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38:25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青田云水謠
  4. 第五章 碧螺春

第五章 碧螺春

更新于:2018-03-17 11:26:30 字數:1401

  煥彩閣幕后老板宋月,本來也算是書香門第之家,只可惜自小家道中落,反而跟隨鄭潼、劉金風走上了黑道。蕭茗之所以會認得宋月,也是因為宋月之父與蕭太守算是世交,兩人從小也曾一起玩耍讀書。

  宋月自里一望,見是蕭茗,急忙迎了出來,高興地說道:“蕭小妹!你怎么來了!”蕭茗將街上發生之事說與宋月,宋月對婁合拱手笑道:“多謝兄臺,若不嫌此地粗鄙,就進來喝一杯茶如何?”

  沒等婁合開口,蕭茗邊說:“好呀好呀,宋月哥哥,咱倆好就沒見了,可得好好說說話。”說罷便一手拉著宋月一手拉著婁合往里走去。眾人哈哈大笑,均覺這小姑娘坦率無邪,煥彩閣是什么所在?幽州頂大的風月場所,幽州叫的出名的美女半數都在這里掛名,彈琴歌舞,陪酒待客。雖說一樓是供客人喝茶吃飯看表演的,可這終究不是像蕭茗這樣有身份的女孩出入之地。婁合捏了一下她手,蕭茗何等機敏聰慧,當即知道婁合什么意思,甩開他手說道:“哎呀,有什么關系,宋月哥哥和我是一塊玩大的,他還能把我賣了不成?咱們都走了這一路了,該歇歇了。”

  在蕭茗心里,宋月甚至要遠比婁合這個之前素未謀面的的“哥哥”來的親。婁合本來一方面顧忌蕭茗的身份,另一方面懷疑宋月是否知曉自己身份目的,若是暴露,局面可能會失控。但他轉念一想,自己一身武功,無可畏懼。當即微微一笑,說道:“既然都是朋友,那我們就叨擾宋兄了。”

  宋月說道:“快里面請。”

  到了內廳,宋月即命人擺上最好的茶水茶點,席間蕭茗坐在宋月身邊問東問西,婁合與陳夢瑤相談甚歡。宋月見陳夢瑤看婁合的眼神似乎有些復雜,他經營煥彩閣多年,雖從未與閣中姑娘有染,但也算閱女無數,姑娘們的一個眼神、一個細微的動作,宋月都能敏銳的覺察到其深層次的含義。見陳夢瑤此刻俏坐在椅子上,身子略傾向婁合,腳尖也指著婁合,眉眼都透著笑意。宋月心里一盤算,咳嗽一聲,對琦兒說道:“你們也逛了大半天了,你夢瑤姐姐累了,扶她上樓休息吧。”琦兒答應,不料陳夢瑤脫口道:“我不累。”

  “哦?”三個字將宋月說懵了,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該說什么,只是凝視著陳夢瑤。

  陳夢瑤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尷尬的笑笑,隨琦兒上樓去了。

  席間只剩婁合、蕭茗和宋月三人,頓時冷落許多。蕭茗感覺到席間氣氛不太對,喝了一口茶對婁合說道:“這茶好香啊!婁合哥哥,你品品這是什么茶?”

  婁合笑道:“茶條卷曲呈螺,滿披茸毛,色澤碧綠,當屬洞庭碧螺春。”

  宋月搖扇道:“此茶雖香,畢竟外來之物,沒有咱們幽州的家鄉味道。近年來此茶卻風靡茶市,倒把咱家鄉的花茶綠茶擠得可憐。”宋月只是隨口一說,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婁合聽得此話,以為宋月在拿自己與碧螺春相比,意指外來人擠占本地市場。婁合腦筋飛轉,暗想:“仁義會不但知道我是誰,甚至連我的目的都知道了,定是程魯那莽夫無意間泄露了機密。”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接話。誰知宋月又接著說道:“妹妹若是喜歡,我叫人給你包幾包上好的,帶回府里,給蕭伯伯也嘗嘗!”

  蕭茗一聽,樂開了花,說道:“謝謝宋月哥哥,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婁合正不知如何脫身,就此機會向宋月告辭,下人將幾包新茶交與蕭茗,兩人便離開了。臨走時,蕭茗對宋月說:“宋月哥哥,過些日子我要去海濱玩,叫上咱們幾個幼時伙伴,到時你可一定要去啊!”

  兩人走后,宋月折扇輕搖,還在細細思量席間陳夢瑤與婁合的一言一行,心中總覺有些不舒服,暗想:“陳夢瑤水性楊花,大哥在外有所不知,我還得多多提醒大哥才是。”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