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5 09:41:3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無限星游
  4. 第一章 成人禮

第一章 成人禮

更新于:2018-03-18 07:07:56 字數:3408

  “爸......”若言喊了一聲爸,表示自己的不滿。

  “哈!這么弱,怎么好意思和妹子說自己是我若卡斯坦的兒子啊!”“呃......”看著這個為老不尊的便宜老爸,若言不禁無語了....

  “哈!這就說不出話來了?真是渣啊!”若卡斯坦卻是沒半點自覺,繼續開著自己的兒子的玩笑。

  “爸....不要再扯了嘛!”若言怒道,無論在什么時候,什么人,若言都很討厭被別人說自己渣,即使是開玩笑,即使開玩笑的是自己的老爸,更別說這個魂穿后的便宜老爸,絕對不爽,不過知道這怎么都是自己的老爸(還是要強調這是便宜的),所以語氣也沒這么沖,“有什么事啊?老爸。”

  “呃,沒事就不能找你們啊?不過還真有事,你的成人禮快要到了,做好準備,給我們勾個漂亮妹子回來!至于我的傷,趙老針說我沒什么大礙,就是跑路的時候被聯盟那群王八崽子打到了兩下,沒事。”說到這里,若卡斯坦臉上有一絲不自然,仿佛在掩蓋什么事情似的。而若言在聽到趙老針這個名字后,在前若言的記憶里翻了一會兒,找到了關于趙老針的記憶,也就放心了,記憶里說趙老針是若卡斯坦的醫生,善用針灸,聽說是地球的華夏人。而關于“勾個漂亮妹子的那段話”,被若言自然地無視掉了,擁有前若言的記憶,對于若卡斯坦的玩笑已經免疫了。

  “成人禮?也許是個契機。”若言在翻過前若言的記憶后心里道,因為記憶里對于成人禮的說明,成人禮是可以實現一個愿望....“如果這是真的,那么我就可以許愿去地球找麥當,麥當應該還沒遇到咕咚吧?希望如此。”若言喃喃道。“嗯?小言,你在說什么?”“啊!沒事!”

  十天之后,煞星(嗯......這名字,先別吐槽撒),若府(在我的設定中,若卡斯坦乃一介雅人,起個古風點的名字沒事的)(別吐槽,我沒湊字數!),充滿了歡慶的氣息,變得熱鬧起來了,因為,這一天,是若卡斯坦的兒子若言的成人禮啊!

  “啊!歡迎歡迎!請進請進!”這時,若言和老爸老媽站在門口,歡迎著來參加成人典禮的煞星的各流名貴,然后...

  “嘿!若言,你怎么當起了門童?你不是成人禮的主角嗎?”這時,一個粉雕玉琢的可愛的妹子在跟著父母進門的時候和若言說道(在講了“啊!歡迎歡迎!請進請進!”之后)

  “呃,這個........”若言無語了,因為令人抓狂的是,就是因為他是成人禮的主角,才被老爸老媽逼過來當“門童”的,自己也不想的說...............

  “嗯....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也是今天成人禮嗎?”若言對這個粉雕玉琢的可愛的妹子說道,但是這語氣怎么說都透出生硬啊!

  “嗯....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是不知道為什么啊!”李妍麗說道。

  李妍麗,也就是這個粉雕玉琢的可愛的妹子,是若言(附身前)的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而且,兩人還是同時出生的呢!幸好這已經是星際時代,這個時代的人可沒有指腹為婚的惡習(反正小寫超級討厭這種習俗的!),所以,兩個人平時相處的十分不錯,(這個和指不指腹為婚有關么?)不過重要的是,此言非彼言也,雖然魂穿之后的若言也有前若言的記憶,可是對于一個陌生的女孩子這么說話,確實,很為難他呢,所以,李妍麗居然沒有發現若言的語氣和以前不一樣!

  兩個小時后,若言終于不用當苦逼的小門童了,因為,他去換裝了...他是主角嘛!

  若府的議事大廳上,現在這里是成人禮的舉行現場,所以,沒有以前若卡斯坦和眾長老們開會時的肅殺,充滿了歡慶的氣息!

  議事大廳的東墻,有一個大大的舞臺,正是成人禮的主角出來見人的地方。這時,上面空無一人...

  “唉!小言換個衣服怎么這么慢啊!小麗也是!”言旭麗不滿道,聽她的意思,好像,李妍麗...也在這舉行成人禮?!

  突然,燈光一暗!兩盞聚光燈的燈光照在了后臺通往舞臺的入口,主角!要上臺了!

  “現在!有請我們今天這個成人禮的兩位主角,若府的少爺-若言少爺!以及,李府的千金-李妍麗小姐!”成人禮的主持人照著卡片念道,語氣倒是激昂...

  當聽到主持人的話,準備上臺的若言和李妍麗身子都是一顫,心里同時想到“什么,我和他(她)同時進行成人禮?”但是兩個家伙都不簡單,居然只是驚訝了一下,就淡定上臺了...

  “嗯...這個同時舉行成人禮的事呢,我們的兩位主角好像并不知情,居然這么淡定哈。”主持人看到兩個家伙一臉淡定地慢慢走上臺,好像一點也不驚訝,便打趣道。

  “嗯...好吧,其實有那么一點驚訝的,但是想到我倆好像是同時出生,同時舉行個成人禮而已,所以也就沒多驚訝。”若言拿起上臺之前工作人員給的話筒說道。

  “哈!看來我們的若言少爺蠻機智的嘛!”主持人又打趣道。

  ........................................................................................................................

  兩個小時后,經過諸多的繁瑣的程序,成人禮也到了尾聲,也到了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因為按照煞星的傳統,在成人禮的最后,主角可以提出一個愿望,然后,實現!

  這也是若言最期待的,因為如果他要跟劇情走,那就要去地球找《星游記》的主角-麥當,所以,他的愿望就是....要一艘飛船.....。

  “那么,兩個小時過去了,成人禮也快結束了,現在,到了我們的主角提出愿望的時候,我們先問李妍麗小姐,請問,李妍麗小姐的愿望是什么呢?”

  李妍麗看了看若言,說道:“我的愿望是....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就好了!”居然許了個簡單的愿望,不過這個愿望,后來,破滅了。

  “哦,李妍麗小姐的愿望很簡單嘛!已經實現了!對不對?!”“對!”在場的賓客齊聲喊道,“那么,到若言少爺了!”

  “等等!”突然,一個男人走了進來,臉上一條長長的疤痕,顯得十分猙獰,一臉胡子拉碴,卻是滿臉疼愛地看著若言,因為,他是若卡斯坦的艦長-令整個銀河恐懼的男人-屠星者-賈斯登!

  “嘿!賈斯登!你果然趕回來了!”在場的一名賓客說道,滿臉的崇拜,(在煞星上,每一個正常的,每一個都是惡名昭彰的大人物!)

  “嗯...總算趕在小言許愿之前回來了啊!小言!告訴賈斯登叔叔,你的愿望,讓賈斯登叔叔聽聽,你的愿望,有變么?”賈斯登滿臉慈愛對著若言喊道,“我的愿望?”若言卻是在心里疑惑道,“難道是這副身體的愿望么?有可能,讓我翻翻記憶。”若言低下頭,一聲不響地去翻記憶了,而賈斯登看到若言低下頭,心里突然一陣失望,難道,小言,你的愿望,變了么?

  “沒呢!賈斯登叔叔!我的愿望沒變!我!要當冒險家!”若言在翻了一會記憶,終于知道這副身體的愿望,原來是當冒險家,而這賈斯登更不簡單,居然是神秘的黑旗總艦長!

  機會來了!若言在心里暗道。

  “哈哈哈!我就知道,小言怎么會改變愿望呢!小言,賈斯登叔叔這就讓你實現你的愿望!看到那艘小小的飛船了么?”賈斯登指著天上的一艘小小的飛船,問道。(這露天的...)

  “嗯!看到了!”若言當然看得到,并且十分高興。

  “那好,十分鐘以內,到那艘飛船上,那艘飛船就是你的啦!”賈斯登豪爽道。

  什么?就這么簡單,若言疑惑地想,突然想起,對,只是自己覺得簡單而已,他們可不知道自己有彩虹石,并且在這十天里,初步掌握了使用方法,能夠讓自己的身體短時間內化光,擁有光的特性,能飛行,速度超快,還琢磨出一招步法-光閃!

  慢慢走到了賈斯登身邊的若卡斯坦,拉了拉賈斯登,疑惑道:“賈斯登大哥!那不是我們黑旗的單兵型逃生艙嗎?能量就算充滿了也只能在宇宙中航行十小時,如果飛到一半沒能量,小言不就危險了嘛!”“呵呵!卡斯坦啊!沒事,這個逃生艙和量產型的不一樣,上面有我裝的自動降落系統,如果能量耗盡,會在離逃生艙最近的星球降落。”“哦!原來是這樣!話說,大哥,你真的舍得小言出去航行嗎?而且,小言能上去嗎?”“卡斯坦啊!要知道,要當一名冒險家,這是,男人的夢想啊!而且,我相信小言!”

  視線回到若言這邊,“賈斯登叔叔,這可是你說的!化光!“話音剛落,若言的身體突然變成一道光,完完全全的,騰空而起,飛向了那艘小小的飛船!

  “彩虹石!”賈斯登瞳孔一縮,小言,怎么會有這個?不過,賈斯登就不想了,得到彩虹石這種稀有的東西,應該是小言的運氣吧...

  很快,若言就登上了飛船,向著眾賓客揮手,“大家!再見了!”若言一頭鉆進飛船,然后,飛船化作流光,離開了煞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