怨一下,以后還是會繼續給自己帶的,也沒有在意,而是隨口說道:

  “還是少玩點游戲的好,那玩意兒容易上癮。”說完拿起電腦旁邊的夾肉餅坐在凳子上吃了起來。

  一個長方形的餅中間夾著一片雞排和幾片生菜葉,很懷念的味道。

  “……”盛晨陽搖搖頭沒有理陳浩,心里卻是覺得這家伙今天有點怪怪的,確切的說是從剛才開始,難道真是剛才的噩夢影響的?也沒有過多在意,拿著臉盆就去了陽臺。

  看著盛晨陽出去,陳浩趕緊開始找手機,剛才習慣性的摸了摸口袋,可是里面除了六十多塊錢外什么都沒有,又站起身來,在床鋪上尋找,最后在枕頭底下找了出來。

  小巧的諾基亞6300,用慣了智能機的陳浩,現在用這老式鍵盤手機有點生疏,記得以前在上課的時候發短信,連看都不帶看的。

  跟著提示把鍵盤鎖打開,翻開日歷看了眼,一愣:“09年10月16號?那不是整整倒退了七年?”

  陳浩想著被電擊前的日期是16年10月16號。

  “那現在自己應該就是16歲(15周歲),除去國慶節假期,來到這個學校的時間才一個月出頭。”陳浩腦子飛快的計算,嘴里一邊嘀咕著。

  “你說什么,什么一個月出頭?”盛晨陽一邊脫掉襪子把腳伸進盆里,一邊看著陳浩奇怪道。

  盛晨陽的聲音把陳浩的思緒拉了回來,一愣:“啊?……哦,我是說咱們一轉眼的時間已經認識快兩個月了,時間過的可真快。”

  “你這家伙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盡說些胡話,真沒事兒吧,要不我去校醫那里給你找個體溫計回來量量體溫?”盛晨陽擔心道。

  “不用不用,我真沒事兒,我就是感慨一下,嘿嘿,感慨一下,我也去打水洗腳。”陳浩干笑了幾聲拿上臉盆就遁走了。

  “真是奇了個怪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