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3:39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天龍之縱劍江湖
  4. 第一章 莊生曉夢

第一章 莊生曉夢

更新于:2018-03-16 15:56:40 字數:3491

  青光閃動,一柄青鋼劍倏地刺出,指向一白衣少年右肩,使劍的道姑不等招式使老,腕抖劍斜,霎時間劍花飛舞,籠罩了那少年上身的諸般大穴。那少年猝不及防,待要趨避,那道姑的長劍已點在那少年的咽喉之上。

  那道姑倒轉長劍,道:“光豪,這次你又多拆了七招,足見精進,如此這般,兩年后的東西宗較劍,我西宗便更有勝算了。”那少年道:“光豪全憑師父栽培,定不負師父一番教導。”那道姑點了點頭,似乎對這名弟子頗為滿意。

  只見周圍眾弟子中,有一十歲大小的童子,與師兄們聚精會神地看著場中的比劍不同,正木然地看著比劍的師徒二人。這少年本是無量劍派的一名小弟子,只是別人不知,這少年并非當世之人,而是來自后世,名叫朱逸風。數日前,朱逸風一覺醒來,卻已發現物是人非,眼前盡是古代之人,而自己卻變得只有十歲大小。正是莊生曉夢迷蝴蝶,朱逸風如在夢里,不敢相信眼前一切,直到今日,朱逸風才確定自己處在金老的名著《天龍八部》的世界之中,而自己卻成了大理國無量劍派西宗的一名小弟子,眼前比武的兩人,正是西宗掌門道號辛雙清和她的弟子于光豪。想到這,朱逸風唏噓唏噓不已,早在后世便已對武俠世界向往不已,更是拜讀了金老的所有名著,但沒想到自己竟會真的來到天龍世界之中,而后世的那些親人朋友卻再也見不到了。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二十一世紀自己是回不去了,但自己早已熟讀天龍八部,對這個世界的種種大多已了然于胸,定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從現在來看,正是原著開篇的是十二年之前,十二年足以令他練就一身傲世天下的武功,況且無量山后山便藏著逍遙派的絕學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想到這,朱逸風不由地大笑,倘若此時有人看見他這副模樣,定會以為他得了魔癥。

  一晃兩年,又到了無量劍派東西宗比劍之時,西宗自掌門辛雙清以下無不摩拳擦掌,以期在比劍之中大勝東宗,入住劍湖宮,得以參悟無量后山時隱時現的仙人劍法,只有朱逸風知道那不過是無崖子李秋水當年住在無量山中舞劍之時,倒映在無量玉璧上的影子罷了,只是昔人已乘黃鶴去,又何來玉璧上的倒影,參悟無量玉璧的劍法,不過是水月鏡花一場空。朱逸風本就是極為聰慧之人,這兩年勤練無量劍法,又深諳劍法不可拘泥形式,講究渾然天成揮灑自如的道理,進境神速,純以劍法而言,西宗弟子之中已無人勝得了他,故此深得辛雙清贊許,此次比劍自然會帶他這個得意弟子前往,是他見識一番,希望他日后能夠為西宗大放異彩。殊不知如此這般正和了朱逸風之意,東西宗比劍之時正是他溜進后山,取得秘籍的大好時機。

  無量劍派本是西南武林大派,于北宋仁過年間分為東、北、西三宗,此后每隔五年,三宗門下弟子便在劍湖宮中斗劍比武,獲勝的一宗便可入住劍湖宮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試。北宗于二十年前獲勝,五年后敗陣出宮,掌門一怒之下將門人遷往山西,杳無音訊。二十五年間,東西宗互有勝負。

  劍湖宮比劍也堪稱西南武林一大盛事,只見劍湖宮中辛雙清與東宗掌門左子穆坐在練武廳東邊上首,西邊錦凳上坐著十余位賓客,皆是東西宗掌門所共同邀請的別派之人,出面做比劍的公證人其余諸人則是前來觀禮的賓客,大都是西南武林中的知名之士。朱逸風此時正站在辛雙清下首,正東張西望,似乎對場中二人的斗劍毫不關心。他尋了個理由,便向辛雙清告假出了劍湖宮,直奔后山而去。

  此時,無量劍弟子大多在廳中觀看比劍,縱然有幾名東宗弟子看見朱逸風,見他不過一小童且身著無量劍弟子的服飾,也不去管他。朱逸風穿過數進小院,直奔后山,奔出了一陣,猛地聽見水聲響亮,轟轟隆隆,便如潮水大至一般只見西北角上一條瀑布猶如銀河倒懸,直瀉入腳下深谷之中,蔚然壯觀。朱逸風心道:“就是這了。”取出藏在身上的長繩,一頭系在腰間,一頭系在崖邊的樹干上,拽著繩索,緩緩爬落懸崖。也不知爬了多久,這山崖越發勤傾斜,不再是危崖聳立,他伏在坡上,慢慢滑下,不多時便已到了崖底。朱逸風站直身子,只見左邊山崖上一條大瀑布如玉龍倒懸,飛流直下,注入一片大湖之中,瀑布入水處,波濤澎湃,離得瀑布十余丈,湖面一平如鏡。朱逸風不由贊嘆大自然之奇妙,縱使后世所見的黃果樹瀑布也不過如此。

  朱逸風此行志在無量玉洞之中的北冥神功,無暇欣賞美景,一斜眼,便看見瀑布之右一片石壁光滑如鏡,他心中大喜,這便是那無量玉璧了,找到它,那無量玉洞便也不遠了。朱逸風飛奔至玉璧前,只見玉璧上赫然映著自己的人影,只見自己倒影之旁隱約有一把長劍的影子,劍尖斜指向下,對準了一塊大巖石,他心中一動,便是這了。只見那塊大巖石凌空置于一塊小巖石之上,他推了推那塊巖石,只聽得石底發出藤蔓斷裂之聲。朱逸風運起內勁,他如今內力已有根基,一推之下,只聽得藤蔓噼啪斷裂之聲,那塊巖石緩緩轉動,只開得一半,便露出一個三尺來高的小洞。朱逸風大喜,便彎腰進入洞中,走得二十余步,便碰到一道石門,那門甚是沉重,他運勁一推,那門便緩緩地開了,這里似乎已許久無人居住,霉味甚重,且眼前烏七八黑,眼不見物,若非原著之中已有寫明北冥神功就在洞中,朱逸風真想掉頭回去。他繼續向前,突然間,雙手摸到一物,似乎也是一扇門。朱逸風心中暗罵無崖子李秋水沒事找事,設了這么多道門也不覺得添堵。雖說如此他依舊推開石門,眼前突然一亮,只見所處之地是一處圓形石室,只見室中放著一只石桌,桌前有凳,桌上豎著一面銅鏡,朱逸風心知這便是無崖子和李秋水當年的居所,只是兩人終究勞燕分飛,令人嘆惋。朱逸風在石室中尋找良久,發現右手邊有道石門,推開石門,沿著臺階走下,走下十余階之后,似乎又是一道石門,他不假思索,推開了石門,猛地一抬頭,只見一宮裝美女,手持長劍對著他的胸口,饒是他早有準備,也是嚇了一跳。朱逸風定睛看時,見這女子是由白玉雕成的玉像,儀態萬千,著實動人。朱逸風暗自腹誹,無崖子有李秋水這樣的美女陪著,卻喜歡上了李秋水十一歲的小妹,放在后世,不是怪叔叔,便是蘿莉控了。

  朱逸風往玉像腳下看去,放著兩個蒲團,一大一小,顯然是供人跪拜所用。只見玉像右足鞋上繡著“磕首千變,供我驅策”,左足鞋上繡著“遵行我命,百死無悔”。朱逸風大喜,心知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秘籍編在小的蒲團之中,“我可不是段譽那個書呆子,對著玉像磕頭千遍,不過畢竟得了人家的秘籍,道個謝還是要的。”想著,朱逸風便直身朝玉像拜了三拜,便俯身去取那蒲團,撕開蒲團,露出了里邊的綢包,打開綢包,里面是一卷帛卷。展將開來,第一行寫著“北冥神功”,其后寫道:““《莊子》‘逍遙游’有云:‘窮發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廣數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積蓄內力為第一要義。內力既厚,天下武功無不為我所用,猶之北冥,大舟小舟無不載,大魚小魚無不容。”再往下看,只見卷上寫著本門內功,適與各家各派之內功逆其道而行,是以凡曾修習內功之人,務須盡忘已學,專心修習新功,若有絲毫混雜岔亂,則兩功互沖,立時顛狂嘔血,諸脈俱廢,最是兇險不過。最后寫道:“世人練功,皆自云門而至少商,我逍遙派則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云門,拇指與人相接,彼之內力即入我身,貯于云門等諸穴。然敵之內力若勝于我,則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兇險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窺要道,惟能消敵內力,不能引而為我用,猶日取千金而復棄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朱逸風略一思索,自己兩年來修習內功不易,倘若廢去內力,專修北冥神功,雖然頗為惋惜,但若練成北冥神功,吸取他人內力,成為絕頂高手,不過舉手之勞。

  朱逸風一咬牙,便決定盡忘所學的無量劍派內功,修習北冥神功。朱逸風依據布帛上所載之法,散去丹田之中的內力。他的內力不深,只過了一盞茶功夫,便已將自身內力散盡。散完內力,朱逸風直覺渾身無力,心道‘老子以后一定要多找幾個高手來吸一吸,不然就虧大了。圖中言道:“手太陰肺經暨任脈,乃北冥神功根基,其中拇指之少商穴、及兩乳間之膻中穴,尤為要中之要,前者取,后者貯。人有四海:胃者水谷之海,沖脈者十二經之海,膻中者氣之海,腦者髓之海是也。食水谷而貯于胃,嬰兒生而即能,不待練也。以少商取人內力而貯之于我氣海,惟逍遙派正宗北冥神功能之。人食水谷,不過一日,盡泄諸外。我取人內力,則取一分,貯一分,不泄無盡,愈積愈厚,猶北冥天池之巨浸,可浮千里之鯤。”朱逸風依法修習,過了一個一個時辰,方將手太陰肺經練完,緊接著便開始修習任脈,任脈上穴道雖多,但卻是筆直一條,比之手太陰肺經卻好記的多了,不到半個時辰,便一練完了。如此日復一日,過得一個月,朱逸風便已將北冥神功卷軸各幅圖中所載的內功修習完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