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1:41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最后的戰國
  4. 第一章:第三節

第一章:第三節

更新于:2018-03-16 16:15:30 字數:3763

字體: 字號:
  那女人看完我地上的字,沉默了。

  我不知道她在這群人中說話的份量有多重,但我非常希望她能答應我的請求,不要再動這些死去的人。

  她最終什么也沒說,只是默默的站在哪里。直到人墻缺開一個口子,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走了進來,看了看女人。

  那男人說:“安娜!你在猶豫?他們對我們來說有多重要,這個你是知道的!”

  女人點了點頭,眼淚灑了下來。

  男人說:“是因為這里面有你的母親?”

  女人又點了點頭。

  男人低頭想了一陣子,說:“那就這樣吧,就讓這幾個人好好安息吧!”

  男人頓了頓,又向人群說:“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千萬要用盡我的最后一根骨頭。”

  眾人默然,男人也不再理會他們。轉而向我說道:“你是什么人?”

  我看了看他,是呀,我是什么人。我攤了攤手,沒再解釋。

  男人看了下女人,問她說:“安娜,他是個機器人嗎?“

  女人說:”應該是,不然會是什么?“

  男人圍著我轉了一圈,上看看下看看。

  看夠了又問我說:“你準備去哪兒?干什么?”

  我寫道:“不知道”

  男人說:“愿意和我們一起嗎?當然,這要在我們確認你確實沒有危害之后。”

  我寫道:“你們不怕我?”

  男人看了,哈哈笑道:“你?比起那些土匪,你可愛多了。”

  我又寫:“你們是什么人?”

  男人說:“我們不是什么好人,因為我們幾乎每個人都殺過人;我們也不是什么壞人,因為我們殺的都是企圖殺害我們的人。我們是這里的鎮民,這里的主人。”

  我盯著那個男人的臉看了半晌,我怕他騙我,又看了看隊伍里的那個女人,心想,至少那個女人不會騙我吧。

  于是寫道:“好吧,看上去你們不像壞人。”

  男人對女人說:“安娜,這個人就交給你了,你先把他隔離起來,確保他身上沒有對我們有害的射線和病毒,并且他的行為也不會對我們構成威脅后,你再告訴我。”

  我又想到一個事,于是又在地上寫道:“我還有個要求,如果以后我發現這里不適合我,請允許我自由的離開。”

  男人想了想,說:“如果你的離開不會對我們構成額外的傷害和威脅,我們會同意的。”

  我點了點頭,表示接受。

  男人看問題已經解決,就對眾人說:“都散了吧,哨崗的人員立即到位。電器組的來幾個人跟我去修電池板。安娜,把這死人帶到97號院吧。”

  男人走了,身后跟著幾個人,有人問他:“鎮長,新的電池板半個月前就應該到了吧?怎么還沒有呢?”

  男人說:“估計錢都被拿去研究核彈了,鬼知道!”

  把這死人帶到97號院,男人的一句話,讓我有了一個不錯的綽號——死人。

  這名子聽起來不錯,上口、易記、極具表達力。

  97號院是個很大的院子,里面有三間屋子,以一種非常古老的方式一字排開,雖然陳舊,但是很干凈,與街外的景象有很大的差別。安娜帶著我一間屋一間屋的看過,一間臥室,一間書房,還有一間,是空的。看完后,安娜說:“這里原本是接待有身份的客人用的,因為客人不用自己作飯,所以就沒有廚房。這間空的,就是廚房改的,一般都是客人的副手住。”我指了指書房,向安娜豎了豎大姆指,表示我很喜歡。安娜微微笑了笑說:“我以為你會喜歡那間臥室,這是全鎮唯一干凈的臥室。”我想說我根本不用睡覺,但我不會說話,所以也就只能把話咽進肚子了。

  我跟著她走進臥室,里面很簡單,靠里的墻角處放著一張床,床的一邊挨著墻。不挨床的另一面墻上,有一排掛衣服的勾子,旁邊是一個臉盤架,上面放著個空臉盤。靠近門的右手邊,放了一張小小的桌子和一把椅子。桌子的頂上,吊著一個小小的節能燈,這就是這間屋子全部的家具。一進屋,我就感覺這屋里好像缺了點什么。細想了想,可不是嗎,這屋子沒有窗戶,打開的門是唯一照進陽光的地方,一道白色的陽光,沖進屋子,看到一屋的黑,就停在那里,躊躇不敢向前了。

  安娜用手指敲了敲這扇門,頗自豪的說:“這是我們這里唯一一扇即防彈,又防輻射的門。這間屋子,也是我們這里防輻射等級最高的屋子,墻體里夾著20毫米厚的合成防副輻射板。”然后她又用手指著桌子旁邊的開關,說:“這是燈的開關,記著關門之前,要先開燈。”

  我點了點頭,把挎在身上的槍取下來,放到桌子上,又把挎包取下來,掛到掛衣服的勾子上,拿出那沓便簽,用手在紙上畫了兩下,安娜很聰明,說:“你是想讓我給你找一支筆嗎?”

  我點了點頭。

  她想了想,從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支筆來,交給我,說:“我們筆和紙的配額都是有限的,你要省著些用。”

  我點了點頭。

  她看到我手里的紙,問我:“你這紙哪里來的?”

  于是我就在紙的第一頁上,寫下了得到它的經過,遞給女人。女人看了看,說:“哦,這槍也是從那干尸身上拿的!”

  我點了點頭,然后又在紙上寫下我的疑惑:“你為什么不關心我的槍是從哪弄來的,卻關心我的紙是哪里來的?”

  安娜說:“槍好弄到,紙不好弄到。”

  安娜說完,把我寫滿字的紙隨手裝進了口袋。

  她說:“我要去準備一下,為你做一次病毒和射線檢查,你先在這里休息一會兒。”

  我敲了敲桌子,示意她等一等。

  她轉過臉,用詢問的眼神看著我,我拿起紙筆,寫道:“我不是機器人!”

  她看了看我,愣了愣,笑著說:“機器人也學會撒謊了?”

  我又在紙上寫下了這之前發生的事情,寫完交給安娜。她看完后抓起我的胳膊,仔細的看著每一個關節。

  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奪門而出,飛奔了出去。

  我轉身到床邊,床上的褥子和被子都干凈,太干凈了,我完全不舍得坐下去。于是干脆就躺在旁邊的地上,看著天花板,真沒有外面的星空好看。我像個小孩子一樣,搖動著腦袋,讓自己眼里的世界快速的移動,這種無聊的游戲我竟然一個人做了好久。人的情緒,往往不是某件事物給于我們的某種刺激,而是這種刺激導致的人生理機能上的異動,這種異動讓我們產生了某種不正常的反應。當激動的時候,我們往往心跳加速。我想,或許是心跳加速導致了我們大腦血量的增加而亢奮,才使我們看上去很激動。所以像我這樣的沒心沒肺、沒有眼淚、沒有疼痛感的死人,大腦既不會因血量過多而亢奮,也不會因缺氧而遲鈍。我有人性、我可辨善惡、我能審出美丑,而我,又不再受生理上的牽制,我可以超極理性的思考,也可以無拘無束的幻想。這種無拘無束的幻想又讓我回歸于天真,落于無邪。

  我看到臉盤架的上面,有一塊巴掌大的小鏡子。于是坐了起來,用手摸著自己的臉,尋思著是否應該看一看,自己現在的模樣。終于,好奇心讓我移動到鏡子旁邊,我先把自己的手伸過去,看了看鏡子里,果然是我的手,又慢慢的移動到胳膊,移動到肩膀,就在我鼓起勇氣要把臉放到鏡子前時,安娜突然闖了進來,我嚇了一跳,像個做了壞事的小孩子,趕緊背著鏡子,站好。

  “咯咯咯”安娜笑了笑,說:“我把這塊鏡子忘了,我應該把他摘下來,你現在還不是看鏡子的時候,等我給你做了檢查,再給你做個全面的清洗,再給你身上涂上防腐液、驅蟲液、加濕液、保濕液,然后再穩穩的休息幾天,你再去照鏡子才行。”

  我拿出紙,寫道:“我能再變回人樣?”

  安娜笑了笑說:“想的美,只是經過這些處理后,你再去照鏡子,不至于把自己嚇死。”

  安娜把手里提的小箱子打開,放在床邊,說:“你過來,躺下,讓我作個全面的檢查。”

  我在紙上寫:“床太干凈了,我舍不得躺在上面。”

  安娜想了想,說:“也是!”就動起手,利索的將床上的褥子和被子圈了起來,放到門口的桌子上。

  我心安理得的平躺在只有床板的床上,等待女人的全面檢查。

  安娜開始工作,一邊作著一些我不知道有什么意義的測試,一邊和我聊天。這讓我想起我活著的時候,我一個做醫生的朋友對我說過的經驗,他說一個有愛心的護士,會一邊給你打針,一邊和你聊天,這是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緩解你的緊張感。我有一些感動,難得這個女人,還把我當活人對待。

  “我要給你說個事兒,剛才我去見鎮長,把你的事情跟他說了。我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的人,也不知道該怎么給別人解釋,所以我們決定先對別人說你是個機器人,等以后查清楚是怎么回事兒,再跟大家解釋。你可別漏了風聲。”

  我點了點頭。

  “好了,這項完成了,這項主要是檢測你身上是否會發出各種射線。下面我要做病毒培養取樣,我會在你的身上取下一小塊肉,活人的話,只需要抽一些血就可以了,你沒血,只能挖一塊肉了。”

  “你保存的真完美,真不舍得破壞這份完美,但是沒辦法,檢測是必須要做的,不然他們都不會安心的。”

  安娜小心翼翼的做著:“好了,取下來了,我要收起來,今天去試驗室做分析。”

  安娜收拾了一會兒東西,又說:“下面要做年代檢測了,你覺得你多少歲了?”

  我?我當然知道我多少歲了。我出生于一九八四年,今年是二零一八年,我當然是三十四歲啦。我想去拿紙,然后告訴她,這個不用檢測,這個我知道。

  她按了按想要起身的我,讓我保持平躺,并從小箱子里拿出一支筆一樣的小工具,一邊拿在手里往上身上杵,一邊說:“讓我看看,和我猜的能差幾年。”

  安娜終于停了下來,看了看筆桿上的顯示,說:“差了十年。死亡時間,距今一百七十年,正負兩年。”

  我噌的一下坐了起來。

  抓起他手里的工具,果然顯示的是一百七十年,正負兩年。

  已經過了一百七十年了?我已經在沙子里埋了一百七十年了?我不敢相信,為什么我的記憶就像昨天一樣清晰。

  我拿起筆紙,寫道:“現在是哪一年?”

  安娜說:“公元2192年!”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