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20:3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自由與守護
  4. 第二章 新的家

第二章 新的家

更新于:2018-03-18 16:14:51 字數:2172

  一個決定人生的選擇就在這樣的戲劇性下結束了。

  最后的結果就是許睿過繼給林峰,改姓為林,從此更名林睿,直到許謹繼承許家,他才能有機會選擇是否回歸許家。

  過繼給林峰,自然是跟著林峰學習,學習林峰的本事,而林峰是道門弟子,所以許睿要跟著林峰回返道門,學習道門的武功,時間定在許睿三歲之后。

  最無奈的莫過于許諾,他最不希望的結果就是這樣,因為他知道林峰一直有個計劃,一個非常危險的計劃,這些年來林峰一直都在物色實行這個計劃的合適人選,那么現在這個計劃的人選毫無疑問會是許睿,雖然他自信他和林峰會提供絕對的安全給許睿,可要是萬一...他不敢去想。

  而事件主角許睿現在是完全不知道,就算跟他說他也不懂,他才一歲啊。此時的他玩累了,在林峰的懷里睡著。

  客人們漸漸散去,想著剛才的一幕,他們也是無奈的笑笑,彪悍的小家伙,就算選擇的是自己,可能自己也搞不定。

  林峰站起身將孩子交給一旁的保姆,自己向著許諾走了過去:“我先去回去安排了,等他三歲生日的時候我再來接他。”林峰走到許諾跟前笑著說到,滿臉的戲虐,看著好友無奈的表情,他是說不出的痛快。說完便要轉身離去。

  許諾一把抓住林峰的肩膀,嚴肅的說:“等等,我知道你肯定會讓小睿來完成你們的計劃,你們的計劃我會幫忙,需要的一切我都會打點好,這是小睿自己選的,是天意,我不會干涉,但是只有一點,你必須要保證小睿的安全,我不允許他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你明白嗎?”

  林峰轉身,看著許諾臉上的嚴肅,點點頭:“放心,他現在也是我的兒子,我向你保證,就算有危險,我也一定先他而死。”說完拍了拍許諾的肩膀,便轉身離去。

  許諾看著林峰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便也轉身向著自己辦公的內院走去,有些事情必須現在開始安排了,越早計劃,才會讓一切變得更完美。

  兩年后,林峰將許睿帶離了許家。

  林峰帶著許睿出了許家,一路向西而去。一路上交通工具不斷變化,從火車到汽車,再到拖拉機,然后是牛車,最后進入深山,只能靠走了。

  一路上,許睿并沒有離家的悲傷,而是新奇,對外面世界的好奇早就沖散了離開父母,兄長的悲傷。一路上,許睿不停地問這問那的,林峰都一一的回答,不過以林峰的性子,哪有這么好心,十句話就一句是真的,其他的全是逗許睿玩的。

  比如坐著牛車的時候,許睿問牛是吃什么的,林峰的回答是,吃肉,閑時放入山中,他們會自己捕獵的,什么狗熊,老虎都打不過他,看到它頭上的角了沒,那就是它的武器。

  起先許睿信以為真,然后休息的時候看到一旁的牛在吃著草,許睿氣得把林峰的酒全倒了。

  之后嘛,林峰就倒提著許睿進了深山。

  “對了,我跟你說的你都記住了嗎?”林峰拎起手中的許睿搖了搖問道。

  “你和我說了那么多,誰知道你說的是什么,快放我下來,中午吃的都快吐出來了。”許睿不滿的回答著。

  林峰看了看手里的小家伙,然后往雪地里一扔:“就是關于現在我們的關系,還有你自己的身份啊。”

  許睿將臉從雪里拔了出來,吐掉口中的雪渣,回答道:“早就記住了,我現在姓林,叫林睿,我們嘛”說到這,徐睿撇撇嘴,繼續說道:“我們是父子。”說完順勢翻了翻白眼。

  “不是,你小子這什么眼神,什么表情,那你說說我怎么不能當你爹了。”林峰盯著身旁的這個小家伙問道。

  “你不靠譜啊,我媽說的。”扔下這么一句話,許睿,不,應該說是林睿,林睿不再理會一旁的林峰,慢慢的向山上走去,留給林峰一個背影。

  林峰望著前面的小小身影,哭笑不得的跟了上去,“喂,臭小子,你等等我,走那么快干嘛,你知道路嗎你.”

  一個小時后,兩人終于來到了山頂之上,上頂上,是一座巨大的道觀,道觀大門之上是一個巨大的“道”字。

  林峰搖了搖背上的林睿:“喂喂喂,臭小子,起來了。”

  “到了?”林睿迷糊的問道。

  “到了。”林峰回到,語氣沒有以往的玩世不恭,很正式,很嚴肅。

  就在林峰將許睿放下來不久,道觀的門終于是緩緩打開,一位老人慢慢的走了出來,老人的頭發花白,身材,相貌都不出眾,跟個普通老大爺差不多,但他的眼睛卻神采奕奕,他打量著林睿,蒼老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然后,林睿只覺眼前一花,老頭已經站在他的面前了,他被嚇得一個踉蹌,老人伸手一拉,順勢就將林睿抱了起來,問道:“孩子,看清楚我過來用了幾步嗎?”

  林睿,回過神來,看著面前的老頭,想了想,說到:“六步。”

  “嗯?”老人有些吃驚,就連林峰也將頭抬了起來看著在師父懷里的小家伙,眼中也帶著吃驚。

  “哦,不對,剛才你還踩了一下那塊大石頭,應該是七步才對。”說完還指了道路旁的大石頭。

  “哈哈,好好好,不錯不錯。”老人開口便是三個好,兩個不錯,而且開懷大笑,很是開心。

  “走,我們進去。”說完抱著林睿就向道觀走去。

  林峰跟在后面,嘴里還在嘟囔著:“見鬼了吧,老子當年才看清五步而已!“

  進入道觀,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宏偉的大殿,大殿門口站著一個女人,懷里抱著一個孩子。

  看到林睿一行人走了進來,她也迎了上來,先是看著林峰微笑著點點頭,然后看著老人懷里的林睿,微笑著說到|:“你就是小睿吧,我是林峰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呃,該叫什么好呢。”說到這里女子蹙了蹙眉。

  “媽媽?”林睿接過話。

  “嗯,沒錯,是叫媽媽,以后我就是你的媽媽了,這是你的妹妹月兒。”說著搖了搖懷里的孩子:“這里以后就是你新的家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