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0:5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未知恐怖
  4. 第三章 小胖

第三章 小胖

更新于:2018-03-17 08:55:56 字數:3216

  劉翼一邊悠閑的啃著西瓜,一邊時不時的伸腳踢一下的吱吱尖叫的老鼠,讓它保持著蕩來蕩去的姿態。

  哎,還是鄉下好啊,無聊的時候都有老鼠自動跑出來給你解悶兒。

  劉翼啃完西瓜,心情大好,他丟掉瓜皮,指著吱吱亂叫的老鼠罵道:“你個該死的胖子,現在知道哥的厲害了吧,讓你偷哥瓜,讓你嚇哥,本該給你處以極刑,念你初犯,這次就饒了你了,趕緊跪地謝恩吧...”

  然而老鼠顯然并沒聽懂劉翼的鳥語,一個勁的吱吱亂叫,劉翼也覺得無趣,就控制著瓜藤松開了老鼠。

  老鼠在地上呆了下,暈頭轉向的轉了幾圈,對于重獲的自由有點難以置信,不過它很快反應過來,嗖的一下跑沒了。

  “回去警告你那些鼠兄鼠弟,再偷哥瓜被哥碰上,就吊你們一天一夜”,劉翼不甘心的在后面喊道。

  哎,本來想弄死這該死的胖子的,不過算了,怎么說,自己也是曾經想要成為意氣萬千,超越普通人的超級英雄,怎么能跟一只耗子計較,太掉份了,估計這次嚇得它就再不敢來了吧,哈哈哈...

  收了棍子,接著回棚子里坐下,“看來自己這能力還是有點用的么,可惜啊,就是威力太小了,要是有什么天才地寶吃了之后立馬爆發小宇宙,隨隨便便大手一揮,漫天的流星火雨,還怕什么切片啊罐子的什么的,估計都能把別人給嚇死了,哎”,劉翼一本正經的胡思亂想著。

  沙沙沙...

  正意淫著,又是一陣聲響傳過來,果斷不能忍,劉翼提起棍子就奔了過去,撥開葉子,一只肥大的黑老鼠正啃著西瓜。

  “呔,住口,你個死胖子,居然還敢來偷哥的瓜!看來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劉翼感覺自己快燃起來了,這大不要臉的死老鼠,居然這么沒記性,掄起棍子就要砸過去。翼哥很生氣,后果很嚴重,這次怎么說也一定要給它留下點不可磨滅的記憶。

  老鼠聽見聲音,嚇了一跳,抬頭看見又是劉翼這個大魔王,想起剛剛被掛在半空晃來晃去的一幕,這年頭,填飽個肚子容易么,老鼠都有點欲哭無淚了,如果它懂這個成語的意思的話,現在又撞上劉翼這魔頭,跑又不敢跑,并且肯定跑不掉,對拼又沒指望。

  呆了半天,胖耗子松開啃了一半的瓜,吱吱的叫著爬到劉翼腳旁邊,蹭著他的褲腿,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我擦,劉翼嚇得整個人往后跳了一步,“**還是老鼠么,猴子請來的老鼠精吧?”

  “算了算了,這次真真最后一次了,別再來偷瓜了”,看了看可憐巴巴的老鼠,劉翼還真不好意思在和一只老鼠計較,他決定再發揚一次風格,放這只老鼠一條生路。他控制著老鼠,走到瓜地外面,把它丟了出去。

  “希望不是見鬼了!”

  在瓜地巡視了幾圈,爺爺帶著飯盒來了。

  “爺爺,午飯是不是王奶奶做的啊”,劉翼嬉笑著。

  “吃飯就吃飯,哪那么多廢話”,爺爺難得的老臉一紅,別過頭,看周圍的野花上的蝴蝶,今年夏天的蝴蝶真多呀。

  劉翼也不敢再笑爺爺,一聲不吭的扒著飯盒里的飯。

  “我下午去鎮上一趟買點東西,你先在瓜地呆著,我要回來晚了你就去你王奶奶家吃飯”,爺爺終于把視線從蝴蝶上轉了過來,對劉翼說道。

  本來想著下午找找兒時的小伙伴一起出去玩呢,哎,只能明天再去玩了,劉翼有些無奈的點著頭。

  吃過飯,爺爺帶著空飯盒回去了,又剩下劉翼一個人。

  劉翼繞著地頭轉了一圈又一圈,看看野花,再看看蝴蝶,哎,好無聊啊,他開始懷念上午的那只肥耗子了,雖然可恨,但是能解悶啊。算了,練習練習能力吧,希望某一天能意氣萬千,放出流星火雨的超級大招,看誰敢把我拉去泡灌切片。

  經過不斷的摸索,劉翼發現了兩種聯系方式,一種是控制物體重量極限的練習,可以提升能力,另一種是技巧性的練習,用來提升控制力。控制物體重量這個好說,隨著劉翼的練習,他能控制的物體的重量也越來越大,另一種技巧性的練習,就像上午控制蝴蝶動作和控制繩子自動把老鼠綁起來一樣,練習很麻煩,不過,劉翼不敢嫌棄麻煩,兩種練習都很必要,能力大了自不必說,肯定用處大大的,控制力提升了也不必說,不用擔心某天突然冒出嚇壞身邊的人。

  吱吱吱,一陣叫聲打斷了集中精力的劉翼,他有點興奮又有點惱怒,生氣的是那只肥老鼠居然又來了!高興的是那只肥老鼠居然又來了。正無聊啊,有事情消磨時光總比干坐著強啊。不過,呆會一定要給這只肥耗子留下點不可磨滅的記憶,讓它知道哥的厲害,想想都有點小激動啊。

  “呔,死胖子,看哥厲害”,劉翼興奮地控制著一根西瓜藤跑了過去,然而,眼前的情況卻有點出乎意料。

  老鼠蹭到劉翼腳邊,把嘴里叼的一根小枝放下,趴在地上看著劉翼,吱吱的討好般叫了兩聲。

  這...這尼瑪打開方式不對啊!劉翼覺的自己整個人都驚呆了,他低頭看了看那根小樹枝,帶著兩片火紅的葉子,每片葉子根部掛著一顆小小的灰色的果實。他看看老鼠再看看果實,感覺有點迷茫,不會打不過自己要給自己下毒吧?這灰灰的顏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啊,想扔掉又有點糾結,畢竟活了這么大,這種情況可是第一次見啊,萬一是什么傳說中的天才地寶呢,吃掉之后爆發小宇宙橫掃一切!只是,這難看的顏色,這猥瑣的老鼠,吃掉么,又覺得有點不放心,萬一有毒呢?

  糾結了半天,劉翼摘下一顆灰色果實放到老鼠面前,老鼠不解的抬頭看了看劉翼,不過很快又低下頭,把灰色的果子吞了下去,然后,仰躺在地上,一副舒服的姿態。

  他媽的,人死鳥朝上。劉翼終于下定了決心,一把揪下剩下的那顆果子丟到嘴里。大不了整顆的吞下,發現不對了再吐出來。

  看見劉翼吞了果子,老鼠高興的吱吱叫了兩聲,轉身跑到瓜田里啃西瓜去了。

  這邊劉翼正把精力都集中在身體里的果實上,小心翼翼,不敢馬虎,他感覺到果實被吞進身體后,就化為液態物然后消散在身體里了。在他一片緊張的情緒中,一陣舒爽的感覺從肚子里升起,然后流向身體各處,這感覺,真是,真是倍兒爽。舒爽來得快,消失得也快,劉翼剛剛沉浸其中,這種倍兒爽的感覺就消失了,但劉翼還是感覺到了身體的一點點變化,不是特別明顯,但是在他靈敏的感覺下,身體好像,更強健了。

  好東西啊,劉翼興奮了,想想剛才喂給老鼠的那一顆,哎,真是浪費啊,浪費啊。他低頭看了看,不見了老鼠,只有一陣沙沙沙的咀嚼聲,他狂奔過去,晃動著著小樹枝,興奮的叫到道:“還有木有了,趕緊都交出來!”

  老鼠嚇得一呆,這魔鬼怎么這樣,收了自己的東西還不給顆瓜吃。

  劉翼看著呆住的老鼠,使勁的晃動著手里的枝條,另一只手比劃著過時的形狀。

  老鼠呆了半晌,終于放棄了啃了幾口的西瓜,往瓜田外面跑去。劉翼見狀,把棍子一丟,趕緊追過去。

  追了好一會兒,來到村口小河邊。

  河水都干涸了,底部長著密密的雜草,劉翼跟著老鼠來到河堤邊側的一棵歪倒的樹旁邊,書上有個木瘤,木瘤上生長著兩株小小的植物,一株已經枯死了,另一株也半枯了,不過依然頑強的生長著,三片火紅的葉子,葉子下面小小的灰色果實,枝條上還有幾個小小的牙印。

  擦擦,暴殄天珍啊,劉翼怒視著老鼠:“從今天起,這些果子就是哥的!”

  “吱吱吱...”

  “抗議也沒用,從今天起,不光這些果子,連你也是哥的”,劉翼覺得自己快瘋了,老鼠都會跟自己討價還價了。

  不過這些果子的對身體的好處可是大大的,看看這超出平常三倍大的老鼠就知道了,估計對大腦也有好處,這只老鼠貌似智商不低呀,留著當個跑腿的寵物也好。劉翼從兜里掏出小刀,把整個木瘤都挖了下來,帶著小小的植株,連枯死的那株也沒放過,牢牢地抱在懷里。

  “吱吱吱...”

  劉翼目光從果實上收了回來,擦擦口水,眼睛發綠的轉向這只胖老鼠。

  看著劉翼綠油油的的目光,老鼠感覺全身都有點發愣,它不敢再叫,趴在地上有些發抖。

  “從今天起,你也是哥的了,哥現在正式給你賜名:小胖”

  劉翼感覺自己現在簡直意氣萬千,這老鼠也不錯,雖然養只老鼠當寵物看著有些腦殘,不過,和那些果子相比,一切都不值一提啊。

  “吱吱吱..”

  “叫什么叫,叫破喉嚨也沒其他老鼠來救你的,抗議也沒用,就這么定了!”

  “吱吱...”

  “哥告訴你,跟哥混,別說一個西瓜,就是兩個西瓜,也大大滴有!”

  “吱...”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