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5:28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青色紀元
  4. 序章 末日降臨

序章 末日降臨

更新于:2018-03-17 18:17:56 字數:3406

字體: 字號:
  姬舒緊緊貼在墻角,屏住呼吸,一動不動。

  他的身體在顫抖,他的心臟在悲鳴。

  濃郁的血腥味與尸臭沁滿鼻腔,低沉卻仿佛聲帶撕裂一般的咆哮還停留在耳際。

  腎上腺素極度分泌,官能被放大,他甚至能感受到血管的收縮,雞皮疙瘩與汗毛不約而同的乍立而起,還有自額間滑落的冷汗,豆大的,一滴又一滴。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黑暗里涌動著無邊恐懼。

  喪尸滿城,末日降臨。

  他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明明昨天早上穿來的時候還是完整的世界,怎么不到一天就已經天翻地覆,支離破碎?

  他不明白。

  但是當下的情況由不得他不明白。

  他在這個世界給自己設立的穿越坐標是在京城中城偏外的一處高檔住宅區里,人口不是很密集,鄰里之間關系也是不近不遠,這很適合他這種一會出現一會兒消失的“偷渡犯”,也算是變相減輕了如今面對情況的兇險程度。

  如果是在一處人口密集的住宅區里,毫無防備的他突然出現,那么現在估計早就已經尸骨無存了。

  幸好!幸好!幸好這小區人不多!幸好這的建筑從隔音到堅固程度都是優良!

  姬舒用盡全力把自己縮成一團,拼命的平息調整著自己的狀態。

  說不害怕不恐慌那都是騙人的,即使他擁有著穿梭于平行世界的能力,做的是倒買倒賣兩個世界物品這種說實話挺缺德的事,但他本質上也就是個守法公民,兇殺片驚悚片看再多那也就是過過眼睛,正兒八經的尸體長什么樣都不知道,遇到現在的情況,那真是從里到外一個大寫的慫。

  不知道哪個倒霉鄰居轉化而成的喪尸還在不知道哪的地方玩命嚎叫,姬舒連做了二十幾個深呼吸以后總算是相對平靜下來了。

  不管這個世界的末日會持續多久,不管這個地球的人是不是全死絕了,他都得先回去,回到他誕生的地球。

  首先他得先跑回他在臥室設置的穿越坐標去。

  然而臥室在樓上,他現在在樓下的廚房里,距離廚房五米的大門已經被撞破了,他不確定屋子里有沒有喪尸,外面的東西更是隨時都有可能進來。

  他買的房子是復式小二樓,買的時候是有點小激動的,畢竟是京城的房子,畢竟平行世界里的京城房價那也是頂破天的貴。

  然而現在他只想砍死自己。

  不過他心里也門清,要不是買的是這種高檔小區,他現在大概早就回歸大自然母親的懷抱了。

  總而言之,現在不是想這些沒**事情的時候,他得好好合計一下怎么回去。

  他現在連喪尸的行動模式和感知模式都不知道。

  他們是只能慢慢的走,來回徘徊,還是能跑能跳能上天?

  他們是靠視力感知人類,還是靠嗅覺,亦或是像有些生物一樣通過熱量?

  怎樣才能消滅喪尸?像電影里一樣爆頭就可以了嗎?

  喪尸到底是人類的進化失敗導致的,還是由病毒或細菌導致的?如果是后者,那他們通過什么途徑傳播?血液?空氣?被抓一下就會感染嗎?

  姬舒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他才恐懼,因為未知,所以全是顧慮。

  但凡知道以上的任何一點,他或許都不會怕成這樣。

  他不敢賭。

  這是因為他有退路。

  他還有另一個美好的地球,他還有家,還有父母。

  十年的倒賣發展,他早已靠別的行業扎根,放棄這個平行世界的生意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問題。

  如果他不是彼岸來客,只是這個平行世界蕓蕓眾生的一員,他就敢賭了。

  因為不賭即死。

  姬舒,你要冷靜,你一定要冷靜。

  他在心里拼命的這樣對自己說。

  然后他竭力的壓低噪音,帶上了水池邊的橡膠手套,繼而小心翼翼的拉開小櫥柜,摸出一把長柄榔頭。

  菜刀是沒用的,太短了,那點可憐攻擊距離不夠血液飛濺不說,刀本身也砍不破人類引以為傲堅硬的頭骨。

  將榔頭緊緊的抓在手里,不對知道對誰示威似的掂了掂,又在半空中揮舞兩下,有了防身的東西,姬舒總算覺得稍微有了丁點的安全感。

  然后他一步又一步,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四下鴉雀無聲,客廳死一般的寂靜。

  姬舒只覺得高懸而起的心又緩緩落下了一點。

  隨后他稍微加快了腳步,摸到置物柜邊,拎起重型摩托的頭盔,一邊小跑向樓梯一邊戴了起來。

  “咔吧——咔吧——”

  正當他一臉慶幸的上了樓梯,右手摸向了臥室門把手時,身后五米大概是在書房的位置上,突兀響起了詭異而驚悚的澀響。

  姬舒的心又開始劇烈的戰栗了。

  可他不敢回頭。

  他能做的,只有將右手的力道放輕,放輕,再放輕。

  隨后,輕輕一扭。

  門開了。

  聲音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他如蒙大赦,身形一側,趕緊鉆了進去。

  回去的曙光就在眼前,他反而更緊張了,全身都貼在門上,一點一點的把那小半身的空隙合攏。

  短短的十幾秒,此刻卻顯得無比漫長。

  姬舒只覺得空氣都凝滯了。

  “啊——救命啊——救救我啊!!!”

  樓下驟然傳出一連串驚恐的嚎叫,姬舒心中大喊一聲來的好,就著這聲音順勢將門關死,有些輕微顫抖的左手摸了下去,快速旋轉反鎖鈕。

  一圈,兩圈,三圈,反鎖到無法再鎖,然后他猛的回身,自從床下抽出來一套組合鋼管,安裝成一個三角型的支架,熟稔的堵在門上,這才徹底松懈下來。

  支架是他專門買來對付會撬鎖的小偷用的,他得確保穿越坐標不出任何問題,所以回到地球時都會把臥室的門窗反鎖,再將支架固定,依靠三角形的穩定性堵門,也是造化弄人,這太平盛世里不過隨手堵門的便宜小玩意,在此刻卻化身為隨時都可以救人一命的神器。

  背靠著墻,有些疲軟的慢慢滑坐在地,姬舒取下了頭盔,汗水如同暴雨臨頭般嘩啦啦的往外淌。

  他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靜坐了差不多兩分鐘,姬舒一鼓作氣的爬起來,打開墻角昏暗的應急燈,走向了床邊。

  那里有一個類似繭的東西,單人床長度,外表是磨砂質地,在有些幽暗的白光里流動著詭異的光澤。

  高級消毒衛生艙。

  這是這個平行世界獨有的東西,一種通過特殊氣體的極速流動來達到全身無死角消毒的高級醫療設備。

  這類設備陪了姬舒差不多也有十年之久,更是姬舒在這個世界購買的第一樣東西。

  姬舒穿越法則之一,所有穿梭于兩界的物品,包括穿越者本身,每次穿越之前必須要進行完整的殺菌消毒,絕對不能使兩個世界的病毒細菌交叉變異,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他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有沒有用,但是在他看來,既然享了福承了蔭發家致富,就要承擔起因果責任,這是必須要做的,尤其是現在的情況,這個世界已經末日到來的情況,他要杜絕喪尸病毒被帶回去的任何可能。

  這更是為了他的家人。

  他姬舒這輩子沒做過什么值得稱頌的事,甚至賺到錢都是因為有金手指的緣故。遇到喪尸也是又慫又怕,壓根不敢動手拼殺,可以說,本質上他就是一個有點小聰明又行了大運的普通人罷了。

  但是他明白他的責任。

  那是他父親給他上的第一節課。

  身為一個男人應該擁有的三個品質。

  骨氣,責任,寬容。

  腦海里回放著父親母親的音容相貌,他站在艙前,脫掉了所有衣服,鉆了進去。

  滿身冰涼。

  “呼……”

  深吸一口氣然后排出,姬舒首先選擇了衛生艙的換氣系統。

  已經進入身體的氣體沒辦法,但他得盡可能的把其他的空氣排出去,衛生艙本身儲存的空氣是他大前天收集的,那時候末世還沒降臨,無論有無所謂的病毒蔓延,再怎么樣也比現在的強。

  空氣換完就是消毒,他按下完全消毒的按鈕后,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空氣,陡然震動起來。

  風,全都是風,極速的風,刀子一般的風,那風極速流動過姬舒身體的每一個角落,撕扯著他的皮膚,碾壓過每一根汗毛,帶出一片片紅痕。

  疼,好疼。

  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消毒,身體脆弱的部位沒了衣服的保護,可不就是疼嗎。

  疼痛整整持續了兩分鐘,快到最后時,艙內響起了專門設計的倒計時。

  “五。”

  姬舒猛的睜眼,兩道璀璨的銀光乍破迸起,張揚狂傲,似有無盡星宇斂藏其中,繼而方向一轉,那光芒隨著消毒氣體擴散開來,如同來自四面八方的石子斜著彈破平整如鏡的水面,帶起周而復始的波動和漣漪。

  “四。”

  伴隨著銀光的震蕩與蔓延,整個消毒艙內的空間,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扭曲,姬舒的軀體被緊緊包裹,空間光芒與波動的風相互糾纏,徜徉在他的皮膚上,恰似液體流淌。

  “三。”

  風聲未止,光芒不歇,一個又一個小型黑洞以莫名的韻律出現在姬舒的周身,詭異,而神秘。

  “二。”

  所有黑洞開始跳動,以同一頻率,就好像是被聯系聯結在了一起,迅速融合。

  “一。”

  冰冷機械的提示音還未落下,合并而成的黑洞便猛的將姬舒從頭到尾一口吞下,所有的痕跡都被強橫的抹去,就如同從未有物體存在。

  風止,聲息,光滅。

  臥室再度陷入寂靜。

  就跟這個世界一樣。

  死一般的寂靜。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