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2:1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蚩幽魔神
  4. 第二章 修羅鎖魔印

第二章 修羅鎖魔印

更新于:2018-03-16 10:20:29 字數:2083

  身體仿佛超脫了一切,只有耳邊與風產生的“呼呼”的摩擦聲,身體沒有任何束縛,從未有過的輕松,將蕭羽帶入了昏迷。

  蒙蒙中蕭羽的腦海中有了那么一絲意識,極力想要掙開雙眼,確那么痛,又試圖移動身體,每用一分力,身體都好像被烈火灼燒,有無數把刀子戳進他的身體,并攪動著。蕭羽緊咬著牙,臉頰被滲出的冷汗所濕潤,就連每一次呼吸都伴隨著劇痛,終于他放棄了。雙眼凝望星空,已經是晚上了,此時或許死亡才能帶給他最大的安謐。全身的筋骨全都斷裂,如此劇痛根本沒有站起來的可能,而右手殘裂的傷口和腹部還在不斷往外流血,相信不久就會引來山中的野獸,接下來就要忍受被野獸蠶食的痛苦,看著野獸撕扯,吞食自己的的身體,直到死亡。

  想到這,蕭羽恨,恨那吳老,一把古劍引起了他對自己的殺意,若不是自己做事機謹,發現不對,恐怕早遭吳老暗地里算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看到現在,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死。還有,玬兒,想到吳玬蕭羽胸口又一陣痛,一口氣咽至喉嚨“咳咳,呃。”原來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蕭羽吼道。眼淚也不經意的流了下來

  “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再吵我吃了你。”寧靜的四周突然發出尖利的聲響。蕭羽著實嚇了一跳。如同鬼魅般的聲音,在這漆黑而幽靜的夜晚不經讓人抖擻。“不知前輩是誰,何必戲弄我一個將死之人。”

  “哈哈,小子,我注意你很久了,傷得那么重還能活到現在,真的是很不錯,該說是運氣呢,還是……”

  “前輩太抬舉了,我不過才剛剛踏入曦元境,不知前輩可否現身一見。”

  “修為?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能活到現在靠的可不是你的修為,是氣。”

  “氣?前輩可否說的再明白些,何為氣?”“唉,咳。”蕭羽習慣性的想轉一下身體,經過之前的對話,蕭羽已確定聲音是從后方傳來的,又是一陣劇痛。

  “就你這身體,還想動?所謂氣,又指那愛,恨,怒,想你也在世間聽聞過一些怪事吧,將死卻遲遲未死,在一定的情況下,這三重情愫就會形成氣,來延緩壽命…….瞧我,說那么多干什么,你身上的氣將盡,馬上就是死人一個了。”

  “死,我道不怕,還請前輩速速離去。”

  “這是為何,怎么?”

  “前輩切勿誤會,只是在下死后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死氣勢必引來野禽……到時怕污了前輩的雙眼。”蕭羽的聲音明顯有些薄弱了。

  “好小子,有點意思。不過放心,這方圓百里內已經沒有野獸了,萬年了,連一只蟲子都不剩了,方圓百里只有我一個生靈。”

  “前輩莫開玩笑了,難道前輩在這里呆了萬年否?”蕭羽頓覺好笑,越來越想見一見他。

  “想見我,恐怕沒那么容易。我也從不輕易見人。”

  “晚輩沒什么意思,只是人之將死,錢財都成了身外之物。聽前輩之言應該也是為修仙者,在下這里有一柄殘劍,若前輩不嫌棄愿助前輩一臂之力,請前輩收下。”

  “劍,還是殘劍,你們修仙者看來還是那么的弱,連把像樣的劍都拿不出手。”

  “前輩可別小看這把劍,雖然有些殘缺,卻可看出并非普通的劍,看上面的紋路,怕是上古遺留下來的。”蕭羽把眼神朝向了那把劍,還好,劍還在,確是有些崴暗,也難怪沒注意到。“劍就在我的左手上,前輩來取吧。”

  “哼,要能出來,我也不至于在這被困萬年。”

  “被困?沒想到在這斷骨崖下會有人被困?”蕭羽疑惑道,入師門兩年了盡從未聽吳老頭說起。也難怪,困了萬年,吳老頭也斷然不會知道。

  “那把劍......那上面的紋路,不會錯的,是魂路,是我魔界的武器,小子,你是怎么的到的?”

  “魔器?那前輩是......是魔道中人?”蕭羽緊張了,平日聽過不少關于修魔的傳聞,嗜血煉魂,及其殘忍的的修煉方式。

  “是又如何,老子就是魔澤,想當年也是叱咤魔界,要不是當年那幾個老東西設陷阱,擺了這修羅鎖魔陣,把我困在這里,現在哪會那么狼狽。快,把劍拿來我看看。”

  “前輩,我......我動不了。”

  “瞧我,盡然忘了,你全身的經脈骨骼盡斷,能動就怪了。”

  “實在抱歉,不能幫到前輩了。”

  “你還叫我前輩,怎么,你不怕我?你們修仙者不都歧視我們魔族嗎?”魔澤咤異道。

  .“修仙又如何,修魔又如何,仙魔又有何區別,皆有貪婪之心。”

  “說的好,就沖你這句話,只要你幫我打開封印,我一定幫你重生。”

  “既然能困住你,這陣必然不簡單,我完好都尚且破不了,更何況現在。”

  “我教你一法門,讓你在瞬間可以行動,毫無痛敢,你只要將那把魔劍全力刺在這陣的命門上,陣就可以破了。”

  “記住了嗎,時間不多,以你的情況,一但失效,軀體就會癱散,沒可能第二次。”

  “是。”蕭羽心中暗念咒法,只覺得身體變的飄忽。

  “快。”魔澤急催道,被困了萬年好不容易有出去的希望,怎么能錯過憋了萬年的孤獨,萬年的怨氣。

  “啊......”蕭羽一聲大吼,將劍甩了出去。

  “力道不夠,威力還不夠,快,快,往劍內注血,可以提升威力,快。”一切可不能毀在這一步。

  蕭羽拿劍往腹部戳去,鮮血慢慢滲入劍身,發出淡淡的紅光,“給我破。”蕭羽再一次甩出了劍,只見一道紅光從他身上閃出,如一道長虹,蕭羽應聲倒地。“老子終于出來了。”“哄”整座山都發出了震響,欲裂天崩。蕭羽微微的笑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