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0:48
  1. 愛閱小說
  2. 短篇
  3. 金色的時代
  4. 第二章 九歲前的甄艷

第二章 九歲前的甄艷

更新于:2018-03-17 08:01:27 字數:3060

字體: 字號:
  甄艷一九七一年九月六日呱呱落地。黃黃的頭發,渾身毛茸茸的,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眼珠,白胖胖的臉上點醉著一對小酒窩,就像商店里賣的布娃娃,很惹人喜愛。父母把她視作掌上明珠。左鄰右舍,父母的同事來家里看望,都說孩子的生日占得好,男占二五八,女占三六九,只要占一個數都是比較有福氣的孩子。更何況甄艷占了兩個吉祥數,將來肯定大富大貴。人們七嘴八舌的談論,父母聽了喜上眉梢,合不攏嘴。

  在那物質不豐富的年代,甄艷的營養是很充足的,因為爸爸媽媽有一個好單位,兩人都在縣城的罐頭廠上班,分東西是經常的事。媽媽的奶水好,她象氣吹一樣蹭蹭地成長,三歲時就比同齡人大出一截,牙齒長滿后又露出潔白的小虎牙。一笑露出的小酒窩、小虎牙滿叫人喜愛的。

  由于媽媽上班,她放在外婆家,外婆和她家是鄰居,白天她在外婆家和外婆一起玩游戲。外婆雖說不識字,卻很會逗小孩玩,一個布娃娃外婆就能讓她玩得興致勃勃,外婆教她與布娃娃說話,說話的內容無非是你幾歲了?媽媽呢?爸爸呢?外婆再一一教她回答這些問題:“媽媽在上班,爸爸也在上班。”甄艷剛會吐字,卻一字一板說得清清淅淅,說完后她笑嘻嘻地晃著小腦袋,幼小的年紀顯現出剛回說話的喜悅感。外婆有時將布娃娃弄倒,拉著哭聲說:“好疼呀!好疼!”然后再讓甄艷給摔疼的布娃娃揉揉身子。她就會用胖乎乎的小手一邊揉一邊說:“不哭、不哭。”一個布娃娃玩出好多花樣,隨著外婆擺弄布娃娃的動作,外婆的喜怒哀樂常把甄艷逗得笑聲連成一片。咯咯地笑、銀鈴一般的笑,愛笑是她從小就有的一種習慣,外婆也從她的歡笑里享受到了天倫之樂。

  由于爸爸媽媽在同一單位上班,單位分什么東西總能分到兩份,分到肉和蔬菜,外婆就變著花樣地為她包餃子、包小包子、包混沌,再加上單位分的魚罐頭、肉罐頭、水果罐頭,被外婆定時定量的一調節,湯湯水水把甄艷養育得健健康康,她的臉像杏花一樣,白里透粉,粉里帶著白,嫩嫩的,只要一碰,似乎就有要滴水的感覺。她不但臉細嫩粉白,酒窩越來越深,而且越長頭發也越黑。都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她從小就是越變越好看。外婆說:“甄艷的酒窩是聚寶盆,淚蛋蛋是金豆子,臉上滲出的水珠子也是金豆子,艷艷把金豆子都裝在聚寶盆里,一輩子吃不光用不完。她瞪大了眼睛望著外婆,嘴里說著:“金豆子,聚寶盆。”黑黑的眼珠透著靈氣、帶著光澤。誰見了都想親一親、抱一抱。

  晚上,媽媽把她接回家里,爸爸教她背唐詩:《憫農》、《登鸛雀樓》《詠鵝》……四五歲時,她就能背誦好多唐詩。當她晃著小腦袋背《憫農》——“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時,媽媽就告訴她,種田人苦,種田人累,種田人汗珠子掉地摔八瓣,我們吃他們種出來的東西要愛惜,不要浪費。媽媽還告訴她作《憫農》詩的李坤,他詩作得好,可他做了官以后生活就開始奢靡,奢靡就是極度浪費的意思,他愛吃雞舌,每頓飯一盤雞舍,耗費活雞二百多只,后院殺的雞堆積如山,他不再考慮農民的疾苦了。他變壞了,他想找一個會作詩的人和他聊天,別人對他嗤之以鼻,不再理他。后來他被罷了官,還誅連九族三年不得做官。人吶!得越學越好。不能變壞。變壞了就成了孤家寡人,就要遭到懲罰。他瞪著眼睛望著媽媽似懂非懂地聽著。媽媽也是有意識的在講故事中讓她學會詞語,什么奢靡,孤家寡人,嗤之以鼻了。媽媽還給她講孔子和項橐的故事:項橐是燕國的神童少年,聽說孔子很有學問就來問孔子,“什么水里沒有魚?什么火里沒有煙?什么樹上沒有葉?什么花沒有枝?”孔子說:“你這問的是什么問題?江河湖海都有魚;柴草燈燭凡是火就都有煙;至于植物沒有葉子就長不成樹啊,沒有樹枝也開不了花啊。”項橐一聽晃著小腦袋說:“先生您錯了。井水里沒有魚,螢火蟲發的螢火沒有煙,枯死的樹上當然沒葉子,天上的雪花沒有枝啊。”孔子長嘆到:“后生可畏啊!你太厲害了。我愿拜你為師啊!”媽媽的故事講完了告訴她:孔子這個大學問家能拜小孩為師,多了不起啊!做人就是要向孔子那樣謙虛,好學,只要別人比自己強就要學習。爸爸說:“你給他講那么多她能懂嗎?”媽媽說:“慢慢地熏唄,自然就懂了。她學什么都學得很快,左鄰右舍送了她小才女的雅稱。她不僅聰明還被媽媽打扮地很漂亮。

  媽媽識文斷字,心靈手巧,家里的一臺縫紉機在媽媽的控制下,為甄艷縫制出漂亮的褲褂、小裙子和連衣裙。夏天媽媽給甄艷穿上連衣裙,配上太陽帽,再穿上親手給她做的小黑涼鞋,去照相館擺出各種姿勢:有手拿鮮花張著嘴巴笑的,有一本正經像個小大人的,有跳舞姿勢的。這些都是在她幼年時留下的一張張靚麗的身影,看了照片家里人就喜歡叫她小公主。

  媽媽、爸爸、外婆三人配合起來讓甄艷在活潑、健康中、在唐詩中、在情愛中舒適地成長。用媽媽的話說:“窮養兒子富養女。”意思是小女孩要給她的物質優厚一些,情愛多些,長大后才不至于見別人的東西就眼紅,不會被物質和情感的引誘而上當受騙。男孩子要讓他飽受一些苦痛,長大才有所作為。正如警句所言:“自古雄才多磨難,紈绔子弟少偉男。”

  媽媽在甄艷四歲時生了個男孩,吃、穿比起甄艷來要苛刻多,兩歲時都沒有穿上一件新衣服,艷艷小時的衣服改一改、縫一縫就變成弟弟的了。甄艷喜歡弟弟,愛逗弟弟玩,時常問媽媽怎么不給弟弟做新衣服?給弟弟做新的吧!我穿舊的,小小年紀懂得關愛弟弟。不料弟弟兩歲時卻因高燒連續不退,在醫院醫治無效而一命嗚呼。后來才知道這期得病的孩子大多數都是出麻疹和水痘,大夫誤診用了大量的涼藥退燒,使疹子和水痘出不來,如果用些清瘟解表的藥,疹子就會很順利地出來,再注意疹后的護理孩子不至于夭折。那時縣城的醫療技術不高,人的法律觀念淡泊,要是現在主治大夫說不定要賠付患者多少治病失誤的人命錢。

  弟弟的離去,讓這個和諧幸福的家庭失去了平衡,爸爸、媽媽、外婆都陷入了極度悲痛之中,起初媽媽哭的死去活來,那哭聲泣鬼魂,驚天地,讓誰聽了都有撕心裂肺的感覺。后來媽媽變得話語少了,爸爸愛喝悶酒了,外婆似乎也少言寡語了。家中被一種沉悶壓抑的空氣籠罩著。每當艷艷喊:“弟弟呢,弟弟在哪里?”媽媽就會把她摟在懷里,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流下來,落在艷艷的臉上、身上。漸漸地家人的情緒好起來,把愛全部投在了甄艷身上。由于幼小,她還不知道弟弟永遠離她而去了,時間長一點,她竟然忘記了弟弟,從此弟弟的話題在家中不再出現,弟弟的離去,恍恍惚惚夢一般在她的頭腦中消失了,她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她的幼年是歡樂幸福,自由自在的。外婆和媽媽的懷抱是她溫馨的港灣;爸爸和媽媽又是她的啟蒙老師,她說的話越來越多,背誦的詩越來越多,懂的道理也越來越多。

  七歲時,媽媽把她送進了小學,給她扎上羊角辮,穿上漂亮的衣服和鞋子,高年級的同學們羨慕她的穿戴,喜歡她的模樣,常常在課間把她抱起來轉圈輪,她就咯咯地笑個不停。從小就是個討人喜歡的小姑娘。

  上課時,她是個敢舉手發言,口齒伶俐回答問題準確的好學生,語文課上嶄露頭角,但她對數字并不敏感,常常是書寫的很好卻結果算錯。媽媽發現了這一問題,在家里反反復復的訓練。她竟然也喜歡上了算數。小學的二年里,她都是名列前茅的好學生,運動會上有她百米冠軍的榮譽,“六一”兒童節的演唱會上有她百靈鳥般的歌喉。二年里,她在別人羨慕的眼光下成長,在別人的喝彩聲中揚眉吐氣。長大后,她也常常為小學一二年級的學習生活沾沾自喜,回味無窮。老師給的表揚,同學給的掌聲,高年級大哥哥大姐姐給予的關愛,在他的記憶力扎下了深深的根。九歲前的她,生活在金色的陽光燦爛的日子里。就是走到天崖海角,老態龍鐘也會銘心刻骨,永不忘懷。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