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3:1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情緣情滅
  4. 血獄大戰百人赴,風平浪靜十人歸(一)

血獄大戰百人赴,風平浪靜十人歸(一)

更新于:2018-03-17 17:15:03 字數:2985

  浩漢大陸,位于大陸西南方向的一出群山環繞的盆地里面,坐落著一座雄偉壯觀的高塔,這座塔沒有人知道什么時候存在的,世人一直稱呼為鎮魔塔。而真正知道的人則會叫它為贖罪之塔鎮守這贖罪之塔的就是當家三大宗派的長青峽清越派,因清越盆地地處一處天險峽谷之左,隔江便是盆地而得名,也是浩漢大陸最為出名的壯景之一,可以說是易守難攻。之所以叫長青,那是因為在這個峽崖上面長滿了密密麻麻的柏樹,碧濤江也由此而來。在贖罪之塔的旁邊,有著一座小鄉村,碧濤村。村子的東面就是鎮守這里的清越派居住之所,足足占領了整個東邊的大部分面積。這個地方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座道觀,可走進點一看就會發現,里面居住的不是什么道士,而是一群十歲左右大小的姑娘與小孩,每天都會從里面傳出歡快的笑聲。而陪伴他們玩耍的是什么人卻沒有人知道。只是會偶爾傳出幾聲弱弱的咆哮聲,當地的居民紛紛猜測是不是和怪獸在打交道,于是乎就更加沒有人再去打聽了。反正只要生活的安心,對于他們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哥哥,等等我,我也要騎花貓貓,你等等我啊,哎喲......”在嘭的一聲后傳來了一個童稚的哭泣的聲音,“哇......”“哥你欺負我,我要去告訴爸爸,我要去告你!”只見前面的少年這會回過身來,先前因為它騎在一頭高大兇猛的獨眼老虎身上,只能看到老虎的尾巴在一甩一甩的根本看不到上面居然坐著一個長相奇異的少年。他有著一頭火紅色的頭發,長長的頭發甚至已經都到了他的肩膀下面,齊齊的劉海整齊的向著左方傾斜著,在那火紅的頭發下,是那一雙擁有者漆黑如墨的眼眸,眼眸深處時不時閃出一道潛紫色的精光,因為顏色很淡加上頭發的遮擋,并不是很好看清楚,在眼睛下面是高高的鼻梁與一個始終充滿邪異笑容的嘴,仿佛什么事情都不看在他的眼里。少年緩緩走到小孩的身前,這個時候才發現,哥哥都已經這么高了的小孩心里突然充滿了淡淡的擔心,擔心這個今年十二歲的哥哥離開自己,他們在一起有六年了啊,而他哥哥更是看著小孩長大的啊。他們是親兄弟,哥哥叫吳明,小孩叫吳清,都是當今清越派大長老的后代。吳清看著自己的哥哥,眼淚再次澎湃而出,這下可急壞了這個當哥哥的吳明。連忙把才達到自己胸口位置的弟弟抱了起來,狠狠的在那個稚嫩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清兒別哭哈,都是哥哥的錯,哥哥等你先陪花叔叔玩哈,別哭別哭了,男子漢大丈夫,忘記我平時是怎么教導你的嗎?”說著吳明板起了臉,這一招還這真的有用,吳清立馬停止了哭泣,但是眼眶依舊是紅紅的,此時稚嫩的臉上居然出現了害怕的神情,他睜這那一對透亮的大眼睛對著自己的哥哥“哥哥,你是不是要走了,要離開清兒了?”吳明的笑容頓時收斂了起來,望著他懷里的弟弟,雖然他很想留下來,可是......“是的,父親交我回去學習本門的功法,而且我也十二歲了,是該離開這個地方的時候了,不過我還是會經常回來看我親愛的弟弟的。”說完又露出了他那邪異的笑容。可是當吳清聽完了之后竟然哭的更厲害了,眼淚簌簌的下落著,任憑吳明怎么勸說竟然還是止不住懷里哭泣的弟弟。“爸爸,爸爸,二哥被人欺負了呢,你聽他哭得好傷心啊,我們去幫二哥把,我們去打壞蛋!”稚嫩的女聲這個時候恰好出現在門外,接著遍看見從外面走進一個身穿紫金長袍,頭戴玉龍冠的中年人,年紀大約三十開旬,一頭漆黑的長發整齊的扎著,面容威武,卻是嘴角勾起,讓人怎么看都忍俊不禁。這個男人,注定于笑容掛不上任何關系,可是此時他的笑聲卻十分的爽朗。“你二哥那個什么性格,在這里,他不成為小霸王就算最好的了,還有誰敢欺負他,我看敢欺負他的就只有你這個調皮精了吧,你當初可沒有少把你二哥氣哭。”“小姑娘吐吐舌頭,不再言語。原本一直趴在吳清身后的打老虎聽到這個聲音后眼中的慵懶一掃而盡,剩下的只剩那霸道的威嚴與氣勢,隱隱還流傳出一點點的慘烈。而且他的身體也迅速的站立起來,然而這個變化對于這幾個孩子來說都沒有發覺到,不然,他們也不會每天和他們的花叔叔玩得很瘋狂了。略帶笑意的聲音也漸漸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清兒,你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這個樣子了?告訴老爸,是那個混蛋把你惹哭了的?”這句話在不同人聽起來意義同樣不同。在吳清看來就是爸爸來幫我來了,而在吳明和那個大老虎看來,這分明就是一種略帶笑意的詢問,畢竟這之前只有兩人一獸在,難道他哥哥還欺負他不成,疼愛都來不及啊。恐怕最難過的就要數小女孩了吧,她看著哭泣的二哥和微笑的大哥,這到底怎么回事嘛!吳清看到爸爸和妹妹到來之后先前的悲傷也沖淡了很多,畢竟他才九歲啊,這個年齡的孩子是很容易忘卻一些事情的。再加上多少時間沒有爸爸的陪伴,現在一下子看到了爸爸的到來,也趕忙從哥哥的懷抱里面跑了出去,沖向了他的父親。中年人把小女孩放下來,伸手接住奔跑過來的吳清,九歲的吳清也才一米左右的身高,和他哥哥一米五本就相差很多,而現在和他的父親相比,簡直就是還不夠他父親的腳長呢,要知道,他的父親可是出了名的高大威武,當年不知道多少女修士想要和他父親結成伴侶。雖然最后依舊被拒絕了,但是心中的愛慕之心也從來沒有消失過。當吳清在父親懷里的時候,感到了無比強大的安全感和舒適感,直接把吳清放在一邊肩膀上,伸出另外一只手同樣把小女孩也放到了自己的另外一邊的肩膀上。吳清摟著父親的脖子,在他父親臉上親吻一下后問道“爸爸,哥哥不走行不行啊?他走了就沒有人陪我玩了,你讓哥哥就在這里陪我玩玩把!”中年人溺愛的在吳清的臉上摸了摸說道,“這個不行的啊,你哥哥都十二歲了,現在是該和我回宗門修行的時候了,早晚你也有這一天的,要知道,我們是男人,如果沒有本事,那么我們如何保護自己的家人,保護自己身邊的人呢?你希望你的妹妹,媽媽永遠的離開你嗎?”中年人嚴肅的說到。“不想,我不要失去你們。我想媽媽,媽媽去哪里了啊?怎么還不回來啊?哥哥要走了,媽媽也走了,我,我......”說著竟然又有了哭泣的趨勢。“好了好了,你媽媽今天就會回來的,你沒有看到我把你妹妹都帶回來了嗎?”“可是我不希望哥哥走啊”“小鬼頭,你什么心思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要你的哥哥教你法術嘛,這樣,回頭我讓你母親教你一個好了吧!”“嗯,那好吧”說著他回頭望著吳明,“哥哥,你說了的要經常來看我的哦!”在得到了哥哥的點頭后,吳清的臉色也緩和了一些。而中年人看了看周圍的一切后,放下吳清兩兄妹,“走把,明兒,你大伯他們等你許久了。”“嗯,好的,父親。”當吳明走向父親后,兩個小孩都緊緊的抱著這個大哥的雙腿,"哥哥......”看著這一幕,哪怕意志再堅定的他也不禁紅了眼眶。“一起走把,老伙計。”“好的,大哥。”說著,那個大老虎居然慢慢的變成了一個魁梧的年輕人,只不過在這個年輕人的臉上有著一道深深的傷痕。吳清兩兄妹看著父親與哥哥慢慢走出了這個類似道觀的地方,心里面的驚訝無以復加,花叔叔,竟然會變成人!而我以前最喜歡騎著花叔叔向院子里面的梧桐樹撒尿......“妹妹,我們叫上黃超他們來玩建房子吧。”"好啊,好啊,只從去了爸爸那里后好久沒有玩過了,嘻嘻!”同一時刻,在一個山道上走著三個人,一個火紅色頭發,一個魁梧霸氣,一個高大威武身上紫袍盡顯尊貴。“明兒,說說你現在的身體情況。”后面的少年身體一震“父親,你從我的頭發應該看得出來了把。”中年人嗯了一聲就不在言語,反而是最后面的魁梧年輕人是不是看向前面的火紅色少年時,眼中閃過重重的擔憂與淡淡的恐懼。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