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1:5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水塔
  4. 浮游生物(1)

浮游生物(1)

更新于:2018-03-17 11:33:56 字數:3023

字體: 字號:
  我的思想隨著閃爍的綠葉而閃爍,我的心隨著陽光的愛撫而歌唱。我的生命樂于隨同萬物浮于空間的蔚藍里,時間的墨黑里。那時的彼岸花,花和葉,還相生相隨。

  老舊的路燈掛在巷角,烏黑的青石板倒映著燈光,雖然不是很亮,但在黑暗中還是閃爍著唏噓點點零碎的光一張清秀的臉在黑暗中被微弱的燈光照的發白。仿佛周圍成片的黑暗也無法吞噬他的臉,白皙的臉儼然是黑暗中的死角,黑夜只能彌漫他的雙眼。一雙空洞無神的眼睛,也不知道經歷多少次的傷感抽泣。原本天真的臉蛋變得只剩下冷漠,可望而不可及。從前一雙純澈明亮的眼眸如今也透不出一絲溫情的光。洛子凡獨自一人手推著單車緩緩前行,皎潔的月光像雨點一樣打在他的身上,頃刻間又讓人感覺到一盞柔情。他走路的時候像幽靈一般沒有聲音,但是步伐卻也不失穩健。靜悄悄的黑夜里只有月光,零碎的燈光,還有單車的車輪轉響。這里是一座古鎮,看不到外界的繁華似錦。只有唯一的一條公路通往不遠的城區。不知他走了多久后在一條幽遠的小巷里停下了腳步。“誰,出來”他鎮定的喊到。不遠處的轉角一個女生怯怯的邁著點內八字的腳步緩緩的走了出來,月光下她烏黑的散發俊俏的臉蛋再加上一點委屈的表情很是可愛,洛子凡只是在一旁靜靜的觀察著。那個女生也只是稍低著頭,雙手非常羞澀的拉著雙肩包的帶子回答了一句“是我…”子凡依然像只僵尸似的站著便回應道“慕子儀,你跟著你跟著我干嘛…”。“我…我…”還沒來的急說完便被子凡打斷“你怎么了…”。子儀怯怯的說到“明天,可以和你一起上學么…”子凡沉默了幾秒回應到“恩…好吧,明天在這里等著你”。說罷洛子凡轉身推著單車走進了一間小屋,只留得慕子儀一人在原地歡喜半天,最后一個人得意的一路小跑回家。

  生活總是在無意間得到很多的驚喜,慕子儀聽到洛子凡的答應后,像一只受驚的小鹿似的跑回了家,當爺爺問他為什么這么高興地時候她都一直笑而不語。而洛子凡這邊卻顯得有些郁悶,但是內心中有一種莫名的詫異,仿佛這個嬌羞的女孩在他的記憶里存活了上萬年。疲憊容不得他再做思考,簡單的整理了下自己,洗了個澡就轟然倒床睡下了。這個單薄的身影在這個屋子里不免的顯得有些空曠,有一種難以言表空虛和寂寞。他仿佛天生就是一個不合群的孩子,比起別人仿佛他有些冷漠,甚至冷得有些慎人,看起來神圣不可侵犯,地球好像都不適合他生存一般,很寂寥。這座古屋是他從小生長的地方,小時候他可以開開心心的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不知過了多久,奶奶離開了人世,只剩下他和爺爺相依為命,又不知過了多久在城市里走出頭的爸爸和媽媽又無情的把他帶到了一個水泥的世界,在和爺爺離別的那一天他哭了很久,而且從那以后,一種無名的冷漠便常年掛在他的臉上,不論爸爸媽媽怎樣哄他,給他買新意的玩具,漂亮的衣服和很多美食,他都只是嘗試,卻從來都不會露出一絲笑容。久而久之,所有的人都開始習慣他的冷漠,一只怪物就這樣在這個世界上滋生下來了。又不知道過了多久爸爸和媽媽吵架分居,他也倔強的和爸爸大吵一架,最后不辭而別的回到這個童年開始的地方,雖然物是,但是那個慈祥的奶奶,那個和藹的爺爺,還有童年時那個神秘的玩伴,都不復存在了,只剩下這個空蕩的屋子,一個孤獨的人。

  天邊一片嫣紅色燃起,這里的朝霞看起來是那么的美麗,就像天邊一個嬌羞的新娘剛揭開那個掩面的蓋頭露出那張紅潤的臉。慢慢的黑夜漸漸下沉,朝霞也漸漸遠逝。沒有高樓的烘襯,只有這鄉土的氣息,朝霞看起來是那么的自然唯美。洛子凡安詳的躺在房間里的木板床上,眼睛隱隱的做睜開狀,但是仿佛夢魘一般額頭上冒出一絲絲冷汗,看樣子是夢到了不干凈的東西了。良久,他一眼朦朧的睜開眼,不失往日的俊俏,緩緩起身揉揉眼睛走下床。揚起手輕輕的用手臂擦額頭的汗,手指輕巧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慢慢的走到洗漱臺前。很快就洗漱完了又回到了床邊,脫下寬松的睡衣露出看似瘦弱的身材,脖子上露出十分顯眼的鎖骨,勻稱的肩膀上顯露出兩塊結實的胸肌,深吸一口氣,腹部的肋骨清晰可見手臂上同樣是與身材極不相付的肌肉,看起來很是怪異。他在老舊的衣柜里翻出了一件灰色的長袖垂領修身上衣,換上了一條深黑的修身牛仔褲,簡單的套上一雙簡樸的黑色中幫帆布鞋。看起來不失一絲陽光,加上他冷漠的臉蛋上加些俊俏很是吸引人。他隨手抓起床邊一個深藍色的漆皮單肩包向門口走去,隨意的關上了房門拿起窗臺邊的水壺,走到一盆牡丹花旁,似笑似的澆了點水后又把水壺放回了窗臺。輕巧的走向了門外,轉身又關上了院門。當走到了昨天和慕子儀相遇的地方時,發現她似乎已經在那里等待了良久。洛子凡帶著歉意的向慕子儀走去,他走路似乎沒有聲音一般,當他走到轉角的時候,慕子儀還在東張西望似的找他的身影。洛子凡悄悄的走到她的背后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她驚訝的轉過身發現他已經站在她的旁邊了。洛子凡不好意思的打招呼道:早。慕子儀轉身看到他的那一刻,便滿臉通紅,此時只能不好意思的回應道:早...洛子凡輕輕的拍拍她的肩頭:走吧,再不走就遲到了。慕子儀乖巧的點點頭,轉身低著頭跟在洛子凡后面。慕子儀今天的一身打扮看起來很是可愛,仿佛是一朵嬌羞的花朵剛經晨露一般。兩人慢慢的走過一條又一條的小巷,終于走上了大路。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一句話,良久就走出了小鎮。只見公路上遠遠的開來一輛大巴車,也是唯一個可以通往校園的公交車。兩人投進硬幣后就一起上了車,找了一個兩人的座位坐下了,因為小鎮處在郊區,附近沒有幾個學生,車上的人屈指可數。一坐下來慕子儀就更興奮了,開口對著洛子凡說起了話:子凡哥,你爸爸那么有錢,你為什么要跑回鎮里,自己一個人住啊?我很費解唉...“恩...怎么說呢,可能是我不適合那種生活吧。”一路上不斷地有人上車,他們兩也一直在聊些無關緊要的八卦。直到快下車的時候子儀弱弱的說了一句:那你為什么不笑啊,好像從來沒有看到你笑過的唉。洛子凡抬頭便給了她一個白眼狠狠的說了一句:不喜歡。慕子儀頓時感覺雷劈一般,很識趣的低下了頭一句話也沒說,一臉委屈快哭了的表情。洛子凡下意識的說了一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很快就到了學校,洛子凡和慕子儀并著肩一起走進了校門口,不免的引來一大群人的圍觀。平日里的冷面王子今天怎么會和女孩子一起上學,惹得不少女生的圍觀的討論,一路伴隨著大家的討論,洛子凡若無其事的直徑走到教室,而他旁邊的慕子儀仿佛遭受到打擊一般低著頭沉默不語的跟著洛子凡走到了教室。塔城第一中學是他們這最好的學校,這也是當初子凡的爸爸為什么送他到這里的原因,而子儀只是因為爺爺奶奶對她的疼愛希望她可以受到好的教育的熏陶而讓她來到這里的。叫做塔城的城市也不是因為有很多的塔而著名的,主要是因為在子凡和子儀居住的小鎮里有一座千年的水塔而著稱,那是一座古老而又神秘的水塔,仿佛和那個時代的人的智慧不相符合。子凡和子儀一起走到了位置上坐下來了,全班的男生女生都十分驚訝的向這邊看來,由于洛子凡的性格太過冷淡,所以平常的他從來沒有和任何人在一起走過,但是早上他和慕子儀一起上學的事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了。而此時的慕子儀也識趣的低著頭沉默不語,周圍的同學問她時,也只是低著頭搖搖頭并不說話。洛子凡依然是那個態度,那個表情。只是他故意的裝的一臉睡意,緩緩地張開嘴打著哈欠,然后突然間他睜開了眼睛抬起低下的頭向四周掃視一番,周圍的人就像遭受攻擊一般的驚嚇的低下頭,教室里的討論聲頓時消失了,洛子凡滿意的收回自己的視線。剛一轉回頭就聽到了刺耳的上課鈴,一位身姿輕盈的女教師便走進了教室。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