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3:3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我的修仙大不同
  4. 第二章 青龍孟琪琪

第二章 青龍孟琪琪

更新于:2018-03-18 13:31:12 字數:4236

  道界,夜晚,某院中,一位身著青衣的白胡子道者背手望著異常璀璨的星空喃喃道:“璀璨萬星,亂世將起啊!”

  “皓然!”

  “在!”

  “答案就在紅塵中,去吧!”

  “是!”

  …………

  自孟翔醒來之后,偷偷摸摸的在房間里休養了一段時日,平日靠琪琪偷偷摸摸將一些剩菜帶回來,雖然孟翔多次強調不要這樣,免得被發現挨打。但是琪琪還是一如既往的給哥哥帶吃的。

  過了一些時日,孟翔竟然將身體恢復了個七七八八。

  當然在期間修養的時候,孟翔也在思考怎樣才能脫離目前的境況,畢竟目前的境況還不算安全,況且他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新社會大學生,怎么可能甘于寄人籬下,過著受剝削的奴隸生活。不然大學的馬克思和毛概不是白學了?

  但是想來想去,一來自己除了有點“先進”的思想外,貌似也沒有什么絕對有用的東西,自己不像以前看的小說里精通一些如今極為有用的知識,何況前世作為一個電子電氣的學生所學的知識在這一世看起來似乎一點用都沒有.

  “臥槽,這不是坑爹嗎?好歹自己也是個在社會掙扎的成年人,總會有辦法的!!”

  俗話說的好“實踐出真理!看來一直在這呆著也不是個事兒,還是得自己親自去看看!”

  孟翔決定先去報道,觀察一段時間,反正自己的傷也好了。

  不一會兒,孟翔換好衣服,回想了一下之前妹妹說的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便出門了

  孟翔通過下人專用的側門進到大堂,嚇!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整個酒館散發著誘人的香氣,濃香的美酒與菜肴的氣息混淆在一起,一時間讓孟翔回想起前世的酒宴了。

  “看來這一世的美食不會太少啊!”

  孟翔仰頭環望,大堂寬敞明亮,四周擺放著若干紅木座椅,座位之間用淡雅的屏風隔開,而大廳中央則均勻的豎立著幾跟柱子,柱子上雕刻著一些龍飛鳳舞的字體,柱子上撐著一個偌大的平臺,平臺上被均勻的分為幾個單獨的房間,每一個房間門口都有華美的手扶梯,繞著柱子呈螺旋狀向下延伸。

  “想必那就是包廂了吧?!”孟翔看著那樓梯上的房間,微微一笑。

  再看房頂,自上向下點綴著幾盞高低不同的紅色燈籠,確確實實體現著濃濃的中國古風。

  “那邊的小子,在哪傻站著干嘛?給老子過……咦!是你小子,你小子命挺大啊?”就在孟翔感嘆時,一個粗俗的聲音從背后響起。

  孟翔連忙轉過頭來,發現說話的人是一個頗為發福而且挺著啤酒肚的中年人,孟翔知道,他就是這里的領事,人稱狗爺。

  同時也是他發現孟翔偷食,并將他打的昏迷過世。

  還不等孟翔回答,狗爺便不耐煩的說到:“既然你好了,就快點滾去干活!”

  “是!是!”孟翔胸中悶著一口氣,忍住用唯唯諾諾的語氣回道。

  說完,眼角在大堂內匆匆一晃,果然看見了一個端著盤子的琪琪。

  這時琪琪也正偷偷的瞟著孟翔,看見他看見自己,嘴角一抹笑意。

  孟翔心中一暖,便要向后廚走時,大堂內突然走進一個人。

  “喲~這不是徐總管嗎!?稀客,稀客,里面請!”狗爺像換了個人似的,語氣十分客氣。

  徐總管抱拳示意,鄭重的說到:“今兒府上要接待一位貴客,把最好的位置留給我,我們老爺要親自招待!”

  “是是是!一定,一定。”狗爺討好的應和道,心想,徐總管怎么了,今天這么嚴肅,看來今天來的貴客不是一般角色,徐府可是咱們這數一數二的大家族,能讓徐家老爺親自接待的……想到這里,狗爺打了個冷戰,不論如何一定得把貴客招呼好~

  徐總管說完便離去。

  “今天要來貴客,都給我把手腳放麻利點,別壞事兒,不然小心爺爺的手段!”狗爺將所有的菜童都叫到一起,鄭重的吩咐道。

  吩咐完后轉身,看著還未離去的孟翔,心中來氣,就是一腳踹過去,“還他么愣著干什么?滾去干活啊!”

  正在跟琪琪眉來眼去的孟翔“啊”的慘叫一聲,捂著屁股走了。

  “臥槽,你特么給我等著!疼死了。”被踢的孟翔又在心中暗暗記一筆。

  不一會兒,從外面走進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位英氣十足的年青男子,此人一身白衫,眉星劍目,面部線條硬朗,給人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而站在旁邊的則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此人衣著華麗,談吐不凡,頗有一家之主的風范。而之前的來此的徐總管則低著頭尊敬的站在一旁。

  當這群人進來之時,熱鬧喧呼的大廳瞬間就安靜了下來,眾人看著門口氣場強大的一群人,由其是看著中間為首的年輕人,不知為何本能的感受到了畏懼。

  徐家家主客氣的說到:“仙師不遠萬里而來,舟車勞頓,在下作為代表在此擺下接風宴為仙師接風洗塵。”

  “徐家主客氣了,在下只不過奉師門之名而已!”

  “仙師請!”

  “請!”

  客套完后,一行人便緩緩的走上中央的高臺,進入了包廂。

  待眾人入座,徐家家主似乎有話要說,但是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但見白衣人瞟了一眼只當時沒有看到,竟然閉上眼睛養起神來。

  場間,一時竟無人開口,安靜的十分詭異。

  “仙……仙師,鄙人有一事相求,不知……”

  還未等徐家主把話說完,白衣仙師便道:“世人都以為求仙修仙乃長生之道,可以大自在于天地,奈何,修仙之途,艱難險阻,看似自在,實則不然……”

  “仙師…………”

  “……修仙修的是與上天抗爭,逆天道而行之。若沒有總夠的緣分與天賦,在此途中只會落得個魂消魄散。”

  “…………”

  這時白衣仙師睜開眼,望著不知所措的徐家主,說到:“徐家主,你的來意我早已通曉,你也不必多說什么。本次,吾奉師門之名前來本就是尋覓具有天賦的弟子,若府下有對修仙之途感興趣的,在下大可幫徐家主提前測試的,至于有沒有天賦,那就要看緣分了。”

  “是是是!鄙人小女今年十五,自幼便能通讀史書,見識才氣均超旁人,對其天賦我是滿懷信心的,若小女與仙師有緣,在下懇請仙師帶上小女走上長生之路,若小女與仙途無緣,在下,絕不胡攪蠻纏。”說完,徐家主便站了起來深深作揖不起。

  “嗯!”白衣仙師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徐家主見狀大喜,連忙向站在一旁的徐總管急聲說道:“快點把玲兒叫過來!”

  “是!家主”說完,徐總管便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門。

  此刻,得到示意的菜童們也開始準備上菜了。

  一個個“菜童”端著一碗碗精致的佳肴,小心翼翼的站在扶梯下等待著召喚,這些年紀輕輕的“菜童”大多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緊張的手心腳心開始冒汗都開始抖起來,琪琪站在前面,更是緊張的手都開始發抖。

  “小姐,老爺叫你進去!”

  “嗯,我知道了。”聲音清脆干凈。

  房門被輕輕打開,但見一個面容清秀的姑娘進來,她看見了自己的父親,嘴角甜甜一笑。隨后眼珠一滑,看到了上座的一身白衣的年輕人,瞬間領會,一個作揖,淺淺道:“見過仙師!”

  徐家主連忙說到“這是小女,徐玲兒!”

  白衣仙師微微點頭,也不說話,手從袖中一掏,掏出一根光滑的木棍,“握住,閉上眼好好感受。”

  玲兒點了點頭,伸手接住了這木棍。

  這木棍入手光滑,輕盈無比,這是玲兒接到手的第一感覺。

  玲兒緩緩的便閉上了眼睛,下一秒,手掌處傳來清涼無比的感覺,驚訝之時,連忙睜開眼睛,令她驚異的無比的事情出現了,原本平常無幾的木棍前端竟然微微散發出一絲白氣,而且聚久不散,竟然一縷縷的飄向了屋頂。

  看的玲兒和徐家主一臉驚異。

  “白虎!”仙師低聲說道,微微一頓后又說道“可惜了!”

  片刻過后,白氣消散。

  玲兒感覺身體被掏空一般,只覺得眼前發黑,就要昏倒一般。

  “坐吧,吃下這個。”白衣仙師又從衣袖中掏出一粒丹藥,另一只手一個手勢,木棒便自覺地從玲兒手中飛起,安穩的落在桌子上。

  這一手看的兩人眼睛都直了!

  可惜,現在的家主更關心的是自己女兒的天賦。

  “仙師,小女……”又是白虎又是可惜的聽的徐家主也是很郁悶,敢問又不敢問的,急的要命。

  白衣仙師微笑著點了點頭,“天賦不錯!只可惜是白虎人。”

  “那…………”

  “與我等無緣。”

  家主一聽急了,“仙師啊,既然小女天賦上佳,為何……?”

  白衣仙師聽完只是搖搖頭,手掌輕輕一翻,一股比方才不知道濃郁多少的青色之氣從手上散發而出。

  “我屬青龍人,她屬白虎人,她不是我要找的人,但是,我可以帶她走。”

  徐家主聽完立馬大喜,連忙跪謝道:“謝謝仙師!謝謝仙師!”

  玲兒一聽,也面露喜色。

  “上菜!上菜!菜呢,怎么還沒上來?”徐家主滿臉通紅,喜悅之情表露無遺。

  外面的人聽到了吩咐,狗爺連忙催促道:“上菜!上菜!快點,快點,別磨蹭!”

  菜童一個接一個的向房間走去,每上一個菜,便報一個菜名。

  這仙師第一次見著實也覺得有趣。

  琪琪站在門口,緊張的等著上一個菜童出來,緊張的要死。

  這時們終于開了,上一個菜童如釋重負般的表情讓琪琪心里更是揪了起來。

  “你!進去吧!”門口的守衛說到。

  門被打開,琪琪低著頭,偷偷的瞄了一下眾人,便緊張的端著菜走了過來,估計也是太緊張了,自己腳踩腳就是一滑,琪琪也暗叫不好,整個人就朝著白衣仙師倒去。

  這一下,可把徐家主和玲兒嚇壞了。

  仙師倒也鎮定,手指輕輕一點,琪琪的身子便靜止在半空中,只是可惜了那一盤佳肴。

  突然仙師怔住了,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徐家主以為仙師生氣了,生怕把先前的事攪黃了,此時徐家主心里真的是吧這個菜童罵了一萬遍,玲兒也連忙說到:“仙師息怒啊!仙師息怒啊!”

  仙師突然伸手示意兩人別說話。

  兩人才順著仙師的目光看去,此刻,哪根放在桌上的木棒不知為何突然散發出濃郁的青色氣息,這氣息淡淡的,但是悠長婉轉,竟然沒有憑空散去,反而在木棒上空“開枝散葉”般的形成一棵茂密的大樹。

  “多美的顏色呀,煙雨朦朧的天青色才是最符合青龍人的顏色!”仙師驚異的感嘆道。

  為何木棍會突然噴涌出這樣一幅美麗的圖畫呢?順著木棍看去,上面還緊緊的抓著一只手,這只手是誰的手?

  這不就是琪琪的手嗎?原來先前摔倒,竟然下意識的想扶著桌子,沒想到,不小心抓住了之前放在桌子上的奇異木棍。

  琪琪也驚呆了,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眼淚也在眼眶里打轉。

  徐家主和玲兒兩人似乎意識到什么,看向琪琪的眼神十分復雜。

  “你,跟我走吧!”仙師如此直白的說到。“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徐家匯和玲兒兩人聽的耳朵都直了。

  “我……我……”

  仙師說完,也不等回答,轉身就對徐家主說:“既然人已找到,時間緊急,我得立馬啟程。”頓了頓又說道:“徐玲,你回去收拾下,一個時辰之后我們就出發”

  “是!”玲兒干脆的答應道。

  “那在下也先行告退!”

  “嗯。”

  離別總是痛苦的,徐家主深愛著自己的女兒,以后也不知有沒有再見的機會,一時間,眾人打道回府,享受最后短暫的時光。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