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1:0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世梟雄錄
  4. 第三章 大典

第三章 大典

更新于:2018-03-18 09:51:18 字數:3550

字體: 字號:
  終于迎來了我的繼承大典,透過我那雙機靈的眼睛,眼前的事物讓我吃驚不小,看著庭前張燈結彩,忙碌的仆人,和滿堂的貴賓。看來家族在大陸上還是很有聲望的。只是父親始終站在庭前的空地上,仰望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午時已過,飯局也應經開過了,只是主持開席的并不是父親,而是遠房的三叔,似乎客人們都明白什么,并沒說什么,我在飯后被母親帶向了后山的樹林,這片樹林曾聽姐姐們說過,那是家族的墳地,歷代族長,家族強者都會在死后埋在這兒,為了保護先人的休息不被外人打擾,這兒被祖先用生命力和血脈刻畫著守護神之陣,和星空衍生七宮大陣,一個被稱為神級守護級陣法,當今天下只有我們家和帕斯帝國的皇陵才有,另一個則是天下一家,絕無分號的星空下第一陣法,兩千多年前,猖狂的法神,血族最大地驕傲,血法神都沒破的了此陣,何況現在根本沒有神級存在,母親曾自豪的說,傾盡天下強者也破布了此陣,因為沒人能夠真正抵抗星辰力,沒人敢于大自然較勁。所以那些強者才提出要求,希望我們打開此陣。。。。。

  “怎么要去后山禁地呢?難道是去給祖宗上香?”我心里正納悶著。

  來到山腳,看見這兒擺放著十多張竹藤椅,七名蒼老的老人,穿著家族式普通的白色長袍,早早消失的父親穿著一件平凡的不能再普通的黑色長袍,長袍上沒有任何修飾,孤零零的站在最里面,顯得格外陰沉。

  “你們來了,”父親背著手,背對我們。今天注定成為家族的恥辱日啊,待會希望辰兒能爭口氣吧。”

  一位老人開口道;“痕兒,你已經做的很好了,這個位子,沒讓你少花心思,歷代族長都是宗級強者當的族長人,即使不是,也會有宗級強者坐鎮,這么多年難為你了,這樣的事情誰遇到,結局也是注定一樣的。"老者安慰道。

  “要不是二哥一意孤行,沖擊尊者,我們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地步啊。。。”另一老者開口道。

  :“混賬東西,行兒走了,那是光榮的,那是我們家族的榮耀,你這混賬東西這么多年還原地不前,還好意思說。。。。。。”老人顯得有些激動。

  父親擺擺手,“爺爺,這也不怪八叔,”轉過身,向母親招了招手,將我抱過去,“孩子呀!今天我們家都看著你呀,,”說著叢懷中掏出一快黑石,:“這是當年你拿在手里降生的,家里沒人看出他的不凡,看來只有你自己揭開他的來歷了。”說著將那塊我在熟悉不過的黑石放入了我的手中。這塊后來我一直帶在身上的黑晶石,被后人視為圣物的東西,史書記載是我父親所給,但無人知道它是我從異世紀帶來的。。。。

  “呵呵,這孩子注定不凡啊。”老者發話道,其余幾人也各自點頭。

  看著這塊黑石,心里說不出事啥滋味,這可是我來到遺失大陸的傳送器啊,真的這么靈,我還能回去嘛。

  一陣破風聲響起,一個白袍老者出現在眼前,父親見了,連忙躬身道“見過靈宗大人。”

  “哈哈,星痕啊,還是叫我世伯吧。等會,去給你父親上住香吧,哎,沒想到他就這么去了,連最后一面都沒見到,那老頑固,脾氣還不是一般的犟啊。。。。”說著,眼中都含著淚水了。

  父親點了點頭,“多謝世伯掛心。”父親也有些感動了。

  待這位老者還沒坐定,一個黑色身影凸顯,看了看白衣老者,自嘲到,“沒想到還是靈宗者先到啊!”

  “哼,老東西,你可別太過分,我可不會看著你如此橫行霸道的。”凌宗者怒喝到。

  “哈哈,還有我,行星小兄弟的后人,我可是要管的,你若還是這般,就別怪我玩陰的。”一個紅袍老者飛身而來,但氣勢明顯要弱得多,但至少也是一個宗級強者。

  “吼,,,”一陣怒吼只見一只水藍色的雙翼獅王憑空出現,空氣中的水源素同是變得凝重了。

  “哼,好一只8階魔獸,還是獅子王,可以天上飛,地上跑,不錯不錯,你想憑他向我發出挑戰嗎?代表皇室向我發出挑戰嗎?”紅袍老者似乎一點也不在乎。

  你這老不死的,誰想得罪你,這個煉藥工會的大會長啊?那個大蜂窩我可沒活膩了,去捅它。“呵呵,老會長說笑了,我們皇族和星族一水相連,怎么會為難他呢。”

  “那是最好,焱會長的話說的實在,威先生可要記住了。”一聲遙遠的聲音傳來,漸漸放大,最終令空氣都振動起來。

  這一聲令周圍的強者無一不臉色大變。這樣的功力在場的人無一能比肩。

  當大家都仰望天空時,三道人影出現在天空,左邊的老者騎著一條黑色巨龍,背著一把黑色玄鐵巨劍,雖然蒼老,但眼神卻格外的精神。右邊的人全身套著一件血紅色的長袍,看不見五官,坐著一只血色蝙蝠,顯得十分恐怖嚇人。中間的那位中年人,隨意的在云間走動,金色長袍隨風搖擺,一臉和氣,顯得慈祥可親。

  三人落地后,眾人交換眼神,"這氣息,這份云中隨意,怕是要突破了吧。難怪傳言當今天下尊者之下第一人就是他了。"眾人心中計較一番,都嘲中間的中年人拱手到“元先生恭喜了。”

  “呵呵,只是僥幸而已,這次前來不過是奉師尊之命前來觀禮的,各位別再意。只不過,領走前,師尊說過,星家四千年前,有功于大陸,歷來守護這片土地,所以他老人家都不愿意看到他們血脈枯竭,眾位明白吧。呵呵,你們也聽見了吧。”元先生又朝天空看去。

  “不錯,誰打我女婿家的主義,我老太婆可不同意。”一連來了6為老者。那婦人直接走向母親,將我報過去,看了看我,感嘆道,真是個好孩子啊,蓉兒啊,你可生了個麟兒啊。。。。。“”

  話還沒完,一個尖銳的聲音劃過天空,“那可不一定,是不是麟兒待會就知道了。”老夫白長風說得可對?

  “它突破了,怎么可能,當年父親繞了他一命,看來他是記仇了。”父親皺了皺眉頭,似乎在思考什么。

  元先生掃了一眼四周的人,對父親說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進去吧。”

  父親點了點頭,對身后的長老說道,有勞各位了。

  長老們迅速站到七個星座的方位,同時大喝一聲,“七七變化,九九歸一,星辰空間,萬象不定,唯我號令,啟啟啟啟啟啟啟。。。。。”

  只見天上的星星不斷地變化,最終形成家族的標志,無數光華從星辰中撒下,將黑夜照得如同白晝,最終慢慢散開,一塊懸浮在空中的巨型陸地出現在眾人眼前,接著一道道黃光從內向外四射,無數星星從其中涌出,最后消散開來,后山又變得明亮起來。”

  父親率先走了進后山,眾人在感嘆星空衍生七宮大陣的神奇下,居然能夠掩藏如此一塊巨大的陸地,倒換空間,讓人無法發現,真是了得。慢慢走入后山的樹林,穿過樹林,一個精致優雅的宮殿出現在眼前,前面巨大的白色大理石堆砌的廣場上佇立著一座由一整塊巨型漢白玉雕成的雕像,那雕像刻得栩栩如生,一位俊朗的青年披著長袍,光著腳,注視著天空。。。雕像前是一個圓形凹凸臺,中間還是畫著七星圖。代表著家族所有。

  這些皇室,世家見慣了大場面,但也為之心動,這樣精致的宮殿,名貴的材料,縱然他們有錢,也是可與而不可求啊!

  元先生率先對這雕像深深地鞠了一躬,后面的強者也跟著行禮。只有那白長風沒有鞠躬,顯得傲慢無禮。他們不是對星家的尊敬,而是對遺忘大陸的奠基人,星族的開創者,神秘莫測,能預知未來的占星師——星空凡,的尊敬。縱觀數千年來,無人與之比肩。

  “各位請注意了,我們準備開始了,”說著從腰間拿出一根鑲著藍寶石的白色長法杖,遙指天空,對著雕像說道;“星族第48任族長向天祈求,第49任繼承人愿意接受洗禮,繼承先祖遺愿,弘揚星辰法力,延續傳承。”說完對著天空大吼一聲,“星——辰——變。”天空的繁星頓時騷亂起來,向要被屠殺一樣,四處攢動,逃竄著。接著,父親又道,"蒼天賜福,星辰命轉,星力凝聚,,,,"天空的星星劇烈的顫動起來,似乎要宇宙大爆炸一般。

  天空的巨變不僅讓那些強者感到吃驚,害怕。更令父親感到驚訝,這樣的事情他當年也經歷過,只不過只有十多顆星星戰抖,今天滿天繁星,成千上萬顆星星同時戰栗的事情可是從沒發生過。

  在東方的一座高塔上,一位披著散發,光著腳的,布衣老者,猛然撐開眼睛,注視著天空,露出了不解之意,是誰在發動如此強大的力量。。。

  在西方,一位拿著金色法杖的,頭戴金冠的老者也猛的起身,注視著遠方,一道強橫的氣息橫掃而出,驚得不遠處的鳥兒分分離去,就在鳥兒離去肅殺之氣油然而深,這片樹林的鳥兒頓時死了個精光。老者哼了一聲,進屋去了。

  整個遺忘大陸的超級強者都把頭抬了起來,注視著威爾士帝國,同時,一只只特殊標志的信鴿也飛向了大陸的各個勢力和強者的住處。似乎這場驚天動地的狀況迎來無數人的注意,也令無數人感到焦慮不安。

  父親在失態中回過神,死死的盯著我,略微思考一下,心里暗暗感嘆,“看來,你今日之事必將成為天下人的議論焦點。將來的成就也在老夫之上,怕是先祖以來最厲害的一次星辰變吧,能否繼承那個呢?”父親來不及思考,繼續念著他那聲生澀的咒語,天地星辰,唯我獨尊,聽我號令,降臨,,,,,

  在場的強者看著這樣的星辰之力,臉色狂變,當那星辰之力降臨時,情況在次驟變。。。。。。。。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