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30:38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江一鳴
  4. 第三章 謎一般的少女

第三章 謎一般的少女

更新于:2018-03-17 17:17:02 字數:2645

字體: 字號:
  事務所離江一鳴的家距離還真遠,直到傍晚7點他才回到家,以后上班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他想。

  他家所在的小區在華城大學附近,小區的房子大多租給大學生們當公寓。他家對門之前是2名大學情侶在這里住,今年剛好畢業。房子空了3個多月,最近又搬進了新鄰居。不知道新鄰居是什么樣子,只要不是什么不良少年就好。他一邊想著一邊正準備打開家里的鎖。這個時候,隔壁的門開了。

  江一鳴與她的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昏暗的光線,狹窄的樓道,極度的寂靜,寂靜到只能聽到她的呼吸聲,就像蝴蝶一般,輕輕地在樓道中飄蕩,溫柔的翩翩起舞。令人不由自主的想入非非,卻又帶著一種不可侵犯的高貴。

  借著屋內傳出的微弱燈光,一個嬌小而妙曼的身姿出現在他的眼前。這幅朦朧的畫面讓他驚呆了,他一動不動,時間猶如靜止一般。兩人就如此互視著,也不知過了多久。一縷猶如鈴鐺般悅耳的聲音以很自然地方式穿透了這美麗的童話,讓江一鳴的夢回歸到了現實。

  “垃圾丟在門口可以么?”他回過神來,才發現,女孩正拖著與她身材不協調的大布袋。問道。

  估計她已經無力把垃圾拖到樓下了。“垃圾應該統一放到樓下的處理站去,可以的話我來幫你吧。”并不是他好管閑事,而是對于這個聲音,他沒有辦法拒絕,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這個聲音很熟悉。

  于是他抱起布袋,走下樓去,女孩小心的在他的側身保持著布袋的平衡。這個布袋對于江一鳴來說,都嫌太大了,大到把他前面的視線全部擋住了。

  “垃圾可真多啊。”他尷尬的說道

  “嗯。”女孩似乎沒有更多的精力去聊天,全神貫注的注意著腳下的步伐。

  兩人并排著下樓,再加上一個巨大的布袋,把整個樓道口都堵住了。幸好沒有上樓的人,否則說不定會發生不小的車禍。

  “我叫丁寧。”一路下樓我們都保持著沉默,現在走到樓下來了。不那么擁擠了,也不那么危險了。她自我介紹道。

  “很好聽的名字,很適合你。我叫江一鳴,住在你隔壁。”

  “哦”又是這么簡單的一個字,就結束了好不容易打開的話匣子。他從來沒有想過‘嗯’或‘哦’有這么大的殺傷力。不過他仍然希望說些什么,打破這無聊的沉默。

  “你一個人住么?”

  “嗯。”

  “你在華城讀書么?”

  “嗯。”

  “你學什么專業?”

  “歷史。”

  又是一陣沉默,仔細想想,她好像沒有講過一句比較長的句子。

  垃圾站的位置離樓道并不遠,但由于垃圾包過于沉重,加之體積太大,擋住了江一鳴的視線,所以來到這里時,他已經氣喘吁吁了。放下包袱,整個人如釋重負一般。

  在朦朧的月光下,身邊的少女正注視著這個滿身大汗的少年,這時的光線已經足夠能讓江一鳴看清對方的面龐了。

  少女小小的臉搭上大大的眼睛,襯托出她細膩的輪廓,頭發像是隨意減去似的,披在她的雙肩上,卻又如此的合適與自然,那對像是點上墨色的瞳孔,一邊映照著江一鳴,卻又像是看向遠方般空洞與深邃。

  “你,很累?”少女用溫柔的聲音問道。

  “出了點汗而已,平時運動的話,比這更耗體力。”他回答道。

  “你,來我房間。”少女說話的方式總是這么簡單。

  江一鳴跟在少女身后,向樓道方向走去。金砂般的月光批在少女的身上,讓江一鳴不由自主的盯著少女的側面看,不知道為什么會被這個少女所吸引。他只是隱隱地感到一種久違的熟悉。

  來到少女的房間,沒想到布置意外的簡單。這是兩室一廳的布局,一個人住已經顯得很寬敞了,但是她的客廳卻只簡簡單單的擺了一張桌子和4把椅子,其他什么東西都沒有,臥室的門半開著,里面也似乎僅僅只有一張床。讓人感覺不能說是簡單了,而是空曠了。

  “坐吧。”剛剛進門,丁寧說道。

  雖說主人已經下了命令,但是放眼望去,能坐的地方只有飯桌的椅子。即使知道不合適,江一鳴也只好坐了下去。

  丁寧從廚房倒好一杯水,端到江一鳴面前,然后面對著坐下,面無表情的望著江一鳴。

  接下來就是難熬的沉默。沉默已經讓人不適應了,何況有一個少女在對面盯著。

  “你的房間好空啊,是不是還有東西沒搬過來?”江一鳴尷尬的喝了幾口水道。

  “沒有了。”丁寧說道,像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水壺,又往江一鳴的杯中加水。

  “喝吧。”

  既然主人下命令了,也只好喝完了。

  “好喝么。”這是她為數不多的主動開口。

  “嗯……”要說白開水有什么好喝的,實在說不出口,江一鳴只好敷衍道。

  當他喝完杯中的水把水杯放在桌上時,丁寧又立刻加滿。既然都倒了,也只有喝了。江一鳴想。

  于是喝到第四杯,小水壺中的水已經掏空了。丁寧起身,一副還想去加水的樣子。江一鳴見狀,阻止道。“水就不用了,我喝的已經夠了。你找我來是有什么事么?”

  “你,還記得我么?”她的面龐仍然沒有任何表情,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更加吸引人。

  “我們好像是第一次見面吧?”對于這樣特殊的一個女生,打死他,他也不會忘記的。

  “你,腦袋沒事吧?”不知道她是在問車禍的事,還是在諷刺江一鳴,忘記她的事。

  “腦袋?你說的是指哪方面?”江一鳴不確定要怎么回答,試探性的問道。

  丁寧似乎并不在乎答案。依然自顧自的說道。“和我,去一趟黃山好么?”

  當然,江一鳴很樂意陪同這么美麗的女孩去黃山旅游,但是按照常理來說,沒有人會一見面就提出一起去旅游的,何況這并不是旅游的季節。

  “你為什么想去黃山呢?”他認為對方這么要求一定有她的原因。

  “不能說。”丁寧仍然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

  “為什么要我陪你去呢?”

  “不能說。”

  “一定要去么?”

  “一定。”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女孩堅持要江一鳴陪她去黃山。雖然江一鳴并沒有什么拒絕的理由,但是他同樣沒有同意的理由。

  他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他看著坐在對面的丁寧,一動不動的望著自己。突然想起早上白守一說的,‘心虛的人不可能有那么堅定的眼神’。雖然丁寧的表情一直很平淡,但是她的眼神卻始終如一。‘她沒有心虛。’江一鳴為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

  于是他決定陪同這個女孩去黃山一趟,只是考慮到今天剛剛找的工作,不能第一天上班就請假吧,于是道。“這周6我們出發,今天周二,4天之后如何?”

  丁寧并不在乎時間,只是點點頭,她不再說話了。看來她要說的已經說完了。但是仍然呆呆的坐在那里。她似乎不太會與人交流。

  江一鳴漸漸習慣了丁寧的性格。他知道談話應該到這里結束了。“那么我回去了,周6你就呆在家里,我來找你。”說著站了起來朝門口走去。

  回到家中,他才想起自己還沒吃晚飯。但是已經毫無胃口了,今天碰到了太多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事,讓他覺得很疲憊,現在只想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休息。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