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7:1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傲視輝煌路
  4. 第二章 征服揮灑

第二章 征服揮灑

更新于:2018-03-17 21:24:25 字數:2301

字體: 字號:
  傍晚時分,顧邊云,杜良宇,張可富,王奇卻等幾個人一起肩并肩的走在志遠中學的操場上。他們幾個望著形形色色的人群不由得齊齊的嘆了聲氣。說起來也是笑話。顧邊云則是笑看學生還是太幼稚。他們幾個則是在跟著感覺走吧。

  “今天行動還是明天行動,具體方法你想好了吧”張可富第一個打破了寧靜。“想好了,不過你們只需要看結果就行了。”

  “那到底是什么啊”一向唯命是從的杜良宇還是沒有壓住內心的好奇,大聲地問了起來。顧邊云搖頭一笑,笑而不語。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坐在草地上,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不時與人揮手打招呼,絲毫沒有收到這件事情的影響。倒是急壞了杜良宇這個暴脾氣。

  “云哥,到底是什么啊,你可快說吧,你只要說出來了,我保證、、”

  “云哥,你不會真的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有些東西一旦動了起來,肯定會使s市大亂的,你想好了嗎?現在是不是太早了啊。”王奇卻冷冷的聲音打斷了張可富急亂的語氣。

  “不會的,現在還不是時候。看好吧,這次就算是失敗了我也不后悔了。也許,一切就在你我的掌控之中,來,我們到那里去說。”

  說著,四人走向了校園的一個角落席地而坐。“什么?你要夜闖云府?”饒是王奇卻已經知道顧邊云不按套路出牌,卻也沒有想到他會這樣做,三人的嘴巴成了o型嘴。

  “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嗎?整個s市最頂級的富人區,安保措施堪稱一個將強連,別鬧了云哥,總會有辦法的”背景深厚的張可富極快的說出,希望能夠打消顧邊云的這個囂張的念頭。

  其實以張可富的實力讓云長樂改變方法并不難,身為張氏企業的唯一繼承人的他也有足夠的氣質壓倒他。但是他不想這樣做,因為他們幾個從未過問過自己的身世,背景。這樣的才是真正的兄弟。

  他更清楚的知道,顧邊云更不是池中之物,遲早是要飛出去的,至于要飛多高,也許是自己一生,乃至整個張家一輩子的高度。

  顧邊云沒有說話,英俊的臉龐上只是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看著幾人。“你為什么不走正門呢?”天真的杜良宇傻傻的說道。說完之后便就有些后悔了,看到的是王奇卻和顧邊云瘋一般的捂著肚子狂笑不止。

  “他這是向云家示威,正因為云家所在的富人區嚴密,云才會闖進去,一方面向云長樂證明自己的身體素質及能力,還有最重要的就是讓他看到自己的決心,也許會有轉機的。云,去吧,我們做你的接應。”王奇卻興奮地說到。

  “恩,就是這樣的,我就在今天將會高調的宣誓出我對靈兒的主權,任何人都不能讓她失去選擇的權利。

  ”顧邊云站起身來,聲音很小但是卻異常堅定。讓人心驚膽戰,即使經常和他在一起的三人也不由心生冷意。即使他們認識有一年了,但是他曾經是個謎,以大眾都知道的**絲的背景進入如此貴族的學校更是個幌子罷了。

  S市富人區,位于s市最東邊,這里可謂是寸土寸金,小草生長的面積可謂是普通工薪階級一輩子可遙而不可及的夢想。道路,設計以及別墅區內的所有物品擺設和建筑設計都是按照最頂級的風水大師布置的。安保措施更是頂級,保安全都是特種兵退役,可謂是富豪,土豪聚集的安心港灣。

  張可富開著他的奔馳車停在了富人區門口二百米的地方,顧邊云緩緩打開車門站在車旁邊。“小心點,不行你就按下這個,我們隨時救你。”說著,王奇卻遞給了他一個類似珍珠的東西。顧邊云接過心頭一動,要知道即使是王家家面對富人區背后的實力也照樣會有些力不從心,何況此次弄不好就是和整個富人區干上了。這個時候會說如此的話,自己也真是無言以對了。

  “沒事,我倆在一塊你怕啥啊”杜良宇說著便下了車子。“你,你,你,你”“對,就是我和云哥一起去。”張可富還在“你,你,你在開玩笑吧,小宇,別鬧了”

  “我沒有鬧,此次前去九死一生,遺書我已經寫好了,替我照顧好我那未過門的可憐媳婦,謝了兄弟,來世見。”杜良宇搞得氣氛入生離死別一般。

  “見你的大頭鬼啊,別鬧了,快讓云走吧,他們不敢把云怎樣的,放心好了。”“你放心吧小宇,我會沒事的,這點事不算什么”顧邊云實在是等不及了說道。

  “真的?”傻傻的望向王奇卻。他知道王奇卻可謂軍師人物,無奈中只好看向了他“你還不了解云是什么人嗎,他會任人宰割嗎?”

  “不會。”

  “這么長時間打架你見他被別人碰到過衣服嗎?”

  “沒有”|

  “那不就得了,放心吧,云去吧,我們等你。”

  “沒事的,拜拜啦先,明天正式開始我們的人生旅途,滿懷期待的等待吧。”

  云家別墅內,一個長相十分秀麗的女孩低著頭坐在沙發上,雙手不停的揉捏著自己的衣服,眼角不時有淚珠滑落。

  “靈兒啊,媽媽并沒有反對你在這里讀書啊,其實我也不想讓你出國的可是在那里能更好的學習啊。還有啊,你不能輕信了那些不三不四人的謊言啊、、、”

  “許你這樣說他,我知道他是愛我的,他一會來的,一定會來的。”云靈兒哭泣著發出了嘶聲揭底的聲音打斷了媽媽龐玉麗的話。

  “你知道什么是愛嗎?孩子,你太天真了,從小就讓你生活在童話里看來是害了你啊,就算是你知道什么是愛,又是你這個年齡階段所應該得到,付出的嗎,歸根結的,那小子只不過是看到了我們家的錢罷了。這樣的人我見的多了。”云長樂實在是無法忍耐下去了。

  “你給我一個讓我喜歡你的錢的理由。”一句冰冷而又鏗鏘的語氣在門口傳過來。云靈兒立馬站了起來“是云,一定是云。”抹了抹淚水,靜靜的看著門口的方向。云長樂和龐玉麗也是一驚“他是怎么進來的”

  杜良宇,他們三人坐在車內靜靜地等著,似乎在等待著奇跡的出現。“他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去,你們信不。”王奇卻得意的說道。“為什么”杜良宇,張可富不約而同的說到“沒什么,估計云現在已經到云家了吧。征服,從今天將會好不吝嗇的揮灑。”說完便躺了下去。

  兩人只是對視一眼,眼中充滿了不信。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