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3 03:03:00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英雄聯盟之群雄逐鹿
  4. 第三章 終極爆彈與利刃華爾茲

第三章 終極爆彈與利刃華爾茲

更新于:2018-03-18 13:12:54 字數:3070

  不消片刻,諾克薩斯的大部隊已經在距棱堡一百米不到的地方,趙信四人快速的向外射擊,卻好像徒勞無功。一排槍只能射死四個人。但是這四個人的尸體眨眼間就被人群淹沒。趙信幾人的眉頭都皺的緊緊的。這是格雷福斯正巧完成了他的杰作,格雷福斯身上背著五把大口徑的散彈槍,給了趙信四人一人一把。說道:“這把槍里只有一發子彈,但是只要你們往人多的地方打就行了。一個一個的來,別一起打出去了。而且,這槍打出了這種子彈就會炸膛,大家小心點,扣下扳機就把槍扔了”

  趙信首先打響了手上的家伙。當時,不僅這四個人,連外面的諾克薩斯士兵都被震驚了。這把槍強大的貫穿性,大范圍的殺傷性,簡直令人發指。其中還摻雜著鐵釘和極小的鉛彈珠,在高速爆炸的作用下無規則的濺射。慘叫聲在那時不絕于耳,倒下的諾克薩斯士兵尸體都是千瘡百孔的。

  正當這些士兵們被震驚住的時候,行動也已經遲緩下來。卻又聽見了一聲槍響。又是一大片諾克薩斯敵人相繼倒下。崔斯特快速的往后一躍,這槍已經四分五裂,足見威力之大。一些膽小嚇得連褲襠都在往下滴著不明液體,慌忙向后撤。

  “啊哈,”格雷福斯高興的叫喊道。“看吧看吧,都給嚇尿了,哈哈。”

  “別高興的太早,”崔斯特說道。“你還有多少這種子彈?還有幾把這樣的槍?”

  “槍倒是有,只是我把棱堡內所有的軍火都用完了才做出來五發。”格雷福斯回答。

  “我們這兩槍打出去,只放倒了一百多人。但是后面還有九百多人虎視眈眈。不要被這小小的勝利沖昏了頭腦,在嘉文三世率軍反擊之前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這座韋爾熱棱堡扼住了諾克薩斯人后退得道路,而且他們大部分糧食都在這,他們一定會大舉進攻我們的,而我們如果不想個辦法守住這我們之前的就白做了。”崔斯特說道。

  “看來得制定一個作戰方案。”費迪拉說道。

  “這樣,既然我們還有三發這種子彈。咱們就配合這些手上還剩下的彈藥繼續狙擊他們。子彈全部打完后,咱們就將這后面的糧食全部燒掉,毀掉棱堡,沿著大路后撤。我相信只要糧食一被毀,諾克薩斯人就必須退兵。我們就在路上配合嘉文三世大人繼續伏擊諾克薩斯人。”趙信說道。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但愿嘉文三世大人能所向披靡。”里托接口說。

  “那好,這就行動起來。”趙信說道。

  前來韋爾熱棱堡的諾克薩斯軍隊正驚奇趙信五人活力如此兇猛時,突然見棱堡里火光四射。頓覺不妙,卻又被大火擋住了前進的道路。而附近又沒有一處水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糧食被燒得一干二凈。

  正面戰場,嘉文三世與趙信副官帶來的援軍會和后,了解了趙信五人的去向,決定與趙信前后夾擊諾克薩斯人。那天,德瑪西亞軍隊已經隨時整裝待發。嘉文三世聽見韋爾熱棱堡方向火光驟起。隨即帶領著德瑪西亞大軍沖向諾克薩斯陣中。諾克薩斯軍隊見后方糧食堆放的地方大火沖天,前方又被德瑪西亞大軍沖擊。心理頓時崩潰,德瑪西亞人見勢更加兇猛,嘉文三世又帶頭沖鋒陷陣。更是干勁十足。反觀諾克薩斯軍隊軍心以亂,慌忙撤退。

  諾克薩斯的杜·克卡奧見大軍潰散,無奈之下帶領著親隨的諾克薩斯鐵血騎兵團向德瑪西亞發起了一次猛烈的沖鋒,稍稍阻擋了一下德瑪西亞軍隊的前進勢頭,便也隨著前方的大部隊撤離了。

  趙信五人在燒掉了韋爾熱棱堡的諾克薩斯所有糧食后,繼續騎馬向著諾克薩斯撤退的必經之路飛馳。趙信說道:“前面就快到了召喚師峽谷,那里非常適合打伏擊,整個峽谷最寬的地方只能讓三個人并肩站著。我們就在那里等著諾克薩斯軍隊的到來。”

  格雷福斯說道:“但是我們身上的彈藥不多了,這不像韋爾熱棱堡,不能在這打起來持久戰。我們得速戰速決。”

  當杜·克卡奧帶著諾克薩斯軍隊在向后撤的路上時,就遠遠的看見了前方的召喚師峽谷。眉頭一皺,招手喚過身邊的一人。這人全身被斗篷罩住,根本看不見他的面容。但是距離他很遠就能感受到他身上強烈的殺氣。那人接受杜·克卡奧的吩咐后,就帶著一小隊人隱沒在樹林之中。

  “他們進來了。”格雷福斯悄聲說道。

  “等他們在進來一點。”趙信說道。

  諾克薩斯軍隊已經進入峽谷深處,杜·克卡奧與他的鐵血騎兵團卻遲遲不見蹤影。趙信卻沒有細想,下了開火的命令。里托,費迪拉,格雷福斯三人手中都還有格雷福斯制作的終極爆彈。三人同時開火。趙信與崔斯特將山崖上的大石頭翹起滾落山谷中。在他們的配合攻擊下,諾克薩斯軍隊死傷無數。五人沖下山谷,與諾克薩斯軍隊展開了肉搏戰。

  趙信一馬當先,悍然無畏,一桿銀色長槍揮舞著讓人不敢靠近,舞動的氣流劃破空氣。發出一陣呼呼聲

  里托手上的劍,狂亂飛舞,就像蘸血為畫。不愧為瓦羅蘭的劍術大師。

  而崔斯特握著一把從諾克薩斯人那搶來的一桿馬刀,背靠著格雷福斯,渾身沾滿了鮮血。格雷福斯在子彈打完后用槍托不斷的敲開諾克薩斯人腦袋。

  這時,杜·克卡奧出現了趙信的視野中。趙信見一個被簇擁著的軍官出現再來谷口處,趙信大概猜到了那人就是杜·克卡奧。更是向著杜·克卡奧的所在沖去。更是讓身心俱疲的諾克薩斯人抵擋不住。突然,谷口邊的樹林中喊殺聲四起。趙信一驚,心想:“難道杜·克卡奧早有被我們伏擊的打算?”但是。悍不畏死的諾克薩斯人仿佛瘋了一樣,撲向趙信五人。之前埋伏在樹林里的那個身披斗篷的家伙更是瞬間就到了趙信的身后,手中五把飛刀好像被繩子拉住。抖出去后又能被拉回了。五把飛刀指向了趙信我脖子。趙信彎腰低頭堪堪避過。更是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費迪拉見趙信身處險境,忙去救援。但是無奈諾克薩斯人數太多突破不過去。

  那個斗篷男見一擊沒有得手,又消失在了人群中。趙信仿佛松了一口氣,那人突然出現的攻擊讓趙信心有余悸。戰斗的同時還用余光觀察著四周。

  片刻后,那人又出現在了費迪拉的身前。趙信一眼瞥見,正想叫費迪拉小心,那人刀卻已經出手,劃過了費迪拉的喉嚨。正當身邊的諾克薩斯士兵想往倒下的費迪拉身上補一刀時,一排飛鏢穿過了他們的胸膛。那個斗篷男被一只飛鏢刺進手臂,慌亂中看見了又一支飛鏢正往著他的臉部飛來。側頭一躲避過了要害,但也劃過他的臉頰。血從傷口濺撒四處。那人慌忙跑進了人群。

  崔斯特與格雷福斯趕到了身受重傷的費迪拉身邊,見費迪拉已經呼吸困難,鮮血染紅了前胸。皆不忍直視。費迪拉鼓起了最后一口氣。右手握緊長劍,怒目圓睜,頭發四散飛舞,就好像從地獄中被放出來的惡鬼一般。

  勞倫特·費迪拉,握著他相伴多年的長劍,高速穿行在敵群中,就好像是在舞著一曲高貴的華爾茲。左穿行中刺穿胸膛,右穿行中削下頭顱。穿行過后倒下一片諾克薩斯人。劍光閃耀著德瑪西亞的正義之光,把戰場上的所有人都看呆了。趙信驚嘆道:“這就勞倫特家族的利刃華爾茲嗎?早有耳聞卻從未見過,真的是華麗無比。”在利刃華爾茲結束的時候,勞倫特·費迪拉的身軀重重的摔在地上。費迪拉的生命之花在利刃華爾茲結束之時同時凋零。費迪拉用他的生命給趙信四人打開了缺口,讓他們得以喘息。

  正在這個時候,谷口又是一片喊殺聲。嘉文三世追趕著杜·克卡奧到了召喚師峽谷,趙信與剩下三人殺向谷口與嘉文三世會和。諾克薩斯最后的心理防線已經崩潰,每個人都只顧著自己逃跑。杜·克卡奧也在亂軍中不見了蹤影。

  趙信背著與費迪拉的遺體和大軍會和后。德瑪西亞大軍給費迪拉的遺體披上德瑪西亞國旗,準備運回德瑪西亞安葬。在趙信對崔斯特和格雷福斯表達謝意并付給兩個人的雇傭費后。崔斯特和格雷福斯也與趙信分道揚鑣。嘉文三世繼續派遣一小隊騎兵繼續進行追擊。將諾克薩斯人趕回諾克薩斯。大部隊打道回府。里托與嘉文三世回到德瑪西亞城邦,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至此德瑪西亞的危機被化解。但德瑪西亞與諾克薩斯元氣大傷,之后幾年卻也都相安無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