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1:2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俠行九州
  4. 第二章:擊殺猙獸王

第二章:擊殺猙獸王

更新于:2018-03-18 13:37:10 字數:2342

字體: 字號:
  “吼——”猙獸王怒吼著回應任俠,兩只前爪抬起,全身包裹了一層暗黃色光芒,一塊塊大礫石,靜靜地從地面升起。總共數量大概二十塊左右的大礫石一齊朝向任俠飛去,暗黃色光芒劃破空氣,速度十分快。這是猙獸王所擅長的一個土系法術。

  任俠雙腳點地,朝空中一躍,竟憑借自己的身體力量,躍起了三米的高度,想要躲避這些礫石。畢竟他要全部擋住這些礫石是有些困難的。

  猙獸王見任俠躍起,便獰笑著,兩只前爪一提,原本到了任俠身下的礫石顫動著,竟然都改變了原有的方向,徑直向上方飛去。

  任俠心中微微一驚,沒想到猙獸王會有這么一手,但他如果就這么便被輕易為難了,那就太對不起他要成為將來天下第一的志向了。

  此刻任俠十分冷靜,沒辦法,只能用那個法術了。于是任俠在空中一扭身,面斜朝下,體內真氣噴涌。任俠只感覺體內真氣不斷傾瀉,消耗迅速。

  “千重擊!”任俠大喊一聲。

  任俠朝猙獸群的方向,刀身散發出濃郁的光芒,只是一揮,便出現了漫天的淺綠色刀氣,將一塊塊已經近在身前礫石粉碎掉。而剩余的大量刀氣則紛紛落在猙獸群中,狠狠地切割在它們的身上,頓時,血腥之氣隨著激起的煙塵彌漫了開來,任俠皺了皺好看的眉,臉色略有些蒼白,落在地面上,不禁向后退了幾步。

  “吼——吼——”任俠耳邊頓時充斥了猙獸凄厲的悲吼。但他的心中卻十分平靜,這些猙獸殺死了雨花村的村人,已經罪不可赦,耳邊的悲吼倒是令任俠的心中多了幾份暢快。

  煙塵散去,入眼的是一副凄慘的場景,鮮血染紅了大地,腥味濃重,大部分猙獸都掛了彩,血肉模糊,鮮血汩汩地流著,將紫色的毛發染成了血色,不少的猙獸已經失去了生命的氣息,永遠地死去了。

  等到猙獸王從猙獸群中沖了出來,它的血眸已經完全呈現為深深的血色,它邊怒吼邊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朝任俠沖過來,右爪閃著淡淡的灰光,便朝任俠的腦袋抓去。

  “鏘——”利爪與刀碰撞在一起的震鳴聲響起,任俠的右臂劇烈地顫抖,但他的目光中卻只有冷意,深深的冷意。他的目光竟讓猙獸王的心神出現了一絲顫抖,恐懼,但這份恐懼轉瞬間便被它內心的憤怒給沖散了。它原本勢在必得的法術就這樣被任俠輕易粉碎了,它很驚奇任俠居然能在空中變換身形,并釋放如此強大的法術破解掉自己的攻擊,但它的族人卻損失慘重,死的死,傷的傷,血染大地,連它自己也在銳利的刀氣切割下受了傷,許多毛發都脫落了下來,落在地上。

  任俠先前釋放了一個強大的法術,真氣消耗巨大,尚未調整過來,此時又正面擋住猙獸王的利爪,絕對不好受,他只覺得體內氣血翻涌,差點噴出一口血箭,但硬生生承受住了,挑開它的利爪,飛速向后退。

  猙獸王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它現在只想著如何殺死任俠,為自己的族人報仇,有力的兩條后腿用力一蹬,揮舞著兩爪,要將任俠撕裂。

  猙獸王猙獰地笑著,它看見任俠靜靜地閉上了眼睛,這是找死么?好,成全你。

  只見猙獸王與任俠的距離越來越近,就當猙獸王的利爪快要拍在任俠頭上時,空氣中卻突然劃過一道冷芒,便有一只利箭劃破空氣,呼嘯著,以驚人的速度射向猙獸王,下一刻已經射入了它的眼球中。

  任何生物的眼球都是脆弱的,猙獸王自然也不例外,一瞬間便受到了重創,但利箭未貫穿它的頭部,還不足以致死。

  “我說過,今天你們都要留在這里。”任俠已經重新睜開了雙眼,調整了一下,用盡全力將刀捅向它的腹部。

  猙獸王因為受到了重創,這致命一擊根本無法閃避,于是,刀口就這么捅了進去。

  “吼——”猙獸王凄厲地怒吼,劇烈的疼痛讓它痛不欲生,眥目欲裂,但它的眸子很明顯的黯淡了一些。

  不,不能死,就算是死也要把他殺了,這個萬惡的人類,殺死了它這么多的族人。但猙獸意識也有些模糊,疼痛似乎都消失了,力量也漸漸流逝。

  “去死吧。”任俠淡淡地微笑,刀繼續捅入。徑直貫穿了它的腹部。

  猙獸王瞪大了雙眼,只能無力地低吼,原本高舉的兩爪軟軟地放下,癱倒在了地上,睜大的血眸中竟有血淚流出。

  原諒我吧,我的族人,我做了錯誤的決定,葬送了你們,也葬送了自己。它十分悔恨,它忘了自己為什么做出這個決定。

  它看著任俠,想將他殺死,但它已經沒能力做到了,渾身沒有一絲力氣,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了。啊,不甘心啊!

  猙獸王突然瞪大血眸,張開口,再次抬起了右爪,將原本已經放松下來的任俠嚇了一跳。但下一刻,它的眼睛便慢慢閉上了,徹底失去了聲息,死去了。

  任俠拔去了捅入腹部的大刀,有一截血淋淋的腸子粘黏在刀面上,令他覺得異常惡心。他看著猙獸王龐大的身體倒在自己面前,一會兒頭突然一陣暈眩,嘴角溢出一縷鮮血,再也站不住,癱軟在地上。其他還活著的猙獸見老大死了,便帶著重傷的幾只猙獸紛紛逃竄,逃回森林里去,相信它們再也不敢來了,這次傷亡慘重啊,老大都折在這了。

  “啊,任俠。”五十米外的一棵茂密的樹上,一名身著深藍色長袍的少年奮力跳下樹,腳步輕點,來到任俠身邊,扶起他,讓他靠在自己的大腿上,并迅速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打開瓶塞,從中倒出一粒散發濃濃藥香淡黃的藥丸,揉碎了度入任俠的口中。少年與任俠一樣,生的十分清秀,十五六歲的樣子,但身材卻有些瘦弱。

  少年松了口氣,靜靜注視著任俠俊秀的面頰,等待他清醒過來。眉眼中充滿了擔憂。

  藥丸果然起了幾分作用,大約一刻鐘的時間,任俠便漸漸轉醒。

  “啊,任俠你醒了啊,太好了。”少年轉悲為喜,扶起任俠,激動地說。

  “謝謝,墨離。”任俠輕聲說道,他現在還是很虛弱,千重擊這個強大的法術不是他現在所能完全掌握的,用了這個法術后他便已經是強弩之末,又硬抗了猙獸王一爪,并用盡全力給予了它致命一擊后,他再也無法支撐了,倒下。

  “我們兄弟之間還需要謝謝嗎?好好休息,我照顧你。”墨離淡淡一笑,撫著任俠淺棕色的頭發。正是他,剛才放出了那一支弩箭,重創了猙獸王,救了任俠一命。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