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5:2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破滅無極
  4. 第一章 少爺不見了!

第一章 少爺不見了!

更新于:2018-03-18 17:32:39 字數:3990

字體: 字號:
  第一章少爺不見了!

  蒼南山,位于無極大陸南方,延綿數萬里。丘陵高山,連綿起伏。廣袤的地域中,掩藏著無數的礦產和寶藏。蒼南山中最核心的大片區域,繁衍著數量龐大、種類繁多妖獸靈物,向來是各大門派與勢力歷練弟子的好去處。外圍則是各處勢力駐扎的據點,礦產等等。悠久的歲月中,隨著來往的人流,漸漸興起了許多的小城鎮,將整個蒼南山幾乎包圍。

  南珠城,便是這無數小城中極為普通的一座。普通到來過這里一次的旅人,甚至都記不住它的名字。南珠城外,有一座并不很高的山,卻有個響亮的名字:天運山!此山一不險峻,二不驚奇,說白了,也是一座普通到無法再普通的小丘陵。山頂上一座道觀,顯然是經過了不少年月的洗禮,處處都是殘垣斷壁,許多叫不出名字的雜草在這些殘破的墻縫中、瓦頭上生長起來。獨獨這道觀的院門,雖然和其他的建筑一般的古樸,卻依然完整的挺立著,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特別的是,如此差異的景象,不論落在誰的眼中,都會由心的生出一種想法,仿佛這一切原本就應該是這樣,應該就是一座完整挺立的石門,聳立在周圍這些雜草叢生的斷壁殘垣之中才能和諧一般。石門的門楣上,掛著一塊不知什么材質的門匾,隱約能看見寫的是三個字,但顯然經過悠久歲月的腐蝕,早已辨認不出了。

  此時,這座奇怪的道觀中,佇立著一個消瘦的人影,一襲原本青灰色的長袍,已經隱隱有些發白,顯然是陪著他度過了不少的年月。顎下一縷花白的胡須,隨著微風輕輕飄蕩。兩道純白的長眉從雙眼邊垂下,布滿皺紋的臉上,一臉的凝重。這人就安靜的佇立在微風中,一手背于身后,另一手在胸前屈指計算,良久之后,微微嘆了口氣,輕不可聞的說了句“真的開始了嗎?”隨即似乎又是很期待的樣子“開始了!”轉頭眼望蒼南方向,似乎下定了決心一般自語道“無極宗,沉寂了萬年之后,終于將要再現于世,此路雖是萬般艱難,九死一生,我白眉道也定要與你一同闖上一闖!可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言畢,似乎放下了一樁巨大的心事,頓時渾身一種輕松寫意的意境散發出來,隱隱與這周圍的天地混為一體。

  若是此時有修真者在場,定會驚懼的發現,眼前這人明明活生生的站在那里,卻無法在天地間捕捉到他哪怕一點點的氣息。就在這種意境之下,白眉道雙手背身,施施然從道觀的院門中緩步走出。跨過石門,腳步緩緩一頓,轉身嘆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你也該重見天日了。”說罷右手輕輕一揮,一道白光閃過,原本門楣上那塊模糊的門匾,一陣紫氣氤氳,片刻后紫氣散盡,門匾上原本無法辨認的三個字,在白光中隱然浮現,龍飛鳳舞:無極觀!

  白眉道卻是看也不看,向著藏南山中就這么翩然而去。

  就在白眉道消失在無極觀的時候,南珠城中一座酒樓上,兩個看似修真者的食客正在低聲交談。

  “聽說南珠城附近的蒼南山域的奇寶出世之日,就在這一兩天了。”

  “是啊,最近也越發的不太平了。據說昨日南門處發現了兩具玄帝的尸體,那可是玄帝啊!你我只不過是玄師,此間差距不可同日而語,真不知是誰有如此大能,無聲無息間殺了兩位玄帝!”

  “哎,此次天下第一大派天運宗傳出來的消息,說這次寶物出世,后果非凡,有可能顛覆如今無極大陸的局勢。如今尚未有寶物的消息,就已經有不少門派的高手永遠留在了這南珠城內外,據說就連八大門派,也陸續有了傷亡。現下這南珠城中不知隱藏了多少不出世的高手,劉兄,你我能見證如此盛事,也是幾世修來的福氣了,萬萬不可有所貪念,別反將自己折在了此處啊!”

  “高兄所言極是,來來來,我們喝酒”

  。。。。。。。

  這樣的談話,此刻的南珠城中,幾乎每處都在上演。

  楊家、羅家、盧家。正是南珠城中的三個本土勢力。多少年來,互相爭斗,卻從來沒有一家能夠擺脫另外兩家,統治南珠城。這次寶物出世的事情從一開始,三個家族就都敏銳的發現了南珠城中的變化,并且探查到事情的原委。深知此事不是自己的微末實力可以參合的,一個不小心就是要面臨被滅族的后果,所以早在城中風暴萌芽的時候,三個家族的族長幾乎同時對自己的勢力下令:近段時間,一切行事務必低調,不可貿然生起事端。凡事能忍就忍,并且不惜成本在南珠城中為人提供方便,尤其是遠來的陌生面孔。家族中平時鬧騰挺歡的各色小輩,也被各自的父母再三警告,至于平時惹事慣了的一些太子爺們,更是有不少直接被禁足,不準外出。

  楊家,練武場邊,此刻正集聚著幾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圍成一圈。或彎腰,或蹲坐著,一個個都是臉紅脖粗,對著中間的圈子里握拳揮舞。此起彼伏的吆喝聲不時傳出。原來這是楊家的一群后輩,南珠城最近不太平,一幫少年都是少年心性,被禁足在家,如何能收斂的住。于是也不知是誰開的頭,三五成群在家中開始玩耍些斗雞遛狗的娛樂節目。這里圍著的幾個少年,正是在斗雞。

  “紫將軍快要不行了,哈哈。楊林你又要輸了”

  “呸,楊楠!還沒到最后呢,別高興的太早!我遲早要贏了你的褲子。”被叫做楊林的少年唾了一口,不服道。一雙手卻緊緊的握拳,指節都有些發白。顯然嘴上不饒,心里也是非常緊張。

  “哈哈,贏我的褲子?你已經輸了三次了,這次再輸,怕是先要把褲子給抵了吧?哈哈哈哈”先前開口的少年不依不饒,引來圍觀人等的一陣哄笑。

  楊林正要說話,場中的“紫將軍”卻是凄慘的一聲長鳴,被對方一爪子撓在了脖子上,頓時鮮血直流。羽毛亂飛中,竟然斗志全無,滿場奔逃起來。

  “哈哈,果然又輸了,快快,10兩銀子拿來。”楊楠一臉的幸災樂禍,左手斜插著腰,右手伸到楊林面前,手掌上下擺動。“還有銀子不?要不要再斗一局啊?”

  “哼!這個月的例銀沒有了,下個月,等我再訓一只。。。。”楊林話還沒說完,楊楠接口道:“定要贏掉你的褲子!”

  楊楠這句話頓時惹來周圍一陣大笑。原來連續3個月來,楊林每次斗雞都輸于楊楠,每次結束之后,楊林也都是如此的說。此刻楊楠學著楊林說話,惟妙惟肖。其他人哪有不樂的道理。

  哄笑中,楊林漲紅著臉,憤然掏出銀子,扔到楊楠手里。此刻恨不得立即消失,轉頭飛奔而去,轉過練武場的院門,傳來楊林一聲憤恨的大喊:“你等著!”更是又惹出一陣大笑。

  楊林是楊家族長楊英的獨子。本該注定是順風順水,得到家族最好的修煉資源,一路成長。若干年后,族長退位,自然而然的接替成為楊家下一任族長。一切水到渠成,只是時間問題而已。但偏偏楊林十歲那年,接受家族的資質測試,要找出他體內蘊含的元素資質,以便確立修煉何種功法,楊家幾位老祖宗,翻來覆去的檢查了好幾遍,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楊家這未來的族長,體內竟然沒有任何元素律動!也就是說,楊林的體質根本無法感應到無極大陸上無處不在的八種元力,修煉也就無從說起。徹頭徹尾只能做一個普通人。莫要說楊家這南珠小城里不入流的勢力,這樣的體質,就算是八大門派齊聚所有世間靈藥,也只能把楊林打造成一個非常健康非常強壯的。。。普通人而已。

  無極大陸畢竟是個以武為尊的世界,任你是嫡親血脈,智高千丈,但沒有修煉資質,也就注定無法成為一家之主。楊林就是這樣的情況,自從被確定無法修煉之后,楊家立即召開了高層會議,經過激烈的討論,在楊英的爭取下,保留了楊林少家主的待遇,取消了繼任家主的資格。下任家主將從楊英幾個嫡親兄弟的子嗣中,通過競爭來確認。楊英雖然無奈,但心下也認同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楊林無法修煉,注定不會有強大的武力,若是強行繼任家主,定然不能服眾,到那時若是家族中為了權利爭奪再產生內亂,楊林無法幸免不說,也將會是楊家的災難。被南珠城其他兩個勢力趁亂吞并是必然的,弄不好還會有滅族之禍。

  如今雖然楊林被剝奪了家主繼承資格,但好在保留了少家主的待遇。而且做個普通人,一個不可能有威脅的普通人,是不會被家族的權利爭斗所在意的,而且為了不落人口實,其他的競爭不但不會打壓,反而還會盡量扶持。當然,這只是對楊林來說。若是若干年后,楊林也有了子嗣,資質平凡也罷,但若是天賦稍微有些出色,結局都不好預料。而楊英現在發愁的,也正是這一層。

  自從楊林十歲那年之后,楊英的臉上幾乎就沒再出現過笑容。雖然明知沒有希望,五年來楊英卻從沒有放棄過尋醫問藥。或查閱古籍,甚至是野史傳說之類的,期望能從中發現一絲與楊林相同的例子。但五年以來,希望不斷變成絕望。楊英知道,以無極大陸之大,千萬年來不可能只有楊林一人體質如此,但查遍幾乎所有的記載書籍,都沒有發現一絲線索,只能說明一點:所有這些體質的人,終身都沒有哪怕一點點的成就,連在無數典籍中被帶上一筆的資格都未曾有過!

  這是何等殘忍的現實,天下哪個父母不是望子成龍?不說揚名立萬,至少也是希望子女能比自己強,哪怕只是強上那么一絲!而楊英心中的答案卻是:你的兒子注定是個普通到極點的人!一個不會有任何成就的人!

  五年的時間,楊英似乎蒼老了二十年,四十歲的年紀,對修煉之人來講,說是萬里行云路的開始也一點都不過分,傳說中突破玄尊成為至尊的大能,幾乎能與天地同壽!而楊英以四十歲的年紀,竟然顯出了一絲老態。隱隱都已經冒出白發了。

  這一日,楊英正在房內與夫人戴寧說話,話題也依舊不離楊林。楊夫人每每至此,幾乎都要傷心落淚一番,此次也不例外。說道傷心處,不禁掩口嗚嗚低泣。楊英正在好言安慰,卻聽前廳一陣慌亂的腳步。遠遠就聽見一向照顧楊林生活起居的福伯大喊:“家主大人。。。大事不好了!”言語之間,一片急切。

  福伯平日處事一向穩重,像今天這樣直接闖入家主后堂的行為,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

  楊英心中一陣心悸“福伯如此慌亂。。莫不是林兒除了什么事?”戴寧卻是騰地站了起來,就要向門外奔去。楊英伸手一拉戴寧說道:“夫人淚痕未干,如此被人看見豈不要被人笑話,我去看看何事。”說罷推門而出,腳步卻有些慌亂了。

  楊英剛剛跨出門,就見福伯沖入內院,一張老臉上滿臉的急切,見到家主迎出,未曾說話,卻是雙膝一軟,重重的跪了下來,楊英伸手剛要去扶,只聽福伯哭嚎著說道:“少爺。。。少爺不見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