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4:4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木紫西
  4. 第一章重生

第一章重生

更新于:2018-03-16 14:54:34 字數:2945

  蜀山,層巒疊嶂,樹木茂盛,郁郁蔥蔥,鳥語花香,云霧繚繞。

  蜀山大殿前,眾弟子舞劍習仙。御劍飛行。

  殿正中上座坐著白發白須的老道,一本正經的掐指算著什么。突然眉頭緊鎖,一甩拂塵道:“不好!”瞬間從座椅上起身飛出店外。降落在眾弟子面前。眾弟子見壯,馬上紛紛停下操練。分立兩旁。齊跪拜行禮。

  此時人群中一少年走到老道身前,行禮道:“師傅,您怎么了。”

  老道縷縷胡須道:“疾風徒兒,為師命你馬上召集所有蜀山弟子到大殿前集合。”

  “是,師傅.“疾風領命飛去。

  老道望著遠方觀著天象。

  這時,從天邊的一方,一位白衣翩翩外形健美,眉目如畫的男子踏著清風云浪疾馳而來。

  老道見著突面露喜色。上前行禮道:”師弟,你已修行得到沖破九重天,本可不管蜀山之事,悠然得仙。沒想到你終究無法割舍世間。“

  男子淺笑:”清逸師兄,你也看到了,一場血雨腥風在所難免。天體異象,恐有災難發生。以蜀山之力難以阻擋。清云來助一臂之力。“老道清逸縷縷胡須點頭。

  此時大殿上集滿蜀山弟子。疾風上前對二人報道:“師傅,上仙,所有弟子已到,聽從師令。”

  這時,天空黑壓壓,一團團陰云向蜀山聚集。

  “魔教千軍出動,莫非想踏平我蜀山。疾風,快通知所有各派掌門,速速趕來蜀山援戰。”老道清逸揮動這拂塵招呼到。

  疾風領命退到大殿,用真氣打開觀微神器。

  此神器是各派聯絡的法器,仙界也可以用它觀看人間世界。世間貧窮疾苦,富貴繁華盡覽無遺。觀微神器有八個角,代表著仙界的八大門派。蜀山,蓬萊,桃花島,月陀島,菩提島,長白山,峨眉山,泰山。一方有難,會有相應的一角發光。各派會酌情支援。但是情急之下,各派也未必會及時到來。

  疾風手指點助峨眉一角。觀微器中間是一圓形鏡子一般的平面。突顯現峨眉掌門的臉。還沒等疾風開口,峨眉掌門說:‘蜀山有難,我們正集合弟子出發前往蜀山。隨后觀微神器顯現峨眉眾弟子集合的畫面。疾風聯絡了個大門派。

  此時,大殿外,魔教圣君夜狼已經率領魔教千軍殺入蜀山,蜀山弟子和魔教混戰一起,均死傷慘重。

  正當一片殺聲四起時,黑云漸漸散開,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大洞。光亮能射瞎人的眼睛。蜀山弟子和魔教眾人均不同程度的受到光的損傷。頓時大地炙熱無比,世間開始著火。人們跑著,喊著,著火了,天火。大地開始干渴的裂縫。房屋樹木著火,河水溪流干涸。無數的人死去。無數的鳥類死去。家禽牲畜死去。

  仙魔兩道看在眼里,自知,天洞大開,所有人都要在劫難逃。天洞不盡發出巨光,還在轉動,下面的所有生物植物似乎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引力,樹木房屋人,牲畜。連著仙魔兩道眾人都要被大洞吸進去。

  清逸和清云飛起直沖九霄。二人合力封堵天洞。但清逸因修行不夠,真氣即將耗盡。清云忙一掌將老道清逸打下云端。清云一人頂天立地,為了天下蒼生,他清云只能犧牲自己。付出一切。他使勁全身內力,推向天洞。天洞已有一半封堵,但是地上的一切仍被黑洞的另一半引力吸入天體。清云要不行了,他要撐不住了。

  突然,一股強大真氣從他后背襲來。

  “堅持住!”一女子喊道。

  清云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她怎么來了,這樣不是兩個人都來送死。”

  此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已從魔界的魔皇九蓮子。此妖女美貌六界第一。雖是魔界統領,但她不問魔界之事,一心修道,法力不再清云之下。

  九蓮子早就傾慕清云,清云也對她的愛藏于心底,礙于仙魔殊途,清云只能選擇相愛不如相望于江湖。

  清云不想九蓮子和自己一起灰飛煙滅,但他現在真的是無力推開她。她通過他的身體已經將修補天洞的內力給他結上。兩人現在也沒辦法分開了。分開也是自爆而亡。索性一起消亡,黃泉路上也不至于一個人凄涼。想著兩人微笑面對。天洞慢慢的合上了。但是兩人也慢慢的化為點點星火。剩下最后兩滴直奔夜空飛去。

  烏云漸漸散去,露出深藍的星空。大地有恢復了平靜。但世間已是一片狼藉。那被吸入黑洞的人和家禽,鳥類等等是回不來了。大多數人都開始了恢復家園的行動。魔教圣君望著天空,尋找著灰飛煙滅的魔皇的那顆星。所有魔人都受了傷。魔皇也沒有了,圣君不知道在為誰統一天下,只得下令撤回魔宮。

  蜀山弟子個個哭泣著他們清云上仙。老道清逸嘆道:”師弟呀,你為了天下蒼生,不息化為一顆星,除去所有修行。不知又要等多少年再與你相見了。“

  不知過了多少年,老道清逸仍然在大殿前觀著天象,也許他在想著他的師弟,看著天上屬于他的那顆星星。

  疾風拿了件披風給清逸披上:“師傅天涼了,你還是會去歇息吧。”老清逸咳了兩聲,自語道:”原來神仙也會生病,老了,老了。“

  ”師傅,你看!“疾風叫道,之間一顆極亮的流星正劃破夜空。速度極快的降落。隨后有一顆緊隨其后。

  ”來了,來了。“老清逸激動的喊道。扔下披風急速飛去,緊跟流星去向。疾風在下面叫著,師傅師傅。

  老道緊跟流星,看到兩顆流星分別降落到一個村莊,一個莊東,一個莊西。這個村莊叫幸福村。正巧這兩戶人家正在生娃娃。流星落下,巨光照亮了整個村莊。一個男嬰,一個女嬰誕生。清逸找到男嬰,告知還字的父母,此孩子要上蜀山修行。以后會成大器,蜀山是修仙的地方,父母再不舍也把孩子交給了清逸道長。這時魔教圣君也來尋找另一個女嬰。大家都知道他們就是上仙和魔皇的轉世。雖已轉世平凡人,但是仙骨和魔念是不能改變的,隨著他們的長大,必定會再度統領仙魔兩界。魔教必須找到他們的魔皇。清逸道長本想一起帶走女嬰,但是沒有時間了,魔皇有魔皇的氣息,走到哪里,魔教都會找到她,帶上她也會給蜀山帶來麻煩。清逸一甩拂塵,:“也罷!我就將你用蜀山結界封在此地,能拖一時是一時吧。希望仙魔大戰來的晚些。”清逸用法術給村莊設了結界,并來到女嬰家,把蜀山弟子的宮鈴給了她,告知其父母,十五歲前不得讓她出村,十五歲后,出村必要上蜀山。否則全村人性命難保。父母連連答應,沒想到生了個災星。清逸抱男嬰乘風飛去。

  魔教之人也到,村外結界外眾多鬼影浮動,只聽魔教圣君說:“何人設了蜀山結界。明明魔皇在此,為何此時沒有了。”圣君想竭力打開結界,卻終究還是沒有打開,想到:“清逸這個老道,功力漲了不少啊。”旁邊護法扎姆夏問道:“圣君,怎么辦?'“撤吧,魔皇就在這個蓮花村子里。一定找機會接出魔皇。”夜狼率魔族回到了魔宮。

  一晃就是十五年,幸福村的人們過著安定平和的生活。

  清晨。一個撒面陽光的小院里,一個農婦正在打理著院子里的蔬菜,一群小雞歡快的在菜地里游戲著。

  “娘,你怎么起這么早啊?”一個十五歲的女孩伸著懶腰從木屋里走出來。

  “還早,太陽早就曬屁股了,你昨天繡花繡的太晚了,我就沒叫你。”農婦木氏直起腰走過來,笑著說。“餓了吧,娘去給你做飯。”

  “哎,娘,小雞都跑出院子了。我去抓回來。”

  “紫西呀,千萬不要出村子啊。”

  “我知道,娘。”木紫西邊說著邊拿起一個竹樓背上出了院子。一路上追趕著小雞。但是小雞好像跑出很久了,因為木紫西家住在村西頭,出了院子就是樹林。木紫西一路只顧抓雞,卻忘了,清逸道長的結界。不知不覺就沖破了結界。魔教圣君夜狼靈敏的嗅到了她的魔皇氣息,飛出魔宮翻越千山向幸福村而來。木紫西越走越遠。山里的妖魔鬼怪也都聞到了魔皇的氣息,紛紛出來跪拜。木紫西感覺四周陰森森的嚇人。她停住了腳步,這才發現自己已離村子好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