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1:0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在日本的妖孽生活
  4. 第一章 被一腳踹到日本去了

第一章 被一腳踹到日本去了

更新于:2018-03-18 14:53:41 字數:3431

  時值元旦,城市里到處都是人山人海。

  陽城碧園小區六樓,客廳里,一家人正在開著一場嚴肅的家庭會議。

  “阿誠,老爸知道你很喜歡看動漫,那么現在擺在你面前就有一個最好的機會,一句話,就問你想不想去日本?”張爸很認真的對著坐在他們夫妻兩對面沙發上的張佑誠問道,話語中,還有一絲引誘的味道。

  “不想去!”

  張佑誠很是干脆的拒絕道,不過張佑誠這樣的態度似乎在張爸的預料之中。

  “阿誠呀,日本挺好的,異國他鄉去留學,多好的機會呀!”一邊張媽也跟著勸道。

  “沒意思!不去!”張佑誠直接躺倒在沙發上,一副聽不進去的樣子。

  “臭小子!你到底去不去?”

  這時候,張佑誠的老爸突然就換了口氣,變得嚴肅起來。

  “打死都不去!”

  張佑誠一副軟硬不吃的樣子,干脆就捂上自己耳朵。

  夫妻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不知道該怎么辦,但很快他們兩個就像是達成了共識一般。

  “阿誠,其實你老爸也挺舍不得讓你去日本,在你老爸年輕的時候,你大伯曾經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過我,現在他要去北海道出差兩年,家里頭那棟小洋樓里一個漂亮的美少女還有一個美艷的少婦沒人照顧……”

  張佑誠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阿誠呀,乘著自己年輕的時候就應該多出去走走,經常宅在家里打英雄聯盟有啥意思,你大伯已經幫你安排好了,到時他會把你送到一所女子高中去就讀。那樣一所陰盛陽衰的學校你肯定會非常喜歡的。”

  一邊,張佑誠的母親也跟著耐心的說道。

  張佑誠坐直了身體。

  “你們讓我好好考慮考慮!”

  張佑誠捂著頭,一副痛苦的思考狀。

  三秒鐘之后。

  “好吧!我去!”

  ……

  三個月后,陽城機場。

  “阿誠,去那邊不要惦記我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如果你要是去泡日本妞,你老爸可以當做不知道。”張爸拍著自己兒子的肩膀很是豪爽的說道。

  張佑誠給自己老爸翻了個白眼。

  “不就是想把我一腳踹到日本,然后家里頭就剩你們兩個,想干嘛就干嘛。”

  聽到這話,剛剛還帶有著別離情緒的張爸,突然高興的大笑起來。

  “不愧是我的好兒子,真聰明!”

  ……

  日本,東京都。

  世田谷區是東京有名的富人居住地,在這里,別墅眾多,當然,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才讓這附近顯得比別的地方更加的寧靜。

  張佑誠拖著行李箱,佇立在一棟小洋樓的前面,他那白皙的臉蛋還顯得有些稚嫩,抬頭看了看這小洋樓的門牌號。

  “就是這里了!”

  隨后,張佑誠便慢慢的向這棟小洋樓走去。

  “咚咚咚!”

  走到門前的時候,張佑誠敲了敲門。

  沒多久,門開了。

  “打擾了!”

  張佑誠非常友好的鞠了一躬,他本是一個來自天朝的人,但對于日本的這些禮儀他還是有所了解的。

  “你是?”

  開門的是一個長著異常漂亮的美少女,看到她,張佑誠頓時心情愉快了不少,真人,比照片里更好看啊。

  張佑誠抬起頭,露出陽光的微笑。

  “我的中文名叫張佑誠,請多指教。”張佑誠回答的很是客氣。

  “你就是張佑誠?”

  張佑誠有些愣愣的點點頭,聽她的語氣,似乎情況有點不對勁啊,他發現少女,似乎有點不友好。

  不!是特別的不友好!

  “我家不歡迎你,走吧!”鈴木美奈說著,就要關門。

  張佑誠傻眼了。

  “美奈,不得無禮!”

  很快,又有一個人走了過來,是一個中年少婦,頭發有致的盤著,面條的身材再加上那少婦的氣質,讓她的美一點不輸眼前的美少女。

  也正是她的一聲呵斥,這才讓眼前的美少女停止了關門的動作。

  “噢,原來是佑誠君來了啊,請進吧!”中年少婦很友好的對著張佑誠說道。

  “打擾了!”

  張佑誠友好的回了一聲,眼前的少女,還在憤怒的瞪著張佑誠,自己的父親為什么要讓這個來自天朝的家伙進自己的家。

  鈴木美奈眼睛就這樣直直的看著張佑誠從她身邊,換上一雙拖鞋,邁著輕輕的步伐,走進了屋子,張佑誠送上了自己的一點小小的見面禮,然后,便是在鈴木惠子的招呼下,盤腿坐下了。

  “美奈,佑誠君是來自中國的朋友,他是來這里讀高中的,以后就住在我們家了,你要跟他好好相處,不得無禮。”

  鈴木惠子對著他的女兒說道。

  “哦!”

  鈴木美奈雖然是有了表示,但是看她表情,明顯是有些不樂意。

  鈴木美奈內心里,就對這個的小白臉沒什么好感,在之前,聽說家里有一個來自天朝的家伙要長期住在自己家的時候,鈴木美奈就已經是非常的排斥了,只是迫于父親的威嚴,她才不得不回應了一聲。

  “請多關照。”張佑誠對著鈴木美奈點點頭說道。

  來,尊貴的客人,請喝杯茶吧。”

  這時候,鈴木惠子給張佑誠遞上了一杯茶。

  “謝謝。”

  鈴木惠子對于這個來自中國的少年,印象卻是非常的不錯,張佑誠從一開始就是彬彬有禮,而且,還非常的熟悉日本的禮儀文化。

  鈴木美奈卻對張佑誠非常的不感冒,甚至是有點排斥。

  張佑誠依舊還是那一副人獸無欺的表情,臉上,一直帶著淡淡的笑容,看上去,非常的溫和,可他這樣的舉動,在鈴木美奈看來,卻是一副偽君子的表現。

  享受了一頓美味的午餐之后,張佑誠在鈴木惠子的友好安排下,開始在這個平凡的家庭安頓下來。

  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并沒有人再過來打擾他,住在這樣一間傳統的日本屋子里,還真是讓張佑誠感到非常的新鮮。

  放置好自己的東西之后,張佑誠很快,就被鈴木惠子告知,要去學校報到,新學期很快就開學了。

  原本要是張佑誠早點來日本的話,這件事情就不用這么著急,不過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了,當然,帶著張佑誠去學校報道的這件事,就交給美奈了。

  “請多關照。”

  張佑誠得知這個消息之后,也只能是無奈的答應了。

  鈴木美奈,突然卻是高興了起來,只是那笑容,多少有些怪異。

  帶著張佑誠,兩人走到了大街上,等待著電車的到來。

  “張佑誠同學,請問你熟悉日文嗎,熟悉我們這個地方嗎?”鈴木美奈突然對著張佑誠問道。

  張佑誠有些木訥的看著鈴木美奈,這個少女,態度好像是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不熟悉。”

  張佑誠很老實的回答道,他的確是非常不熟悉東京。

  得知這么一個回答,鈴木美奈心里頭頓時高興了起來,一般來自外國的人,對于這里都不是很熟悉,更別說眼前這個跟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小白臉了,他肯定也不熟悉,看到前面到來的一輛電車之時,鈴木美奈大眼睛露出了狡黠的光彩。

  “走吧,張佑誠同學。”

  “這是去學校的電車嗎?”張佑誠疑惑的問道。

  “當然了。”

  鈴木美奈很是堅定的回答道。

  “哦。”

  張佑誠很快就跟著走了上去。

  電車走了很長時間,鈴木美奈更是有些得意起來。

  等到差不多的時候,她帶著張佑誠,直接就下車了,鈴木美奈比劃著,要去上一趟廁所,張佑誠安靜的在那等待著。

  等他看到鈴木美奈悄悄的坐上了另外一輛電車之時,嘴上笑了笑,張佑誠用他流利的日文詢問了一個商店的阿姨之后,便是直接坐上了另外一輛電車。

  很快,張佑誠就來到了位于東京都世田谷區的松原私立女子高中,這里,就是他來留學的地方。

  抬頭看了看這所學校,準備開學的日子,四月櫻花盛開的季節,學校周圍開滿了櫻花,非常的漂亮,來來往往的有不少的學生,一大群穿著短裙校服的女生,還真是挺不錯的風景線。

  張佑誠的目光在人群當中游蕩著,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張佑誠嘴角彎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慢悠悠的走過去,然后,來到了鈴木美奈的跟前。

  “鈴木同學,請多關照。”

  見到張佑誠,鈴木美奈瞬時瞪大了自己的雙眼,她的驚訝表情非常的夸張。

  很快,她的驚訝就變成了惱怒,這個來自天朝的小白臉,就這樣戳破了她的奸計,最可惡的是,他還是那副微笑的表情。

  鈴木瞪了一眼張佑誠,很快,就頭也不回的直接走開了。

  張佑誠聳聳肩,也不再多說什么,他開始自己去注冊,自己去找老師,然后,在知道鈴木美奈安然無恙之后,張佑誠也是自己回到了住處,也就是鈴木美奈的家。

  晚上,鈴木山原問起今天的事情如何之時,張佑誠還是笑了笑,回答了一聲:“還好!”

  鈴木美奈在一邊嘟嘟嘴,沒說什么。

  第二天,當她發現,自己班上來了一個新同學之時,鈴木美奈本來并不在意,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班主任老師竟然帶著張佑誠,走上了講臺。

  并且,還很認真的介紹了一番。

  張佑誠這個來自天朝的留學生,很容易就受到了班里同學的關注,不僅是因為他的身份,更是因為他的清秀的臉蛋,以及那溫和淡雅的笑容。

  言行舉止,都是那么的從容。

  鈴木美奈這會,已經是喘著粗氣了,然而,更讓她感到氣憤的還在于,班主任老師,竟然讓那個小白臉,坐到鈴木美奈的后面一桌。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