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3: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戰主天下
  4. 第一章 這是個什么情況?

第一章 這是個什么情況?

更新于:2018-03-18 08:39:46 字數:2951

  第一章跌落神壇

  “砰”

  一聲木頭爆碎的低沉聲音在議堂響起,只見大堂之上,一個中年男子一臉的不可置信,座椅上的扶手因為太過用力而碎成粉末。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中年男子喃喃道。

  身形一動,掠下堂來。

  手搭在大堂中央一位站著的少年身上。

  一股精純的靈力注入少年身體內。

  片刻!

  本應是沉著穩重的中年男子,臉色是徹底的巨變,一股氣血沖上心口,噗的一口鮮血噴出。

  “家主……”

  蘇洛看著眼前身體搖晃的男子,急忙上去扶住。

  ............

  房間之中。

  蘇洛心情很是頹喪和失落,十年前穿越到這個世界,為了生存,自己努力修煉,本以為剛走出踏上人生巔峰的第一步,沒想到......

  回想起以前這西玄域那些人對他夸贊,堪稱妖孽的修煉速度,十五歲就已經是到達戰靈境后期,讓他有著天才的稱號,也是西玄域中最有可能突破戰元境,參悟法則的年輕人。

  然而這一切,一夜之間歸于虛無。

  蘇洛心中嘲諷自己,天才?

  呵呵,自己這么多年的努力,一夜之間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算得上什么天才?

  沒有了靈力,就不能稱為一個武者。

  不是武者,在這武力為尊的世界,必將庸碌一生,永無出頭之日。

  ........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這句話的真實性從來不被人懷疑,因為它時時刻刻都在被驗證著,今天他的真實性再一次被驗證。

  蘇家的事傳遍了西玄域。

  從消息被散播出去的下一刻,所有人的談資竟然是驚人的一致,每個人對這件事的反應各不相同,有惋惜,有感慨,也少不了幸災樂禍,拍手叫好的。

  蘇家。

  表面上的一切都是正常的運轉著,看起來絲毫沒有因為這些事情而停滯,也沒有人出面對這些流傳的事情做出解釋,因為這些事是否能夠流傳出去,本就是由蘇家所決定的。

  既然能夠流傳出去,必然是經過了蘇家某些人的允許的。

  蘇宮在第二天醒來后得知這個消息散播出去后,沒有任何言語,只是臉色不是很好。

  不知道是蘇洛對他的打擊太大,還是因為家里人對這件事的處理方式感到不滿。

  身為一家之主,憑借著這么多年的經驗,蘇宮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此事可以說對于蘇家來說有著極大的影響。

  沒有經過他這個家主的允許,但卻是有人將此事散布出去。

  ...........

  柳家

  “小姐,今天還去蘇家嗎?”

  一個精美閨房之中,一名丫鬟彎腰請示著桌子旁的主子。

  這被稱作小姐的,身著一身淡黃色長裙,黑發如瀑布般垂落腰際,精致的瓜子臉上淺施粉黛,不論穿著還是裝飾,一切都是顯得如此自然,仿佛這些裝飾品和衣服存在的意義就是給她穿戴的,隨意一件飾品,放在她的身上都顯得是極美的。

  在這西玄域中,能夠擁有如此美貌的莫過于柳家小姐柳思逸一人而已。

  柳思逸,當之無愧的西玄域第一美人。

  一張精致的臉蛋,有凸有凹的傲人身材,不知道令多少少年為之傾倒,鞍前馬后,但這柳思逸似乎對這些人并不感冒,倒是與蘇洛青梅竹馬,關系甚密。

  “去,為什么不去?我倒要看看這傳言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那我就去圣炎殿,那少殿主已經多次示好。”

  蘇家。

  “柳小姐,你來的正好,少爺他已經三天沒出過房門了,柳小姐和少爺是青梅竹馬,恐怕也只有柳小姐的話少爺才能聽進了,還望小姐趕快勸勸少爺吧,未來蘇家還要靠少爺啊”

  一位管家看見柳家小姐到來,心里也是不由一喜,仿佛看見了救世主一般,恭敬地迎了上去,急忙的說道。

  “嗯,我知道了”柳思逸淡淡的道。

  “蘇洛,我是思逸,你開開門。”一道輕靈的聲音響起。

  不過房間里并沒有應聲

  “蘇洛,把門打開,再不打開我就要不高興了……”

  還是沒有應聲,柳思逸平常一說自己不高興,蘇洛都會想方設法的順從柳思逸的心意,沒想到這昔日百試百靈的法子也是沒用。

  “”找人來給我撞開“”柳思逸對著管家說道。

  “這……”管家遲疑的說道。

  “難道你想看到你家少爺這樣一直把自己鎖進這屋子里么?”柳思逸道。

  畢竟房子是由木頭建造的,所以弄開門也并非太過麻煩,所以柳思逸此刻就站在了房子中。

  下人們很自覺的退了出去,房間里只剩下柳思逸和蘇洛。

  這本是一個極不和諧的畫面,柳思逸猶如仙女,站在屋子中央。

  床上的本應是英俊,意氣風發的蘇洛此時卻是蓬頭垢面,毫無生氣。

  柳思逸沒有在房間停留太久,并不是房間的主人趕他走,而是她實在不想在這種環境中待下去。

  她第一次看見這樣的的蘇洛,也是第一次在蘇洛面前感覺到如此的拘謹,事實上他們一句話也沒有說。

  蘇洛也沒有出來送客。

  “看來他真的成為了一個廢人”柳思逸心里道。

  她已經沒有必要再接近蘇洛了,沒有天賦的蘇洛一文不值。

  更何況她現在又有了更好的選擇。

  廢人本應該是對身體有著殘缺的人的一種帶有譏諷意味的稱呼,但此時卻是被用在了蘇洛這個相貌英俊、四肢健全的人身上。

  但是對于一個武者,卻無法聚集吸收靈力,就如同一個廢人,更何況是在西玄域有著極高地位的蘇洛。

  蘇洛一句話也沒有說,也沒有聽見柳思逸在房間外面的話,所以他并不知道一些事情,天真的從柳思逸的到來中感覺到了關懷和溫暖。

  是啊,雖然做不成武者,但生活還是得繼續,還是要活下去不是。

  既然自己在地球生活的一塌糊涂,一無是處,那么老天給了自己重新來過的機會,若是靈力消失便放棄一切,那這一世與地球上渾渾噩噩的那一世,活的又何不同?

  何不重新來過,痛痛快快的活出個人樣,活出個人上人,靈力消失又有何懼?

  蘇洛心里這樣想著,壓力減輕了不少,渾身充滿激情,對著門外喊道。

  “讓廚房立馬上菜”

  第二天,蘇洛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中。

  仍舊是習慣的一身黑衣,英俊的臉龐上此時看不出一絲的頹廢。蘇家的人一瞬間有著一種天才又回來了的錯覺,但每個人心里都無比的清晰,“天才“這個詞永遠也不會被用來形容蘇洛了,最多也只能說是過去的天才。

  蘇洛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父親蘇宮,在知道蘇洛真的靈力盡失時,蘇宮急火攻心吐血暈了過去。

  蘇宮身為一家之主,見過多少緊張的局面,但當知道兒子靈力消失,還是忍不住。

  這是他惟一的一個兒子,自從妻子過世后,蘇洛也是他在這世上惟一的親人,有著血脈關系的親人,所以他很珍惜這份親情。

  蘇宮看見了到來的蘇洛,眼中透露出一絲難受,但很快被他壓了下去,一臉平靜的看著蘇洛走上前來。

  雖說蘇宮很快平復了情緒,但還是被蘇洛察覺到了,蘇洛有些揪心,但也沒有表現出來。

  他們之間是壓更就不用噓寒問暖的關系,所以也就不需要一些客套的話語。

  “父親怎么樣了?“

  “沒什么大礙,只是觸動了一處舊傷,堵塞了一處經脈,實力恐怕需要一段時間調養才能回來”

  他們之間沒有什么猜疑,所以蘇宮把他從來沒有對別人說起的傷勢說了出來。

  蘇宮起身,說道:“走,帶你去看看最近為你準備的東西”

  蘇洛跟在父親身后,走到了一間屋子,打開門,蘇洛有些驚愕。

  屋子是極大地,因為這里是蘇家存放一些東西的地方,就算放著十幾輛馬車也能放得下。

  蘇洛的面前此刻停放著十幾輛的馬車,十幾輛只有結婚時才有的大紅喜字馬車。

  馬車的門是打開著的,蘇洛自然也看見了馬車中放著的各種顏色的布匹,珠寶,靈草,還有用紫檀木盒裝著的三粒丹藥。

  蘇宮淡淡地笑著對蘇洛說:“三個月后,你就了了我一樁心事吧”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