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7:4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永痕星塵
  4. 第二章 赴宴

第二章 赴宴

更新于:2018-03-16 13:14:35 字數:3499

字體: 字號:
  在煩惱了兩天后,威娜還是決定不把請柬的事告訴家里。

  “請柬只邀請了我一個人,萬一父親母親大人不同意認為是我在開玩笑不就糟糕了嗎?而且我現在是一個正式的大人了,一名真正的淑女,有權利決定自己的自由。等成功參加完宴會,讓大家大吃一驚,到那時再說明也不遲呀!”

  第三天夜晚,在眾人都熟睡之后,威娜悄悄的起來,將藏起來的禮裙靜靜換上,一切準備就緒后,威娜再一次被自己迷倒了,“果然我還是有美女的潛質啊,呼呼!”

  正值午夜,一輛馬車穿過寂靜的街道,悄無聲息地停靠在了威娜家的花園門口。雖然猶豫再三,少女的好奇心和對浪漫的追求最終還是讓她踏上了馬車。非常的順利,沒有一個人來干擾,感謝女神保佑。

  雖然威娜也曾懷疑這是否是人販子的陰謀,但是當她踏進馬車后就打消了自己的懷疑。馬車的內飾極盡豪華,毛茸茸的真皮坐墊,車廂內四角還放置了稀少的火紅礦石用來做照明裝置,旁邊還有一些書籍用以打發旅途時間,甚至還有一些可愛的小點心。如果把這種細膩安排的人稱為人販子的話,那強盜都可以參加紳士的聚會了。

  威娜越來越期待伯爵大人的宴會了。要是能在宴會上和哪個王公貴族來段美麗的邂逅,那會不會成為一段亂世佳話啊?胡思亂想中馬車不知不覺的前行著,不過為什么會在午夜呢,這是威娜始終想不通的地方。

  沒多久,馬車便停了下來。門被輕輕地打開,威娜按耐著撲撲亂跳的小心臟準備面對迎接自己的人。會是地獄嗎,還是充滿美好浪漫的天堂?

  “親愛的威娜小姐,我是克里曼大人的女仆,非常高興您能接受我家主人的邀請,請允許我帶您去見我的主人。”

  威娜小心的往外偷看了一眼,站在門外迎接的是一位容貌端莊的女仆,黑白相間的女仆裝包裹著玲瓏的身段,行的禮儀也是非常之標準,一看就是到是受過上等教育之人。

  威娜小心翼翼的走下馬車做了個回禮,“你好,我是威娜·D·賽克,賽克家的三女,請問是你的主人邀請了我嗎?”

  “是的,威娜小姐。我家主人命我在此迎接小姐。主人已在會客廳,請威娜小姐隨我去見主人吧。”女仆的話很簡潔,但是卻感受不到什么感情,就像人偶一般。

  “好的,勞煩您帶路。”既然來了,不去不是很失禮的行為嗎?威娜默默的說服自己,可是心中卻像狂風驟雨時的大海一樣洶涌澎湃。

  威娜感覺自己似乎來到了一個中世紀的城堡了一般,悠長的石砌走廊,偶爾吹來一陣夜晚的寒風。周圍是用火焰來照明,里面不知燃燒著什么使得火焰格外的明亮,而且還飄來陣陣微香,應該是某種動物的油脂混合進了特殊的香料。

  女仆每一步的距離都意外的相同,威娜心中感嘆這是經過了怎樣的訓練才能走成這樣。望向不遠處的走廊盡頭,那里是一個圓形的大拱門,大門敞開著,時不時閃過幾絲人影。

  “那里就是宴會的大廳嗎?”

  “是的,威娜小姐。”女仆自然的回答道。

  就在威娜準備迎接人生第一個最高級的盛宴時,一只修長的手臂悄無聲息地搭在了威娜的肩頭。

  “嗨,這位美麗的小姐,您看起來似乎非常的美味。請務必與我共舞一曲!”說罷,那只手的主人便將臉貼近威娜,順便還捋起一絲威娜的秀發在其上深深的嗅了嗅,“啊,剛成熟的少女,如此的鮮嫩,這怎能不叫人垂涎欲滴,我的鼻子在你踏進這里第一步時就告訴了我你的芳香。”

  “啊!!!”威娜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到了,反射性的想往后退,可惜重心不穩上半身卻反而先倒下去了。不過還好有人及時地挽住了威娜的細腰,避免了威娜可愛的翹股與地面的親密接觸。遺憾的是這手的主人卻和說出上面流氓發言的是同一個人。

  一陣驚嚇后威娜才發現那人不僅摟著自己還把臉與自己貼的好近。“啊,多么俊俏的臉頰啊!”這是威娜第一個反應。摟著威娜的是一名俊朗的少年公子,無論是身材還是氣度,絕對是眾多少女夢想中的白馬王子,再加上一身華麗而又不失大體的名貴禮服,很好的襯托出了此人的高雅。

  “咦,高雅?!剛才好像誰的發言很流氓吧?”終于回過神來的威娜發現了問題所在,畢竟不認識的男女摟在一起可是很不檢點的行為啊。威娜趕緊松開摟著自己的手,下意識的站到了女仆背后。

  “弗拉特少爺,這位是克里曼大人請來的貴客,在我完成接待使命前,麻煩請您不要騷擾客人。雖然您同樣是客,但妨礙我工作的話我也會覺得很困擾!”帶路的女仆居然毫不介意地說出了這番話。

  “是是,別生氣啦,我也是一時手癢罷了。難道克里曼大人挺喜歡這種調調?這樣極品的貨色,真不愧——”

  “弗拉特少爺,我不許您在我面前侮辱我的主人,作為仆人我有義務維護主人的聲譽!”

  這一次,威娜似乎從女仆的口吻中聽出了些許感情,那是生氣。

  “哈哈哈,別,別動怒,我開開玩笑罷了。”叫弗拉特的男子似乎真怕女仆會生氣,趕緊支開話題,“真是抱歉,我這人一遇到美麗的女孩就會口無遮攔,還勿必請您原諒我剛才的胡言亂語。”他忽然把話語拋到了躲在女仆身后的威娜身上,并且從外側的口袋中摸出了一個橢圓形的金色小果子,不由分說的塞到了威娜的手心里,“這代表我的一點小小歉意,不過我相信我們很快又能夠見面的。”

  做完這一切男子便大步離去,在威娜驚訝的目光中消失在了走廊盡頭。

  “請不要在意,伯爵大人的城堡總是會聚來一些奇怪的客人。不過請不要擔心,我家主人是真心邀請小姐您前來的。”女仆的口吻又回到了剛開始的人偶般毫無感情。

  “你家主人和伯爵大人是好朋友嗎?”威娜試探性的問道。

  “確實如此。”女仆回答完后便不再開口,威娜也不敢再追問,同時把剛才男子塞到手里的金色小果子收了起來。她沒能認出這是什么果實,但別人畢竟是算賠禮道歉了,胡亂扔掉也不好。

  “啊,剛才那個人好英俊,身材也好高,比哥哥還高半個頭吧。只是可惜嘴巴那么不老實,對,一定是個花花公子吧!”就在威娜還在對男子胡思亂想時,她們已經來到了宴會大廳門口。

  那是一個威娜從小到大都沒見過的巨型大廳。正中間的高臺自然是舞池,上面早有數十對男女互相偎依在一起,隨著優雅的音樂翩翩起舞,光下面為他們演奏音樂的樂師恐怕就有上百人之多。舞池的左右不遠處各林立著十幾張超大的餐桌,上面擺放著滿滿的果實佳肴,奇珍野味,自然也擺滿了宴會必不可少的酒。各種裝滿液體的瓶子被擺放在長長的的酒桌之上,種類更是琳瑯滿目。有的清澈如泉水,純凈無暇;有的色如烈火,猩紅熱烈。最讓人在意的是一些酒瓶之中似乎還浸泡著什么東西,有的似某種水果,有的卻像某種小型動物,更有甚者,卻似某個未滿月的幼嬰,正在吸吮自己的手指。只不過在這里沒人會去在意,當金錢與權勢已經滿足不了欲望的時候,新鮮的刺激就成了唯一的宣泄口。

  威娜被女仆引領到了大廳的二樓,那里是一個個被單獨分隔開來的私人包廂,里面不時傳來一陣陣男女的歡聲笑語,威娜甚至從某個未關緊的門縫中撇到了一對摟在一起的男女,“衣衫不整,何等失態啊!”大概這些對威娜這個稍微保守的姑娘而言太過刺激了吧。

  從沿途的走廊可以俯瞰整個大廳。威娜似乎有些失神,這里的一切都遠遠超出了威娜對普通貴族的認知。女仆在一個客廳門口停了下來,輕輕地敲了兩下房門,

  “主人,威娜小姐已經帶到了。”

  “好的,請帶她進來吧。”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在懷著幾分的不安和稍許的期待中,威娜終于見到了神秘的邀請人。

  一個身著紅褐色禮袍的男子正坐在客廳中央的木質椅上,中分的發飾,灰白色的頭發一直延伸到了肩部,棱角分明的臉給人一種穩重的感覺。尤其是嘴唇上的兩撇黑色小胡子分外凸顯了此人的魅力,一雙灰褐色的眼睛正溫柔的注視著威娜。

  神秘而又充滿威嚴感,但是卻不會感到討厭,這是這個男人給威娜的第一映像。

  “您好,我是威娜·D·賽克,賽克家族的三女,非常感謝您的邀請。不知可否告知您的尊貴身份,如果您是我父親的朋友,我回去以后一定轉告父親大人,屆時請不吝惜移步光臨,以感謝意。”雖然這個地方大大超出了威娜的想象,但是此刻貴族的禮儀威娜確是一分不漏的表現出來。威娜盤算著此人要是和父親大人有交集的話,搞不好可以幫上現在的家族重新翻身。

  “嗯,非常抱歉美麗的小姐,我并非你父親的故友,我只是單純對你感興趣罷了。”中年男子毫不顧忌的說到,“當然請別誤會,并不是男女之間的感情之事。”中年男子微笑著補充到。

  威娜有些害羞,又有點失望。害羞是對男子的話,對自己感興趣嗎;失望是這個男子和自己家族并無瓜葛。

  “那么我能夠拜見一下這里的主人,就是您請柬上所說的伯爵大人嗎?”失望歸失望,威娜把小算盤打到了這里的正主上面。

  男子露出了一絲微笑,似乎對威娜的從容感到滿意。畢竟一個剛滿十四歲的小女孩能夠在這種場合做到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只身前來,落落大方,還能夠意識到必須拜訪這里的主人,看來自己找了個不錯的“誘餌”。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