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0:0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月魘
  4. 第一章 有子初長成

第一章 有子初長成

更新于:2018-03-17 14:58:59 字數:3485

字體: 字號:
  趙家村的清晨,萬籟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隱去,破曉的晨光慢慢喚醒沉睡的生靈。清爽恬淡,云淡風清。“嗬!哈!”

  在鄰近村長家的一座小庭院中,一個身穿藍色長衫的少年,面龐帶著堅毅的神情,此時正不停的擊打著一棵足有兩人環保的大樹。時而出拳,時而出腿。

  令人驚訝的是,少年每一次擊打都會在樹干上時不時地發出‘嘭’‘嘭’的響聲,可謂勁道十足。

  藍衫少年名叫紫云,今年六歲,從外表上看,是屬于身體瘦弱,身材修長的那種,擁有一張清秀的臉蛋。如果此刻他不是在修武的話,那么他的外表看上去則更像一個儀表堂堂的讀書人。

  由于在身體上先天比同齡人瘦弱,自幼又是個病秧子,村民都認為紫云不是修武的材料,曾經也有不少人推薦紫云去學文。

  然而出乎眾人的意料,擁有一身倔骨頭的紫云,在讀了幾年書后,最后竟然從了武,而且在修武的一年中成就頗高,別看他的身材瘦弱,真要跟比力氣,他的那群虎頭虎腦的玩伴都會自愧不如。

  自此村民對紫云的印象也產生了改觀——沒準這娃還真是個練武的材料?

  高的成就自然和努力的關系分不開,在長達一年的時間里,每天爬起來晨練已經成了紫云的習慣。

  晨練的內容有兩項,隨著實力的增加,難度也會隨之增長,如今已經是一千米跑步和擊樹兩百下。如果把這些讓其他男孩做的話,即使能夠完成,不過可免不了一身酸痛。

  晨練完成!

  “雖然感覺還不是我的極限,不過。過度的修煉并不能達到更好的效果,物極必反!”紫云低估了幾句。

  在原地休息了幾分鐘,紫云起身跑到餐桌旁,吃著爺爺留下的早餐,四個包子和一碗豆漿。紫云身子瘦,并不代表吃的就差,在農村中這種伙食算是非常不錯的。

  吃完早餐,紫云看了看空蕩蕩的四周,自言自語道:“爺爺應該出去了。”

  紫云沒有父母,家里的只有一個親人,就是年邁的爺爺。他曾經數次問過自己的爺爺:自己的父母呢?

  然而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僅僅兩個字——死了!。至于為什么死了,卻只字未提。

  紫云很機靈,心里知道爺爺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所以并沒有追問。雖然沒有母愛和父愛,不過他還是很乖巧,至少自己還有一個爺爺,和許多朋友。

  接下來是自由活動時間。

  邁出自家大門,紫云直接來到趙虎家的門口,張口呼喊道:“虎子,吃好了沒?”

  趙家村,顧名思義,村子中有九成的人都姓趙。紫月和他的爺爺是在三年前從別處搬來的外來人,趙家村是近幾年才繁榮起來的,當時還只不過是個小村落。

  “快好了,等一下!”

  一道稚嫩的聲音從趙虎家中傳出。

  片刻后,趙虎緩緩走出房門,手中揣著兩個肉包子,滿嘴油漬地笑道:“嘿嘿……今天起晚了,走!俺邊走邊吃。”

  與紫云相比,兩人屬于兩個極端。趙虎肩膀即寬且厚,手臂短又粗,圓圓的頭顱以下呈流線型發展,在村子中是唯一一個在力量上強過紫云的少年,今年七歲。同時,趙虎也是紫云最好的朋友,親如兄弟。

  趙虎是村子里的小孩當中,為數不多,修煉特別勤快分子之一,比之常人身體上有著一定的優勢,晨練分量不弱于紫云。

  “虎子,等等!”

  正當兩人要離開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從趙虎的家中走出,這個人是趙虎的父親——趙毅。跟趙虎是一個模子刻出的身材,只不過是屬于放大型。

  虎父無犬子,同樣虎子也無犬父,趙毅可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大力士,在村中開了一家鐵匠鋪,打出的東西,不僅技術含量高,而且純度也是極佳,因此趙毅這個名字在附近幾個村落,乃至斯巴達小鎮也有一些小名氣。

  趙毅遞給趙虎一碗豆奶,溺愛地揉了揉趙虎的虎頭,微笑道:“先把這個喝完再去。”

  “嗯。”

  趙虎接過豆奶,仰頭喝了下去。

  他比紫云幸運的多,既有父親也有母親,而且由于趙虎的祖上就是這個村落的村民,近鄰大多是他的表親,所以他從來不缺少愛。

  羨慕地望著這對父子,紫云的鼻子感到一陣辛酸。對于生存在這種環境下的六歲少年來說,不孤獨是假的,但卻對于事實又很無奈。

  “哇~~~好爽……走吧。”

  飲盡碗中的豆奶,趙虎舒服地說了一句,將碗還給趙毅,與紫云一塊出門,直奔后山。

  ……

  出了村子,兩人沿著鄉間的小路,繞上村子的后山。

  雖然道路崎嶇,不過對于兩個自小就生活在這里的兩個少年來說,仿佛就像進入了自家的后花園一般,輕車熟路。

  趙虎的身材厚重,然而速度卻一點都不慢,緊緊跟隨在紫云的后方。他屁股后面還跟著一條不太起眼的土狗,很親昵地游蕩在紫云的周圍。

  眼神溫暖,土狗一身漆黑,有點像狼,毛皮锃亮,美中不足的是它身上傷痕繁雜猙獰,這狗雖然骨架子不大,但偶爾會流露出一股子彪悍,只不過面對紫云,這只疤痕累累的黑狗只顧著搖尾巴。

  當兩人一狗爬上又一個山坡的時候,趙虎撓頭疑惑道:“小云,今天走的有些遠,要做些什么?”

  紫云頓了頓,轉頭咧開嘴笑道:“記得去年咱們發現的柚子樹不?那個時候的柚子都熟爛了,沒吃著。嘻嘻……這個時候差不多成熟了,咱們去摘幾個解解饞!”

  “對啊,后山還有棵柚子樹。”

  聞言,趙虎眼睛一亮,要說什么事情他最感興趣,‘吃’當然是必不可少的。然而他似乎想到些什么,又有些擔憂道:“可是……柚子樹邊好像有只野豬,上次。我們還在遠處看見過的,這次卻要靠近那里,沒關系吧?”

  “不就是一只普通野豬嗎,咱們也不是有只守山犬,況且還有我們兩個,怕啥?”紫云鄙夷道。

  “恩,也對!”

  三者繼續進入深山腹地,一路上倒是碰到幾只野雞、野兔和幾只松鼠,直到能看見柚子樹的位置,別說野豬,就是野豬的毛都沒有見著。

  或許那只野豬搬家了吧?兩人心里想道。

  柚子樹足有七八米高,柚子的葉似橘,但葉柄具有寬翅,葉下表面和幼枝有短茸毛。果實大,球形,呈檸檬黃色。

  眼見一排排黃色‘燈籠’掛在柚子樹上,趙虎口中的液體開始泛濫,一副恨不得馬上撲上去的樣子。

  “嘖嘖,這么高,怎么將它們弄下來?”趙虎砸吧著嘴轉頭問道。之所以問紫云,是因為他在村子中是出了名的機靈,而且紫云還讀過幾年書,要知道農村人讀書,在這個世界是很少見的。所以一般用動腦子的活,趙虎都會問紫云。

  “要是拿石子打下來,果子肯定就會摔壞,那么只有上去將它們摘下來了!”紫云很樂意地充當軍師這個角色。

  眼珠子一轉,紫云繼續道:“爬樹我比你行,我上去摘,你在下面接。”

  話一說完,他的身子便朝著柚子樹的枝干攀去,果實大部分生長在離地面五六米高的地方,雖然有點高,不過對于紫云來說還算簡單。

  紫云的四肢環抱著樹干,身子一伸一縮,手腳配合的異常融洽,動作靈敏輕捷。片刻后就到了四米多高的地方。

  “啪”“啪”“啪”……

  被紫云摘取下的柚子紛紛掉落,落入趙虎的掌中,兩人臉上的笑容愈加燦爛。

  突然遠處傳來一連串野豬的嚎叫聲,渾厚而凝重,中氣十足。

  野豬!

  紫云和趙虎幾乎是同時臉色微變,既有興奮也有擔憂。紫云此時在樹上,就趙虎一個人和一只守山犬恐怕還應付不了這個龐然大物。

  “汪汪~~~”

  一豬一狗怒目對峙,那只跟尋常土狗沒啥兩樣的黑狗身軀微弓,眼神如狼。

  這是一頭堪稱巨大的野豬,兩顆獠牙碩大鋒銳,低聲嘶吼,雖然說一只狗不足以對它造成生命危險,但面對這樣赤裸.裸的挑釁,一根筋的它終究不會無視。

  下一刻,野豬便驅動著圓滾滾的身軀,朝著一人一狗拱了過來。

  趙虎很隨意地躲避到一旁,野豬雖然力量大,防御力也足,但趙虎勝在身子小,動作敏捷,不過要想殺死這只野豬,沒有紫云的配合,光靠一人一狗,也絕無可能。

  當野豬出現的時候,紫云就已經沿著樹干滑下,此刻剛好落地,野豬就在他的左前方六米處,一對豬目朝著他凝視過來。

  “不好!”

  野豬再一次拱了過來,不過這次的對象是紫云,野豬的加速很快,六米的距離片刻就到。

  紫云可不會坐以待斃,朝著左后方一躍,險險的躲過這一次攻擊。

  趙虎沒有貿然出手,因為兩人都知道對付野豬這種龐然大物,在接近對方的同時,如果不能一招制敵,下一刻受到攻擊的就是自己。

  一時之間,兩個少年加上一條守山犬匆忙閃躲,一頭三百斤重的野豬則四處沖撞,就這樣僵持著。

  ……

  野豬喘了幾口氣,仰頭發出一聲豬吼,再次發動沖擊,目標:趙虎。

  短短幾分鐘內,它已經發起十多次沖擊,不過它的體力可不是無限的,在第十次沖擊時,速度就漸漸緩了下來。

  好機會!

  趁你病,要你命!紫云一起箭步,向著野豬背后沖了過來,對著后腦就是一個裂劈。

  “郝~~~”

  野豬吃痛,腦部一陣暈眩,后退了幾步,身軀才漸漸緩了下來,以它現在的速度,已經對兩人構不成威脅。

  野豬的生命力頑強可是出了名的,在兩人的合擊下,又過了幾分鐘,此刻它的腦部已經滿頭是包,終于發出一聲慘叫,軟趴趴的倒在地上,暈死過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