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3:29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屠龍雇傭兵
  4. 第一章 跟蹤

第一章 跟蹤

更新于:2018-03-16 19:26:36 字數:2041

字體: 字號:
  “忠元叔﹐爺爺﹗你們快來看啊﹗”我拖著一只剛被我打死的麋鹿邊走邊招呼屋里的爺爺和我們唯一的鄰居──忠元叔。

  “不錯啊﹗你小子越來越厲害了﹐真的赤手空拳打死了一只鹿啊﹗”忠元叔從屋里跑出來﹐半信半疑的跑來翻看麋鹿的尸體。

  “打死他有什么難的﹐就是這畜生跑的太快了﹐光追他就用了大半天呢﹗”我得意的展示著我的戰利品。

  “哎﹗小二呀﹐你又一個人跑出去啦﹖跟你說過多少次﹐外面有怪物﹗你就是不聽﹐萬一有個閃失﹐你叫我這個糟老頭可怎么活啊﹖”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爺爺這才慢騰騰從屋里走出來。

  “沒事的﹐爺爺﹗我在這里住了這么久﹐都沒看見有什么怪物。就算真的有﹐你看你孫子這么強壯﹐也能把它們給收拾咯﹗”說著我還把身上鹿皮做的衣服脫下來﹐把我不大但是結實的肌肉擺了幾個pose給他們看。

  “行了﹐你就少吹吧﹗就你那點肉﹐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忠元叔懶得看我炫耀﹐已經拿起刀熟練的剝起鹿皮來了﹐還沒忘了適時的打擊我一句。

  “哼﹗咱們等著瞧好了﹐就怕那怪物不來﹐要是來了﹐看我怎么收拾它﹗”年輕氣盛、血氣方剛﹗那就是用來形容我這種年輕人的﹐我當然不服氣啦。

  “反正你就是不準一個人出去﹗不然的話﹐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顯然﹐非常不滿的爺爺給我下了一道死命令。“還不幫你忠元叔把鹿抬去洗洗﹗”

  我剛想反駁一下﹐但看到一百多斤的鹿讓忠元叔一個人拿﹐確實有點困難。趕緊就幫他把鹿抬到屋后的水池邊去了。

  我們住在一個山角下面﹐水池就是山上的泉水流下來蓄積而成的。這里是一片森林的深處﹐爺爺他們砍樹開辟了一塊空地﹐建了兩座木屋﹐就是我們現在的家。他們還在屋前種了一些不知名的蔬菜﹐養了幾只雞﹐以備沒有打到食物的時候也不至于餓肚子。

  我們靠打獵為生﹐打到的野味有多的時候﹐就送到很遠的森林之外﹐一個叫銀杏村的地方﹐換些生活用品回來。我從來沒去過銀杏村﹐因為爺爺他們說路上太危險了﹐所以到現在我也沒出過這片森林﹐也只見過爺爺和忠元叔兩個人。

  自從我有記憶以來﹐就一直生活在這里。爺爺他們怕我寂寞﹐就送了我一條小獵狗。我從小就一直把它帶在身邊﹐一起玩耍﹐一起打獵﹐感情非常好﹗

  可是幾年前﹐它不明不白的就失蹤了。爺爺他們都說是被怪物吃了﹐我不信﹐不顧爺爺他們的勸阻﹐經常一個人去森林里面尋找。幾年下來﹐狗沒找到﹐身體倒是強壯了不少﹐打獵技巧也有很大的進步﹐常打些比較大的獵物帶回家。

  我今年已經18歲了﹐身強力壯的﹐可是爺爺還是不愿意讓我一個人出去﹐所以我每次只好偷偷的跑出去。打到獵物還好一點﹐如果空手而歸的話就免不了被訓一頓了。

  爺爺他們每次都說森林里面有怪物﹐可我從來就沒看見過他們所說的怪物﹐長大后﹐甚至覺得他們是編這些故事來騙我這個小孩子的。

  后來有一次﹐爺爺架不住我的一再追問﹐說是森林里面有一種長的像貓的怪物﹐身體比人還強壯﹐能直立行走﹐手上拿著從人那里搶來的釘耙或者鉤子﹐經常襲擊過路的人﹐幾個成年人都打不過他。

  聽他說的繪聲繪色﹐我也開始相信真的有這種怪物存在。然而這里的生活實在太無聊﹐我還是經常一個人偷跑出去。

  現在是捕獵最好的季節﹐到處都是兔子、野豬和麋鹿。我出來通常只找麋鹿下手﹐因為它渾身都是寶﹐鹿茸、鹿肉還有鹿皮都可以換很多東西回來。

  今天我就看很了一頭健壯的雄鹿﹐開始它還使勁跑﹐后來被我逼急了就用角頂我﹐我連續幾次躲過它半米多長的鹿角后﹐看機會來了﹐就連續三拳打在它腦門上﹐結果這只鹿被打得頭骨破裂而死。

  我和忠元叔把鹿的內臟全掏出來﹐用泉水把肉清洗干凈后﹐只留下兩只前腿當晚飯吃﹐其它的都放進肉缸里。“這只鹿這么大﹐看來明天又得去一趟銀杏了﹗”忠元叔非常高興的對爺爺說道。

  天差不多黑了﹐晚飯的時間到了﹐我把新鮮的鹿肉用棍子串起來﹐倒上一些加了鹽的酒放在火上烤。濃烈的香味迅速把屋里的爺爺和忠元叔吸引了出來。這百吃不厭的野味再加上從銀杏換來的美酒﹐光想著就流口水了。

  一頓好吃好喝以后﹐看看他們好像有點喝高了﹐我決定趁機叫他們明天帶我一起去銀杏村逛逛。誰知剛一開口就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你別以為我們喝多了﹐想跟我們去﹖哼﹐門都沒有﹗”

  “人老精﹐樹老靈”說的果然沒錯。誒﹗等他們走了以后﹐我悄悄跟在他們后面不就行了嘛﹐就算在路上被發現﹐他們也不會把我一個人趕回來啊。

  我打定主意以后﹐早早的就上chuang睡了。我還做了一個夢﹕很多房子﹐很多人還有很多好玩的…

  長期在這種地方住著﹐生物鐘也變得很準。在他們出發之前我準時的醒過來﹐不過為了不引起懷疑﹐我還是繼續裝睡的好。等他們走了以后﹐我隔著幾十米﹐悄悄的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樣分辨道路﹐反正就這樣有條不紊的走了幾個小時﹐后來他們越走越快﹐我幾乎快跟不上了﹐我甚至懷疑前面的人是不是那個平時連走路都慢騰騰的爺爺。忽然﹐他們停了下來。糟糕﹗難道這么快就被發現了﹖

  

  起點中文網 www.cmfu.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