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5:31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就算到了高二也要犯中二呀
  4. ①中二病的作死與高二病的鞭撻

①中二病的作死與高二病的鞭撻

更新于:2018-03-17 09:20:31 字數:2706

字體: 字號:
  “爆裂吧!現實!破碎吧!精神......”

  “吾以此身位此建立誓約,太古的魔法喲,界外的混沌喲......”

  “吾以此身魔力之回路的圣液,在此契約,圈外界內的界內圈外喲......”

  “以此足下腐朽污穢的大地,為召喚之祭品......”

  “在此世顯現出您那智慧的身姿吧,北極星神話中的真理之門喲......”

  帶著淡漠中摻雜不知為何而來的愉悅的語氣,我站在透過窗戶玻璃射進教室的橙色光暈中,包含情感的輕聲念誦著。

  這,是中二病們深以為恥的黑歷史!

  這,就是傳說中的中二病們的信仰!

  所以說,只要是中二病那都是在無知中給自己下套的無可救藥的蠢貨啊

  念及于此,我充滿‘慈悲憐憫’的輕輕嘆息一聲。只不過,大概在那我認為滿含長者般親切的面目上,對面的那只‘西伯利亞哈士奇’貌似對這張臉怨念與憎恨頗大呀。

  但,仁慈的我并沒有對一只‘雄性犬類’動怒,而只是將我臉上的眼鏡用中指向上推了推,然后再次把手上那本封面寫有《罪之王》的筆記本上那些讓人‘熱血沸騰’的文字念讀的更加的富有感情了而已。

  我的看著面前那對著自己做出搖尾乞憐狀,猶如‘阿拉斯加雪橇犬’被‘主人’拋棄了一般可憐中帶著幽怨目光的清秀少年,身為始作俑者的我,無恥的——興奮了!

  “大哥啊,我的哥哥啊,你不要讀了啊!!!我求求你了啊!!!一切都是我郭川頁的錯吖......”如似‘中華田園犬’般的川頁少年以雙手抱頭賣萌蹲防的姿勢,用他那被黑框眼鏡遮蓋住的,好比奶茶中黑珍珠一般的眼眸,像一個深閨怨婦一般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我那讓人嫉妒的發狂的俊秀臉龐。

  但,話說忽然感覺川頁少年的眼睛貌似有種便宜貨的感覺吖!

  “哦~~~,你叫我什么來著?~~”我帶著‘圣母’般的‘治愈’微笑,看著眼前被自己用那美妙聲音‘治療’了的川頁少年,很是‘溫柔’的輕笑著問道。

  “大......大哥...吖~。”川頁少年在我那‘治愈’的微笑之下,也情不自禁的自卑了起來,連說話也變得磕磕巴巴的了。

  聽到‘美利堅亞瑟犬’無禮的說出這樣的話語,我不由得會心一笑,隨后再次念著《淵末論外城教本》上,那充滿著‘神(zhong)圣(er)之力’的知識。

  啊咧~?貌似名字咋又變了呢?!

  嘛~隨便了,只要能讓本帝感到愉悅就行了。

  “南雀喲,凈世的蓮蓬火星喲......”

  就在我再次充滿感情的朗誦時,‘大日本維京犬’再一次的蹲伏著身體發出一陣興(zhua)奮(kuang)的抖動。

  嘿~~,竟然興奮到抖落毛發了唉~!果然不愧為‘雪原北冰犬’吖~~!川頁騷年,我看好你喲~,狗狗們會視你為偶像的!

  川頁少年像是‘華盛頓奇才犬’一般用盡了全身的氣力,仿佛著下什么很是艱難的決定一般。

  看著川頁少年那一副小女兒般的扭扭捏捏狀,我想到了一個可以讓我的小宇宙發生T病毒病變的可能...

  莫非...這只墮犬...

  念及于此,我不由得帶著慎重的神色瞇起了眼睛來。

  “對不起,我不是基佬!”我的聲音與決意異常堅決,我賭五毛,這是我一生最認真的一次。

  “我是......?!哈~~,基佬~?!”川頁少年貌似剛想說點什么的時候,便聽到了我的發言,所以...于是...我...

  “嘖嘖~~,沒想到吖!我們川頁大人還是一位喜歡跟兄貴們談論哲學的紳士啊!嘖嘖,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吖~!我看錯你了,原本還以為,你只是一個普通的表面點數是折人學霸,隱藏屬性幾乎沒有,嘖嘖,竟然沒有想到原來......是......哲!學!變!態!啊!”

  而在我那充滿磁性的動聽聲音響徹整個教室過后,另一個沒有一絲違和,但卻有些三無的聲音也來了......——聲音平淡中卻讓人不由自主的聽出一種玩味的感覺,雖然,音色中完全沒有!

  ——“哦~,原來川頁是基佬啊。”

  川頁兄視覺:

  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

  我【嗶——】啊!為嘛我小學時期的黑歷史傳紀會在這貨的手上啊喂!?要知道這貨可是表面溫和善良,但!內心卻是一個一百二十分的【FFF】團的死忠啊喂!!并且還是一只——!高!二!病!腹!黑!抖!S!啊~~!~~~~(>_<)~~~~凸

  玩蛋了!!!以我跟這貨在一起不知多年的經驗,這貨一瞇起眼睛就說明絕對會做出什么讓人感到匪夷所思、喪盡天良、毫無人性的!大!事!件!啊喂!

  好吧,拼了!我就不信我把我電腦里的珍藏黑長直全給這貨,這貨不心動!!!先不說這些,總之,先求情再說!嗯嗯!!!

  “我是......”

  “對不起,我不是基佬!”這貨的聲音在我的耳中充滿了戲謔與玩味!我【嗶——】啊!“哈~~,基佬~?!”我的聲音異常震驚!

  當然,我不是為了這貨不是基佬而在震驚,而是......

  ——竟然被以為是基佬了啊喂!!!

  而后,這句話讓我徹底抓狂了!這貨竟然這樣侮辱我的犬...呸呸~是人格,人格!嗯

  嗯!——

  嘖嘖~~,沒想到吖!~~我們川頁大人還是一位喜歡跟兄貴們談論哲學的紳士啊!~~嘖嘖~~,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吖~~!~~~我看錯你了~~,原本還以為~~~,你只是一個~~~普通的~~~表面點數是折人學霸~~~~,隱藏屬性幾乎沒有~~,嘖嘖~~,竟然~~沒有~~想到原來~~......是......哲!學!變!態!啊!

  **你個【嗶——】啊!兄貴的哲學紳士你個【嗶——】啊!基佬你個【嗶——】啊!雖然這些很讓人感到心力交瘁,但!冷靜,冷靜,冷靜,呼~呼~呼~!這都不算什么吖!我可是‘愛的戰士’,一只腹黑抖S說出的話,又有誰會信呢?

  哼哼~~,太小看我了喲!區區嘴遁攻擊怎么可能對我造成什么暴擊傷害吖!更何況,我對楊小弈這貨嘴遁的免疫能力,可是已經到達了A+啊!雖說沒有到EX,但我也可以傲世九重天了吖!哈哈哈~~~

  “哦~~,原來川頁是基佬啊。”

  ~噗~噗~噗~噗~

  叮~,川頁少年中招了!

  叮~,對方技能帶有暴擊效果!

  叮~,川頁少年發動了保留HP技能——

  Orz!叮,川頁少年處于灰白狀態ing!

  轉回本帝的視覺——:

  聽到那句淡然到別人Orz的神圣話語,我忽然間覺得世間是如此的......

  對我充滿著——

  惡意!

  “原來......萌貨也在這里啊。”

  來者是一名讓人感到有無盡陽剛之氣的少年,相信我如果是個基佬,絕對會跟他來一次‘愛的彈幕射擊’的!

  但!正好不巧,我1、不是基佬!2、我對這個家伙有著不知從何而來的顫栗感!

  我下意識的忽略了‘萌貨’這個詞語,因為,在我對自己的認知里,完完全全就沒有哪一點是值得被萌化的!

  雖然,這只是自以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