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5 09:43:02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悟空小傳
  4. 序 滄海龍戰

序 滄海龍戰

更新于:2018-03-16 11:40:22 字數:1191

  今后的事,誰也不曾想到,這是一切的開始?

  或者,早已開始……

  浩瀚汪洋,空寂無垠,波濤翻涌,遠處隱有雷聲蹤跡,伴著森白的閃電,照著本就不平靜的海面劈下,一道道電弧劃破了整個天與地,伴著滾滾而來的雷聲和烏云,不安分地落在海面之上,雷電與水一經交合,卻是更有助勢,海水之上還有電芯閃爍。

  汪洋之下,海底龍宮之前,少年孩童般清秀的面容上滿是清冷的肅殺,手中的銀槍閃著森寒的光,一雙漆黑的眼眸似乎凝著這世間最寒冽的冰雪,亂石也難激起一絲漣漪。

  少年一身素白,白色的衣,白色的發,手中銀白的槍,卻忽然抬起,指著前方。

  龍宮之主,被這少年氣得發抖,不錯,龍宮之主正是龍王,只是他并非四海龍王任意一位,雖是龍之同族,卻非正統,故被不解緣由的世人稱為妖龍。

  “你是什么人,膽敢擅闖龍宮?”被氣得發抖的妖龍王,厲聲指責了起來,這少年手中的銀槍一旦舞動,他的水晶龍宮就整個震動了起來,而且這少年僅憑手中銀槍眨眼就斬殺他全數水族軍士,銀槍帶血,衣襟染血,這少年仍是冷若寒霜,未曾有一點動容。

  他,究竟是什么人?

  “青龍飛若,奉玉帝之命,前來取妖龍首級。”少年開口,音色稚嫩卻冰冷,未有一絲一毫的情感起伏。

  “原來是玉帝的走狗,老朽修道多年得成這龍身,卻反而成了他口中的妖。”聞得此言,那龍王笑起來,分外的冰冷諷刺,“你方才自報家門,乃是那鎮守東方的青龍星君,卻原來是玉帝的一條狗!”

  最后一個字音壓得極其重,飛若卻不著惱,而是一字一句冰冰冷冷,“這是最后一次我替他做事。”

  “最后一次做的也是狗,哈哈……”妖龍王聞言忽而張狂大笑,笑聲凄厲,只是在飛若聽來,卻是無比諷刺,秀氣的眉,輕輕一皺。

  “你再笑,還是一樣要死!”不再同他多話,飛若提槍疾速刺出,那妖龍王卻不閃不避,就這樣讓銀槍貫穿了自己的胸膛,血液飛濺而出,滴落在水晶龍宮的大殿之上,像是盛開的血色之花,斑斕艷麗,無聲地唱著哀傷的挽歌。

  “我是死定了,不會有錯,老朽還有一個年幼的女兒,你不如也將她一并殺死,讓老朽黃泉路上,也不寂寞!”即使狼狽地倒在地上,妖龍王的笑容依然張狂諷刺,就像飛若做的事情是多么的可笑一般。

  “玉帝要的是你的命,孩子何辜?”居高臨下地看著倒在地上的妖龍王,飛若的回答平靜冰冷,漆黑的眼眸之中隱有溫暖的光,只是一瞬即逝,彷如一瞬的花火,絢爛卻極其短暫。

  “我的女兒會替我復仇的,你會后悔的青龍星君,若你不殺我的女兒!”斷氣之前,妖龍王張狂的笑容忽然滲出一絲怨毒,就像惡毒的詛咒一般,那不曾閉上的雙眼怨毒地盯著飛若。

  “父王!不——!”空氣似乎有著一瞬間的凝滯,飛若低頭看著由內殿奔出的少女,撲倒在妖龍王的尸身之上痛哭,看著自己的眼光充滿仇恨和怨毒,看著少女年幼稚嫩的面頰之上,有著不符的哀傷和怨毒,他眼底隱隱透出一絲不忍與憐惜。

  他閉上眼,仰起面孔,孩童般清秀的面容之上有著隱忍與悲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