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04:3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牌之異界特種兵
  4. 第二章 穿越

第二章 穿越

更新于:2018-03-15 07:39:12 字數:2321

  陳浩走到這名男子前,先踢走男子右手握著的手槍,然后仔細看了看這名男子,不得不說,大頭的準頭很好,子彈從后心射進,眼見是活不成了。陳浩略微松了口氣,把箱子提了過來,然后對著對講機說:“老鷹呼叫獵人,兔子已經抓獲,OVER”“獵人明白,老鷹原地待命,注意安全,我們一會就到!”“老鷹明白!”例行完公事,王浩把箱子一放,箱子卻開了,兩面牌子滾了出來,陳浩一抓,把兩面牌子又對在一起,看了起來。這是一面古樸的銅牌,上尖下方,象個令牌,上面似乎是一個篆體的天字,下面卻是一個八卦的圖案,周圍卻是一些古怪的花紋。“一定是國家的文物,這次估計是立功了。”陳浩暗喜。這時一個聲音卻傳了過來,“你一定想不到我的心是長在右邊的,所以,你,和我一起死吧!”陳浩抬頭看了看那名男子,他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握著一枚手雷,保險已經打開,他面色猙獰的松開按著卡簧的大拇指,陳浩習慣性的向旁邊一滾~~~~~~~

  “失蹤?!你們是怎么干活的?怎么會失蹤?”鍋底咆哮著。“老鄭,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周圍散落的尸塊經過DNA鑒定全是昆家老四的,陳浩我們也找不到啊!”老鐵頓了頓,“或許有奇跡,我們等等看吧!”

  緬甸N市。“金沙先生,事情的經過就是這個樣子的,最后拿到銅牌的武警和銅牌一起消失了。”一個穿著白色西服,戴著金邊眼鏡的中年人平靜的坐在沙發上,聽完下屬的描述后,只問了一句,“司機呢?”“我們處理了,很干凈的。”金沙揮了揮手,人就全退下去了,“消失了,怎么會消失了呢?封鎖消息,沒理由啊?他們不知道那個有什么用的。沒理由消失啊!”金沙自言自語道。許久,他拿起電話,“薩哈,你安排下,我要去中國。”

  陳浩醒了,發現自己躺在一片森林里。昏迷前,他聽到一聲巨響,那顆手雷的威力他知道,雖然他采取了躲避措施,但是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輕松。他坐了起來,檢查了下自己的身體,怎么可能連個傷口都沒有?他下意識的沖著對講機喊“老鷹呼叫獵人,老鷹呼叫獵人,聽到請回答!”喊了幾遍,陳浩放棄了,因為除了林子里不知道什么鳥叫了幾聲之外,除了安靜就是安靜。陳浩索性也坐下來,檢查起自己的裝備來。微沖在,手槍在,子彈還有不少。小腿旁邊的匕首也在,這是鍋底送的,德國貨。藥物不多,食物有一天用的壓縮餅干。陳浩迷茫了,我這是在哪兒啊!手這一動,身旁一個硬硬的東西,陳浩一看,是那面銅牌。不過現在銅牌渾然一體了,居然象從來沒分開過似的。“難道~~難道~我穿越了?”陳浩呆了,把銅牌收了起來。

  陳浩看了看天色,感覺有點晚了,決定明天一早就開始出去轉轉。他擰開一個子彈頭,收拾了點枯枝爛葉,簡單的堆了個火堆,一為取暖,二為防止野獸。弄完了這些,陳浩抱著槍昏昏的睡去。

  夢中陳浩看見自己躺在病房里,鍋底和他的隊友在拼命的搖他,猛的他坐了起來,發現身邊站了一個人,穿著一個獸皮袍子,頭上戴著一個鹿角,背后背著一把箭,手里拿著一把大鐵劍。陳浩拿槍對著這人,這人卻咧著嘴笑,用劍指了指王浩的身后,陳浩小心的看了看身后,發現一只已經死了的像狼一樣的野獸。陳浩明白了,這人救了他一命。陳浩說了句:“謝謝.”卻見那人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嘴里不知道說著什么。陳浩心里想,莫非是遇到野人了?想到這里,他不動神色動了動懷里的微沖,槍口繼續對準這個野人。野人說了一陣,見陳浩一點反應也沒有,于是就用手指了指陳浩,又指了指自己,比劃著要陳浩跟自己走。陳浩心想,反正現在也沒有什么出路,不如跟著個人類走走看看,槍里還有子彈,情況不妙自保還是可以的。于是陳浩點點頭,起身跟著野人走了。野人見陳浩起身了,就把那大劍往腰里一別,扛起那頭像狼一樣的野獸就在前面帶路了。跟著野人走了不到一個小時的路,樹林漸漸沒有了,陳浩的眼前看到一片草原,又走了半個多小時的路,來到了一條大河,不知道為什么,河上始終是霧氣繚繞。野人帶陳浩找到河上的一座木橋,帶王浩從橋上走過。過橋以后,陳浩忽然眼前一亮,前方出現了一片竹林,對,就是竹林,和陳浩見過的的竹林一樣的。竹林里同樣是霧氣繚繞,野人仿佛很熟悉路,順著林子里的小路忽左忽右的走著,陳浩緊緊的跟著。過了竹林,霧氣也消失了,野人停了,指了指前方。順著野人指的的方向,陳浩看到了一個小村莊,大概六七十戶人家的樣子,村里的房子都是用木頭建的,屋頂鋪滿了厚厚的草,房子外面都用木頭扎起籬笆。野人帶著陳浩繼續走,一路上不斷有人跟野人打招呼,野人大聲的回應著。也有人偷偷的看著陳浩,眼神里全是防備。陳浩悄悄的打開微沖的保險,手指放在扳機上,臉色盡量裝著很輕松,跟在野人后面。野人帶陳浩來到一所小茅屋,推開小屋的門。王浩看到,這個屋子里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躺椅,躺椅上躺著一個頭發和胡須都是銀白色的老人,老人貌似是在睡覺,一身白色的袍子一塵不染。野人似乎很畏懼老人,就在老人的躺椅旁邊站著,也不出聲。見野人這樣,陳浩也靜靜的站在旁邊。大約半個小時過去了,老人仿佛睡醒了一樣,看了看野人,說了句陳浩不懂的話。只見野人仿佛得到圣旨似的,一邊說,一邊比劃,時不時的還指向陳浩。野人說完后,把陳浩向前一推,就站在老人的身旁。王浩盯著老人看,老人也在看他。陳浩觀察著老人眼睛,老人的眼睛是灰褐色的,仿佛一點生氣都沒有,可是陳浩卻感覺老人的眼睛卻像看透了他的心似的,這種被人看穿不自在的感覺讓陳浩想趕緊把眼睛從老人的臉上挪開,可是這一瞬間陳浩的全身卻仿佛不受自己支配似的,仿佛自己任憑這個老人擺布。還好,只是一瞬間,老人已經扭頭對那個野人說了句話,那個野人拍了拍王浩的肩膀,把那只野獸放在門口,關了門走了。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